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陈毅演讲曝光:不迷信毛 拼老命斗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7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陈毅演讲曝光:不迷信毛 拼老命斗争

    1967年下半年,红卫兵组织了多次批斗陈毅的大会。有一次,陈毅在一次批斗大会上,发表了一篇特殊的即席演讲,向文革猛烈开火。“我们不要搞个人迷信,这个没有必要。对个人盲目崇拜,这是一种自由主义。我不迷信斯大林,不迷信赫鲁晓夫,也不迷信毛主席。有几个人没有反对过毛主席?据说林副主席没有反对,很伟大嘛!反对毛主席不一定是反革命,拥护他也不一定是革命的。”陈毅说,“我革命革了四十几年,没想到落到这种地步,我死了也不甘心,也不服气。我拼了老命也要斗争,也要造反,今天就要出这个气!”本文摘自2006年第8期《党史纵横》,作者涤生,原题为《陈毅发表一篇特殊演讲始末》。
    
    陈毅对“文化大革命”是不理解的。他是老帅中态度比较明朗的一个,也是较早对“文化大革命”中种种极“左”做法进行抵制和斗争的一个。陈毅在“文化大革命”中曾发表过一篇态度十分鲜明、观点十分尖锐的演讲,集中反映了他当时的政治观点和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展现了他高尚的品格和原则性。这篇演讲在当时可以说是语出惊人,犹如在中国的政坛引爆了一颗炸弹,产生了强烈的震动。
    

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陈毅是一个胸怀坦荡,直言快语的人。对于这场“文化大革命”,他曾向毛泽东讲过自己的担心,向周恩来讲过自己不理解“文革”一些做法的心里话,甚至他直接当着红卫兵的面,说自己对“文革”不理解。陈毅的公开表示,令毛泽东很不满意,但毛泽东知道陈毅是个光明正大的人,也是对党忠心耿耿的同志,所以即便如此,毛泽东对陈毅还是信任的。在“文化大革命”搞起来后,毛泽东认为可以批评一下陈毅,但绝对不赞成打倒陈毅,而且在“文革”初期,还继续让陈毅当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主持外事工作。
    
    1967年2月11日至16日,陈毅和谭震林、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等在中南海怀仁堂参加由周恩来主持的由部分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中央军委领导人,以及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参加的碰头会。在会上,陈毅和谭震林、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等人一起,对江青、张春桥等人搞乱全党全国的行径进行了指责,对他们进行了坚决斗争。但事后,毛泽东却严厉批评了参加会议的老帅和各位副总理。特别是张春桥等人在向毛泽东汇报时,在毛泽东面前讲了一些挑拨的话,加重了毛泽东对陈毅的不满,使陈毅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处境更加不好。
    
    1967年8月,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王力,按照江青、康生的旨意,把制造动乱的手伸向了外交部。他们觉得由陈毅任部长的外交部,是“老保”。那时,外交部的造反派在“王、关、戚”的策划下,组成了千人的“揪陈大军”,要揪斗陈毅,并且在外交部门口“安营扎寨”。8月7日,王力约见了外交部“革命造反联络站”的代表姚登山等人,煽动他们夺外交部的权。王力在谈话中说:“部党委班子没有动吧?这么大的革命,班子不动还行?”“现在外交部还是原班子人马,原封未动······还是三结合班子好,以革命造反派为主体。”他在讲话中还煽动说,要打倒陈毅,封闭外交部党委、政治部。他还说:“外交部吓人嘛,别人不能干,了不起,把它神秘化,只有少数专家才能干。你这外交部就这么难?我看处理红卫兵内部问题比这复杂多了。红卫兵就不能干外交?”“揪陈毅大方向当然对,为什么不可以揪?”“我看你们现在权没有掌握,有点权才威风。”“文革小组对革命造反派总是支持的。你们有什么过火?我没有看出有多少过火的地方。”王力的话,煽动性极大。在王力的煽动下,外交部的造反派冲击并砸了外交部,宣布夺了外交部党委的大权。8月22日,外事口的造反派和北京的一些红卫兵冲击并焚烧了英国驻华代办处,引起了英国的抗议,造成了极坏的国际影响,也给陈毅出了很大的难题。
    
