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华人华侨组织与中国慈善机构“互掐”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08日 转载)
    华人华侨组织与中国慈善机构“互掐”
    
    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归国活动的原计划受阻,经过近两天协调和交涉,事件依然没有结果。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原定于11月5日在云南腾冲迎接347具中国远征军(于1942年远赴缅甸对日作战)遗骸的归国仪式被迫取消。活动组织方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6日回应,因缅甸当地华人组织“缅甸密支那云南同乡会”(成员多为远征军后裔,下简称同乡会)拒绝将遗骸运送回国致活动搁浅,目前双方正在谈判协商,归国时间或将延后,但英烈遗骸必须“回家”。
    
    同乡会并不是本次遗骸归国的活动方之一,但由于遗骸无法放在这些华侨成员的家中,所以暂时存放在同乡会所有的一处华人墓园内。
    
    11月6日,同乡会发布的一份《声明》称,经缅甸密支那全体华人华侨商议,坚持远征军遗骸应安葬在密支那,并就遗骸归葬事宜向龙越慈善基金会发出了6点质疑。
    
    《声明》发出的当天下午,龙越慈善基金会特地召开发布会,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对遗骸归国受阻情况进行了通报说明。
    
    《声明》首先对龙越慈善基金会宣称“此次挖掘远征军遗骸欲归葬云南昆明,墓地所需30亩土地已落实”进行质疑:听闻需移葬湖南,而今突选云南施甸。“忽东忽西、忽南忽北,不知明日又将移往何处?言而不立,何信之有?”
    
    孙春龙回应,在墓地的选择上,同乡会听说是要将遗骸放在湖南,这是不对的,遗骸最终还是会葬在云南。“我们想将遗骸放在云南,云南的专家也牵头同意安放在云南,这时施甸县找到基金会谈这个事,基金会综合了一下大家的意见,将地址再次迁至云南施甸。”
    
    《声明》称,龙越慈善基金会负责人蔑视密支那华人华侨:自遗骨挖掘始,密支那华人华侨倾力配合,遗骨移至同乡会华人公墓后,更倍加精心看护。而基金会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广邀各界人士参与,唯不告知密支那云南同乡会。
    
    对此孙春龙称,基金会副理事长早在10月31日到达密支那后,就立刻跟同乡会的人进行了谈判,当时谈判以失败告终。然而孙春龙以为同乡会只是反对这件事情,并未料到同乡会的人会将遗骸存放处上锁,还用车辆将门堵住。
    
    孙春龙表示在得知活动受阻后,他找到了当地华侨进行了沟通,但沟通失败。当晚,孙春龙委托同乡会秘书联系会长,会长拒绝与其见面。“我还找了当地民政部,大使馆和当地华侨组织帮着做工作,然而都以失败告终。第二天,我还还找了当地有威望的和尚做最后的工作,依然以失败告终。”
    
    《声明》中第三点质疑称,远征军遗骸归葬活动获中、缅中央政府批淮为不实之辞:龙越慈善基金会宣称遗骸归葬之事已获缅甸中央政府批准,此等光明正大之事,请该基金会出示缅甸中央政府批淮文件,并请熟知缅文者翻译成中文以正视听;另有该基金会提供给该会的中国政府批淮文件,仅为活动说明一份,所列内容为基金会近日活动流程,落款为该基金会和数个参与活动的社团,其中两个社团未签章。
    
    发布会上,孙春龙显得有些委屈。其介绍,龙越基金会为了此事筹备4年之久,期间一直向缅甸政府提出申请,这次“正大光明”地前往密支那,如果没有政府的允许,不可能去得成。孙春龙向在场媒体记者出示了缅甸政府的相关批文,称如果需要具体文件,可以次日传到记者邮箱。截至发稿,澎湃新闻未收到相关邮件。
    
    《声明》还质疑龙越慈善基金会借中国远征军遗骸归葬之事炒作: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阵亡官兵皆为民族英雄。就在2014年4月,孙春龙亲率数十人,自中国各地飞昆明,又飞瓦城,再飞密支那,仅为慰问两名远征军老兵每人每月500元生活费,每人发放半年,共计6000元一事。然其一行花费不下数十万元,此中款项多为义善之士所捐。
    
    孙春龙回应,上述慰问之举系云南慈善总会主办的活动,龙越只跟派了一个理事前往,而该理事一行的费用都是由云南慈善总会承担,龙越并没有承担任何相关费用。
    
    对此,云南慈善总会秘书长李勇向澎湃新闻证实,从2014年7月起,云南省慈善总会就启动关爱抗战老兵的慰问活动,给每位抗战老兵每月500元的生活费。2015年1月,云南慈善总会与龙越慈善基金会共同发起为期6天的慰问抗战老兵活动,来到缅甸密支那等地看望了侨居当地的老兵。当时,慈善总会包括他在内有三人前往,龙越慈善基金会只有一人前往,其他还有媒体记者一同前往。而这一活动的资金全部由云南慈善总会承担,包括给老兵发放慰问金在内,花费了几万元。
    
