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严家伟:抗日名将王缵绪亦是齐白石的伯乐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2日 转载)
    
    
     ——王缵绪的嫡长孙王凤昌痛说往事

    
    作者:王凤昌 严家伟
    
    王缵绪将軍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儒将。八年抗战中,他屡挫日軍,威鎮敌胆。获得中华民国政府及蒋委员长多次授勋嘉奖。与此同时,更在地方上大兴教肓,宏揚中华文化,, 倡导国学, 鉴赏字画文物. 提携民间落魄文士. 其中例如 后来在大陆成为大画家的齐白石. 最早就曾得到王缵绪将軍的赏识, 资助及提携.
    
    中共在大陆掌权后,1957年王缵绪在“反右”运动中, 因被属下陈子庄吿密出卖,惨遭政治迫害而被捕入狱. 但当局自知理亏,既不审, 也不判, 王终被关死赍志以殁. 而一些曾受王將軍恩惠的人, 連忙出來撇清关系, 划清“界限”, 甚至罔顾事实,信口雌黄, 既求自保, 亦希媚上. 使王將軍后人深受伤害. 笔者日前通过采访王缵绪将軍嫡长孙已年屆九十的离休老文化人王凤昌先生. 王老自幼生活在祖父无处不在的家庭里,对祖父王缵绪与陈子庄、齐白石这些人的关系及交往情况,是非常知情的。值此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为了还原历史真相, 特將当年的一些事实具体情节批露于后。以求真相能大白,不让青史竟成灰.
    
    王將軍生平概逑
    
    王缵绪(国民党上将)(1885-1960)字 治易,号 厔园居士、四川西充人,为清未秀才。1906年考入四川陆军弁目学堂后转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炮科(与刘湘、杨森 、鲜英同窗)。毕业后从事军政40年,先后任过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长。1925年他竭力阻击军阀混战,完成四川统一。由此,消除内战,利于国计民生,为我国抗日战争奠定了雄厚的基础。1938年抗战初期,王缵绪担任了四川省政府主席,他迎中央政府入川,至此四川成为全国抗战的大后方,导致日军为攻取的重要目标。在抗战中,四川大后方面临攻破最后方防线时刻,王缵绪临危请命由蒋代职,他继任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之职,出川抗日并亲自指挥前线作战,经历了数次重大战役及拼命的剿杀,于数年坚守在四川屏障,誓死保卫了我国抗战后方。经持久的战火后,他的第二十九集团军伤亡极其惨重,且与他军合并,王缵绪继任第六战区、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重庆卫戍总司令、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制宪国民代表大会和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代表等诸多军政要职。
    王缵绪为国民党陆军上将,是担任抗战初期的四川省政府主席,他前后率领川军在抗日前线奋战八年,并多次授勋及荣获抗日英雄称号、佩戴胜利勋章。在国共内战时期,他不同于其他国民党官员见形而变,甚至及早投靠与出卖。相反,他顽强坚守云贵川至1949年12月25日,毛登城楼以后,与之达成协议,王缵绪在成都宣布和平解放。此举,王缵绪完全出于保住四川成都与重庆两大城市的完整和七千万百姓及生命财产,免遭内战战火的涂炭与毁灭,所做出的重大贡献。
    
    1951年王缵绪将自己创办二十多年的重庆(私立)巴蜀学校(乃民国时期的著名学校)和西充巴蜀分校(现:西充中学),以及他毕生最珍贵的收藏文物全部捐献国家。王缵绪为中华民族留下了文化遗产及宝贵的文物遗产。
    
    至今,巴蜀中学和西充中学仍是国内名校。1952年王缵绪分别向川西人民博物馆(今四川博物院)和西南博物院(今中国重庆三峡博物馆)捐赠了他的全部收藏。他的文物现藏四川博物馆字画23件(套);印章100枚(主要为曾默躬、姚石倩、齐白石所刻);瓷器8件。现藏重庆三峡博物馆的字画300余件(套),其中一级文物44件,二级文物96件。据当时接受捐赠的工作人员孔叔苑、何域凡曾在“捐赠目录”中特别注明“精品字画诸多”。而重庆三峡博物馆在“景仁怀德”展览《前言》中称:“王缵绪先生捐赠的300余件(套)书画,全为珍贵文物”。当今已有不少专家鉴定其藏品的品级当亦属首屈一指、价值连城。王缵绪的藏品中为国宝级的有:唐人《妙法莲花经》卷、宋拓《韩琦墓志》、宋人院画册页、元人《仙山楼阁图》扇面、冒辟疆《草书诗文》轴、徐渭《草书诗文》轴、王铎《草书诗文》轴、傅山《草书诗文》轴、蓝瑛《疏林远岫图》轴、李复堂《秋葵图》轴、罗聘《研山图》卷等等历代名家画作。(以上记录均为博物馆提供)
    
