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刘少奇对毛泽东说的话:依娃用书应验——明鏡出版《寻找人吃人见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4日 转载)
    
    半个世纪前,刘少奇当面对毛泽东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这句话成为了现实:猴年春节,《寻找人吃人见证》出版了。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参予这本书编辑的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做一个介绍。
    

    法广:你已经在“明镜书刊”节目中两次介绍过美国华人女作家依娃所做的社会调查,这次是第三次了?
    
    高伐林:是的。依娃本名宋琳,现在定居在美国波士顿附近。她从2010年,每年利用回中国探亲的机会做社会历史调查,2013年出版了《寻找大饥荒 幸存者》;2014年出版了《寻找逃荒妇女娃娃》,今年出版这本《寻找人吃人见证》,完成了寻找“大饥荒”亲历者和见证人的口述历史三部曲,都是由明镜出 版社出版。
    
     这三本书,她的镜头从全景推近到中景、再到近景特写:第一本书,她关注的是毛泽东时代社会底层“沉默的大多数”——最没有话语权的农民;第二本 书,她倾听弱势群体中更为弱势的群体:农村妇女和儿童;第三本书:她正视那个时代最惨绝人寰的悲剧,聚焦人吃人事件和人吃人现象。
    
     法广:“人吃人事件”和“人吃人现象”,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高伐林:依娃在书中做了区分:“人吃人事件”,是指有见证人看见,知道具体发生的地点、被吃者是谁、吃人者是谁,怎么吃的,吃人者的结局等等,这样的见 证相对比较完整;而“人吃人现象”,是指见证人虽然看见沟里、地里有被人剐去肉的尸体,但是说不上是谁的尸体,谁剐食;还有些是因为时间流逝,吃人者的名 字、和被吃者的关系都记忆不清楚了,所以当作“现象”记录在案。
    
      依娃不是一位受过专业训练的历史学者,就在六年前,她甚至不知道、更不相信在她出生之前的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中国竟发生过饿死数千万人的 大饥荒。她是被杨继绳《墓碑》这本大饥荒研究专著所震撼,才投身大饥荒幸存者调查,是半路出家,仓促上阵。几年下来,我们看到她走向成熟,走向严谨。
    
      法广:今天的读者听到“人吃人”,可能不可思议,认为只可能发生在久远往古,或者世上极为偏僻的角落,因为原始野蛮的残存习俗,或者统治者心理变态,才有吃人生番。她是到什么地方调查呢?
    
      高伐林:依娃开头也难以置信,后来不由得她不信。她访问了甘肃、陕西二十几个县,都应该算中华文明悠久的地区。这本书记录了人吃人事件和人吃人现象有121件。全书分为四章,重点的两章,是对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和甘肃通渭县这两个地方人吃人惨剧的调查。
    
     法广:这样的惨剧调查难度特别大,她是怎样调查的呢?
     高伐林:她是由近及远进行的。我们以前介绍过,她来做这种调查,有个有利条件:她本人就是大饥荒饿亡者、幸存者的后代——她母亲原籍甘肃省秦安县,十几岁 时,就接连失去了祖父、刚刚40出头的父亲、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全家八口人饿死了五口人。依娃的外婆当时40岁,走投无路,跟着人贩子,带着一儿一女 (女儿就是依娃的母亲),三个人逃荒到陕西富平县。外婆嫁了人,尚未成年的女儿也嫁了人,大饥荒过后,才生了依娃。
    
     依娃就从调查母亲的家史入手,逐步扩大调查范围,通过众多的亲戚、邻居,邻居的亲戚、亲戚的邻居······找到那些见证人。
    
      
    
     法广:这样的惨剧,农民们愿意讲出来吗?
    
     高伐林:依娃在书中告诉我们:她在这两个地方,不用费力寻找,村头下不了地的老人、田间挖野菜草药的老人、生病躺在炕上的老人、县城广场上晒太阳的老 人······只要她询问、她倾听,他们都会开口讲述当年所经历、所知悉的人吃人事件。他们没有什么文化,不懂得什么叫政治、什么叫历史,而且都年届古稀,相对顾 虑较少,而大饥荒年代人吃人现象并不罕见,当年常常谈论,所以他们在心理上也不太有禁忌;没有造假的动机。有人甚至坦承自己就吃过人肉——有的是不知情, 有的是饿得发狂不顾一切了。
    
     如果没有像依娃这样的有心人去发掘、去记录,这些感觉、见闻,就随着这些老人辞世而湮没无闻了。
    
      
    
     法广:被吃的是什么人?吃人的是什么人?
    