    但是,陈毅从维护党和国家根本利益出发,坚持稳定国家外交工作的大局,绝不交权。这就使林彪、江青等人“很不舒服”,决心一定要打倒陈毅。他们组织外交部内部的造反派和外部的红卫兵,集中火力,攻击陈毅。陈毅成了在外交部被批斗的主要人物。1967年下半年,红卫兵组织了多次批斗陈毅的大会。陈毅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勇敢地出席了这些批斗会,在会上,他耐心地向红卫兵宣传党的政策,对极“左”做法进行了痛斥,对一些无理指责进行了批驳,表现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崇高境界和高超的斗争艺术。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陈毅在召开批斗他的大会上,发表了一篇特殊的演讲。
    

《我这个外交部长》
    
    这篇演讲原本是陈毅即席讲的,并没有标题,演讲后整理出《我这个外交部长》这个题目。光明磊落的陈毅没有反对用这个标题,他不怕红卫兵和造反派把这个材料送给毛泽东看,他就是要用这个材料,表明自己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陈毅在发表这篇演讲时,红卫兵给他录了音,陈毅身边工作人员也录了音,因此,陈毅讲完之后,工作人员根据录音,比较完整地整理出了陈毅的演讲内容。档案中现在仍然保存着这份由他身边工作人员整理出来的陈毅的演讲稿。陈毅在演讲中说:
    
    “现在该我发言了!我是政治局委员,我还是外办主任、外交部长,我又是个副总理。我这个外交部长,有很多副部长、部长助理;外办还有几个副主任。我是个头头,是外事系统的头头。没有罢官之前,我要掌握这个领导权。我说头可断,血可流,我这个领导权不可放弃。过去你们贴了我那么多的大字报,现在该我发言了。
    
    我这个人很顽固,比较落后,你要我这种人风大随风,雨大随雨,我就不干。我这个人不是俊杰,我这个人很蠢。我是个文化人,文化人的习气很深。
    
    我在党内工作四十多年了。我老实告诉你们,我犯过两次方向、路线错误。1952年犯过一次,1949年犯过一次,以后我没犯原则性错误。我不吹嘘,我讲话豪爽痛快,有时很错误,有时很准。不要以为我是在温室里长大的,我不是一帆风顺,我也挨过斗,我也斗过别人,两重身份,有过被斗的经验,也有过斗人的经验。我斗人的经验,比你们这会场上还猛烈得多,我什么武器,机关枪、炮弹都使用过了。有人说我不识时务,但我讲的是真理,这是我的性格,由于我的性格做了不少的好事,也犯了不少错误。我不是那种哼哼哈哈的人。
    
    我们不要搞个人迷信,这个没有必要。对个人盲目崇拜,这是一种自由主义。我不迷信斯大林,不迷信赫鲁晓夫,也不迷信毛主席。有几个人没有反对过毛主席?据说林副主席没有反对,很伟大嘛!反对毛主席不一定是反革命,拥护他也不一定是革命的。
    
    我看毛主席的大字报也可以贴。毛主席也是一颗螺丝钉。他过去在湖南第一师范当一个学生,他有什么,还不是一个普通学生。林彪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过去他是我的部下。难道‘文化大革命’这么大的运动,就是他们两人领导?老喊伟大、万岁、万万岁,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的。我天天和毛主席见面,见面就叫‘毛主席万岁’,行吗?
    
    刘少奇是我的老师,是我的先生,水平很高。党内过去留学苏联的人很多都变坏了,但刘少奇是好的。你们不但要学习毛主席著作,而且要学习少奇同志的著作。刘少奇在‘八大’不提毛泽东思想,也作为他的百条罪状之一。这报告是毛主席、政治局决定的,我一直在场。外面的刘少奇罪状一百条,有的是捏造,有的是泄密,完全是给我们党、为毛主席脸上抹黑。
    
    成千上万的老干部都被糟蹋了。”中央文革“里有些青年人”左“得很,这些秀才不懂得造反派里有坏人。戚本禹同志现在算是左派,但是他的话,我个人认为并非都是正确的。有些人嘛,就是权大得很,就是不讲道理,除非你完全照他的意思办就好,否则便是黑帮。有人躲在背后,教娃娃们出来写大字报,这是什么品质?
    
