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国最后一个太监是他 1996年去世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文史园地的博客 
    
    孙耀庭出身于天津静海一个贫农家庭。一家6口,父母和4个弟兄,孙耀庭是老二。他出生时,合家只有7分地、两间上房。村里有个私塾教师,家有七八十亩地。孙耀庭父亲为他种地,母亲为他做饭,孙耀庭因此得以在其手下读了4年书,且不必交学费。但好景不长,孙耀庭失学了,父母沦为乞丐。迫于生计,孙家早想把这个儿子送去当太监。可不久,1911年武昌城登高一呼,翌年清朝末代皇帝宣统(爱新觉罗 溥仪)不得不在紫禁城养心殿签署“退位诏书”,中华民国成立了。孙家送子当太监的路被堵塞了。
    
      几年以后,军阀袁世凯演出了称帝丑剧。此剧虽然顷刻散场,但封建主义的幽灵仍然游荡在神州大地上,住在紫禁城里的溥仪依然受着皇族、奴婢的膜拜。而且,溥仪还公然不顾民国的禁令,重新在民间征太监、招婢女。紫禁城的幽魂,又勾起了孙家送子当太监的企望。1916年,孙家辗转托人介绍,把孙耀庭送进了紫禁城。他忍受了人格的最大污辱,净身当上了太监,其时15岁。
    
      孙耀庭先是通过他的大嫂,认识了原清朝摄政王醇亲王府的太监贺德元,经其介绍入了醇亲王府。其时正赶上原清朝载涛贝勒处要人,孙耀庭就去了载涛处当差,载涛给他起名顺寿。1917年孙耀庭离开载涛处,回到老家;不久又通过宫内北花园太监首领欣衡如,进了紫禁城,伺候九堂副督领侍任德祥;后又伺候端康皇太妃、“皇后”郭布罗 婉容。
    
      孙耀庭在皇宫里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号。他以“徒弟”的身份,整天侍候这个人那个人,为其端菜送饭,倒屎倒尿。
    
      光绪的皇贵太妃端康有一次在看排戏的时候,见孙耀庭挺机灵的,不知怎么忽然开了恩,就让他参加戏班。对于一个干粗活、无名号的低层太监来说,这真是“一步登天”。孙耀庭还花了60块白银,买了个名字“王成祥”。此后他便离开了戏班,进入了司房。
    
    
中国最后一个太监是他  1996年去世

    
    清时司房负责宫里奴婢的调迁、衣物管理等事务;它和殿房、茶房、膳房、药房等一起,隶属于内务府,由总管太监、首领太监提领。大概孙耀庭适应了这种仰人鼻息、阿谀奉承的宫廷奴婢生活,他在司房里干了几年后,便又“走了运”,被提拔到溥仪皇后婉容手下侍候,先后1年多。
    
    1924年直奉战争时,冯玉祥将军倒戈进京,把末代皇帝溥仪逐出了紫禁城。溥仪躲到他姑母荣寿固伦家,接着又钻进日本驻华使馆。孙耀庭出皇宫后,曾在溥仪父亲、摄政王载沣家里继续伺候婉容。1个多月后,婉容找溥仪去了。从此,孙耀庭结束了太监生涯。
    
    人生的道路该如何走?孙耀庭离开婉容后,曾回到老家静海。可是,那些庄稼人都会干的农活,他却干不了。何况他没有一寸土地呢!当了8年太监的孙耀庭,如今只得靠兄弟来接济了。
    
    他在乡下住不下去了。两年后便重返北京,住进了北长街的兴隆寺,和40多个同命运的太监住在一起。其中有几个太监还有些钱,便置了些房屋、土地。他们把这些房屋、土地出租给别人,收些租金,供大家度日。为此,孙耀庭他们每天能吃上两餐杂粮。然而,孙耀庭说:“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因为,年长月久,出租的房屋破坏了,所收的租金已对付不了房屋的维修了。孙耀庭为生活计,整日出入大街小巷,拣些煤渣、废品。
    
    30年代溥仪在东北充当日本伪满洲国“皇帝”后,孙耀庭曾去长春溥仪处当差。后因患病,离开长春回到北京。解放战争期间,他还成为了一名工作人员。
    
    1949年“解放后,我们太监有了幸福生活”。孙耀庭的话里,饱含着喜悦和感激。最初,政府发给他们每人每月16元的生活费,后来孙耀庭参加了工作,负责全市的寺庙管理。他还曾当过6年的出纳,每月工资35元。
    
    1966年“文化大革命”后,他便住进了广化寺,直到1996年逝世,终年94岁。他在93岁时书写“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的条幅,以表达自己的情怀。
    
    作为皇帝皇妃的身边人、宫廷政治的参与者,孙耀庭见证了最后的宫廷奢华,亲历了最终的王朝崩溃,成为独一无二的“活历史”。直到晚年,他才享受到作为一个人的尊严。
    
    孙耀庭(1902 1996),小名留金,天津市静海县西双塘村人。1916年净身为封建王朝太监。他的自传《中国最后一位太监》(贾英华执笔),于1988、1992年改编为电影《中国最后一个太监》、《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告别紫禁城》。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2614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璐濊伩閾妸鍗㈡诞瀹彉鎴愬吇楦″満
  • 外强中干的虚构人设低级脆弱的不堪一击
  • 外强中干的虚构人设低级脆弱的不堪一击
  • 最爱出演苦情戏骗来感情又骗钱
  •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孤独演员的百般洋相
  • 一场牺牲民众的“战争”
  • 直播自打脸战神成寡人
  •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 平衡酸
  • 量变容易质变难末日疯狂亦枉然
  • 安全第一还是速度第一
  • 《八九民运史》纸本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特權資本化】黨國體制的結構性癥結問題
  • 金镳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罗勇泉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张春桥这就是对民主最大的嘲讽
  • 自由天空美国发起“贸易战”的三个误判
  • 在基督里重生霸凌主义,不得人心
  • 王一梁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孟浪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茉莉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谢选骏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曾节明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 罗列浮云遮望眼拨云见青天
  • 谢选骏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 胥志义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 杨建利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
  • 李迪最近比较烦
    论坛最新文章:
  • 美中经贸战略关系走向解读不同:事情正起变化
  • 美国大豆或永远卖不进中国了
  • 台美联合军演: 美指解放军得令完成克台准备
  • 贸易战促变 美民主党候选人纷对北京露强硬
  • 特朗普尤在中国遭恶搞 厕所刷爆红
  • 人脸识别系统 美议员与人权组织机场不要
  • 高官放话指贸易战中国经济最多也就损1%
  • 国民党吁大陆释善意透过WHO与台分享讯息
  • 昙花一现? 美国人消费信心暂挺15年来最高
  • 罕有警告 更新一代5G或也更含辐射污染
  • 联合国已向25万罗兴亚人登记发放难民身份证
  • 通过同婚法部分民进党忧2020大选再遭滑铁卢
  • 澳今立法选举评论预指政权颠覆左派上台
  • 挡不住? 微博近3亿人议赞台湾同性婚恋合法
  • 贸易战前景暗中国股市现资金暴撤
  • 欧盟极右政党光明堂皇举峰会推梦变天
  • 美国务卿晤李柱铭表示逃犯修例威胁港法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