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蒋委员长赞》之殇:一腔无声血/鸿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腔无声血

    
    “每天坐在地板上,除了夜晚八个小时睡觉外,这十六个小时是不准动,不准闭眼睛,时时刻刻有岗哨在看着。我因为肺病直咳嗽、发烧,每天只得依着墙坐着。每隔几天,我就要求提审,但始终没人理睬。”
    “我被捕后,一直未想到我会被判刑,坐板房21个半月,检察长曹西贵审讯三次”。 (崔锦章《申诉书》1978年5月20日)
    1952年3月,崔先生病情加重,大口吐血。虽然有了一年的“打坐”的功夫,但是,病魔把他压倒了。天可怜见,看守长批准了崔犯的“报告”,白天可以“躺下”了。后来,害怕哪天化为一具殭尸,没人知道,便把他抬到大号里了。
    有人说,病弱的身体是灵魂的监狱。崔先生有太多的光阴是在疾病的阴影里度过的,心里时常有一种被毒蛇噛咬般的痛苦,这不免让他的性格有些抑郁。大地重光,给他带来了欢乐,同时,也焕发了对生活的美好憧憬。然而,“一夜风吹尽”,唯有灵魂与身体厮守在监狱。
    他的耳边响起了孩子的哭声,他担心自己“不知何时要死去”,为孩子积攒了的一点黄金,都被抄家的拿走了(注8)。撇下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幼小的孩子,怎么活下去呀?
    “我有三个孩子,最小的才43天(小女崔美杰),二的四岁,他直哭(儿子崔世光),大的六岁,我拉着她的手(长女崔美玲)。”(“自述”)
    自从被抓进来那天起,再也没有见到妻子儿女。听说,老婆领着玲儿来过,被撵回去了。
    
    崔先生越是忧心如焚,越觉得“死也要明明白白,不能胡涂的病死在这里”。于是,在“放风”的时候,他要咬紧牙爬起来,到外边去换口气儿。但是,小号蹲了一年多,走路晃悠了,他只好扶着墙,磨磨蹭蹭的。
    
    崔先生挪到了院子里,走过来一个犯人,端量着他:脸色苍白的发青,两眼深陷,瘦骨嶙峋的,如果没有一丝气息,彷佛一具骇人的骷髅。
    那人露出了惊讶的眼神,似乎在发问:是崔先生吗?
    由于,长期蛰居小号,无人言语,“话也说不出来,耳朵也不好使,精神不够用,头都带不动。”(“自述”)
    只觉得似曾相识,但越是着急,脑子里越是一片混沌。多亏有狱规,放风时犯人不许说话,让他“躲”过去了。忘掉一个相识的人,失礼呀!
    崔先生很痛苦,他把眼光移出了大墙,远处有一座山,形似倒扣的元宝,是小城的最高峯元宝山。那里有一座教堂,下边就是丹国医院,七岁那年,母亲带着他从乡下坐马车来过,从此,就有了扯不断的情结。远的不说,在他医大毕业时,院长边培德PeterBertelsen,曾向他发过邀请,还是“肺病”的问题,没有上山。
    忽然,想起几年前,丹国医院请他去会诊。当时,医院为回日难民专设了病房。对于难民的遣返,是由国民政府、共军和苏军三方合作进行的。而在安东以政府出面的是,国民党安东市县执行长张鸿达先生。(注9)
    张先生一露面,崔锦章不由得怦然心跳:这不是在火车上看《中国之命运》,那个人吗?
    眼前欲言又止的这个人,就是张鸿达啊!
    光复伊始,张鸿达在安东组织了“光复会”。接着,又成立了安东市县国民党党部,“其在安东市共发展匪党员叄仟余名,成立二十四个匪党部,八个外围组织。”(安东市法院刑事判决书 法刑字第22号)究竟有多少人被卷了进来。不清楚,总之,为共党执政后的监狱准备了一批政治犯。而这些人中,有的没有“混入党内”,只是撒过传单,贴过标语,也未能幸免。据说,革命导师教导,没有蹲过监狱的人,是不完整的。
    世事无常,神出鬼没,谁能料到在火车上檫肩而过,却相逢在监狱,成了同一大墙的“难友”,呜呼哀哉!
    崔先生的感觉彷佛依然徘徊在梦靥之中。
    春暖乍寒,残雪依然。
    崔先生站在雪地里,身子有些瑟瑟发抖。他眯缝起眼睛,望着辽阔的蓝天,一羣雪白如玉的鸽子从监狱的上空飞过。他的眼睛湿润了,想起了那一天,一片欢乐的海洋,广场上放飞起一羣鸽子,遮天蔽日的,带着悠扬的哨音,飞向了遥远的天际······
    突然,他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随着撕心裂肺的咳嗽,雪地上洒下了一滩鲜血······
    
