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97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陈毅为林彪保守了近五十年的秘密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12日 转载)
    
    来源:战略网 
    
         
    1965年9月29日,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在北京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图源:VCG)
    
    1927年南昌起义后,8月10日左右,周总理要我到七十三团当团指导员。那时候不叫党代表,也不叫政治委员,还是按国民党军队的编制,叫团指导员。临走时,周总理对我讲:“这个团是我们党最早建立的一支武装,在北伐战争中有‘铁军’之称。
    
    现在有2000多人,你要好好地去工作,不要嫌官小。”我说:“什么小哩,你叫我当连指导员我都干,只要搞武装我就干。”
    
    当时七十三团的团长是黄浩声,叶挺的老部下,共产党员。参谋长是余增生,我们一起留法勤工俭学时的朋友。到团部那天,黄浩声和余增生都在,看到我来了就打招呼说:“你来得正好,我们的政治工作正没人搞啊!”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青年人急忙跑进来说:“报告团长,我们连120块毫洋的伙食钱给勤务员背跑了,我连的伙食钱现在发不出去。”黄浩声听后就大发脾气:“你怎么搞的?自己为什么不背伙食钱,现在经费这么困难!”他回答说:“这个勤务员是我的表弟,以为可以相信,不料却拐款逃跑。”
    
    黄浩声在训他时,余增生对我说:“你这个指导员刚到,这件事情你的意见怎样处理?”我说:“他已经把钱都丢掉了,现在要准备打仗,只好由公家给他补发算了。不然,他这个连长到哪儿去搞钱呢?一连人总得吃饭啊!”黄浩声听了我的话后就说:“那好,叫辎重队补发他120块毫洋。”
    
    这时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林彪,是七连连长。我就批评说,你既然当连长,以后无论如何要自己背伙食钱,你自己不背,让人再拐跑了怎么办?林彪对我的批评感到反感,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
    
    不久,我到林彪的连队去抓工作时,看到他和几个人在一起谈私话、打鸡子、吃吃喝喝,就又批评过他。所以,那个时候,他对我这个团指导员是很讨厌的。当然,对林彪这个人,我也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南昌暴动的部队在三河坝失败后,途经丰顺、饶平、平和、象洞、武平、安远、寻乌、信丰一线向大庾方向走。当时,队伍里湖南人最多,闹起来要回湖南,所以在路上要慢慢整理部队。这个时候,林彪跟几个黄埔四期的学生连长就来找我。
    
    他们要求要离开队伍,而且劝我也离开队伍:“队伍不行了,你是个知识分子,没有打过仗,没有搞过队伍,我们是搞过队伍的,与其当俘虏,不如穿便衣走,到上海另外去搞。”我说:“我不走,现在我拿着枪,可以杀土豪劣绅,我一离开队伍,土豪劣绅就要杀我。
    
    所以,我还要看一看,不能走。”那几个要走的同志听了我的话后还是留下了,后来都阵亡了,名字我也记不清楚了。后来,我们进了大庾后,林彪还是开小差跑向梅关,但在当天深夜又跑回来了,对我检讨说:“现在外面老百姓收腰包打人,有时还要杀人,我还是回队伍里来吧。”
    
    我对他说:“你现在不走就好,回来我欢迎,还是把你的七连抓好吧。”我现在说林彪曾经是个逃兵,这并不是因为林彪死无对证就乱讲他,这的确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
    
    我们到了信丰、安远之间,当时是赣南特委来人接头。我们就问附近敌情。他们说附近没有什么敌人,就是刘士毅一个旅驻在赣州,这是个地方部队,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又讲,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的茅坪搞了一个红色区域,在红色区域周围有一两百里路,敌人侦探进不去,进去就杀掉了。
    
    你们是不是可以到那里去?我说那好,我们可以到那里去,你们给我们带路。那个时候,我们就靠沿途地方个别的共产党员和一些在大革命时参加过农民协会的人帮忙,他们给我们带路送信、打探敌情,一直把我们带到大庾县城。
    
    带到大庾后,我们才把队伍整顿好,这时要跑的人也跑得差不多了,不愿意跑的都留下了,大概还有800多人,拥戴朱老总统率这个队伍。我向大家介绍说:“朱军长是老党员,1922年就入党了。你看师长跑了,党代表走了,团长走了,参谋长也走了,朱军长他还不走,我们应该拥护他!”
    
