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共官媒:日本遗孤在中国:大半生在画毛主席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7日 转载)
    
中共官媒:日本遗孤在中国:大半生在画毛主席

    
      1981年5月,46岁的王林起搭乘的飞机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降落,由此踏上了一段认亲之旅。
    
      王林起认亲的名字是“渡部宏一”,另外六个渡部家族的人拿着照片确认了“宏一”的身份。渡部一家,曾是上世纪40年代初前往中国东北的“日本开拓团”的农民成员。这时,或死或丢,一家六口人只剩下在中国度过不惑之年的他,回到故土。
    
      宏一与其他六个人相顾无言,近乎尴尬。王林起对“当天所见之人”并无太多亲切感,他更在意的是自己有没有给中国丢脸:他特意穿了由北京红都服装店师傅做的笔挺的中山服,手里拉着两个档次还不算低的旅行箱。当晚,时隔近四十年,他又睡上了榻榻米,在“宏一”出生的地方沉稳地睡去······
    
      离散
    
      学生时排演的话剧成了谶言
    
      1940年秋,外祖父给了5岁的宏一一顶彩色毛线帽子,告诉他要去的地方很远很冷。就此,一家人与故土作别,从日本山形县来到位于中国东北小兴安岭南部边缘的山形县,成了“开拓团”的一员。
    
      宏一的父亲是一位勤恳的日本农民,好饮酒,酒后若失言,第二天便要登门道歉。在决定是否加入“开拓团”之前,他曾多次前往宏一的姨母在中国东北“满洲开拓团”的家中查探,回日后又在茨城县接受了短期培训。“满洲国”,无论在哪方立场上是真是伪,对于这位普通的日本农民来说,只是一片可供开垦的广阔土地。
    
      几年劳作下来,宏一一家开垦出村落丘陵处的一片荒地,还添置了不少牲畜。四五年后,村民们搭起一座简陋的神社,并找好了红松木材打算把电引到村子里。可是日子刚有起色,日军为挽回时局在开拓团内招募壮丁。宏一的父亲被迫离家,不久后死在苏联,但这只是这个家庭离散的开始。
    
      宏一读小学时,班里排演话剧:老鼠们商议在猫的脖子上挂上铃铛以便知悉其行动,正在谋划时,猫一声大叫,老鼠们惊得四散。话剧像个残酷的预言,1945年8月11日,“受命逃难”的噩耗突袭,开拓团的农民成为被日方遗弃的难民。为逃避被日方威逼自杀的命运,难民们南下逃窜。流亡期间,妹妹登美子最先在慌乱中走失,母亲在抵达沈阳难民营后的一夜被苏联士兵侵犯致死,腹部中刀几天后才被抬出难民营,留下一滩发乌的血迹。在中国出生的幼弟秀策尚未洞悉生死,懵懂中被陌生男人于慌乱中抱走。其余两个剩下的男孩分别被中国人领走,但只有宏一活了下来。
    
      从日本农民到日本开拓团成员,再到日本难民,至战争的牺牲者,这个普通的日本家庭还未回过神就已支离破碎。
    
      新家
    
      大半生在画毛主席
    
      领走宏一的男人名叫王殿臣,河北景县人,随闯关东风潮来到东北沈阳。按照传统命理,当年王家五行缺木。于是这个被领来的孩子成了王家长子并被叫做“王林起”。那天起,王林起睡上了热炕头。
    
      十几岁的王林起仅花了半年时间就融入了新的生活。王家从沈阳搬至北平,王林起在三年级时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少年先锋队队员。少年王林起曾和少先队员们一起涌入天安门广场参加国庆观礼,他们奔向金水桥,伴着无数放飞的气球挥动双臂,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欢呼致敬,他感到“无比光荣和幸福”。
    
      此后,王林起在升入北京十二中高中部后不久,因体恤养父母维生之艰辛,选择了退学。恰逢1958年大跃进的厂矿招工热潮,他进入北京汽轮机厂操作磨床,一直工作至退休。“文革”期间,除去养母被单位“造反派”贴了一张《为什么收养日本孩子?》的大字报之外,身为日本遗孤的他并未受难,反被厂里的造反派、保守派争抢。王林起选择了后者,随时等待毛主席发表的最高指示,有消息立刻写大标语或放鞭炮表示庆贺。
    
      王林起曾经被送到中央美术学院学画毛主席像。学成后,王林起为工厂画下众多大幅的毛主席像和抓革命、促生产的宣传画,他因为这个才能,而被工厂重用。
    
      留在中国的王林起,此后大半生在画毛主席。
    
      寻亲
    
      只因养父的一句话
    
      在收养家庭的日子久了,王林起几乎把日语忘干净了。在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之后,知道他战争遗孤身份的朋友也会问起他的归宿,而他总以童年记忆线索早已不清,要赡养中国养父母为由,干脆地说,不回!
    