    图片中的老人为崔锦章的母亲,左崔美玲,右崔世光。
    《蒋委员长赞》之殇:一腔无声血/鸿路


    
    崔美玲女士在给作者的信中说明:
    我找到一张与奶奶的合影(53年6月9日,我用歪歪扭扭的字写在背面:送给亲爱的爸爸),背面的字是母亲写好让我照葫芦画瓢的。在我儿时记忆里的父亲,就是写信里的“亲爱的爸爸”,常常是母亲写好草稿,我们抄一遍,直到自己可以独立写信的时候为止。
    这张合影是父亲判刑后,转到劳改队可以通信时,特地为父亲照的。也是他第一次看见两岁的小女儿英杰(美杰)的模样(祖母抱着的即是)。
    

注释——

    (注1) 日俄战争后期,安东镇江山(现锦江山公园)一带沦为日本租借地。1905年,日在镇江山上建立庙宇,即临济寺,将日俄战争中在本溪死亡的日军将士骨灰,集存于此,即安东神社。每年4月中旬,举行樱花盛会,租界地日本人集于镇江山炊宿狂欢,并参拜神社,悼念亡灵。
    另,池田昌之《我的故乡满洲》(2004年于国际善邻协会讲稿)有如下叙述:“镇江山的安东神社爆炸事件的发生:9月17日。我想很明显是针对9月18日的九一八事变。但是竟怀疑日本人所为,(苏军)逮捕了很多日本人。”
    (注2)杜韶宣:据曾于1948年担任丹国医院总护士长的王立家先生所撰写的《安东市的丹国基督教医院》记载:
    杜韶宣1935年毕业于丹国医院附属护士学校。在丹麦人艾济民(AiJimin)的资助下,就读安东劈柴沟神学院,1942年毕业后,在丹国医院任总护士长,后任“主事”。 丹麦人回国后,即1946年底至1947年6月,任丹国医院院长。
    (注3)时为服刑的“狱医”杜韶宣先生在“询问笔录”(1956年11月7日于省长春新生医院即监狱医院)中有如下回忆(摘录于崔锦章刑事卷宗)——
    “1945年8月16日,我们基督教医院做旗(中华民国国旗)的时候,我们(张涛、黄中兴、于天民、宋殿邦)这些人提起挂旗的时候要唱个歌,就找到教会李润的儿子李荣中教唱《三民主义歌》,词是大家在一起凑的,调是李荣中教的。十七号挂旗的时候,李领头,大家跟着唱。
    事后,有黄中兴(后为湖南衡阳铁路局医院药剂师)、张涛、芦秉免、宋振邦、孙荣生学熟啦,忘记了谁提出来到广播电台去教教老百姓,大家都同意。当然,我应负主要责任。黄中兴去电台联系的。”
    (注4)参阅许知远为广西师范大学2015年出版的《零年:1945》(Ian Buruma)所撰写的序言《历史的暧昧角落》。
    (注5)参阅李涛《大和魂——日本根性窥探》(2007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注6)参阅曹阳《“红票”在安东》(《丹东日报》2008年1月11日)。
    (注7)安东省,民国时期省会设于安东市。中共进城后建立“安东省民主政府”,后改制为辽宁省。
    1945年12月10日,安东省、安东市民主政府召开公审大会,吕其恩(中共安东市委书记兼市长)代表省市民主政府宣布伪安东省省长、汉奸曹承宗副省长渡边蓝治的罪行后,押至鸭绿江边枪决。
    另,曹承宗,1900年生,黑龙江省木兰县人。日本庆应大学理财科、铁道省立铁道行政专科学校毕业。历任奉海铁路运输科长、奉天交涉署科长、伪地政总局长,1942年任伪安东省省长。
    (注8)据崔锦章“自述”,1951年3月24日,安东市检察署副检察长曹西贵等人,从崔家抄走19个金元宝、26个金戒指。源于崔开业6年的积蓄和夫人结婚时娘家的馈赠以及在华昌工业社入股的利息。其中,有被委托保管(崔兼任教会“司库”):教会所有的1个元宝和3个戒指;还有安东育婴堂丹麦女教士郭慕深Karen Gormsen为几个患病的孤儿所留下的3个金元宝。
    (注9)张鸿达(1916—1953),别名张泰东。安东地区国民党的组织者与领导者,曾任国民党安东市县书记长、安东市参议员。
    1949年在济南被捕,羁押于安东监狱。1953年被安东市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时年37岁。(安东市法院刑事判决书 法刑字第22号)
    