    陈子庄卖主求荣
    
     陈子庄,生于重庆市永川县,幼时家境贫寒,六、七岁时他一面牧牛,一面拜拳师彭水老六等为师学武,之后竟成了武林高手。民国16年,他浪迹江湖,依僧而居,靠庙贡为生。民国26年,他参加了成都武术打擂,打死第二十九集团军军部教官,荣获头奖。由于他生活窘境,王缵绪将其收为侍从,从此便成为王缵绪的《治园》公馆中出入一员。故而,他生活在一个特殊地位的家庭环境里,与其浓厚的文化氛围之中,王缵绪又待他如同家人一样,并有意识地培养陈子庄的文化素养以及他在书法上的造诣,都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1949年12月25日,王缵绪在成都决定率军“起义”。陈子庄参加了共军第十八兵团联络部工作。1955年任四川省文史馆研究员兼王缵绪的秘书,1957年陈子庄暗中告发王缵绪出境真相(揭发:王缵绪写52万字痛斥国内大搞反右斗争的文章,欲到境外向联合国呼吁的事实情况)。为此,中共相关当局在得到告密后提前布局,在王缵绪经过深圳途中将其扣押。事出当天,四川日报便刊出“反革命分子”王缵绪越境叛逃的特别报导。接着,王缵绪被关押在看守所内3年,既未定罪,也未叛刑。多年之后,有当年看管人透露:王缵绪在关押期间始终是大声痛斥毛泽东反右中的所作所为,以及那些身着国服已早早背叛之人。最终,王缵绪是以绝食抗争到死,对待王缵绪的亲属,当局采取的则是,活不许见人,死不许见尸,至今不给任何结论。
    
    相反,陈子庄则是卖主告发有功,1963年出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四川省委员会第三届委员会委员。王缵绪是有施予陈子庄的恩主,却遭此小人出卖。他选择了死也要做一个人格和思想境界高尚的文化人。也正因如此,我们作为他的后人,为维护他的意志,绝不屈膝与接受強加给王缵绪的诬蔑不实之词。坚持要当局为这位抗日名將恢復名誉!
    
    王缵绪有恩于齐白石
    
    1923年,王缵绪在上海与于右任先生等创办了“海上亭云书画社”,是第一批成员之一。他自小喜好书法、诗词,以格律诗为主,在生活中尤其是以收藏文物等为其所好。即史料佐证,王缵绪称之为川军中第一才子,并且他饱读兵书,在军事作战上更是胜人一筹。仅凭才气,蒋委员长对他亦是欣赏有佳。王缵绪不但有才,也重视人才。他在一次无意之间偶然发现了齐白石的刻字功底,即与他开始了往来。而当时的齐白石还毫无名气,仅是坊间一个普通匠人。
    
    1931年,在王缵绪认知齐白石篆刻作品后,彼此之间就产生了书信的往来,互为了解。在信中得知,齐白石极其渴望得到王缵绪军长的援助。而凭恃王缵绪统一四川及后来出任四川省政府主席,由此在军政界的重要地位,以及他在文化界的影响,帮助齐白石步入文化殿堂,进而结识精英、获得认同及渴求提高知名度来说,王缵绪自然是齐白石最佳投靠的目标。
    
    故而,1933年,齐白石让他的三子齐良琨到四川为他趟路,嘱咐三子给王缵绪军长捎去四册手拓印谱。另有齐白石为王缵绪军长所作的“梦中蜀景”一幅,还题了一首《梦游蜀川》诗:“百尺红素倦红鳞,一诺应酬知己恩。昨夜梦中偏识道,布衣长揖见将军。”表达他对王缵绪军长知遇之情的感激,其中更渴望求得军长相助,促使能够得到精英认同,并提出他很想到川一游的愿望。只可惜,时局混乱。当王缵绪军长收到齐白石赠予物品时,因军政事物繁忙未能及时满足齐白石的请求。
    
    在民国时期,一些出身高贵、以正统自居的人看来,齐白石不过就是野狐禅,与传统礼教格格不入,不勘入流。然而,这种认知与观念始终是制约着白石老人,以他的地位和才气都远未达到出人头地之时,家境贫寒的齐白石仅为生计,而变卖画作都是非常困难。直到1949年以后,许多老一辈书法界人士都还知道,当时齐白石的作品,送北京荣裱斋都遭拒收的尴尬。也正因如此,事实证明,王缵绪对齐白石而言,真可谓是伯乐相助了!
    
