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叶子龙谈毛泽东与会议录音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0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凡
    

    摘要:南宁会议期间,毛泽东对会议录音发了一通火。
    
    很多时候,毛泽东想上什么地方去,会亲自指示让叶子龙先去看一看,或布置一番,在外地定下活动日程,也由叶子龙同各方面联系、安排。
    
    例如,1958年1月召开的南宁会议。“那是1957年底,隆冬时节,北方天寒地冻。毛泽东要我先到南方转一转,说是看看各处的房子,以便安排开会。我就到浙江的杭州、云南的昆明、广西的南宁等地转了一圈。在南宁,发现也有可用于开会的房子,就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决定在南方开会,南宁也是一个开会地点。”
    
    这样,叶子龙又为在南宁开会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当时南宁没有暖气,若逢阴雨天,室内还挺冷,叶子龙就同上海方面联系,从那里弄来了电水暖器。
    
    笔者从一些材料和书籍中了解到,那次南宁会议气氛比较紧张。从1957年下半年始,毛泽东就对1956年中共部分领导人提出的反对经济冒进的意见展开批评。12月在杭州、上海等地开会时,指名道姓批评了周恩来等人。到南宁后,更把批评反冒进推向高潮。
    
    在南宁会议上,印发了22份参考文件。其中李先念在人大一届三次会议报告中反冒进的部分言论、《人民日报》1956年6月20日的社论、周恩来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关于1957年计划的报告》的节录都是作为供批评反冒进的材料用的。毛泽东在会议期间几次讲话,在听汇报时几次插话,都是批评反冒进的,且言词激烈。
    
    据有关记载,毛泽东对柯庆施《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一文非常欣赏,视为反冒进的鲜明对照。甚至拿着该文质问周恩来,能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周恩来回答写不出来后,毛泽东进一步说:“你不是反冒进吗?我是反反冒进的!”这种情况自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内,似乎还是第一次。
    
    叶子龙回忆说:“由于毛泽东批评了好几位领导人,而且话说得很不客气,南宁会议的气氛的确显得紧张。以往开会期间,为了松弛、调节一下,时常安排一些活动,跳跳舞。可这次大家会上会下都不怎么说话,舞厅也没有人去了。”
    
    笔者听说也是在南宁会议期间,毛泽东还对会议录音发了一通火,不许录音,就问叶子龙是否确有其事。“是有那么回事,本来录音的工作都布置好了,线也拉好了。毛泽东生气后,赶快全撤了。”
    
    说到录音的事,笔者想起“文革”期间在中央办公厅五七干校,有几位所谓“黑帮”的罪名之一就是对毛泽东搞“窃听”。“文革”后是非得到澄清,所谓窃听,实际上就是正常的录音,但没有事先向毛泽东请示。然而“文革”期间,很多人以“窃听”的罪名挨了整。
    
    经笔者向部分知情人询问,得知之所以有人能利用此事做文章,是毛泽东确实因录音而发过火。那是1961年,毛泽东出巡南方,在湖南时,他发现自己这一行人中有机要室负责会议录音的人员,就面露不悦。
    
    当他问汪东兴是谁让带录音人员时,汪东兴未向毛泽东说明录音人员是他打招呼带的,他没做周详的解释,结果毛泽东勃然说道:查一查人是谁派的,谁派的就开除他的党籍。
    
    电话打到北京中央书记处,是邓小平的秘书王瑞林接的。后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经书记处讨论决定:今后开会不再进行录音,并将以往的录音全部销毁,只留下极少部分内容涉及党内一些未做定论问题的录音材料。很多了解内情的老人,都觉得这样处理非常可惜,损失了我党许多珍贵资料。“文革”期间不少人还因这被演绎成的“窃听”事件,蒙受迫害。
    
    如果了解到更多的情况,人们就比较容易理解毛泽东为什么会因录音而发火了。毛泽东很长时间一直对录音和做记录不太习惯。不光是毛泽东,还有许多中央或地方高级领导都对此不习惯。有时开会发言,搞录音的同志把麦克风放到他们面前,他们就毫不客气地将麦克风推到一边去。
    
    叶子龙说:“我是1956年在山东,第一次听到毛泽东对录音流露不满的。1958年南宁会议,毛泽东亲自提出不扩音、不录音。1959年在杭州开会,毛泽东一上来就讲:这次谈苏联问题,不做记录。柯庆施布置后告诉毛泽东,没有安排记录人员到会。毛泽东顺嘴说了一句:不光有用笔记的,还有用电记的呢。”
    
    那么,中央开会做记录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当初这样做时,毛泽东是如何表态的呢?叶子龙说他也搞不清楚,虽说这些事情后来都归他领导的机要室管,但在延安、在解放战争后期,却并非由他负责。自从陈伯达、胡乔木担任毛泽东的秘书后,中央开会,毛泽东的讲话有时就由他们做记录;有时江青也做记录。显然那时还没有固定的、专职的记录班子。
    
    据一些机要室的长辈们回忆,他们从事会议记录工作大约是在西柏坡时期,采用速记的方式记录,这项工作属中央秘书处管,当时的处长是曾三,副处长有裴桐、王仲山、王凯。用器材记录,则是在进北京之后了,许多人回忆是始于中共七届四中全会。
    
    器材录音最初是由广播事业局负责的,后来才归机要室。那时如果开会需要录音,有关负责人就会通知广播事业局派人到会录音。录好后,将磁带交给中央办公厅。
    
    笔者问叶子龙:“对做记录一事,中央是否作过明确的决定,或者要求?”叶子龙说:“我对毛泽东是否专门就此作过什么指示没有印象。尽管毛泽东对记录、录音有时流露不满,但除了个别场合提议不记录、录音外,并未正式决定取消录音和记录。所以,负责记录和录音工作的人员,每当接到开会的通知,就前往会场录音、记录。直到湖南那次会议,毛泽东对录音之事发火了,书记处作出正式决定,才停止了录音。” (博讯 boxun.com)
5005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少奇胆大 竟要枪毙毛泽东秘书叶子龙
·刘少奇为何要枪毙毛泽东秘书叶子龙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 法兰奇不懂中国
  • 鈥滃崕鍫傗濊繕鏄滃し鍫傗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法兰奇不懂中国
  • 美情报部门警告:必须立即发展5G
  •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博客最新文章:
  • 心灵之旅古有指鹿为马今有识龟成鳖
  • 中国“九九归一”论血观音——所谓“佛面人”的“罗刹”心肠
  • 马山厚颜无耻的直播还能维持多久
  • 牧草地謝松齡:不要疑惑,總要信(修訂)
  • 严垣的花园政治神棍的最后挣扎
  • 真理之家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刘进成的博客“柠檬精”附体,疯狂开涮
  • 杜垣表面的“高级感”or内心的“小心机”
  • 谢选骏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 周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左爾辰越南与中国在纺织服装业密切合作
  • 北京周末诗会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
  • 谢选骏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4.看病
  • 谢选骏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7鼠国现代化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