    附件之一:
    
    祖国光复之际,崔锦章和王澄美夫妇编写的《中华复兴歌集》。歌集中,署名崔锦章作词的有四首歌曲,在目录中的排列顺序如下:《起来大中华民族》(8)、《蒋委员长赞》(9)、《国父颂》(10)、《国民新觉悟》(20)。
    《蒋委员长赞》之殇:一腔无声血/鸿路


    《蒋委员长赞》之殇:一腔无声血/鸿路


附件之二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法院再审刑事判决书
    (78)刑监字第266号
    
    申诉人崔锦章,男,现年六十三岁,大学文化,捕前系安东基督教会医院院长。
    申诉人崔锦章因反革命一案,于1952年经安东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申诉人不服,经安东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审,以(57)刑监字第37号判决,维持原判有期徒刑七年。后申诉人继续申诉,现经本院再审查明:
    原判认定申诉人崔锦章,于一九四五年“九三”后,编印反动歌集两千余册,其中有其亲自填词的“蒋委员长赞”一首,从事反动宣传,以及用高薪瓦解国家医务人员,非法解雇职工等部分事实属实。至于原判认定申诉人破坏抗美援朝运动、破坏婚姻法、制造假药等事实情节不实。
    本院认为,申诉人于“九三”后不久,处于盲目的正统观念填写印发反动歌曲进行宣传属实,但不构成反革命罪。至于瓦解、开除医务人员等问题,属于错误行为,也构不成犯罪。据此,判决如下:
    撤销辽宁省安东地区中级法院(57)刑监字第37号刑事判决;
    二、对申诉人崔锦章宣告无罪。
    
    本判决为终审。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法院(印章)
    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二日
    
    ——安东市人民法院1951年刑字第171号崔锦章卷宗
    
    作者说明:这是一份改判书,即将有罪的原判改为无罪,文中黑体字系作者标示。从这份判决书可以看出,崔锦章原判的依据,除了“事实情节不符”的、“属于错误行为”的两项而外,也就是“编印反动歌集”了,而且,仍然没有推倒“反动”之词,留下了历史的“尾巴”,成了压在崔先生心上的一块石头,直至辞世。
    另,1952年宣判时,崔锦章未收到判决书。卷宗(五册)亦未发现其原一审的判决书。
    
后 记

    
    三十余年时光的荡涤,没能冲走压在心上的石头。
    崔锦章先生和王澄美女士——两位老人的忧伤、叹息和苦恼,挥之不去。
    《往事并不如烟》的作者章诒和说过:“我觉得,普通百姓的回忆真实代表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人,上层还有很多假的东西,这个社会是由最普通人支撑的,每个人要写,文笔如何,是否要出版,那是次要的东西,重要的是要抓紧时间留下来。”
    毕竟是陈年碎影了,如果没有崔美玲女士及崔世光先生的帮助,是难以写成这些文字的。回忆,要忍受着痛苦的折磨,彷佛在撕裂结痂的创伤。
    下面是崔美玲女士给作者的信(2014年10月15日),且作为这篇文字的压卷吧!——
    