    1936年齐白石求得入川——为王缵绪“治园”府的门客
    
    早在清末民初之时曾已流传“南唐北李”之说,“北李”是指所熟知的著名作家巴金的故居。“南唐”所指清末民初的唐家宅院(位于成都市文庙街一带)。后来,唐家将宅地卖给了王缵绪,改名“治园”。在此引用“南唐”后人(当代著名文史专家)唐振常先生回忆说:“故居是四进大宅,大小房间六十多间,不但园中有园,既有戏台、假山、水池,还有西方园林及开阔的大草地,活动天地最为广阔,有山可望、有湖可入、有水可涉,有桥可过,整体结构就如同画景一般。”1936年初,王缵绪曾派1人专程接齐白石一家四口到蓉城(齐白石带着二夫人胡宝珠和两个孩子经汉口到了成都)。王缵绪安排他全家人居住在“治园”内,一座最富丽的花园,园中建有小桥流水,楼台亭阁,是极为适合画家求静悟道的好地方。
    
    世人有知,王缵绪曾是清末后期最年青出众的秀才,也正因他的英年才气才被文化名流人士极为关注,随着他在军政界地位的提升,更加促使众多文化名人与他交往甚密,如梁漱溟、贺国光、卢作孚、黄宾虹、黄炎培等都是经常登门拜访,而在他的家中为长期门客就有:曾默躬、黄宾虹、陈泽霈、姚石倩、吴一峰、张大千等人为其鉴定、编目并共同研习书画之日常活动。在王的府上军政要员到过的人,更有蒋介石、蒋经国等人,再以下的人员就不必说了。总之,王缵绪的“治园”公馆看似人来人往,但他的“治园”府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针对当时的齐白石而言,他的才气并无显贵,齐在当时根本算不上台面上的人物,绝非大名鼎鼎,这与当时风光无限、手握川蜀军权的王缵绪是无可同日而语的。但王缵绪却尽显重才之心,而出手援助了齐白石。将他一家接来安置府中居住,是有意让齐相识自家门客,以便随时向他引荐各路登门拜访的文人墨客及艺术高人。除此之外,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王缵绪为了齐还特意招见名人异士上门与他接识,更经常以政府关怀教育为由安排巡视,如:四川艺术专科学校等活动事项。这不难看出,是王缵绪作为政府领导在出席类似活动时而带上齐白石随行。而在他同行时,王缵绪都极力向艺术院校从事艺术后代们推崇齐的作品。这对齐白石出道之前,都是不小的收获。
    
    为交友之意,既然齐白石求得邀请入川,更证实王缵绪绝无吝啬财帛。则有齐白石借王缵绪邀川之后,另有一目的曾向王军长请求,均也得到满足。那便是齐的二夫人胡宝珠四川丰都人,齐和胡宝珠成婚生子多年,生活困难,齐某从未和老丈人一家见上一面。这次入川,仅王缵绪派遣车辆与侍卫护送,安排齐的一家探望了久别的故乡亲人。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齐入川后一家四口,靠王生活了近5年的时间。齐白石也仅是在成都“治园”府居住一年多的时间里,为感恩及表达感激之情,特为王缵绪将军画过几幅画、刻了几枚章。
    
    1937年国败家亡,大半个中国都处于失守。一时间,王缵绪忙于迎中央政府进川,又率川军奔赴前线。1938年1月刘湘去世,在危急之下蒋特发两道军令才将前线总司令王缵绪调回大后方,担任四川省政府主席之职,接手极为无序混乱局面,担负起国家重任,应对全国性的战役所需。就在日军军事步署集中攻克后方之时,整个四川即将面临在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刻,王缵绪临危请命由蒋代职,他亲自出征前线指挥作战,他以我死国在的胆略与智谋,坚守住了四川屏障及川蜀大门,而由此得名为大洪山“老王推磨”。
    