    《声明》炮轰龙越慈善基金会“全然不顾华人华侨处境与感受”:此次大批遗骸归葬之事敏感而复杂,基金会未获有效正规的批淮文件,也未与密支那华人社团联系沟通,全然不顾在缅华人之微妙生存状态,亦无视现正处于缅甸大选的敏感时刻,组织庞大车队,浩浩荡荡开赴密支那迎接遗骸。
    
    孙春龙表示,龙越慈善基金会与同乡会都属民间机构,但是在遗骸寻找上不分民间和政府。至始至终,作为一个不远万里赶到缅甸的民间机构,龙越一定会对当地有实力的华侨机构表达尊重:包括在整个活动的邀请以及遗骸归国启动的时候,会专职去拜访。
    
    《声明》在第六点质疑中指出,密支那华人就远征军遗骸如何安置一事,自九月初即多次开会商议。9月中旬,会议决议此批遗骸拟安葬于密支那华人公墓内,并及时告知龙越慈善基金会,后者根本未予理睬,一意孤行。
    
    孙春龙回应,同乡会只是密支那几十个华侨机构中的一个,龙越慈善基金会与同乡会的关系“仅仅只是借用了他们一间房用于安放遗骸而已”;9月,龙越没有接到同乡会关于安葬遗骸的通知,有传闻称同乡会希望把这些遗骸留一部分在缅甸,而基金会则带走一部分。“当时我听了这句话就觉得不可思议,这与龙越的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我们并没有找他们谈,他们也没有主动找我们谈。”华人华侨组织与中国慈善机构“互掐”

11月4日,远征军牺牲将士家属在遗骸发掘处跪拜。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孙春龙说,接下来基金会将继续跟同乡会进行谈判,除了英烈回家这点不可妥协以外,赔偿或者合作之类的其他问题都可以谈判。“希望未来能够给每一个英烈都建立一个纪念碑,让英烈能够安息。”
    
    就在发布会举办当天,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新闻发言人表示,中国政府就英烈遗骸安置问题正同缅甸有关方面进行商议,力争早日做出妥善安排;不赞成任何人、任何组织对英烈遗骸单方面做出安排;对所发生的不愉快事件感到遗憾,希望有关方面在政府部门的指导下加强沟通、协调,齐心协力,共同把这件大事办实、办好。
    
    来源:澎湃新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3710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祭拜二战远征军英灵 马英九眼眶泛红 (图)
·曾经是国军的袁祥斌(原远征军少校)至今不低头 (图)
·远征军老兵隐居山村60年 因缺少证件无法获补助金 (图)
·宋美龄慰问远征军 伤员抱着她连声喊“妈妈” (图)
·唯一走出野人山的远征军女兵 建国后成“女特务” (图)
·远征军老兵:日军狙击兵枪法好专打我军军官头部 (图)
·远征军老兵除夕夜被拘留 坦白抗战经历遭管教批评 (图)
·远征军老兵离乡72年回家过年 面对祖坟无力下跪 (图)
·远征军野人山撤退:战士遭女野人掳掠配种险丧命 (图)
·日军俘虏为何称中国远征军是国际上最厉害的?
·远征军野人山撤退十不存一:抬杜聿明死二十多人
·蒋介石称哪位远征军将领用黄埔精神战胜了武士道
·远征军老兵看凤凰卫视激动过世 嘱子女别怪记者
·滇缅路远征军抬棺上阵,却为何败得得如此耻辱
·刘召回,一位中国远征军老兵的回家路(图)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墓地被捣毁:大体上有两种说法
·中华民国远征军孙立人部入缅抗日作战追忆
·廖耀湘悲情回忆远征军女兵过野人山:女兵无一生还(图)
·中国远征军:流落缅甸和云南边境的老兵们(图)
·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深山老林穿藤衣用弓箭(图)
·中国远征军遗骸归国搁浅 近九旬老兵嚎啕大哭
·远征军遗骸回国活动遇阻 今日或难顺利回国 (图)
·成都8.15:《卫国抗战军人》铜匾敬献远征军老兵 (图)
·成都8月15日:中国远征军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聚会 (图)
·远征军1500伤员自焚之谜:实为“被自焚”?
·滇缅400余名中国远征军老兵享受月均500元慰问金
·成都:关爱远征军在行动 (图)
·高龄老兵回忆远征军生涯:弹片每天从头上飞过
·中国远征军雕塑群在云南松山落成
·93岁远征军老兵:国家能给个抗日名分死也值了 (图)
·中国数百名志愿者参与在重庆罗汉寺举行的中国远征军亡魂超度仪式
·重庆:为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祈福纳祥
·中国远征军202位阵亡将士总灵位回重庆
·中国远征军202位阵亡将士总灵位被运回重庆
·远征军唯一在世女兵:沿白骨走爬出野人山
·中国远征军老兵及后人在双十节举行纪念活动
·一个“中国远征军”老兵的遭遇/谭松年
·杂志主编:应建立中国远征军牺牲将士搜寻机制
·缅远征军老兵致国共两党主席:请还历史一个公道
·与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貌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