    打倒刘少奇、邓小平、陈云、朱德、贺龙,为什么要放在一起?各有各的账。‘打倒大军阀朱德’?他干了几十年,是我们的总司令,说他是‘大军阀’,这不是给我们党的脸上抹黑!一揪就祖宗三代,人家会说,我们共产党怎么连81岁的老人都容不下。‘打倒大土匪贺龙’,这是我根本不能同意的。贺龙是政治局委员、元帅,现在要‘砸烂狗头’,人家骂共产党过河拆桥。现在你们身边的人是否可以相信呢?你们相信谁?相信毛主席、林彪、周总理、陈伯达、江青、康生,就只有6个人?承蒙你们宽大,把5个副总理放进去,才得11个人,就只有这么几个人干净?我不愿意当这个干净的,把我拉出去示众!
    
    现在看来,大字报上街危害性越来越多,越来越吓人,水平越来越低,字越来越大!‘兔羔子’、‘狗崽子’、‘砸烂狗头’······斗啊!非要斗到底,逐步升级,非要打成反革命,打成黑帮,黑帮还要打成特务,特务还要砸烂脑壳,脑壳还要把它砍下来!揪住了就不放,拉去了就回不来,动不动就下跪,那么多的老干部自杀,他们都是为的什么?成千上万的老干部被糟蹋了,先是工作组就有40万人,搞得好苦哟!我不能看着这样下去,我宁愿冒杀身之祸。我的老婆,以前参加日内瓦会议不穿旗袍、西装裙,硬要她穿,不穿就斗,我不便说话,只好走开,要不然,就是包庇老婆了。后来她穿了,现在又拉出来斗,说她腐化,她能服吗?把我老婆拉到街上游街,戴高帽子,她有什么罪?还不是当了工作组长吗?
    
    我这次是保护过关的,不保护怎样能过关呢?这回大批的外交干部由你们来处理,你们要怎样斗,就怎样斗,干部的生命等于在你们手里。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不分青红皂白,把一切领导干部都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排斥一切,文章不能做绝啊!我讲这些话,可能要触犯一些人的忌讳,我要惨遭牺牲。我愿意。我也不怕!
    
    你们以前对我有点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把我的司长的职务都撤了,我还不知道,当什么部长?有人要揪我,说刘新权(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的后面就是我,要揪我,我不怕!我是老运动员,大风大浪千千万万都经过了,还会翻了船?就是北京59所大学,全国一二百所大学来揪我,我也不怕!我就那么不争气?这次我算是跳出来了,你可以跳,我怎么不可以跳?我很坚定,我准备惨遭不测,准备人家把我整死,我不怕!你们现在就可以把我拉出去!前几天,我到外交部开会,要我低头认罪,我有什么罪呢?我若有罪,还当外交部长?我的检查,是被迫的,逼着我做检查,我还不认为我是全错了,你们说要使用武斗,一戴高帽子,二弯腰,三下跪,四挂黑牌。你们太猖狂,不知天高地厚。不要太猖狂吧,太猖狂就没有好下场。我革命革了四十几年,没想到落到这种地步,我死了也不甘心,也不服气。我拼了老命也要斗争,也要造反,今天就要出这个气!
    
    我这个就是右派言论。我今天讲到这里,可能讲得不对,仅供参考。我这些话就说是右派言论,我也满不在乎。不要怕犯错误——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你们犯错误没有我多。这句话并非黑话,是白话,不,是红话!讲话容易被人抓住,抓住就下不了台,哼哼!”
    