    此时,王在出川之前,齐一家是无处可去,加之北方战时可危,王缵绪又将齐一家四口与长房妻儿送到重庆居住,目的是让我们到他的巴蜀学校读书。当时我的父亲王泽浚为国民党中将,第44军军长也同祖父奔赴抗战前线。仅母亲带着我们由成都转移到重庆后,齐的一家与我们同住一处,眼见我祖父一去,白石老人便是无人倚重。只见他日渐苦恼,整日闲在我家中苦练绘画,搞得我们偌大的居所中,随处都可捡到他的作品。这不得不让我回忆起,我和弟兄们经常捡白石老人画作(虾儿、鱼儿等)到巴蜀学校送给同学们玩耍。
    
    齐白石并非与王缵绪交恶——“虚走四川”
    
    由于王缵绪奔赴前线,往日曾介绍齐相识的能人异士乃书法界人士等都不再与他往来。他与国民一样天天报怨国情局势,而不停地叹气说:“他入川的欲望就此落空”!由此可见,这才是他真正感悟“虚走四川”之说。
    
    世道苍茫,前途未卜,转瞬间到了1941年,此时战役更加激烈,日机将集中火力对准重庆为攻击目标,续日轮番轰炸。这时,王缵绪担心齐的一家四口的安危,又特派2人全权负责护送齐白石一家离开重庆返回故里。并交待护送人员给予齐3000银元,仅作为齐白石与家人在路途中零用而已,绝非存在任何交易之说。
    
    对此,我同意华西报的记者所说:“在解放以后,齐白石被塑造成真诚、勤劳、和平的象征,而王缵绪已从抗日名将及起义将领名号沦落为潜逃者,直至在狱中抗争至死。这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分明是齐白石四口之家到成都吃、住、行靠王缵绪供养了几年之后,离时将齐一家护送不说,王还嘱托护送人员赠3000银元的零用钱为齐途中零用,也便制造成“压榨”人民艺术家齐白石,而合情合理,就如同收租院成功地塑造了刘文彩欺压勤劳善良的劳动农民一样,成为当时革命的需要。”在此让我想起“农夫与蛇”的故事。可见人间此心,心同此理,见人见志。
    
    回忆抗战后期,国民党军力大势减弱,加之国共又起战争以致走向兵败瓦销。就在国民党处于日趋不利的氛围中,不少人士是四顾茫茫,忧心如焚。生性多疑且胆小的齐白石,已看出形迹,善懂机变要撒清与王缵绪的关系,因此齐在自已的《蜀游杂记》上涂抹掉有关他与国民党极为重要人物王缵绪的一切记忆。让我们看看日前华西报是如何报道:在齐白石《蜀游杂记》上我们可以看到多处涂抹痕迹,根据当时的新闻报道、存世作品,我们可以确定其中一部分涉及王缵绪,比如5月28日《蜀游杂记》有“廿八日申时到成都,住●●●●”句。齐白石有意把他抵达成都后的住处用墨笔涂掉,但在成都《新新新闻》上却有二则新闻提及齐白石在成都的住处,从报道中我们知道5月28日齐白石到成都后下榻王缵绪军长私邸。又如《蜀游杂记》有诗:“从来生女胜生男,卅载何须泪不干。好写墓碑胡母字,千秋名迹借方三。谓方鹤叟,名旭。”末句“千秋名迹借方三”的“借”字下方有墨笔涂改痕迹,“方”字是后补。同时其下注释“谓”字后也被涂抹掉,改写为“方鹤叟,名旭”。此诗众说纷纭,但齐良迟藏《蛙声十里图》则保存了诗作原来面貌。该作品创作于1936年,是齐白石为妻子胡宝珠绘,画面右侧题有行书款三行,曰:“卅载何须泪不干,从来生女胜生男。好写墓碑胡母字,千秋名迹借王三。王三,王缵绪军长也。宝妹之属,时居治园清宅。白石并题赠诗。”原来齐白石将“王三”改成“方三”,将“王缵绪军长也”改为“方鹤叟,名旭”。在此要与众说明,王缵绪在家中兄弟行三称之王三,王缵绪不是江湖之人从未有结拜兄弟之事。齐白石为显亲切,才在《《岱庙图》(四川博物院藏)中白石称为“治园三弟”。1936年王缵绪任第四十四军军长兼四川第六路剿匪总指挥,故白石诗自注称其为“王缵绪军长”
    