     高伐林:都是农民。比较多的是饿死后被其他饥民剐下肉来;也有不少是眼看着家人奄奄一息,将其杀死分食—— 有父母杀孩子,有祖母杀孙辈;还有将同村邻居孩子或过路行人抓住杀害吃掉······书中大量事例惨不忍睹,我不忍心在这里叙说,只讲一个细节吧:有个孩子饿死 了,他妈妈要家人赶快把他抬出去埋了,不要让我知道埋在哪里——因为她怕知道了孩子埋在哪里,自己饿得无法忍受时会去把他挖出来充饥。
    
      
    
     法广:政府不管吗?吃人,甚至杀人来吃,不是犯法吗?吃人的人后来结局如何?
    
     高伐林:书中写到,政府也在宣传不要吃人肉,收繳了人肉当众銷毀。但是农民的口粮被政府剥夺,就算知道吃人不对、吃人犯法,又能起什么作用?这里,不是道 德问题,也不是法律问题,而是生死问题。口述者们回忆,相当多数的人吃人、甚至杀人吃的案例,是沒有受到追究的,那是一个饿殍遍野的丛林世界。吃人的人, 绝大多数,也没有撑过大饥荒,有的甚至吃后很快中毒而死;只有极少数人活了下来。
    
      
    
     法广:这些事例都实在恐怖,依娃为什么要记录这些事呢?
    
     高伐林:这是一本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读下去的书。但是,这本书是我们必须读、这段历史是我们必须了解的。——依娃也是本着这样的信念,才鼓起莫大的勇 气,写出三本厚厚的书,足有一百多万字的大书。这么大的工程,她在没有任何资助、在当地也不敢声张的情况下,独自完成,可以想象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有读者问依娃:你恨大饥荒中吃人的人吗?她回答,这是一个很痛苦的问题,如果你五年前问,我会回答:人怎么可以吃人呢?禽兽不如!但今天扪心自问,我没有 资格指责被剥夺吃饭权利的人,没有资格恨挣扎在死亡线上随时毙命、人肉成了最后活下去的食物的人。我们根本无法体会那种非人的感受:五六十天甚至更长时间 没有一粒食粮,吃榆树皮、包谷芯、观音土,甚至吃呕吐物、吃炊事员的大便······人饿到那种程度,连自己孩子都能杀掉吃上,已经不能称之为“人”,是只有求生 本能的野兽。
    
     依娃问:是谁把他们逼到那样的境地?真正该恨、该问罪的,是谁?
    
      
    
    来源: 法广 (博讯 boxun.com)
311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依娃:吃我的娃娃 我心上疼得很 (图)
·依娃:大饥荒三部曲之三《寻找人吃人见证》自序 (图)
·依娃:这个阿娘吃了个人家五个人 (图)
·依娃:中国第一座大饥荒纪念碑
·依娃:吃人的人叫马应海、马胡塞尼 (图)
·依娃:尋找飈餓的記憶
·宋富平:作家依娃哈佛演讲大饥荒 (图)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图)
·依娃:胡杰·铭刻 (图)
·依娃:为亿万胎儿送葬——被国策处决的胎儿》(依娃、王鹏编著)一书出版答友人问 (图)
·依娃:锅里煮着一个小娃娃——五八年甘肃大饥荒 (图)
·依娃:采访雷英花——我妹妹被村里人吃掉了 (图)
·依娃:纽约拜访高妈妈 (图)
·依娃:计划生育血流成河时 杀人知多少? (图)
·依娃:寻找毛的人相食 (图)
·胡杰:绘画何为?——关于依娃《寻找逃荒妇女娃娃》这本书的插图 (图)
·胡平:谁要是不信 可以去再采访他们——依娃女士《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的独特价值
·姚监复:大饥荒中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依娃的《寻找逃荒妇女娃娃 》记录的真人真事 (图)
·依娃:甘、陕逃荒妇女血泪史
·依娃:夹边沟——不允许记念的右派死亡营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比利时9岁天才男孩将大学毕业 想读博士
  • 《回声报》:菲利普最终推出退休改革牌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