    被歪曲、篡改
    
    陈毅的这个演讲。包含着丰富的内容,是直接批“文革”中极“左”做法的一篇痛快淋漓的演讲,同时也是一份公开反对“文化大革命”的政治宣言,揭露了林彪、江青等人的本质。自然遭到林彪、江青等人的极大仇视。
    
    陈毅的演讲稿被红卫兵记下来后,传到中央“文革”。江青先看了,她气得脸发白,认定这是对中央“文革”的攻击,是反对“文化大革命”。同时,她也认为这是一个“大毒草”,现在,有红卫兵的记录稿,正好可以借此打倒陈毅。于是,江青把陈毅演讲记录稿送给毛泽东。江青以为毛泽东会和她一样发怒的,毛泽东一发怒,就会同意打倒陈毅。出乎江青的意料,毛泽东看了这份材料后,笑了笑,并没有表态。
    
    林彪也得到了陈毅讲话的记录稿,对陈毅讲话内容也十分不满。特别是陈毅提到林彪曾经是他的部下,“据说林副主席没有反对(毛主席),很伟大嘛!”。林彪觉得,这是对他权威的一个鄙视,因此他指使吴法宪,和中央“文革”联系,要把陈毅从建国以来发表的一些讲话,搞一个摘编,作为打倒陈毅的材料,还让吴法宪在军队一定范围里批陈毅。江青、张春桥得知林彪的意见后,十分高兴。江青让张春桥具体落实这件事情。张春桥经过考虑后,决定在上海搞陈毅的材料,他把这项工作交给了王洪文和徐景贤。王洪文和徐景贤立即组织人,把陈毅从建国初期到1966年的讲话都收集来,然后加以断章取义,搞一个摘编。
    
    但是,毛泽东一直不同意打倒陈毅。没有毛泽东的话,江青等人不敢造次。于是,他们又想出一个办法,就是把陈毅的演讲通过红卫兵小报传出去。当时,全国到处都有红卫兵小报。这些小报,有的是铅印的,有的是油印的,上面刊登的内容,大多是中央“文革”领导人的讲话、红卫兵的“战斗情况”、还有需要打倒的人的罪状。其中许多都是造谣之作。当时红卫兵小报无论怎样造谣,都不负法律责任,没有人来追究。中央“文革”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利用红卫兵小报,搞了不少的鬼,说打倒谁就打倒谁,打倒了不少好干部。江青想到用红卫兵小报把陈毅的演讲捅出去,可谓用心险恶。
    
    不久,红卫兵小报上便刊登了被他们刻意篡改了的演讲。他们把陈毅演讲的完整内容割裂开来,断章取义,给人一种陈毅反对毛主席的错觉。这种红卫兵小报,散发于全国,立即在全国造成很大影响。在这种气氛下,首先是北京的红卫兵组织,跑到外交部,非要揪出陈毅,把陈毅“千刀万剐”不可。红卫兵还向全国各地发出通令,外地的红卫兵组织也来到北京,和首都红卫兵“会师”,专门揪陈毅。一时间,外交部被红卫兵包围得水泄不通。红卫兵还和外交部内部的造反派内外联系,共同向陈毅发难。
    
    陈毅也知道了这种形势。他十分沉静。他自己在演讲时早就说了我“准备人家把我整死,我不怕!”他照样吃饭、睡觉,照样主持外交部的日常工作,照样进中南海见毛泽东,向他汇报外交工作。一次,毛泽东主动问起说,听说有红卫兵和外交部的造反组织要揪斗你,是这样吗?陈毅坦诚地回答:是这样。毛泽东说,揪斗你,你怎么办?陈毅问:你认为我是不是好同志。毛泽东答:当然是好同志。陈毅立即把随身带的《毛主席语录》本拿出来,请毛泽东把这句话写在最后一页上。还说:有你这句话,他们就打不倒我啦。果然,在后来,红卫兵要揪斗陈毅时,陈毅把《毛主席语录》本亮了出来,翻到最后一页,把毛泽东写的这句话念给红卫兵们听,红卫兵们一见是毛主席亲笔所写,就不敢提打倒陈毅了。
    
    原来,毛泽东虽然对陈毅反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但他认为陈毅是个直言快语的人。陈毅在过去的革命历史上,长期与毛泽东共事,毛泽东了解陈毅,知道陈毅对党忠心耿耿,是个好同志。他同意红卫兵批陈毅,但不同意打倒陈毅。
    

当选“右派九大代表”
    