      让王林起改变想法的是养父生前的一句话——“我挺想到你老家去看看,可说不定去不了了”。1951年,养父曾经带着17岁的王林起回到自己在河北景县的老家。王林起记得村庄的形状与日本老家相似,东西长,南北窄。他循着模糊的记忆,用中文给故乡和田村的村长写了一封信。
    
      “宏一给我写过信,只要他活着,会来信的”。隔水相望,曾送给宏一那顶帽子的外祖父多年前这样和家人叮嘱。这或许已经为后来的认亲埋下伏笔,两年后,两两相望的亲人准备妥善,王林起踏上了回日探亲的飞机,也就有了睡上故乡榻榻米的那一夜。
    
      这时的日本已经渐渐走出了战败对经济的影响,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的鼎盛期。王林起在日本受到照顾并有公司以高薪挽留,但他还是选择“回来”。30多年后,80岁的老人回忆当时的选择时说:“这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人生价值的区别吧”。此后,王林起多次回到日本探亲。
    
      尾声
    
      日本政府厚生省于1975年3月12日正式开始调查“遗华孤儿”群体,并在经济补偿与探亲活动诸方面给予遗华孤儿以利好政策。从1981年起,王林起持续以中文信向日本厚生省申请,日方应对遗华孤儿的养父母表示谢意。至2010年,养母贾凤朝终于接到时任大使丹羽宇一郎先生亲手赠予的感谢信。
    
      迟到许久,加之王林起数年所见日本右倾政客在钓鱼岛、修改宪法问题上的“错误观点和行为”,王林起心中的遗憾大于安慰。老人说,在中国,他作为一个幸运的“另类”,当尽一己之力祈望和平。
    
       阅读手记
    
      这不仅仅是个日本遗孤的故事,也是一位80岁老人的日常生活史。本是怀着沉重的心情去读这本“日本遗孤”写的书,但读着读着,我反倒忘记了他是个日本遗孤。更多地,我看到他丰满的日常生活,鲜活至让人惊讶的细致记忆。
    
      老人喜欢吃水饺。当年,开拓团的日本村子和东北本地屯子的距离并不远,宏一家雇佣了一位中国农民帮工。年节时,雇工送来一坛裹在大衣中的水饺。宏一被中国人收养后,学会了做水饺。他的配方是各占三分之一的猪肉、鲜虾肉和白菜,再加点韭菜做馅,用手挤出水饺。探亲时,他热情地做给日本亲友吃。
    
      在讨论“中”、“日”时,很多从普通受难人日常生活中抽象出的词语被抛在了空中,愈发轻浮,随取随用,易被煽动。它们很少再度回归到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落实根基。就像开拓团村子与东北屯子的那段路上,抱着一坛水饺在冬夜走路的中国农民的身影,仅在个体的生命经验中存留。
    
      老人平实的自述,是一种温和的发声。他让有关这段历史的整体叙事更为完整、多元,并让那些从无数两国普通民众生命经验中抽离出的大是大非,踏实地回归到一个个体的生命中。在清明而质朴的自觉之外,这份80岁老人的亲述还在平和地表征着个体的庄严。
    
     来源: 新京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2407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蒋公认的民族英雄文革打成反革命 遗孤无奈接受
·一个国民党抗战烈士遗孤双十节致中共首脑习近平的信
·杭州法院欺压王东海遗孤赶出住处,民主党抗议 (图)
·上海烈士遗孤乔天军因“二会”被拘留
·请在海外,台湾的四川同乡,官大中先生的朋友下属,关照官的重病遗孤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蔚:亚洲杯中国队负于伊朗,中共区从住房到人民币都是假
  •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 韩国人为何沦为弃儿
  • 中共领导人喜欢文艺
  • 共产党员们怎么都不冲锋陷阵了
  • 处决反对派就没有反对派了吗
  • 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 咪蒙们及粉丝:现代精神乞丐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张君劢为虎作伥、首鼠两端
  • 广东人为何歧视外地人
  • 第三中国的首都王气所在不能分裂
  •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 贝索斯,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 中共官員要西方民主改革網友:最佳笑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 廖祖笙黑社会头目百度李彦宏将被“打黑除恶”
  • 邵国辉一地鸡毛的法治基金必是骗子郭挣不脱的又一个噩梦
  • 心灵之旅从“骂捐”到“骗捐”再到“逼捐”,郭贱贱经历了什么?
  • 17岁梅灿良辰欢爱年
  • 亚子的书屋情花芳甸夜缠绵
  • 杂议泪江南
  • 谢选骏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 悠悠南山下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中国战略分析金雁:东欧没有“剧变”,人民从未留恋(转载文章)
  • 谢选骏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 生命禅院六、最伟大的施舍/雪峰
  • 高洪明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璋㈤夐獜鏂囬泦鐩愮枟涓庤厡鑲
  • 高洪明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台湾小小妮60
  • 牧草地謝松齡:超越時空的價值
    论坛最新文章:
  • 澳洲国会和主要政党遭网攻 澳媒怀疑中国
  • 法新片《感谢上帝》获柏林大奖后又赢官司
  • 刘鹤明将赴美继续谈 或签谅解备忘录?
  • 夏明:土批新疆人权凸显其领袖地位愿望
  • 华盛顿与北京对即将达成贸易共识充满信心
  • 韩国总统:特朗普充分够格获诺贝尔和平奖
  • 李文辉今晤柯文哲谈双城论坛议题 台愿续办
  • 美墨边界墙:特朗普建、佩洛西拆
  • 朝官媒:朝鲜面临重大历史转折
  •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对上诉讼战
  • 马克思在伦敦的墓碑遭严重涂鸦和破坏
  • 特朗普或于5月26日至28日访日
  • 王力雄:习凭借科技实现毛也艳羡的独裁梦
  • 港普通话小学罚学生讲粤语遭民间告洋状
  • 英国家资安机构:华为5G风险可控 打脸美国?
  • 习对外斗争要用法律为武器?港将首当其冲!
  • 陆两会前驱访民 交通管制安检邮件旧戏新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