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三国关羽身上一件难以启齿的丑闻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26日 转载)
     
    
     凡是喜欢三国历史的人,都觉得关云长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物。可是在真实的历史里,我们的关武帝身上却也发生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丑闻?

    
    话说自从陶谦病逝后,关羽便一直辅佐刘备统治徐州。建安元年,刘备留张飞同陶谦旧将曹豹守下邳,自己和关羽率军去攻打袁术,几个月都不分胜负。这时曹豹得罪了张飞,他害怕被张飞所害,便差人招吕布来徐州。吕布军长驱直入,张飞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抱头鼠窜。刘备得知徐州失守,便赶紧带兵回下邳,结果也被吕布军击溃。刘、关、张后来收集了一些残兵败将,抢占了广陵城,再次攻打袁术,又被杀得大败。当时杨奉、韩暹的部队在徐、扬两州间游荡,刘备听说他们那里钱粮充足,便前去突袭,杀死了这两人。可是不久之后,广陵城中的储蓄还是用光了,军中将士互相残杀而食,刘备不能禁止。他们无计可施,最后只得向吕布投降。吕布倒也宽大,把小沛城交给刘备治理,留关羽在身边做副将。建安三年春天,吕布派人去河内买马,回来的路上却被刘备部下抢去,吕布大怒,遣中郎将高顺、北地太守张辽等人攻打小沛。九月,沛城陷落,刘备单身逃走,投奔曹操去了,而他的妻子则全被俘虏。不久,夏侯惇率军来支援刘备,反为高顺击败,曹操只好亲自率大军征讨吕布。
    
    这关羽在吕布手下待了一年多,虽然不得重用,但表现倒也中规中矩。其实,官场失意的他在此期间并没有闲着。正相反,他在情场上有所斩获,趁工作之便,偷偷地把吕布手下另一员副将(也是他的同事)秦宜禄的妻子杜氏勾搭得红杏出墙。曹军来攻时,吕布令关羽负责下邳外围的防务,又派秦宜禄去袁术那里求救。见秦宜禄走了,关羽就突然率部投降了曹操,导致吕布军防线彻底崩溃,吕布本人被团团围困在下邳城内。
    
    关羽见到曹操没多久,便红着脸请求说:“明公啊,小人有一事相求:城破之后,能否把杜氏赏赐给我?”曹操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了。可是关羽心中有鬼,为了杜氏坐卧不宁,所以后来又屡次三番地向曹操提这件事。这样一来,曹操心里慢慢就犯了嘀咕:“这关云长个子挺大,废话怎么这么多啊?莫非杜氏是位······”一个月后,下邳守将宋宪、魏续等人活捉了吕布、陈宫,开城向曹操投降。一进城,曹操就瞒着关羽,马不停蹄地跑到秦宜禄府。一看见杜氏闭月羞花般的红颜,孟德的心脏立即就被爱神之箭射成了刺猥,连声称赞道:“云长果然好眼力!”在绞死吕布的当晚,秦宜禄的卧室里便发生了本不该发生的事情。
    
    后来听说曹操偷娶了杜氏,从寿春回来投诚的秦宜禄倒无所谓,云长的大红脸却被气得发紫。第二天早上,他泪眼朦胧地拉着张飞的手说:“一女子尚且如此,其如天下何?兄弟我咽不下这口气,咱们宁为鸡口,无为牛后!”从此,这两人就无所不用其极地鼓动刘备造曹操的反,终于导致他参与了董承的衣带诏事件。
    
    到了建安四年底,刘备借口讨袁术,带着关羽、张飞离开许昌,南下徐州。在打败袁术后,他们杀害徐州刺史车胄,勾结袁绍,正式宣布造反了。秦宜禄当时还在徐州,见刘备和张飞带着部队,慌慌张张地往城外走,就迎上去问道:“使君这是往哪里去?”刘备也不含煳,痛痛快快地回答:“造反去!”秦宜禄大惊失色。玄德就用马鞭子指着秦宜禄的头说:“您这人怎么这么面啊?人家抢了你的老婆,你还死心塌地地给人家做事,像个男人样吗?”秦宜禄想想也对,就骑上马,跟刘备走了。可还没出城几里,秦宜禄突然想起,关羽也是刘备一党,就后悔起来,磨磨蹭蹭地不想走了。刘备发觉情况不对,心想:“你已经上了我的贼船,难道还敢下去吗?”就暗示张飞,把秦宜禄砍死在地。不久后曹军光复徐州,找到了秦宜禄的遗体,以为是在抵抗刘备叛乱时英勇牺牲的,就按烈士的规格厚葬了他。杜氏在曹操府里过着幸福的生活,后来可能也荐了曹丕的枕席。秦宜禄和杜氏所生的儿子秦朗被曹操收养为义子,成为曹丕的莫逆之交,在汉献帝禅让后官拜骁骑将军,在对鲜卑的战争中立过功劳,也曾经与诸葛亮在渭河流域交锋过。秦朗的儿子秦秀在晋武帝时担任太常博士,为人正气凛然,疾恶如仇,虽然屡遭何曾、贾充等权贵排挤,但却毫不畏惧,受到世人高度的评价。关羽最终则被孙权的部下马忠俘虏后就地斩首,他的全家在邓艾入蜀时被庞德的儿子庞义杀得鸡犬不留。
    
    来源:福宁客的博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0907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关羽与曹操争娶吕布艳妻 为何失败
·关羽是所谓好色忘义之徒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 别了,独评
  • 别了,独评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8)
  •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 ExplainingChina’s‘People’sCongress’ThroughtheTales
  •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 九喻纸糊的承诺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漫長的聖誕夜和我
  • 苏明张健评论两会中的习蠢货究竟是得意还是恐惧
  • 胡志伟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 台湾小小妮111
  • 伊阁笑看郭瘟鬼的“蚁帮新政”
  • 晨雷瘟鬼隐匿,行骗不停
  • 活着真好强忍悲痛谈“喜讯”
  • 17岁有一段青春,不再提起
  • 阿钟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甲子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廖祖笙廖祖笙:百度李彦宏或畏罪跳楼或坐穿牢底
  • 曾节明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 谢选骏经济学人的愚蠢
  • 徐永海耶稣是独一的上帝我们要为这真道竭力争辩——2019-3-15圣
  • 谢选骏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论坛最新文章:
  • 习近平访欧前 王毅斥西方针对华为
  • 荷兰突发枪战 3死9伤 警方追捕1土耳其男
  • 达瓦才仁: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 巴黎书展:罗马尼亚作家与中国作家的故事
  • 737MAX坠机:波音宣布修改重要软件
  • 美国向中国发出最严重的人权警告
  • 成都七中学生家长呼吁公布家长证据
  • 习近平访意法 一带一路成分裂欧洲的金苹果
  • 习近平与方济各关系空前密切
  • 台湾驻港代表驻澳组长都被「卡」无法赴任
  • 安倍称是他和特朗普敲定了朝核问题底线
  • 任港区政协遭罚台湾人称要回台申辩被讥
  • 欧美忧虑修订逃犯条例 驻港衙门反说“同要求”
  • 港铁罕见意外中环撞车幸无载客两车长受伤
  • 巴黎香街暴力法受辱 马克龙大意失分再挨批
  • 法黄背心:香街暴力辱国参院将质询两部长
  • 德国两大银行展开合并谈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