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89年“洋浦风波” 震动中南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08日 转载)
     在全国政协会议上,五位德高望重颇有知名度的政协委员联合发言,点名批评“洋浦模式”,并得到大批政协代表签名附议。岌岌可危之际,许士杰想起了王震。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党史镜鉴》之《来自洋浦港的报》,作者史义军。王震对洋浦开发一直是赞同的。图为王震在新疆旧照
    

  洋浦模式,别无选择的选择
    
    洋浦地区干冲、三都两镇的100多平方公里,是海南岛一个沿海荒芜半岛中的“不毛之地”,十年九旱,十种九不收。土层极薄,土质沙性大水少,干冲镇13平方公里找不到一块水田,到处挤满了奇形怪状的褐色石头,当地人主要种番薯,一年收成不够填牙缝儿,三万亩耕地,每亩收益只有20多元钱,农业无出路,是典型的“三多三少三难”之地:荒地多耕地少;石头多村庄少;仙人掌多经济林少;行路难用水难照明难。
    
    据资料记载,早在20世纪初,孙中山先生在他的《三民主义概念·治国方略》里就提出兴建海南岛洋浦港的设想,因社会动乱,政局未稳作罢。
    
    1938年,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践踏海南岛,也曾觊觎过洋浦地区的海运矿产资源。当时,他们还特地绘制了一份洋浦地区平面图;1988年,这张图被日本商人带到海南岛展示给洋浦人看,竟与长沙矿山设计院现时绘制的洋浦地图一模一样。人们惊异之余,无不感叹洋浦半个世纪来依然故我。
    
    20世纪70年代,周恩来总理又曾提出中国要兴建200个泊位的万吨级码头,洋浦港幸居其列。
    
    1974年,海南行署对洋浦港建设进行过规划,成立了筹备组,可论证结果却让人们空欢喜了一场,经当时的广东省政府批准,筹备组解散了。
    
    1988年,许世杰、梁湘走马上任后,在考虑海南出路问题时,把洋浦开发列入全岛五大片区之一。直到年底,洋浦率先“成片开发”的模式才正式清晰。
    
    从历史上讲,洋浦开发是指洋浦港的开发,只建几个码头。现在讲的洋浦开发,不仅如此,还包括城市、道路、工业,把洋浦变成海南西北部一个具有热带海滨特色的重化工港口城市,城市规模达到人口30万,年产值近200亿元,是当年海南省工农业总产值20亿的10倍。
    
    一个在不侵犯国家主权的前提下,引来外商,开发洋浦的大胆设想逐步形成。用通俗的话说,洋浦开发区采取的做法叫做:主权范围内的事,中国说了算;企业经营自主权,管理权上的事,外商说了算。
    
    应该说,“洋浦模式”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所谓“洋浦模式”就是“你投资我欢迎,你赚钱我收税,你犯法我抓人。”
    
    一些国外财团,纷纷对此产生兴趣。
    
    据悉,一旦中央批下来,洋浦将是中国第一个“自由港”。
    

洋浦引起轩然大波
    
    时间:1989年3月25日
    
    地点:北京。
    
    这里正在召开全国政协七届二次会议。五位德高望重颇有知名度的政协委员联合发言,引来了全场一阵阵的热烈掌声。据说这是本次大会发言中获得掌声最多的一次。发言对海南省政府向日本人以低廉地价长期出租洋浦大片国土提出异议,会上有270名政协代表签名附议。
    
    3月26日,上海有了反应。
    
    《解放日报》对此进行了详尽的报道。考虑到这么大的事情,其他新闻媒介却只字未提,该报又在3月30日二版“解放论坛”里再次强调———请注意“两会”两条新闻。
    
    一是马大猷委员在政协就三峡工程论证所作的发言,二是张维等五名委员在政协批评海南省廉价出租大片土地这个发言。
    
    后者不妨摘抄在此:
    
    海南省拟租给日本人土地计45000亩,约为香港岛的一半面积,租期70年,必要时还可再延长70年,而每亩的租费竟只2000元!这个数据也可以形象化一些,2000元意味着什么?你要租南京路商店里一个柜台,每月的租金也要3000元左右,而海南岛土地的租金每亩只2000元,租期70年。45000亩等于半个香港的面积,70年的租金总和是多少呢?9000万人民币!9000万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把文化广场建成文化中心,投资要1亿元美金,9000万人民币,只能造一个比较好的宾馆,就是说,半个香港大的地方,出租70年,只能造一座宾馆,70年意味着什么呢?清政府是战败国,向老牌帝国主义英政府割地赔款,香港的租期99年,这9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以后,还要再等50年,现在还没有到期呢······
    
    打算投放巨资承包洋浦30平方公里土地成片开发的日本熊谷组(香港)有限公司不无委屈。该公司总经理70多岁的于元平先生,打电话到北京向中央有关领导申述:作为一个中国人,按中国的法律向中国投资,怎么就成了侵略中国?
    
