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小平头: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1日 转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下)
    
    五,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下)
    
    小时候,常听大人摆古,造反大军绝地反击的故事,大都是坊间的口耳相传获得。平头常听原造反大军文攻武卫指挥部成员韦彪(又名韦道培,即水厂保卫战中朝礼堂楼上轻机枪眼扔手榴弹之大军悍将)、陈涛(市文联作家,参加过抗美援朝伤残复退军人。韦、陈均是转业军人,韦、陈之子韦刚、陈聪与平头是小学同学、发小)李杰姨爹及我哥讲起那些文革传奇······及至长大成人,得以接触那些血淋淋记载广西大屠杀的文革密档——广西各地文革《大事记》和《大事件》,才对广西文革有了全面地认识和顿悟。
    
    在廖家聊文革,廖胡子侃侃而谈韦国清六八年“5.21”设局“柳州造反派抢援越军列”的阴谋,“5.25” 柳州民众反包围解放军“送枪”之举的前因后果和详细经过。以及“造反大军”绝地反击,他在窑埠巧布阵计诱张春峰(鹿寨县武装部长)等十四个民兵大小头目,以及“6.17”在石灰厂设套击毙柳州联指头头庞加盛、蒙志恒两员大将的传奇故事时,颇有“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意味。回忆起二十年前“造反大军”绝地反击,可歌可泣。说到激动处,他有时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有时黯然神伤,陷入沉思。
    
    (三)“廖胡子”计诱张春峰——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
    
    柳州“造反大军”的优势只是极其短暂的表面优势。事实上,当黄永胜、韦国清等军头设局下套诱使柳州造反派“5.21”抢得了所谓“援越物资”的弹药后,接着“5.25”又假收缴“援越物资”部队之手拱手送出七百余支“五六式”枪支,广西区革筹及军区已在酝酿着调动军队和各县民兵配合联指,对广西“4.22派”展开“柳江县里高圩”式、福塘式的全面的军事围剿。为日后坐实造反派抢“援越物资”,扩大武斗规模,破坏铁路交通的罪名,祭起“七三布告”的尚方宝剑镇压广西“4.22”派埋下伏笔。
    
    韦国清欲擒故纵之“里高模式”
    
    所谓“里高模式”:即韦国清先抛诱饵——于1968年2月28日派6886部队以少量带着没有弹药的枪支,貌似途径位于柳邕公路柳江县境内的里高圩停车休息,让渴望得到枪支武装自己的里高造反大军如瞌睡遇着了枕头似的,轻而易举的就把那么几十支空枪给抢了。当他们正在欣喜若狂庆幸“冷手捡个热煎堆”之时,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次日(29日)大部队紧随其后有备而来,24辆卡车的全副武装的6886部队解放军把个小小的里高圩包围得水泄不通,不光把所有被抢的枪支以及原来拥有的枪支全部收缴,而且还把所有里高造反大军人员及无辜群众60多人(里高造反大军本来就没有这么多人)抓上车押到柳州关押。
    
    “里高模式”开启了以军队围剿镇压群众组织的先河。韦国清早在1968年早春,就调动广州军区和广西军区的部队,对柳州地区的融安县、柳江县、玉林地区的博白县,以及南宁地区的宁明县的“四.二二”造反派群众进行武装围剿屠杀,这方面的讯息,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共官方刻意掩盖而鲜为人知。
    
    而“5.21”和“5.25”事件前后,柳州军分区从幕后跳到前台调柳州周边各县民兵进城围剿柳州造反大军,正是按韦国清及广西军区炮制的“里高模式”来设局运作的。
    
    此后,里高事件就成为了广西处置“4.22”派的范例和模式被沿用于其后融安县的“长安围剿大军事件”;柳江县的“福塘、进德圩围剿反革命事件”;以及河池地区的“凤山县剿匪事件”;“钟山县平桂矿务局事件”;“围剿南宁展览馆、解放路等事件”;“桂林8.20事件”······。
    
    此时柳州周边各县如:柳江、忻城、来宾、象州、武宣、鹿寨等县的民兵已经在向柳州集结。
    小平头: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
    图:“联指”据点覃连芳大楼(柳江大桥开工典礼)
    
