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750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0日 转载)
    
    ——小戴和他的母亲
    
    来源:明镜新闻
    
    朝阳区副食店卖肉的售货员小戴因为借打火机给人烧军车,被当局处死。戴家三姐妹为怕高血压的六旬母亲伤心,说小戴判的是无期徒刑
    
    2003年6月号
    

        
    六四大屠杀的死难者应该分为三类。第一部份是六月三日傍晚至六月四日早晨在解放军强行进城和清场时被打死的学生和平民。第二部份是六月四日的白天至以后几天在以天安门为圆心,南至正阳门一侧,东西长安街两侧,由于各种原因靠近警戒线而被打死的人。第三部份是以反革命暴乱罪被逮捕并被处决的人。我要说的就是这第三种人。
    
    究竟有多少人被以反革命暴乱罪逮捕并处决?十四年来一直是个谜。我想,如果我们每个知情者都把自己的所知如实写下来,就可以一个片断一个片断地展开事实真相;终有一天,完成六四大屠杀死难者的详实的历史记录。以下是我所知的一个个案。
    
    借出打火机被判死刑,骨灰无存 
    
    小戴,男,一九八九年二十七岁。未婚,父亲早逝,家里有母亲和三个姐姐。被处决前是北京朝阳区副食店卖肉的售货员。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上午,大屠杀刚过。北京市内街道一片狼籍。二环路上有抛锚及翻倒的军车民用车。目睹了彻夜大屠杀的北京市民愤怒已极。在一处翻倒的汽车旁,有人喊:「点了它,谁有火?」平时抽烟的小戴刚好在现场,他不假思索地掏出打火机:「我有。」递了过去。一位市民打火引燃了,车被烧着了。小戴回家后,全没把这当回事。过了两天,管片的民警来找小戴,了解六月四日点火烧车的事。小戴天真地想:我不过就借出了个打火机,便承认了掏出打火机的事。但一再申明自己并没有点烧汽车。又过了几天,片警要小戴到派出所谈谈。他一去,便被戒严部队带走了。小戴的姐姐到派出所找片警询问,片警只是透露,小戴是在烧汽车的现场被崇文公安分局的便衣跟踪至家,现在已交戒严部队处理。
    
    大约两个多月后,戴家接到通知。戴××已被以「反革命暴乱罪」判处死刑了。不久又被告知:已经执行。在当时的白色恐怖高压下,戴家姐妹没敢要回弟弟的骨灰。我在这里用了「小戴」「戴××」,而没有写下死者的全名,实在只是为了他的母亲。老人至今还不知道儿子已死。我若写了全名,口语相传,哪天多病的老人知道了真相,必死无疑。
    
    三个姐姐与百货公司的合谋 
    
    小戴被处决后,小戴的三个姐姐决定想方设法瞒住母亲。她们母亲当时六十多岁,并患有高血压。小戴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是老人最为疼爱的。三姐妹对老人谎称小戴被判了无期徒刑,正在新疆服刑。并说服了街道居委会及片警答应对老人保密。
    
    于是戴家三姐妹忍住失去小弟的巨痛,开始了漫漫十四年对母亲善意的欺骗。秋天到了,老人惦念远在新疆「服刑」的儿子,说新疆冷的早,非要和女儿一道去商场为儿子买棉大衣,早早邮过去。戴家三姐妹拦下了老人,她们一道去一家老字号百货商场挑棉服。她们对售货员说:我们买回去两天后就退回来行不行?售货员诧异:还有买回去就是为了退的顾客?但当三姐妹忍不住悲痛细说缘由后,售货员非常同情;帮助三姐妹挑了让老人可心的棉大衣。并要她们今后就到这里来买,买了包退。十四年来,棉大衣羽绒服花样翻新,棉服部售货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售货员们都记着并热情细心善待着每年秋季里的特殊顾客──戴家三姐妹。
    
    十四年来,老母亲对春夏冬日麻木了,只盼着秋天。秋季里她老人家能通过轻暖的棉大衣「摸到」儿子。她把大衣兜里塞满香烟。她不知道儿子吸不到香烟,棉大衣又被「邮」回了商店。
    