    来自中南海的支持
    
    1989年4月,许士杰看到报纸新闻后,拍案而起:“我要反击!”他震怒了。向以儒者风度,温良沉静为人著称的许士杰,在那天晚上,经历了大半生少有的情绪跌宕。激动、压抑、太阳穴的脉管在突突地跳,他来回踱步,他伏案灯下,想赋诗,想作文,思绪如麻,无从下笔。一个忠诚的爱国者的拳拳之心被辱之为“卖国”,其心情何等复杂,大概用什么样的字眼都无法形容!
    
    许士杰的秘书注意到,仅仅几天时间,许书记明显地削瘦了。在北京东方饭店14楼的那间客房中,许士杰枕席难安,紧锁的双眉几天来都没有舒展过。
    
    突然,仿佛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似的,许士杰指示秘书:把开发洋浦的情由用大号字体打印出来。
    
    “走,”他对秘书说:“去找王震副主席!”
    
    此时已是深夜,但秘书心中一亮,立刻明白了许书记的想法。
    
    仅仅在“洋浦风波”爆发的几天前,王震副主席和许士杰曾就洋浦开发事宜,一起会见了于元平先生。而且,他们都还记得,王震副主席当时是怎样支持洋浦开发事业的:
    
    “王主席,我都准备好了,北京哪天批准,我就哪天开工。”于元平说。
    
    “好,好!我批······”王震说。
    
    现在,当此洋浦开发设计岌岌可危之际,许士杰又想起王震,并希望他让杨尚昆和邓小平知道此事。
    
    秘书还记得,那天已是夜里十多点钟,许士杰驱车赶到王震家中。但很不巧,王震不在家。许士杰便把报告留在了王震家中。
    
    很快,传来了王震在报告中的批示:
    
    “洋浦地区30平方公里的开发由熊谷组承包事,完全可行。谨建议:中央、国务院批准······”
    
    与此同时,另一份报告送到了国家主席杨尚昆的手中。杨尚昆慨然允诺,愿做寄书郎,保证把信交到邓小平手中。
    
    一股股暖流,通过许士杰的全身······
    
    4月6日,“洋浦风波”发生后的第10天。中南海。中央工作会议在这里召开,专门解决洋浦问题。
    
    许士杰抑制不住情绪的激动。整整10个昼夜的煎熬,舆论的“围剿”和“反围剿”。左右观望,上下奔波,焦灼期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当着决定中国命运的中央领导者和各省市领导人的面,许士杰有了一次全面阐述观点的机会。他陈述了省委对洋浦出租的想法和理由,又驳斥了新闻界不切实际不负责任的指责,也列举了国际间买卖土地并不涉及国家主权的众多例子。
    
    许士杰的发言约用了半个小时。
    
    田纪云随即发言:洋浦的做法,符合已修改了的宪法,也符合国务院给海南的政策。土地有偿出让,成片开发70年是有根据的。不能给人家戴卖国的帽子。
    
    上海市委负责人说:(海南)这样做没什么错嘛,上海也打算这样搞,准备开发浦东。
    
    李瑞环(当时是天津市委书记)说:这样做有好处,天津也要搞有偿出让,让外国人开发成片土地。我们自己没有钱开发嘛,如果国家拨这笔钱当然好了。
    
    海南省的领导们心里踏实了许多。中央工作会议之后,许士杰二人没有直返海南,而是绕道深圳约见于元平。“洋浦风波”发生后,是激流勇进还是尽早退出是非的漩涡?十多日来,于先生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许士杰向他通报了中央几位主要领导人对开发洋浦的态度,并劝说他“千万莫动摇”。于元平的心里踏实了。
    
    海南省委礼堂。省人大一届二次会议。许士杰以高亢的语调讲道:“引进外资开发洋浦,我们在经济上没风险,但政治上要冒风险,大概不会挨棍子,但‘帽子’可能不会少,最吓人的‘帽子’无非是‘卖国’。为了改革开放,我们不怕戴‘帽子’。想保险,就关上门睡大觉,悠哉游哉,让荒地继续睡觉,洋浦继续长仙人掌,但仙人掌不能当饭吃······”
    
    热烈的掌声,持续达一分钟以上。
    
    更让许士杰和海南人民兴奋的是,1989年4月28日,中南海热线电话传来邓小平对洋浦开发问题的批示:
    
    “我最后了解情况后,认为海南省委决策是正确的。机会难得,事不宜迟。但须向党外不同意见者讲清楚,手续要齐全。”
    
    远在香港的于元平先生,听到邓小平的批示后,当即表示:邓主席“不宜拖延”的指示最中我心意,希望国务院尽快批复海南省的报告,国务院的红头文件一到,洋浦开发区的起步工程马上鸣炮开工。我唯做到:当年冒烟,3年投产!
    