    柳州军分区5月29日在柳江北的柳州饭店召开地区革委会主任会议,部署镇压“造反大军”的作战计划。军分区王宪司令员下令:“把民兵组织起来,不要等出了问题再动手。”郭鹏政委作总结,会议决定“全面地、主动地向阶级敌人发动进攻,大刮十二级台风”。此次会议散会后,柳州地区各县革委会主任或待成立的准主任,组织各县民兵开进柳州市,围剿“造反大军”。在各自县份,则滥杀“五类分子”及本地“造反大军”群众,据中央工作组统计,被官方主导“联指”杀害者达7659人。
    
    同日(5月29日),中央文革来电,同意韦国清、魏佑铸、焦红光的请求,今天上京向中央文革汇报工作,讨论“当前广西阶级斗争问题”。
    
    与此同时,柳州地区几个县武装部和“柳州联指”,在象州县石龙镇召开“联防会”。柳州地区除三江、金秀县外,所有各县武装部和“联指”群众组织代表参加会议。“柳州联指”一派群众组织“常委”、保卫部副部长郑帝旺和市郊区“革委”副主任罗天琦也参加了“联防会”,“联防会”主要内容是研究部署迅速组织民兵进入柳州市,“围剿造反大军”。决定象州、武宣县的民兵,从河南方向的鸡喇、柳机推进;柳江、柳城县的民兵,从柳江县拉堡、西鹅公社、南站方向进攻;鹿寨县的民兵,从柳州市东边的三门江等地打进市内,总攻目标是“收复河南,把‘造反大军’消灭光”。
    
    调动民兵进城剿匪的借口:“柳州有‘反共救国军’一个师”
    
    而官方当局调各县民兵进城围剿造反大军的理由则荒诞离奇,六月初在造反大军绝地反击中,“钢青近”在河南片的东化(东风化工厂)抓获鹿寨县几个民兵俘虏,据他们交待,他们都是武装部的部长带领到柳州剿匪的,说柳州有“反共救国军”一个师,台湾的蒋介石都派人来当参谋长了。农民来一个人一天给三十元,有饭吃,发服装,打死算烈士,政府包养一家老小。(柳州市法院还宣判了一个《中国国民党中央情报局派驻广西小组》的案子,国民党何时有过“中央情报局”?不得而知,匪夷所思)。
    
    鹿寨“联指”充当军事围剿的急先锋
    
    尤其以鹿寨县表现最为积极,这个鹿寨县(1958年燃放了共和国最大“卫星”、日产钢铁二十万吨而名扬世界,而环江县则放出“某产十三万斤水稻”的特大“卫星”也不遑多让,导致饿死五万乡民。柳州地委书记贺亦然“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独揽钢铁、粮食“双卫星”)三个营的民兵首当其冲,一马当先地充当了柳州地区对“4.22派”实行军事围剿的急先锋。
    
    官方的广西文革“处遗”调查材料披露了以鹿寨县人武部长、县革委第一副主任张春峰为首策划组织民兵到柳州搞武斗的整个过程:六月十日晚,县人武部召开的武斗会议决定,全县13个公社、镇,每个公社、镇要组建2-3个武装连。六月十二日集中到公社,13日集中到县城的鹿寨化肥厂、壮校进行用枪、通讯、防御、进攻等武装训练。
    
    会议还决定成立鹿寨县保卫红色政权总指挥部,由黎景琪任总指挥,廖茂乾任副总指挥,谢文业任后勤总指挥。成员有马凤乐、温有胜、何文高。攻打柳州时,廖茂乾为前线总指挥,黎景琪为二线总指挥。
    
    前线总指挥的代号是新胜,番号75纵队,廖茂乾的番号是103······
    
    一马当先鹿寨民兵扮演“踹门者”进攻柳州
    
    《柳州文革大事件》也记载有:
    
    1968年6月16日鹿寨县革命委员会、县人武部主要负责人张春峰、张义信、廖茂乾等人决定成立“鹿寨县贫下中衣红色政权指挥部”。由黎景琪任总指挥,廖茂乾、张义信、何文高、温有胜任副总指挥,组织鹿寨县干部和各公社武装民兵共二千余人,于一九六八年六月十六日,占领三门江林场,向柳州“四·二二”派群众发动武装进攻。
    
