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沉思录:皇权之下的反腐困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2日 转载)
     1799年,18世纪的最后一年,正月,整个大清正在天翻地覆。

    正月初三,太上皇乾隆驾崩。紧接着,大学士刘墉突然上奏嘉庆,揭发和玪巨贪。嘉庆遂令和珅停止所有职务,另任其为首席治丧大臣,不得离开宫中。

     正月初四,嘉庆削夺和珅首辅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步军统领、九门提督等职。


    正月初六,嘉庆下令彻查和珅。

    正月十一,嘉庆下旨将和珅抄家。

    正月十四,嘉庆判和珅死刑。

    正月十八,嘉庆最后赐和珅在自己家以一条白绫自尽。

    和珅在狱中的绝命诗道尽了他无限唏嘘和不甘:“百年原是梦,卅载枉费神······星辰环冷月,缧绁泣孤臣。”他感慨着,“抱怨”乾隆为何抛弃他先走。而嘉庆也同时在“抱怨”,为何留给他这样的大清王朝。

    大清王朝留给他的第一个障碍便是和珅。正如嘉庆所说:“朕若不除和珅,天下人只知有和珅而不知有朕”。和珅在乾隆朝一手遮天,英国使臣马戛尔尼于回忆录写:“许多中国人私下称和珅为二皇帝”。所以,和珅这座大山,无论他是否贪污与否,嘉庆势必要扳倒。

    只是,嘉庆翻过这座大山后才更深刻的体会到,等待他的征途是“崇山峻岭”。首先是人口问题。乾隆朝人口增长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时期,康熙年大约在一亿左右,到嘉庆十六年(1811年),人口达3.5亿。中国自古以来的人地矛盾再次激化,大量人口无地可种无粱可吃,以白莲教起义为代表的国内矛盾此起彼伏。乾隆时期的反腐踏上了“封闭僵化的老路”

    与此同时,北美白银的大量涌入让当时的清朝面临巨大的通胀,自乾隆朝初始物价已上涨了三倍,而“滋生人丁,永不加赋”的古训让后来的清朝统治者面临巨大财政压力。进而地方政府将压力转嫁于老百姓,千奇百怪的苛捐杂税让百姓苦不堪言,从乾隆朝愈演愈烈的腐败蔓延到嘉庆朝,腐败成为嘉庆最为急迫解决的问题。

    嘉庆开始向反腐进攻,打倒和珅这个大老虎仅仅是开头。他声称要反腐无死角,见一个撤一个绝不手软。于是从1802年到1805年的三年内,全国省部级高官几乎换了个遍,十一个全国总督当中,六个被他撤换,每月都有重要的人事变动。

    可是,如此运动反腐并未取得嘉庆想要的效果,人们也逐渐麻木于打老虎,因为大家知道总会有新老虎出现的。该如何办呢?

    嘉庆在1805年的深秋再次踏上自己祖先打天下的龙兴之地,认真追忆先祖们革命的峥嵘岁月。想到如今大臣时常上表奏折,讲一些“祖宗不足法 天道不足畏”等类似的话,提出应该全面深化改革,这让嘉庆一时间陷入深思。

    然而,嘉庆最终并未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踏上了“封闭僵化的老路”。“守成”是他拿出的药方。

    嘉庆认为如今大清有诸多困难,并不是制度不好,而是制度执行不善。“间有一二庸碌官僚因循怠玩,不遵旧制”,贪官们把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忘光了,才导致政策和制度在执行中变了样。所以他认为自己的政策是回归乾隆的正确方针,而非唱反调。他还宣布说,父皇乾隆晚年虽然做了些糊涂事,但总结他的一生,错误和成绩至少应该可以二八开。

    为了遏制腐败风气,他不仅树立廉政模范让大家学习,而且自己以身作则。嘉庆20多年的皇帝生涯中从没仿效父辈南巡,也没举办豪华寿宴。根据朝鲜来使记载,“观于宫殿之多朴陋,可谓俭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4416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的皇权专制主义/尹振环
·时事大家谈:新国安法启动,“皇权”压倒一切?
·邓小平,也是皇权专制主义者?
·南周:中国历史上皇权的持续强化
·吴祚来:借旧皇权之剑立新极权之威? (图)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中国的皇权政治逻辑:一步一颤走钢丝
·人民日报暗批封建皇权是否影射江泽民?/高新
·王澄:中共政权是二千年来封建专制皇权体制的延续/视频
·王澄:中共政权是二千年来封建专制皇权体制的延续
·资中筠:皇权是法统 儒家是道统
·皇权复辟 老子当官 儿女接班/李泽生
·绝对化的皇权专制周期性的天下大乱/李炜光
·价值vs.伪价值-反皇权vs.反皇帝/陈凯
·中国政治腐败达到极点,官权泛滥超越了历史上的皇权。
·皇权专制的赋税之弊/李炜光
·谁来扼阻地方官员的“皇权”?
·亦忱:中国人的文化品格源于皇权专制的塑造——浅议中国劣质文化的制度性根源
·傅国涌/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亦忱:中国人的文化品格源于皇权专制的塑造——浅议中国劣质文化的制度性根源
·刘晓竹:皇权派与洋务派之争
论坛最新文章:
  • 澳洲国会和主要政党遭网攻 澳媒怀疑中国
  • 法新片《感谢上帝》获柏林大奖后又赢官司
  • 刘鹤明将赴美继续谈 或签谅解备忘录?
  • 夏明:土批新疆人权凸显其领袖地位愿望
  • 华盛顿与北京对即将达成贸易共识充满信心
  • 韩国总统:特朗普充分够格获诺贝尔和平奖
  • 李文辉今晤柯文哲谈双城论坛议题 台愿续办
  • 美墨边界墙:特朗普建、佩洛西拆
  • 朝官媒:朝鲜面临重大历史转折
  •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对上诉讼战
  • 马克思在伦敦的墓碑遭严重涂鸦和破坏
  • 特朗普或于5月26日至28日访日
  • 王力雄:习凭借科技实现毛也艳羡的独裁梦
  • 港普通话小学罚学生讲粤语遭民间告洋状
  • 英国家资安机构:华为5G风险可控 打脸美国?
  • 习对外斗争要用法律为武器?港将首当其冲!
  • 陆两会前驱访民 交通管制安检邮件旧戏新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