    朱老总那个时候比较乐观,他在讲话中说:1905年俄国革命失败了,留下来的“渣渣”就是十月革命的骨干。我们现在等于1905年的俄国革命,我们只要留得一点人,在今后的革命中就会起很大的作用。他还说,蒋桂战争一定要爆发的,蒋冯战争也是一定要爆发的。我就当过军阀。军阀不争地盘是不可能的。我在云南当军阀,在四川要争地盘就打仗。
    
    现在新军阀不可能不打。他们一打,那个时候我们一个班就可以占一个县,我们现在这些人就可以占几十个县。因此,大家无论如何不要走,我是决定不走的。他的讲话,士兵都喜欢听,这对起义失败后稳定军心起了重要的作用。
    
    所以,朱老总在带领这个部队到井冈山是起了决定性作用的,这是不能抹杀的历史,任何时候,这一点上我都是要给予证明的,没有他,这个队伍可能就溃散了。
    
    我那时候在部队里边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因为我8月中旬才去,10月初部队就垮了。有人说政治工作人员是卖狗皮膏药的,不听他们的。最后到了大庾时,因为不少军事干部都走了,我还没有走,大家觉得:你这个卖狗皮膏药的人还不错。所以,讲话开始有点发言权了。
    
    以后到湘南暴动时,队伍就扩大了。像耒阳、永兴、资兴、宜章、郴县五县大暴动,打了两个胜仗,把许克祥一个师打垮了,又在郴州消灭了唐生智部队的两个营。湖南这个地方好招兵,街上插个旗子写上“招兵”,就有人来参军。
    
    当打下宜章时,我们改编了队伍,挂起红旗,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朱德为师长,我为师党代表,王尔琢为师参谋长,把七十三团编为第一营,原二十五师七十四团编为第二营,朱德的教导团和从潮汕逃出的叶挺、贺龙部编为第三营。
    
    以周子昆为第一营营长,袁崇全为二营长,肖劲光为三营长。林彪任一营二连连长。因为林彪开过小差,不重视政治工作和政治机构,平时搞私人小圈子——因此,在湘南暴动提营长时没有林彪;成立工农革命军,师党委也没有提他。
    
    他当时是很不高兴的,总说他当连长太久了。湘南暴动时,毛泽东派了一个特务连来郴州联络,连长就是徐彦刚。这时,我们与秋收起义的队伍又联系上了。湘南暴动后,朱毛红军在井冈山时,林彪就提升营长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8304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毅自述:红军是如何筹款的?
·陈毅演讲曝光:不迷信毛 拼老命斗争 (图)
·柴静:陈毅曾要求“尊严死”却遭拒 (图)
·潘汉年与陈毅密谈泄天机 招来杀身之祸 (图)
·刘少奇为何反对陈毅当元帅 粟裕为何被撤职 (图)
·陈毅:为什么资产阶级愿意跳楼而不肯坦白
·陈毅被张灵甫打得向粟裕求救
·陈毅之子陈小鲁文革后婉拒杨尚昆的关照 (图)
·陈毅求死不能,抢救医生对陈小鲁说2句话 (图)
·文革中的谣言:陈毅之子被污杀人携款潜逃 (图)
·陈毅追悼会录像为何没播出:碍于毛泽东穿睡衣 (图)
·陈毅女儿忆中南海打麻雀:男孩赖房顶 有人敲破盆 (图)
·林彪首次败仗被处分 毛泽东朱德陈毅险因此败被俘 (图)
·1971年陈毅谈四人帮:敢兴风作浪 就是林彪的下场 (图)
·1929年陈毅与毛泽东争吵拍桌 贺子珍见状急得流泪 (图)
·1967年陈毅愤怒的演讲:我不迷信毛主席 (图)
·陈毅追悼会罕见照片 还原毛泽东现场的原貌 (图)
·揭秘:陈毅眼中的中共“五虎将”是谁?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走近红色后人陈毅元帅长子陈昊苏:父亲是悲剧型英雄(图)
·陈毅之子:六四令我心灰意懒脱离体制 (图)
·曾庆红之父偷偷向毛泽东揭发陈毅 (图)
·陈毅之子陈小鲁泄露红色家属纵横官商密码
·陈毅儿子陈小鲁:官员公布财产要习近平带头
·陈毅儿子;官员公布财产,要习近平带头 (图)
·南方周末:安邦实际控制人系陈毅儿子陈小鲁 (图)
·陈毅之子:无工资无股份 为安邦站台15年
·陈毅之子、邓小平外孙女 均涉安邦保险 (图)
·外滩陈毅广场拥挤踩踏事件公布主要原因 (图)
·踩踏余波:陈毅广场被封豫园取消灯会武警街头执勤
·陈毅之子陈小鲁呼吁:给老兵一个有尊严的幸福晚年 (图)
·陈毅两任妻子 为何一个跳井一个跳崖 (图)
·陈毅之子:全面深化改革比长征更加艰巨 (图)
·曾涉炸掉中南海传言 陈毅儿子加入太子党分裂
·陈毅之子:红2代无足轻重,我衣服不过百元
·陈毅之子:消弭文革戾气树立宪法权威刻不容缓
·陈毅之子曾欲让父亲尊严死 医生:你说了算吗
·陈毅之子:文革的基因从来就没有彻底肃清
·陈毅之子组织文革道歉会
·陈毅之子回母校组织文革道歉会 向老师鞠躬道歉
·喻智官: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陈毅、谭震林为何匆忙灭口刺杀项英的凶手?/刘梦溪
·方影竹:陈毅、陈光诚点燃孟良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