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胡耀邦下台前后:李瑞环李先念态度关键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3日 转载)
    
    
       2015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刘少奇研究组助理研究员、中央文献出版时社长、共识网创始人周志兴在共识网撰文纪念胡耀邦。“我没有接触过耀邦,但是,他的两个秘书都当过我的领导,我和他们有非常密切的接触,他的长子胡德平,三子胡德华都到过杉园,我和他们也有近距离的交流,可以说,我是间接地接触了耀邦。”文中披露了胡耀邦免职前后的心态,李瑞环、李先念在其下台前后的态度。

    
      莫名其妙地被免了 耀邦自己的心态呢?
    
      第一次直接感受耀邦的党性,是在1987年初。
    
      那时,我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刘少奇组做一个助理研究员,我的组长刘崇文,曾经做过耀邦在团中央时期的秘书,后来做了团中央办公厅主任。耀邦在团中央时期的另一个秘书高勇,后来做过团中央组织部长,此时,在中央文献研究室担任秘书长。
      我们一小伙年轻人都知道,他们俩和耀邦关系非常密切,经常到会计司胡同耀邦家里去,也在一起打桥牌。而且我们也知道,这两个人都是要提拔的,当上副部级是指日可待的。
    
      但是,年轻人中的消息灵通人士突然得到了消息,因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耀邦莫名其妙地被免了!
    
      因为没有正式的文件,我们只是工间操时间在毛家湾的院子里窃窃私语。冬日的北京很冷,但是,我们的心里更冷。
    
      我当时想,老刘肯定知道这件事情,因为他是耀邦家的常客。于是,我大着胆子问他,是有这事情吗?老刘当时就不高兴了,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党如果这样免掉一个总书记,岂不是笑话!
    
      我这才知道,原来老刘并不知情。那么,耀邦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是讲组织原则,党中央没有正式发文件,他就不说,哪怕是亲近的人。
    
      本来就敬重耀邦,这样一件事,他的形象更高大了。
    
      耀邦在世时,老刘很少讲他和耀邦的关系,也不说他的故事,到耀邦去世很久,老刘也退休了,才零零星星说一些。从这些小故事里,我知道了,这个党性原则,耀邦是坚持始终的。
    
      老刘说过这样一段往事:
    
      1988年,老刘还在刘少奇研究组,因为写纪念刘少奇诞辰90周年的文章,向耀邦同志请教一段马克思语录。不久,他就将这段语录亲自写好,让机要秘书给老刘寄来。这段语录是:“对历史事件不应当埋怨,相反地,应当努力去理解它们的原因,以及它们的还远远没有完全显示出来的后果。施纳普汉斯基·利希诺克斯基在法兰克福议会中大声说道:历史权利没有任何日期。他说得多么正确。它确实是从来就没有日期的!”
    
      这段语录,虽然是用在纪念刘少奇的文章里,何尝不是耀邦自己的心态呢!
    
      从胡家继承的党性原则 看耀邦的品德和作风
    
      就在几天前,我忽然接到耀邦的长子胡德平的电话,说了些别的事情后,我对他说,马上就是耀邦100岁诞辰了,我们共识网和我本人都愿意为这个日子做些事情。
    
      德平表示很感谢,但是,他说,中央已经有了统一的布置,我们家属全力配合,除此之外,和耀邦工作有关的地方和单位也会做些安排,我们也是尽力配合,就不再多做些别的事情了。
    
      我看,这也是胡家继承的党性原则。
    
      这个电话,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德平,一次,有人请我参加一个座谈会,说是德平编了两本书,一本是讲可持续发展的,叫《绿色火车头》,这我没有意见。另一本是“两门政治”,意思说,耀邦家一个门通向中南海,一个门是对着胡同的。讨论中有人提出,这是耀邦的特点,历代皇帝和其他领导人都做不到。我提了不同意见,我说,其实,深入百姓中,是很多封建帝王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没有必要大书特书。
    
      那天,德平没有在场,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会上有不同意见,这本书最后也没有出版。但是,在这之后,德平就和我有了比较多的接触。
    
      从善如流,也是德平老爹的品德。
    
      在耀邦身边工作的人员中,我也看到了为别人着想,不添麻烦的品格。
    
      崇文曾经和我说,退休后,每年冬天他都到三亚或者北海过冬,这样他的身体才不至于在寒冷的北京受罪。我原来以为,老刘当了这么多年的胡耀邦秘书,又当过团中央办公厅主任,一定有很多故旧在各地照应着他。没想到,直到他去世后,他太太才告诉我,他们从来不找地方的朋友,更不会去找当地的官员。他们都是自己租一个当地的两居室,自己做饭,自己解决交通问题。只有一次,在广西北海,实在买不到火车票了,他们才给当地桥牌协会的朋友打了电话。这下惊动了当地领导,便出来请吃饭,邀请他们住宾馆,这位领导还说,只要是我在这个位置上,你们来了,一切由我安排。
    
