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又普:兰州大学1954年罢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29日 转载)
    
    
     1974年,两位兰州大学地理系的青年教师来到我家,拜访我的父亲。他们两人都是于1960年代初期毕业于西安市西北大学地理系,是我父亲的学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工作。1974年两人到西安出差,顺便拜访当年的恩师。那时,我已经成年,全程旁听了他们之间的交谈,使我终生不忘。

    
    自满清末期,西学渐进,中国开始出现了许多西式大学,从那时开始直到1957年为止,中国的大学与西方一样,都是教授治校,以教学和科学研究为大学的主要工作。1949年,中国共产党夺取了政权,由于他们的平均文化水平极低,一时无法插手大学教育,那时,各个大学的校长们仍然是国民党时代留下来的超一流学者。从1949年开始到1957年为止,共产党花费了8年的时间,逐渐地夺取了大学的领导权,有一个渐变的过程。共产党首先公开在在各个大学成立了共产党的组织,并派遣了党委书记。
    
    但在老一辈知识分子心目中,那时的党委书记类似于今日的秘书,只能帮助校长抄抄写写,发些文件,没有任何教学和科研的权力。并且,也有一些不会为人处世的老教授,瞧不起那些没什么文化的党委书记。校长和党委书记之间是有分工的,校长负责教学科研,党委书记则负责政治运动。那时的政治运动一场接一场,整人整得越来越惨、越来越狠,不知不觉中,学校的领导大权就逐渐地从校长手中落到了党委书记手中。1957年的反右斗争是一块里程碑,从此以后,中国所有大学的权力都完全落入了党委书记手中,中国的大学也全都变成了培养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的场所。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校长教授们当然没有能力反抗,因此,在这场权力交接的过程中,总体来说是比较平稳的。不过事情总有特例,这就是兰州大学。兰州大学的校长教授们与党委书记们的关系非常恶劣,夺权过程比较暴力。1954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以校长为首,兰州大学上百位教授们集体罢工,前往北京教育部,要求撤换党委书记。当时的教育部挂名部长是老资格的高级学者吴玉章。吴玉章凭借着他的名望资历和影响,竭尽全力和稀泥,说服众教授们回校复工,并将党委书记调走。整个事件以教授们暂时和表面上的胜利而告结束。
    
    话说到这里,所有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就都可以猜到此后的结局和下场了:胆敢向共产党挑战,这些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像共产党这样的政权,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挑战!1957年反右斗争,校长及主要教授都被打成右派分子,发送劳改,几乎尽数死于极为残忍的精神和肉体迫害中。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1966年文化大革命,兰州大学是打人最狠的大学之一,所有参加过1954年罢工事件的人,无一幸免,全数被打死。
    
    从兰州到北京要路过西安,1954年罢工时,有很多人都顺路看望过我父亲,我父亲当时就知道这些情况。事后我曾问我的父亲,那你为什么没有劝告他们,须知向共产党罢工是要杀头的。我父亲回答说,时代不一样,想法也不同。那个时代,工厂罢工、学生罢课是常有的事,没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而且,党委书记不过是一些不起眼的小秘书,教授们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换个党委书记有什么了不起的。谁都不是神仙,谁都没有想到1957年之后共产党党委书记的权力如此之大,更没有想到一场小小的罢工事件竟然能让如此众多的校长教授们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我曾经专门到兰州大学的网站去查询了一番,那里面没有任何1954年罢工事件的情报,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似的。当事人已经全数去世,其家属们不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知道了也不敢说,敢说也无处发表。如果我要是也保守沉默的话,这件事情大概就会永远地消失在茫茫历史的大海之中。我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此事曾经发生过,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人能拿出证据来,不过,我还是想把这个罢工事件写出来,并借用《华夏文摘》的一角,公开发表,留下一份永久的历史记录。如果能借此引起一些历史学家们的兴趣,深入研究,那将是本拙笔最大的荣幸,也是我抛砖引玉的最大目标。
    
    来源:华夏文摘 (博讯 boxun.com)
1161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兰州大学发生气体闪爆致17人伤 事故原因正调查
·兰州大学宿舍楼爆炸 一至三层损毁严重7人受伤 (图)
·兰州大学宿舍爆炸 7人受伤 (图)
·责令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兰州大学学生刘西峰!郭国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 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中國流亡律師滕彪勉「反送中」別退卻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 自由不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任務
  • 璇翠綘鏄冪姱浣犲氨鏄冪姱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 鑳¤閭︽槸涓涓瀬涓洪槾闄╃殑鏉浜虹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 曾节明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 谢选骏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 高洪明中朝关系如何是好?
  • 谢选骏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吴倩你们的耶稣: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 李芳敏144000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 独往独来法广网:香港反送中出人意料的胜利背后的重大启示
  • 滕彪China’sPrivilegingof“Mr.Science”over“Mr.Democracy
  • 璋㈤夐獜鏂囬泦棣欐腐鐪熻兘瑙f斁浜氭床鍚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8-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6
  • 家庭教会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2)
  • 胡志伟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 滕彪‘Icannotbesilent,andIcannotgiveup’
  • 谢选骏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 曾节明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