    1978年底,中央决定在第二年召开九大,各地开始推举九大代表。九大的筹备工作,是在林彪、康生、江青、张春桥等人插手下进行的。目睹全国被搞乱,一大批干部被打倒,而林彪、江青、康生、张春桥等人却以“文化大革命”的功臣自居,弹冠相庆,陈毅十分气愤。同时,对江青等人抓住所谓“二月逆流”,在1967年大加批判还不够,又于1968年春天继续批判“二月逆流翻案风”,陈毅十分不满,他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说:我不当九大代表,我受过许多批判,不够格!毛泽东听后说:我看你当九大代表是够格的。毛泽东一向和陈毅无拘无束地谈话,二人经常开玩笑。陈毅和毛泽东谈到当九大代表这件事时,毛泽东说过一句玩笑话:你可以作为“右”的代表嘛。不久,康生搞了一个拟议的九大中央委员名单,康生在这个名单中,没有列入陈毅的名字,毛泽东提出意见:还是要把陈毅列入。
    
    一直对陈毅发表那篇演讲耿耿于怀的张春桥,本想把陈毅排斥在九大代表之外,但毛泽东的基本意见是让陈毅当九大代表,还要当中央委员,张春桥等人不得不把陈毅列入九大代表之列。但张春桥猜测毛泽东的心理,是既不同意陈毅的那篇演讲,又要保陈毅,因此,玩笑话也包含一定内容。于是,他就利用毛泽东和陈毅开的这句玩笑话,大做文章。按当时规定,推举九大代表,陈毅应该是由上海推举。张春桥又把毛泽东的这句话告诉了上海的王洪文、徐景贤,说这是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上海的王、徐二人心领神会。不久,他们搞了一份给陈毅的公函,公函中写道:遵照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上海市的党员推举你作为右派代表参加九大。随公函还寄去了履历表。公函上盖着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大印。陈毅看后,知道是张春桥等人捣鬼,哈哈一笑,坦荡地填写好履历表,给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寄去。
    
    张春桥等人见陈毅根本不在乎,不发怒,也不理睬他们,就进一步捣鬼,在九大之前,在上海和南方一些九大代表中造舆论说:陈毅是作为右派代表参加九大的。这样,陈毅就戴着这顶“右派代表”的帽子,出席九大。
    
    在党的九大上,江青、张春桥等人仍然抓住陈毅的这篇演讲不放,对陈毅大加批评,组织人对陈毅进行围攻。
    
    九大召开时,陈毅自然被分到华东组,陈毅又是上海市推举的九大代表,要参加上海小组的讨论。在小组讨论会的第一天,陈毅坦荡地走进会场,微笑着和出席九大的上海代表打招呼。但会场上,多数人不敢看他,在回避着陈毅的目光,只有几个老熟人上前和陈毅握手。敏锐的陈毅马上断定,张春桥他们又在捣鬼了。果然,还没等陈毅坐下,徐景贤突然领头高喊口号:“打倒陈毅!”,“陈毅反对文化大革命罪该万死!”,“陈毅必须低头认罪!”
    
    陈毅回头看了看徐景贤,从容不迫地坐了下来,点燃一支烟,把手中拿的会议材料慢慢地打开,抬起头,用炯炯有神的双眼,扫视了一下会场,用沉稳的语气说:各位同志,当选九大代表的标准共有七条,有四条是毛主席在关于接班人标准中早就讲了的,有三条是林副主席讲的干部标准。我陈毅不够这些标准,承蒙上海党选我为代表,我在此表示感谢。
    
    王洪文立即跳了起来,他抓住陈毅语词中所说的“上海党”这句话,说:陈毅这样讲,是分裂中国共产党。接着,由王洪文主持会议,开始批陈毅。王洪文第一个发言,他打开他们编的那本《陈毅反动言论小集》,念一段陈毅的话后,批一阵。陈毅觉得有点不对头,为什么他们手中拿的材料我手里没有?但是,陈毅也不问,他心中已经有数,他们手里拿的,肯定是他们搞的黑材料,于是他从容镇定地坐在那里听着。王洪文发言之后,徐景紧接着发言,也是念一段材料上的话批一阵。讨论九大文件的会议,变成了批判陈毅的会议。批判者特别抓住陈毅那篇演讲,无限上纲。对此,陈毅只是微微一笑,他对这些人的做法,采取鄙视的态度。他们一个一个发言结束后,也不让陈毅说话,在那个场合下,陈毅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这次批判陈毅的会议,一直开了两个多小时,王洪文这才宣布会议告一段落。批判之后,王洪文这才装模作样地把《陈毅反动言论小集》送给陈毅一本。
    