    十四年来,戴家三姐妹商量为小弟「减刑」,哄骗母亲。让母亲少些绝望,多些希望。「无期」减到了「二十五年」,一年一年地减,减到了「二十年」。老人虽有高血压冠心病,如今已是七十多奔八十的人了,但她锻链身体顽强地活着,只为在有生之年见到儿子。
    
    我不知道这悲剧甚么时候收场。以这种方式使老人长寿真是残酷。
    
    邓小平策动六四大屠杀,他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邓小平也要六四后入伙的人手上有血腥。种种迹象表明,六四后下令对反革命暴乱份子进行大规模处决的人就是老人帮钦点的新帮主——江泽民。

(博讯 boxun.com)
34708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英媒:中共六四期间曾试图向外转移资金 (图)
·“六四”屠夫邓小平命令授予十烈士“共和国卫士”称号
·六四秋后算账 陈云力保中顾委四君子党籍 (图)
·到底是谁下令开枪?——六四亲历记
·六四当日成都发生了什么——地方诸侯为保官位不惜制造大规模的血腥暴力事件
·吴仁华:图说八九六四屠杀(22图) (图)
·戒严部隊首長因六四“平暴”升官晉級名單/ 吴仁华
·朱敦法:瀋陽軍區「六四平暴」秘聞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图)
·六四25周年回顾(一)事件的前因 (图)
·六四25周年回顾(三)运动的高潮 (图)
·听北京市民讲“六四”大血案
·六四下令开枪 邓小平被称为“总射击师” (图)
·百度解禁”六四“等敏感词半天 疑属”斗气“之举 (图)
·“六四”二十六年 苗德顺也被关了二十六年 (图)
·六四事件最后“刑事犯”苗德顺10月将获释 (图)
·八九“六四”后第27个清明:被迫提前或推迟的祭奠 (图)
·中国河南公祭六四案拖延不审 律师控告法庭 (图)
·万润南因六四流亡海外27年 母亲去世无法回国奔丧
·曾因纪念六四被抓 华师青年学者江绪林自杀身亡 (图)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调查征地问题被扣 (图)
·于世文“六四公祭”案审限超期 律师称系政治迫害 (图)
·帮六四美女领袖逃亡 女间谍色诱习近平 (图)
·于世文羁押期年初三届满 六四学运领袖联署拯救 (图)
·陈云飞因纪念“六四”入狱已十个月 女儿流亡美国 (图)
·应立刚邪教案未宣判 证据为六四图片及翻墙链接 (图)
·因六四公祭:于世文羁押己年半 中国人权表关注 (图)
·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刑满出狱 公安拒上户籍走投无路 (图)
·军改第一刀 六四戒严部队27军被裁
·穆文斌孙钰联合国联署挺“民国入联”“释放刘晓波”“昭雪六四” (图)
·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因纪念六四案于22日上午宣判
·四川前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月初提前出狱 (图)
·六四绝食被拘案:端启宪世界人权日到广西高级法院投诉 (图)
·六四27周年之际,谈海外对两位六四受难者的救助 (图)
·胡平:悼袁庚,六四以来壮志未酬 (图)
·谢选骏:《琅琊榜》的“六四”情结——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
·余杰:六四之后无中国,二九之后无香港 (图)
·王雪笠、杨建利:在金元红潮中抢救六四记忆
·曾节明:“六四”屠杀鲜为人知的另类原因
·赵常青:释放浦志强,还“六四”以国家正义!
·陈永苗:“六四”后民间抗争的去政治化和政治化 (图)
·长平:天堂里的“六四”悲歌
·“六四”难属尤维洁:缅怀蒋老师
·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六四难属 尹敏、叶向荣
·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六四”遇难者杨燕声遗孀 黄金平
·长平:天堂里的“六四”悲歌 (图)
·高洪明:蒋培坤之死验证党国六四镇压理屈心虚
·顾剑:“六四”镇压二十六年
·我离天安门很远,我离六四很近
·陈炳傑:六四随笔
·查建国谈不会平反六四的四点原因
·楚江枫:“六四”屠夫民贼李鹏之女李小琳有多任性? (图)
·高新:指望中共政权自己给 “六四” 平反太过天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