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王在安:如何才能避免文化大革命发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08日 转载)
    
    
     一、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起于何因、何时?

    
    子佑:
    
    1966年毛泽东在中国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至今已经50年了。1976年毛泽东去世,华国锋一举粉碎了“四人帮”,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你对此有何看法?
    
    王在安:
    
    从形式上看,依照共产党的说法,文革是从1966年开始,1976年结束的,这在官方的主流媒体和观念上是没有争议的。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看问题角度,比如从文化大革命发生的根源和背景事实的角度来看问题,关于文革的起止时间,可能就不是起于1966年,止于1976年了。
    
    我们这一代当年的老三届学生,亲身经历了官方所说的文革十年大动乱。根据我们的亲身经历,文革的起止时间肯定是大大突破了官方定义的1966-1977年的十年界限。
    
    首先,从文革的起因来看,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呢?这是一个众说纷纭,至今没有权威定论的问题。我认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机,其逻辑事实和关系是:
    
    第一,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直接原因是想打倒刘少奇。
    
    第二,毛泽东为什么想打倒刘少奇呢?因为毛泽东从五十年代中期开始,发动的一连串的反右派、总路线、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反右倾、大跃进等运动,导致中国在和平年代,风调雨顺的年景,发生了人类历史最严重的大饥荒、饿死数千万老百姓的历史悲剧。这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类大悲剧的核心责任人正是毛泽东。由此引起了党内和社会对这一悲剧问责的强烈要求。在这一个背景下,毛泽东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被迫作了自我批评,退居二线,推出刘少奇到一线主持工作,收拾残局。
    
    第三,刘少奇在收拾残局的过程中,提出的一些观点,采用的一些政策和措施,明显地区别于毛泽东的错误思想和做法,使得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获得了极大的恢复和提升,受到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欢迎。而这却引发了毛泽东的危机感,进而引起了毛泽东对刘少奇的不满意,更进一步地引起他对丧失权力的恐惧感。
    
    第四,毛泽东对自己丧失权力的危机感、丧失权力的恐惧感,转化为对刘少奇的怀恨心态。他的这种危机感、恐惧感、怀恨心态,引导他想方设法要打倒刘少奇,以实现重新而且永远获得垄断党和国家权力的人生目标。
    
    第五,事实证明,毛泽东在1963年发动四清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时,就开始琢磨和谋划怎么样才能扳倒刘少奇的问题了。直到1966年,毛泽东认为时机成熟了,亲自主持了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八届十一中全会期间,于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写下了讨伐刘少奇的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明确提出他要炮打的司令部就是主持中央一线工作的刘少奇。会议于1966年8月8日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著名的《十六条》。这个关于文革的决定,既宣布了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正式开始了,也明示文革运动的主要目标是炮打刘少奇司令部。
    
    从以上历史事实的发展逻辑来看,毛泽东发动的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实际谋划和启动时间要远远早于1966年。近一点儿来说,始于四清和社教运动;再早一点则始于大饥荒悲剧的发生;更早一点则始于之前的反右派、大跃进、人民公社、总路线、反右倾运动。
    
    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真的是止于1976年粉碎四人帮吗?
    
    子佑:
    
    您说的中国文革的起因和起动时间的事实逻辑判断非常有道理。那么中国文革动乱难道不是结束于1976年毛泽东逝世、华国锋粉碎四人帮的时候吗?
    
    王在安:
    
    在官方的文件、媒体、话语主旋律上,中国的文革被称为十年动乱,起于1966年,结束于1976年。这是以官方的文件为依据所做出的结论。因为1966年中央做出一个关于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决定,而1976年中央出台了关于结束文化大革命的文件。
    
    我认为官方关于文革结束于1976年的说法,是一种形式上的结论,是以官方文件为依据的自定义说法。
    
    如果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这一历史事件的实质上来考察,从实质上进行分析和判断,我认为文化大革命在1976时并没有结束,而是变换了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存在着。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作为官方所说的文革十年动乱的亲身经历者,对当年中国发生的文化大革命的实质有着深切的感受和理解。
    
    现在我们看到关于文化大革命实质的描述和论述汗牛充栋,不计其数。而我认为,最能说明当年中国发生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实质的,其实就是文化大革命中最流行的一些话语和观点。这些话语和观点是什么呢?举例来说,比较典型的就是:
    
    1、“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党是领导一切的。”
    
    2、“党的一元化领导是什么呢?”就是“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
    
    3、“怎样才算是服从领袖呢?”那就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毛主席的话是最高指标,要永远跟着毛主席闹革命。”
    
    在中国,如果没有这样将毛泽东的观点上升为党文化,如果没有将这种党文化上升为国家文化,如果没有通过几十年的党文化宣教而将这种国家文化强行灌输为全民文化,就不可能发生文化大革命,即使最高领袖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也不可能持续,也不可能进行下去。
    