    来源: 凤凰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7309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扳倒刘少奇:中南海一场八级大地震揭秘
·汪东兴:回忆中南海里的一堂课 (图)
·中南海博弈问责制:副总理曾被记大过 (图)
·中南海舞会变身文工团:被翻牌供不应求 (图)
·三代贫农的女儿高举“打倒毛泽东”的标语闯中南海
·不好女色的彭德怀 痛批毛的中南海舞会 (图)
·孪生姐妹记忆中的中南海舞会:最怕江青 (图)
·1978年胡耀邦与汪xx冲突始末:在中南海“短兵相接” (图)
·“改革四君子”对话中南海:黄江南自称当时“很狂”
·“中南海舞会”奇观 没人敢请江青跳舞
·震撼中南海 胡耀邦铁腕抓捕胡乔木之子
·中南海年夜饭:毛泽东吃剩饭 邓小平亲自下厨
·中南海高干待遇:毛泽东刘少奇404元普通人员56元
·中南海纪事:文革期间的机要室改组
·揭秘民国时代中南海 5分钱可游览掏房租可住 (图)
·中南海秘闻:毛泽东为何钟情红色泳裤
·中南海的“不倒翁” 李先念密谋打倒赵紫阳
·“授课”中南海,温家宝尊许崇德
·谁在中南海给中央首长们上课?都讲些什么?
·猜猜看 中南海陪毛泽东就寝的夫人是谁? (图)
·中南海夜话:朝鲜“氢爆”为何让世界心惊肉跳
·习近平中南海办公室书架藏书大曝光 (图)
·河南人贩子抢走三个孩的母亲被逼得到中南海叫喊冤第十天 (图)
·中南海密令定点打击海外敌对出版物
·“中南海熟人”马云与官员打交道的经验 (图)
·无锡访民天安门放鞭炮鸣冤 上海访民中南海撒传单
·阅兵拦习近平车队的访民再将材料投入中南海 (图)
·中南海旁的马家楼:府佑街访民分流处投入使用 (图)
·访民国庆求助逼爆中南海 (图)
·截访人员占领中南海整条街 访民经常被绑架 (图)
·姜家文第九晚睡中南海 在新华门前被警察拦截 (图)
·胡春华仕途没落 广东抓信力建给中南海添乱
·河北永年县访民郑想娇中南海登记被拘留10天 (图)
·黄美娟带两四岁孩子中南海上访被送久敬庄 (图)
·新闻人物:首任“中南海大内总管”汪东兴
·中南海诸君忙权斗 爆炸第五日总理李克强才现身 (图)
·曝接力举报释永信 有中南海高层撑腰
·四川女富豪自称无钱救市 曾把超市开进中南海 (图)
·力不从心 习近平重演政令不出中南海悲剧?
·中南海高层介入 强行压制举报宋林 (图)
·胡平:中南海认领跨境绑架案
·中南海官员:习近平与对手对决已到白热化程度/紫荆来鸿
·牟传珩:中南海四代“改革”幻想的破灭——亲身验证中国35年人权倒退 (图)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图)
·林行止:一国智取狮子山 两制拱照中南海
·梁京:中南海面对三农危机新挑战
·韩尚笑: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陈破空:六四26周年,中南海没有安全感
·鲁齐铭:中南海的“六四”恐慌症
·陈破空:《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牟传珩:中南海反贪腐政治化标志——打击“非组织政治活动”玄机
·华逸士:狮虎山边的中南海权斗
·何清涟: 中南海占星术的“密钥” (图)
·兰江:中纪委进驻中南海 应吸取周永康教训 (图)
·牟传珩:中共“宪法日”昭示“文人牢狱年”——中南海的“法律工具主义”遗传
·杨光斌暗示中南海要承认香港的普选/杨子
·刘红霞:依法治国只不过是中南海的大骗局
·兰江:以反腐手段问责 政令必出中南海 (图)
·郭大眼:反贪致官怠 政令再次不出中南海 (图)
·驰平:一言为重百金轻VS政令不出中南海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