    “胜者王,败者寇”,转瞬间王缵绪的处境远敌不过徐悲鸿大师,但有了王缵绪前期铺垫,又得到徐大师的提携,在1949年后齐将渐渐崭露头角,终于受人关注,后来终于成为了大名鼎鼎画作家,乃理所当然会有这么一些人把他涂改日记来大作文章,甚至来侮辱已落井之人,造成了一时间,各类猜想众说纷云,就连成都老报人车辐都说:“王缵绪自许儒将,喜玩古瓷器及书画,有权有钱,买的古书字画又多半为赝品。在鉴赏王缵绪收藏古画时,齐白石指出赝品居多,未在假画上题字,所以没有得到重金等等。但时隔今日,他所说的是否属实都已是不攻自破,但在当时来说,凡是被打压的人长嘴是不让说话的,当你连讲话的权利都被夺取之后,就只有任他人胡言诬辱了。且谎言已60多年,似乎假的也成真了!故而能流行至今。
    
    历史终究为历史,不要以当今的现象看待过去历史,一些事实是彼是此:关于王缵绪是否“儒将”?齐白石是否擅长鉴定书画?等问题及困惑?且有近期华西都市报和南都市报的记者,专门查询了民国四川史料和国有博物馆藏品资料,却有以下发现:
    
    一、民国时期的四川军人中,只有王缵绪和田颂尧是秀才出身,王缵绪具有良好的古典文学基础,闲暇喜好临习历代名家书法,早年曾加入海上亭云书画社,与黄宾虹、张大千、陈泽霈等有往来。1949年以后,由于王缵绪能鉴赏书画、陶瓷,人民政府特任命其为川西文物委员会副主任,其收藏品中不乏珍稀名物,如唐人《妙法莲花经》卷、元人《仙山楼阁图》扇面、冒辟疆《草书诗文》轴等历代名家画作。金石学家姚石倩、曾默躬等长年住在治园府为其整理编目。1952年10月10日,王缵绪将其毕生收藏的珍贵文物捐献给政府,分别由西南博物院(现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和川西博物馆(现四川博物院)保管。由此可知王缵绪并非粗劣武夫,其收藏品中不乏国家珍贵文物。
    
    二、对于王缵绪收藏的书画,齐白石未出具任何书面鉴定结论。四川博物院典藏部林玉女士和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保管部江洁女士查询藏品资料后告知,王缵绪藏品中没有发现齐白石题跋。但王缵绪在其收藏的古书画上广泛使用了齐白石刻制的收藏印,如四川博物院藏《项圣谟山水人物图册》就钤有齐白石为王缵绪制印多方,如“治园眼福”、“治园所藏”、“治园心赏”、“王缵绪印”、“王治易”等印。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赵之谦花卉图扇面》上钤有“治园心赏”。在戴山青编《齐白石篆刻作品选》收录有多方齐白石为王缵绪制作的收藏印,如“治园暂有”、“治园考藏”、“治园鉴藏”、“治园藏书”等。这些印章都是1931年至1936年,齐白石应王缵绪之邀刻制的一部分。
    
    三、王缵绪和齐白石都认为书画鉴定是一件很难的事。在1936年5月30日《新新新闻》的报道中:“王氏入室后,齐氏语王,谓早间已晤余中英、姚石倩诸人,并极赏姚家藏之板桥道人画竹有潇洒出尘之态,王谓彼亦藏有板桥画竹四张,现在重庆,缓可取出鉴赏。当谈到鉴别古董,大家均以为难事。”
    
    虽然古书画鉴定是一件颇有争议的事情,但齐白石在成都还是刻制了一方鉴赏印“白石见”,这枚印章现藏北京画院,边款云“丙子六月。治园”。丙子年为1936年,该年六月齐白石居成都王缵绪的“治园”公馆。我们知道相对于姓名印和诗文闲章,齐白石的鉴赏印非常少,从中可见齐白石对于古书画收藏之态度。保存在北京画院的齐白石收藏品,多是师长、友朋、门人的作品,更像是保存自己的文献资料,而非带有主题性的专业收藏。
    