      以后,老刘再也不给当地朋友电话了,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
    
      这也是耀邦的作风。
    
      就连邓力群也承认耀邦“不搞阴谋,光明磊落”折射而来的光芒照亮我脚下的道路
    
      1988年,刘崇文接受了耀邦的邀请和中央安排,准备重回耀邦身边当政治秘书,为耀邦整理资料,并且也准备写他的回忆录。但是,那年正好是刘少奇诞辰90周年,刘组的活儿一时放不下,老刘就两面跑着。他也陆陆续续和我们说一些那边的情况,后来,写在那篇《耀邦去世前半年的心态》里。老刘记录了一段耀邦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已经退出政治舞台,但政治生命并没有结束。1987年初下来后,先用3个月清理了我的讲话稿,有几百万字。德平(注:耀邦同志的长子)也帮助看了看,他说没有错误。后来又用5个月翻了马恩全集,以前看了40多卷,做了些记号,这次写了笔记。那8个月是过于劳累,影响了身体。十三大以后就生病了。我也不会发难,有家庭妻儿子女,不能舍得一身剐了。同时也不做坏事,不做丑事,从来也不做坏事,基本不做丑事。去年到天津,李瑞环说,你政治上的作用已消失,应找点精神寄托。我就写诗,在山东写了十几首,家里人看了觉得不错,可送给一些专家看了,认为不行,意思可以,但不合韵律。后找了王力的诗词格律看了,再看别人的诗,现在不敢写了。
    
      就在耀邦参加政治局会议突发心脏病的前两天,他对老刘说:我不想呆在北京,开完会我们还是到下面去。同时,他又犯愁地说:到哪里去呢?不知道人家欢不欢迎我?因为有这个顾虑,他还是想到天津去,觉得和李瑞环比较熟悉,去他那儿可能方便一些,但仍然担心李瑞环是不是欢迎他。老刘当时对他说,你这是多虑了,不仅李瑞环会欢迎你,你到哪里去,人家都会非常欢迎的。这也反映了他当时的心情,总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待罪”之身,深怕连累、影响了别人,给人家带来困难和麻烦。
    
      时时为他人着想,这是耀邦的风格。
    
      老刘还和我说过这样一件事情:
    
      十二大选举总书记,耀邦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了赵紫阳,他那时就作了十三大退下来的准备。他说,到那时,想找一个靠近农村的中小城市,住到那里去,不再干预中央的工作。
    
      耀邦逝世后,夫人李昭就是根据他曾经表示过的这一意向,决定将他的骨灰安葬在江西共青城的。
    
      刘崇文和高勇是我在工作中接触较多的人,从他们身上,我也看到了他们的善良。我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的最后两年里,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打击,很多人对我唯恐避之不及,而他们两位不同,尽管那时他们因为那场风波双双被免职,也在走背字,但是他们却依然关心我,帮助我。而且,他们和我非常交心,很多私密的话都对我直言不讳。
    
      从他们身上,我也看到了耀邦的影子。
    
      高勇在做中央文献研究室秘书长和中央文献出版社社长时,都是我的直接领导,他是这样评价耀邦的:
    
      胡耀邦的性格很直,藏不住话,对别人没有防备之心。在团中央时,我觉得他威信很高。威信高的关键是,那时他和谁都是讲真心话。交谈中老打官腔是挺讨厌的,你能听得下去?耀邦是不设防、讲真话,这一点非常突出。
    
      但是耀邦有这样一个特点,就是他说的:我批评起来喊打喊杀,但真的要做组织处理,我下不了手。他不怕批评过头,但是落到文字、组织处理上,他怕过头。包括做结论,他字斟句酌,非常谨慎,生怕过头。
    
      老刘也是这样告诉我的:
    
      耀邦是一个心地善良,为人宽厚,不会搞权术耍手腕。他胸无城府,表里如一,似乎不是政治家的样子。但是,他是赢得了尊重的,不管是在百姓中还是同事中。在与同志和朋友的交往中,不仅没有害人之心,也没有防人之意。长期以来,不少人劝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却认为,在党内“防人之心也不可有”。他对干部是严格的,有时甚至是严厉的,但他爱惜干部,从不整人。
    
      大家知道,邓力群对胡耀邦积怨很深,但他也承认:“胡耀邦不搞阴谋,光明磊落,观点不同,他就讲出来,讲出来也是指名道姓。”“他不积怨,有话讲在当面,讲清楚了,就没事了。”1988年11月,邓力群在长沙要求见胡耀邦,虽然在头一年生活会上,他罗列大量“罪状”,系统地批判耀邦,但耀邦还是欢迎了他,并同他谈了两个多钟头。事后邓力群十分感慨地说:“我没有想到他并不介意以前的摩擦。”并说他们的谈话“感情是真诚的,气氛是融洽的”,使他有“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就在耀邦即将被免职之前,中央很多参与此事的老人都心知肚明的时候,耀邦仍然蒙在鼓里。一次在上海,他听说李先念也在上海,就安排要去看完他。不想李先念却紧张了,以为耀邦知道了信息要找他打探消息,就马上到耀邦的住处来看他。
    
      当时先念的腿不好,是坐面包车来的,到客厅坐下后就对耀邦说,你找我有什么事?你打电话给我,我很紧张。
    
      耀邦当时很奇怪:他紧张什么?便告诉他:没什么事,今天中饭后就回北京了,就是看看你。
    
      李先念好像放心了。然后他说,我同小平同志谈过,如果党内再搞斗争,我就不干了。当时耀邦并不知道要解决他的问题,在回北京的飞机上还同警卫参谋说:现在谁还斗争先念同志?
    