    在全世界认同普世价值并实行宪政民主政体的国家和地区,都不存在发生文化大革命的社会文化条件和社会政治环境,所以根本不可能发生中国的那种文化大革命。
    
    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官方宣布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从形式上来看,从1966年到1976年间发生的那种大鸣大放的文革运动形式也确实消失了,从这种形式意义上来说,文革确实结束了。但是,从文革的实质来看,文革并没有被彻底否定,文革赖以产生和存在的党文化——即文革文化理念,并没有被清算和否定,文革赖以产生和存在的党文化和国家政治体制仍然居于垄断地位和主导地位,整个国家仍然是建立在文革期间的党文化和社会政治体制的基础之上的。在中国居于主导地位的党文化和国家官方文化的核心理念,仍然是:1、“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东西南北中,工家商学兵,党是领导一切的。”2、“党的一元化领导就是,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3、“服从领袖的标准就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因此,从1976年之后,文化大革命赖以发生和存在的党文化、社会体制、国家机制并未被否定、摧毁和清算。
    
    正是从这种意义上说,文化大革命在1976年并没有真正结束,也不可能真正结束,而是仅仅是变换了新的形式,在新的形式中延续下来了。
    
    确实,1976年之后中国党文化生态和文革生态的延续,与1976年之前毛泽东在世时的党文化生态和文革形态相比,在形式上是发生了很大的区别的。
    
    第一个区别是,按小平同志的说法,1976年之前,大权独掌的领袖是毛泽东,“毛在毛说了算”;而1976年之后,大权在握的领袖是邓小平,“邓在邓说了算”;邓小平去世后,大权独篡的领袖是江泽民,“江在江说了算”。
    
    第二个区别是,毛泽东终生坚持以人造阶级斗争为纲,而邓小平则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第三个区别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毛泽东的个人权威远高于邓小平,所以毛泽东敢于以“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发动以打倒刘少奇为目标的文化大革命;而邓小平则只能取消“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方式,以非程序化的政变手段和方式搬倒胡耀邦和赵紫阳。
    
    第四个区别是,在“毛在毛说了算”的文化大革命中,制造出了周总理去世引发生的天安门事件,毛泽东运用首都民兵师的力量把1976年的“45”天安门事件平息掉了;而在邓小平说了算的后文化大革命中,制造出了胡耀邦去世引发的“64”天安门事件,邓小平动没有力量用首都民兵师的力量去平息事件,而是动用了数个野战军以国家武装力量镇压平息了天安门事件。
    
    文化大革命作为一种社会历史现象,从实质上来讲,只要是为了“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坚持“东西南北中,工家商学兵,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就是,“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坚持“服从领袖的标准就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党文化,以及建立在这种党文化基础上的“一党独裁、领袖说了算”的国家政治体制的基础之上的社会氛围环境,毛泽东开创的文化大革命就没有死亡,就是事实上始终存在着,顶多不过是领袖在变幻,表现形式在变幻,文革的手段在变换。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说到了1976年,从实质上来说,文化大革命并没有真正结束,而是以变更了说了算的领袖人物和变幻了不同的表现形式的方式继续存在着。
    
    我们从1966年算起,建立在党文化和党领袖专权基础之上的文化大革命社会形态,经历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三个时期和阶段,从政治遗产来说,每一个说了算的党领袖在每一个历史阶段都给中国和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政治包袱。比如毛泽东留下了1976年天安门“45”事件的包袱;邓小平留下了1989年天安门“64”事件的包袱;江泽民留下了灭绝人性的镇压法轮功事件的包袱。这些政治包袱是一定要被历史清算的。只有清算了这些包袱,古老的中国和可爱的中国老百姓才能真正地从文革的地狱中解脱出来,获得自由、光明和新生。
    
    三、如何才能真正地结束并永远埋藏文化大革命?
    
    子佑:
    
    那么您认为真正地结束文化大革命,彻底地埋藏文化大革命,标准是什么?条件是什么呢?
    
    王在安: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常识问题。要真正地结束文革,必须以彻底否定和埋葬文化大革命赖以产生的党文化为标准,必须以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政体为先决条件。
    
    事实上,生活在中国的老百姓感觉到,从1976年直到现在,执政者始终在坚持产生文化大革命的党文化,始终在捍卫建立在党文化基础之上的极权专制政治体制。但是,另一方面,在官方的媒体上,却不敢像毛泽东亲自主持的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样,天天高声呼喊党文化的标语式口号和理论文章了。因为执政者丧失了自信,甚至丧失了信仰,自己在内心里已经动摇了,心虚了,缺乏底气了。
    
    建立宪政民主政体是世界潮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必然,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客观规律,浩浩荡荡,势不可挡!逆之者亡,顺之者昌!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共识和常识,也日益成为中国人民的共识。
    
    所以,我认为,在全世界,在全中国,否定党文化,结束和消灭各种形式的以党文化为基础的“文化大革命”得以产生和存在的社会形态,条件已经成熟了,时机已经来到了。这一天随时都可能到来,这一天在任何时候到来都是正常的。
    
    当这一时刻到来时,中国的许多问题和矛盾都将迎刃而解,世界上的许多问题和矛盾也将顺利化解。所以,盼望这一天早日到来,不仅仅是全中国老百姓的心愿,而且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心声。
    
    这一天必定会到来!这一天正在到来!这一天已经在民心中到来!这一天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盛大节日,而且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喜庆节日!
    