     王缵绪的墨迹
    
    他留下了较多的墨迹,曾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破坏。目前还保存下王缵绪有部分诗词,题字传世的有:
    
    四川省——高峰山风景区:它坐落在西充、蓬溪、射洪三县交界处,有“一山坐三县”之称,民国时期由西充和蓬溪共管。西充是王缵绪的老家,正是他的显赫地位和个人爱好的影响,所以高峰山道观在民国时期盛极一时,许多军政要员均往来与高峰山敬香、题书赠匾。国民党高级官员王缵绪、林森、于佑任、冯玉祥、何应钦、孙科、张群、白崇禧、陈立夫等人,多次为高峰山题书、赠匾。目前留存匾额300余块、楹联40余幅,堪称‘民国牌匾第一乡’,如此众多的国民党军政要员到此赠匾实属全国罕见。
    
    四川省——重龙山:它位于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地区,民国10年,资中县知事刘英山先生建立重龙山公园,初时规模甚小。民国15年,王瓒绪将军驻守资中三年,他扩建了重龙山公园,闻名蜀中,山上名胜古迹甚多,有永庆寺、来鹤亭、还修建了葺山房殿舍等古建筑,与北岩君子泉连在一起、。重龙山,因其“山势盘屈,隐若龙转”而得名。自古以来为游览胜地。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国民党上将、四川省主席王缵绪目前存有部分诗词、题字传世有:资中永庆寺牌匾“令我见佛”、资中银山镇题“古银山县”、重庆巴蜀学校“毋忘国耻”、“诱诲堂”、“棫园”等匾额,至今保存完好。另有,四川省主席王缵绪与邓锡侯分别所赠“山中逸士”和“接武重阳”蔚为大观。是全国难得一见的书法珍品。
    
    1949年,蒋介石离开成都时“曾派蒋经国、俞济时到王缵绪家中,嘱其迅速收拾资财家小离开大陆,同飞台湾”。而王缵绪上将没有服从蒋的安排,并坚持不去台湾而留守大陆。而王缵绪的长女王泽瑜当时在香港,知其父极其珍爱自已的收藏,电告他“速携物去港”准备移民美洲。王缵绪同样没有采纳女儿的建议,他说:“不要把我说得那么撇(孬)哟,这些文物无论如何我不能带出去,最终落入洋人手中”。
    
    60多年前的中华民国正处在风云交集,大半个中国已尽遭日寇铁蹄践踏的危难时刻,王缵绪将军辞去四川省主席职位出于对祖国的爱,携子孙率领第二十九集团军的全体将士英勇拒敌于祖国唯一的大后方之外,这八年抗战史中浓彩重墨的一笔,是任何人无法从历史的长河中抹去的。再有他创办的巴蜀学校至今在教育领域仍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为使人民免遭内战战火的涂炭而和平起义的种种壮举,也是有心的人们永远无法忘怀的。就是这样一位因抗战而获得无数荣耀的将军,没有战死沙场,惜日却死在那些无耻出卖灵魂的小人手中,悲愤之余让人感到尤为憎恶。
    
    与此同时,官方已改写了他的历史,否认他抗战、兴教及起义的重大贡献,并将其战绩与他坚持“以教救国”而苦心创办21年的巴蜀学校及教育上的重大功绩都偷梁换柱由他人冒名顶替,更有甚者也借此时机配合上方,沽名钓誉,无需依据的认其他众多人物为校方董事,以此来消弱王缵绪在教育事业上的重大贡献。
    
    由此看来,王缵绪的死最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没实现他“教育兴国”的理想境界,与之“公正诚朴”的遗训,反到是看到一俱俱冷漠的心在是非面前处于姑息、妥协、进而放弃面对不公的挑战,而自愿放弃讲真话,说公理的权力,他们已没有任何信心捍卫原则与真理。他们可曾去想,王缵绪的人生,归根到底都是为国为民,他所做出的贡献与功绩都并未绝迹而处处体现,至今都与许许多多的人相关与相联,以至最后遭受迫害,他都是为了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们伸张正义,步入险境。直到今日我都不可想象,在那样的恐怖时期,他依然是不顾个人安危、铤而走险,坚持正义,直到献出自已的生命。他死后,至今是无灰、无碑、无墓,但他正义的魂魄始终构成对一些人的威胁,于是他们改写历史,给予他的代名词也仅是军阀、一介武夫等。这些已受人操纵了60多年的木偶是如何评论他,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所留给我们的实再太多,已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足已让他的人生铸就辉煌。
    