      耀邦诞辰100周年,他辞世也有二十多年了,这几天会有很多的纪念文章,我无缘在耀邦身边工作,没有直接的感受。但是,通过他的家人,他的秘书,我还是感受到了耀邦人格的光芒。
    
      这个光芒,是折射而来的,也是照亮我脚下的道路的。
    
    来源:凤凰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7308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牛虻:陈云家中“密商”胡耀邦下台事
·给了胡耀邦待遇 习近平不提为何下台 (图)
·智囊三谏不以为然 胡耀邦一错再错终饮恨 (图)
·白桦:我所见到的胡耀邦
·胡耀邦葬礼上 李昭答卓琳人总是要死的 (图)
·胡耀邦亲笔传书命刀下留人 却没救下谁 (图)
·胡耀邦私下谈话公开 去世前评价邓小平
·胡耀邦反对动华国锋 赵紫阳:他怕接班 (图)
·沙飞案平反:胡耀邦起了重要作用
·揭秘:陈永贵为何骂胡耀邦是“胡乱邦”
·胡耀邦女:父亲生前确实吃了江泽民的药 (图)
·胡耀邦葬礼惊人一幕:遗孀拒与邓小平握手 (图)
·李鹏日记称:赵紫阳对胡耀邦毫无感情 (图)
·李锐:不当奴隶,更不当奴才——纪念胡耀邦 (图)
·政治脱敏再现 胡耀邦不再是党媒禁忌 (图)
·陈云发难批胡耀邦 邓小平很意外 (图)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叶剑英文革中如何从四人帮魔掌里救出胡耀邦? (图)
·胡耀邦下台后哪位省委书记提华国锋接班遭批评 (图)
·邓小平历史地位 胡耀邦难以企及 (图)
·纪念胡耀邦冥诞 可提高中共道德颜值? (图)
·北京隆重纪念胡耀邦 7常委到场习近平讲话
·6岁受胡耀邦10元恩 湖南浏阳农民铭记52年 (图)
·中共执政越来越难 藉纪念胡耀邦挽人心
·习近平还胡耀邦历史地位 不提六四
·胡耀邦百周年诞辰 分析指中共重视惟无关六四 (图)
·视频: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终于出面
·视频:北京隆重纪念胡耀邦诞辰,背后有何意涵?
·焦点对话:高度评价胡耀邦,习近平有何政治算盘?
·胡耀邦诞辰100周年 胡德平眼中“胡耀邦与他所处的时代”
·在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习近平出席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图)
·胡耀邦最鄙夷之人:用“那个人”指代
·《胡耀邦文选》出版:收入77篇著作 部分首次公开
·百年胡耀邦要不要纪念,中共之殇或国家之光? (图)
·胡耀邦百岁冥诞家人纷纷发文 引发平反及改革猜测 (图)
·中央党校纪念胡耀邦诞辰百年 其子胡德平发言 (图)
·中央党校报刊社举办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图)
·胡耀邦邓力群冥诞冤家路窄 再掀左右之争
·胡耀邦“脱敏”电影开拍 避谈“六四”主打青春励志
·张博树:从几个历史片段看胡耀邦的认知与人格特征
·邓聿文:应从胡耀邦政治遗产中学什么 (图)
·沙叶新新作《良心胡耀邦》挑战习近平?
·刻舟岂能求剑:胡耀邦照样救不了中国/羽谈飞
·长平:把胡耀邦夺回来?
·陈泱潮: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
·鲍彤:胡耀邦百年诞辰:宽慰•疑团•奢望
·俞梅荪:在胡耀邦百年诞辰的沉思 (图)
·李智英:胡耀邦百年回念
·查建国:纪念胡耀邦,大有文章可作(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57)
·李平:政治需要,中共再打胡耀邦牌有新意吗? (图)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周舵:胡耀邦的绝唱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俞梅荪:为民舍命 人间大爱-胡耀邦逝世二十六周年祭 (图)
·王康:良知•历史——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随想
·袁红冰:大良知者胡耀邦先生
·杨力宇:胡耀邦是一位亲民爱民的理想主义领袖 (图)
·未普:胡耀邦的政治遗产,习近平最该学什么?
·习近平能否像胡耀邦那样平反“冤假错案”/王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