    鸿路弟,你好。
    往事像尘封已久的书卷,破旧而泪痕斑斑,束之高阁不敢触碰。
    "噩梦醒来是早晨"!多年来,走出黑夜的幸运,让我们竭力忘掉那些刻骨铭心的疼。同时,作为基督徒也应遵循《圣经》的教导:忘记背后的,努力面前的,向着耶稣基督的标杆直跑
    然而,那过去发生的事情,若没有忠于原貌的记述,必将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任意评说,或一笔勾销!当然,若没有你多年来锲而不舍的寻觅,一切真的烟消云散不再留有痕迹。为此,不知该怎样感谢你!——替我父母和顾姑(《基督徒女右派》的主人公顾美箴)。
    
    (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3307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蒋委员长赞》之殇:初恋的少女/鸿路 (图)
·《蒋委员长赞》之殇:读革命的书/鸿路 (图)
·《蒋委员长赞》之殇:卡巴莱舞团/鸿路 (图)
·《蒋委员长赞》之殇:悠悠赤子情/鸿路 (图)
·《蒋委员长赞》之殇:日侨难民-何处是归程/鸿路 (图)
·纪实 《蒋委员长赞》之殇1:秋风万里动 (图)
·抗战初期朱德彭德怀曾通电“拥戴蒋委员长”
·蒋委员长在抗战时对全国军民同胞的广播讲话(原声录音!)(图)
·毛主席携周总理、蒋委员长”在古田旅游区集体穿越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病入膏肓郭瘟鬼无药可医不自知
  • 观“蚁窝月考”有感
  •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漫長的聖誕夜和我
  •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 瘟鬼隐匿,行骗不停
  • 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 经济学人的愚蠢
  •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 新西兰反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 廖祖笙廖祖笙:从“电视认罪”到“百度认罪”
  • 谢选骏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 人生百态《人生》第三章
  • 张杰博闻火光冲天仓皇逃离是谁制造了江苏盐城惨烈的爆炸事故?
  • 中国战略分析邓聿文:总体性集权完成:2018年中国政治发展报告
  • 春秋战国“七叔”的“问候”与悲伤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11〉二傻子
  • 陈泱潮36.5.耶穌擔負着我耶和華所賦予的救世使命
  • 严家祺「五四」給毛澤東種下了「反孔」種子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毕汝谐(作家纽约)
  • 吴倩救恩之母:"反基督"在这个宗教中会扮演着大部份重要的角色
  • 滕彪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儒佛二教正义探讨若乃严冬惨切,寒气凛冽
  • 李芳敏144000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
  • 陈泱潮36.4.耶穌就是彌賽亞
  • 春秋战国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论坛最新文章:
  • 李文足为王全璋案上诉最高法 卷宗下文未知
  • 乘习近平访问东风 意甲大赛可移师中国赛场
  • 泰国大选前夕 反对党周五做最后竞选造势
  • 见习近平后在北大发表"敏感"讲话
  • 美3华裔科学家组织批评种族歧视
  • 中国开始管束西方老师的言论
  • 英媒: 中国对美贸易谈判态度转向强硬
  • 韩朝关系疑变脸 平壤退出开城共同事务所
  • 台湾艺人欧阳娜娜被困惑
  • 波音空难 加大中国飞机崛起机遇
  • 中国拟定2021年启动海上核电站
  • 盐城化工厂爆炸致至少47人死 安全隐患严重
  • 越南大龟鳖死后被指荣耀超胜列宁毛泽东
  • 习近平访欧:意国将“失守” 欧盟尴尬面对中国
  • 面对中国,马克龙运用欧洲之牌
  • 中国经济放缓 波及全球增长堪忧
  • 赖清德出马挑战戳破蔡英文治国政绩假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