    王缵绪将军,他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所收藏为极其珍贵的文物,现已存入两大博物馆中,经鉴被确定为我国最重要的文物。
    
    蜀地蜀乡的同胞们!王缵绪执军政四十多载,他一统四川,爱民如亲,已同日月昭然于天地间。王缵绪号领几十万川军将士们!所创功绩如同日月之輝,无须避讳。今已有上千万在王缵绪创办的巴蜀学校读过书的学子们,你们不可对他漠然处之,要为他“以教兴国”的目标而努力,获新生,以校训“公正诚朴”为准则,做光明正者。巴蜀学校,至今已有84年的历史,这是王缵绪用毕生精力所开创下的教育事业相继传承至今的文化遗产,岂可让他人有辱遗译的任意践塌。相反,被强行而深埋于污泥中的历史,终将拨云见日,还人民以真相。
    
    2015年12月8日完稿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14210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盲邓“总设计师”“严打”运动/严家伟
·严家伟:因为爱眨眼,竟然丢了命
·胡赵新政----六十年中唯一的亮点/严家伟
·严家伟:石达开在川南的遗诗
·严家伟:我亲历的计划生育运动
·严家伟: 从“张琨案”看当年司法的独立与公正
·严家伟:路旁且卖“县长粑”---一个“真假县长”的故事
·严家伟:美丽的秋海棠叶--往事回忆之四
·严家伟:从刘思亮轶事看当年的言论自由
·严家伟:一张合影照,招至灭顶灾
·严家伟:我的“演员”生活-往事回忆之三
·严家伟:何人不起故园情?-往事回忆之二
·严家伟:可悲的“审判“--往事回忆之一
·严家伟:“阶级敌人”砸碎毛泽东塑像
·严家伟:习近平夫人把垃圾精美"包裝"意欲何为?
·严家伟:屠呦呦获“诺奖”美化不了专制制度
·严家伟:我的奶娘杨嫂——记肃反运动中一场荒唐的“审判”
·严家伟 林宪君:重返死亡峡谷“大堡”——公民社会活动纪实 (图)
·严家伟:怪事!抗日将领王缵绪被“除名”
·严家伟:死亡之谷——岔角滩“新生煤铁厂”
·严家伟:铁流的悲剧与“救党派”幻想的终结 (图)
·强势独裁,是社会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严家伟:中国维权律师的历史使命——兼驳御用文人的官骂与威胁
·严家伟:中国民众有权了解历史的真相——七七事变77周年有感
·中国自由派知识份子的艰危与光荣/严家伟
·严家伟:中国的网民群体是公民社会的基石和先驱
·严家伟:讲介沉重的故事给你听
·严家伟:谁跟阿Q学样,谁在“下诏罪人”?
·严家伟:自种恶果,祸及华人,祸及子孙——从近日越南的排毕骚乱想到的
·严家伟:没有民主政治怎能容纳尖锐的批评?——从谢长廷先生微博被“销号”想到的
·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严家伟
·蒙古的“顺产”与中国的“难产”/严家伟
·国安智囊提出“新黑五类论”意欲何为?/严家伟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 胥志义胥志义:全球化正从商品流通阶段向生产要素流通阶段转变
  • 谢选骏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 张杰博闻二十国峰会针尖对麦芒暴风骤雨的掌声、欢呼声为谁响起?
  • 魏紫丹《实践论》:似是而非的原理论评毛泽东的“三论”5
  • 曾铮破天荒!BBC被允許進新疆再教育營拍攝!他們能看到啥?我
  • 滕彪香港「一國兩制」為何變了調?
  • 曾铮MyCommentsonBBC's"InsideChina’s'thoughttransformation
  • 谢选骏网红与网黑
  • 邱国权屠呦呦奇葩思维:人生最坏的结局是啥?
  • 毕汝谐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
  • 曾节明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 谢选骏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 滕彪TengBiao’sStatementatamediabriefingagainstGoogle’sPr
  • 曾铮親歷獨立法庭判中共反人類罪終審判決媒體反響空前熱烈
  • 滕彪TIBETCAMPAIGNERSLAUDSUCCESSAFTERGOOGLECONFIRMS:“NOPLA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