    子佑:
    
    谢谢你的实话实说!世界在前进,历史在前进,中国在前进,让我们张开双臂热烈地拥抱宪政民主理念和政体扎根于中国大地这一天的到来吧!
    
    王在安: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同是中国人生活的地方,台湾却没有发生文化大革命灾难,因为台湾没有“文化大革命”赖以产生存在的党文化和社会氛围土壤。宪政民主理念和政体在台湾已经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大陆人并不比台湾人愚笨,有台湾这个榜样和灯塔的指引,大陆同样有希望,能够走上宪政民主的光明大道,实现宪政民主的光辉目标。
    
    来源:北京之春;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博讯 boxun.com)
15108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藏文革疑案:1969年尼木事件 (图)
·东夫: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读《王大宾回忆录》
·文革到底毁了多少字画文物? 来看看! (图)
·于幼军中大讲座上爆文革内部数据 触目惊心
·文革前的高考“不宜录取”政策揭秘
·文革余孽邓力群评胡耀邦 损国家利益遭邓罢免 (图)
·吕大渝:文革中的中央电视台
·金日成为何要砸毛岸英的纪念碑?或因文革波及朝鲜
·英国中共专家:毛泽东为何发动文革 (图)
·云中悦读:十年文革期间,蒋介石在台湾干了些什么?
·庞国义:文革战争亲历者的可贵反思——读李正权《青春从文革战火走过》
·访王友琴:“红八月”49周年再谈“文革”
·文革老照片:批斗与枪毙犯人现场 (图)
·叶剑英披露文革死亡人数:骇人听闻
·文革时期农村:八面威风的县委工作队
·湖南道县文革时十种杀人的基本手段 (图)
·文革中高干子弟与北岛打赌:看将来是谁的天下? (图)
·乔石夫人郁文:因为陈布雷关系 乔石文革被关 (图)
·江泽民爱打扮 文革被红卫兵批资产阶级 (图)
·文革道县大屠杀:青年妇女遭集体奸杀
·文革重现:浙江教会牧师顾约瑟“涉挪用资金被查” (图)
·时事大家谈:“央视认罪”,中共是否大搞电视文革?
·中共文革极左口号“党领导一切”借新华社还魂
·焦点对话:贵族红卫兵掌权,反思文革遥遥无期?
·文革必须否定 于幼军与左派隔空交战
·中共政坛“不倒奇葩”于幼军讲学警告文革或将重来 (图)
·肉身坐佛"文革"期间为避损毁 曾被村民藏稻草堆 (图)
·于幼军开课:有任务让人拒绝文革 (图)
·于幼军首课:我有任务让大家自觉拒绝文革 (图)
·于幼军任教中山大学后办讲座:反思文革 谢绝拍照 (图)
·儿子被拒护照 刘晓原律师斥责当局文革手法搞株连
·美籍中国问题专家:毛泽东发动文革为打碎官僚机器
·文革宣传再现武汉 “共产党人”主题公园红歌成真
·西藏假自治区50周年:文革大游行回来了/王宁 (图)
·中国网络大V李海鹏效仿文革语言反讽“爱国” (图)
·中日韩教科书中的历史:中国文革 (图)
·“老知青”治国 就怕习近平捡起文革那一套
·官媒央视审判维权律师 民众质疑:媒体审判 文革重来
·警惕文革罪恶变伟业 贺卫方警示中国 (图)
·北京首家知青博物馆开幕 贺卫方:文革罪恶变伟业 (图)
·文革恶行,谁之罪?/汪葆明
·吴祚来:中国大陆正在启动文革式迫害
·唯色: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二) (图)
·李辉: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图)
·张俊森:警醒极权下人性的摧残与扭曲——文革五十年祭 (图)
·唯色: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一) (图)
·胡平:造反派为何闹分裂、打内战(中)——写在文革50周年
·孔捷生:丑恶人性大释放 文革精神仍在 (图)
·文革五十周年:必须再来一次反文革/刘放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陈维健
·林和立:五十年后文革卷土重来? (图)
·查建国:谁最怕再议“文革”(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69)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任照:我听到文革急促的脚步声
·陈泱潮:毛始皇发动文革的真正动因及其瞒天过海大阴谋
·李平:诺奖是文革成果?
·添马男:花园道山寨文革扩散中 (图)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程真:李嘉诚之所以跑,源于新文革来了
·李平:文革式批判阻吓不了台港学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