    虽然“四人帮”一伙人处心积虑地整陈毅,但毛泽东还是要保陈毅。在长期革命斗争中,他与陈毅之间建立了互相信任的关系。毛泽东的意见是仍然让陈毅当九大主席团成员,仍然选他当中央委员。按毛泽东的这个意见,陈毅当上了九大主席团成员,也在九大选举时当选为中央委员。
    
    1971年9月13日,林彪自我爆炸。这件事,对毛泽东震动很大。他从这件事情上进一步认识到陈毅的许多观点是正确的,认识到陈毅对党和人民的忠诚。陈毅在林彪自我爆炸后,在一次会议上揭发批判了林彪的罪行,毛泽东看了陈毅的发言记录稿,对陈毅的观点十分赞赏。
    
    1972年,陈毅逝世。毛泽东得知这一消息,十分沉痛。他不顾自己身体不好和工作人员的劝阻,坚持出席陈毅的追悼会,并在追悼会上,再次肯定陈毅对中国革命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所做出的重大贡献。毛泽东的行动和讲话,就等于是为陈毅发表这篇著名演讲而受到批判、围攻等不公平待遇平了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5105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柴静:陈毅曾要求“尊严死”却遭拒 (图)
·陈毅之子:六四令我心灰意懒脱离体制 (图)
·曾庆红之父偷偷向毛泽东揭发陈毅 (图)
·陈毅之子陈小鲁泄露红色家属纵横官商密码
·陈毅儿子陈小鲁:官员公布财产要习近平带头
·陈毅儿子;官员公布财产,要习近平带头 (图)
·南方周末:安邦实际控制人系陈毅儿子陈小鲁 (图)
·陈毅之子:无工资无股份 为安邦站台15年
·陈毅之子、邓小平外孙女 均涉安邦保险 (图)
·外滩陈毅广场拥挤踩踏事件公布主要原因 (图)
·踩踏余波:陈毅广场被封豫园取消灯会武警街头执勤
·陈毅之子陈小鲁呼吁:给老兵一个有尊严的幸福晚年 (图)
·陈毅两任妻子 为何一个跳井一个跳崖 (图)
·陈毅之子:全面深化改革比长征更加艰巨 (图)
·曾涉炸掉中南海传言 陈毅儿子加入太子党分裂
·陈毅之子:红2代无足轻重,我衣服不过百元
·陈毅之子:消弭文革戾气树立宪法权威刻不容缓
·陈毅之子曾欲让父亲尊严死 医生:你说了算吗
·陈毅之子:文革的基因从来就没有彻底肃清
·陈毅之子组织文革道歉会
·陈毅之子回母校组织文革道歉会 向老师鞠躬道歉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下周开始遣返数百万非法移民
  • 四川宜宾地震 已知12死134伤
  • 特朗普佛罗里达首场秀 启动竞选造势
  • 美参议员提案 防止华为在美寻求专利赔偿
  • 鲁哈尼:伊朗不想跟任何人开战
  • 法国 解放报: 香港反对国家主义
  • 美媒:美伊最新对峙揭双方在进行筹码争夺战
  • 美向中东增兵千人 公布新照片指伊袭两油轮
  • 香港的法治仍然受到威胁
  • 台立院通过公投和大选脱钩蓝营立委怒砸水球
  • 美国称对港人游行动容 促港府回应公众关注
  • G20峰会前人民币汇率继续下滑
  • 日本天皇将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夫妇
  • 土耳其展开与未遂政变相关联的新一波逮捕
  • 独立“中国法庭”:中国仍在强摘囚犯器官
  • 习近平访问平壤 韩国期望推动非核化对话
  • 美国制裁伊朗与中东紧张格局的升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