    这是文革中规模最大的武斗,动用了手榴弹、手枪、机关枪、步枪,六0炮等武器,攻占了柳州砖瓦厂、柳州排灌站、柳州标准件厂、柳州印染厂,攻打了柳州灯泡厂、农械厂、铸造厂、使工厂厂房、机器受到破坏,柳州印染厂丢失八万多米布匹,标准件厂职工损失贵重东西两万多元。鹿寨武斗人员杀死“俘虏”和没有参加武斗的无辜干部群众九人,强奸女青年一人。鹿寨干部、民兵在武斗中被打死十四人。武斗期间动用国家资金及粮食,物资折款十三万多元。“七·三”布告下达不久,鹿寨县参加武斗的干部民兵撤回鹿寨县境内。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民兵开始分批回到各公社。
    
    在柳州东线打砸抢
    
    《鹿寨县文革大事件》如是记载:
    
    六月十七日出发,十八日前阵部队“一反到底小分队”攻占柳州东线的箭盘山,十九日进攻雄狮山、鸡鸣山、石灰厂、东风化工厂、宝塔山、卫校、标准件厂、八中。下午二时又攻占冻肉厂、胶塑厂、农机厂、广播站、印染厂、郊区专职大队。左翼与象州、武宣县武斗民兵配合,包围铸造厂。一路上打死不少“土匪大军”,活捉一批俘虏,抢劫一批“胜利品”,用炸药炸毁不少房子、“据点”。回到三门江又杀死5个俘虏,并把尸体推下河去。我县的武斗人员也被对方打死14人。
    
    抢劫国家物资
    
    鹿寨民兵到柳州印染厂抢了一大批布料,拿回鹿寨县二轻被服厂缝制2600多件衣服,发给每个武斗民兵一件,送给同派武斗死伤家属,用不完的交到县百货公司。廖茂乾、谢文业研究,谢文业带队去鹿寨火车站抢了两节油罐车,共一百多吨汽油,供本县使用,用不完的送给其他县。头排武斗民兵还抢了两辆汽车,专供武斗民兵和“联指”的“8.31”部队使用。
    
    张春峰等鹿寨“联指”14名主要头目悉数被击毙
    
    中共机密文件柳州及鹿寨县《文革大事件》仅以寥寥数语“鹿寨干部、民兵在武斗中被打死十四人。”语焉不详、一笔带过指的就是柳州文革轰动一时的“廖胡子”计诱张春峰等十四个大小头目中伏身亡。因为这是令柳州乃至广西当局和“联指”颜面尽失、视为奇耻大辱的事件,是故只能装聋作哑,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小平头: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


    图:柳州窑埠古渡。对面江滨就是东门沙角—天然的游泳场。
    
    6月17日,鹿寨县人武部部长张春峰,策划组织民兵三个营共两千多人,气势汹汹地攻打柳州造反大军。
    
    造反大军虽然有清一色的“五六式”冲锋枪等轻武器,但基本没有重武器。因此,在拥有重机枪、六0炮的鹿寨民兵眼中,到柳州“剿匪”,只不过是一次武装游行。
    
    三百多装备精良的鹿寨县民兵先头部队,在县武装部长张春峰的指挥下,于6月17日渡过柳江,扮演“踹门者”的角色。
    
    张春峰没想到,他这次“咣”的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由于张春峰邀功心切,又受柳州“联指”的“柳江南岸仍牢牢地控制在我英勇的联指战士手中” 的“虚假浮夸”宣传的误导,被廖伟然设计诱至窑埠登岸,进至预设的埋伏圈内,遭到“狗牯连”的伏兵迎头痛击,张春峰及其手下13名主要头目悉数被歼毙命。其余的民兵听到枪响纷纷狼狈逃窜,留下了15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在战场上留下的15具尸体中,除14具是县武装部长张春峰等鹿寨县民兵大小头目外,其中一个死者则是促成廖伟然这次胜利的关键性人物。也是当时在“造反大军”中盛传为传奇式英雄人物的古维杰。
    
    廖胡子淡定水来土掩 古维杰胆大单骑诱敌
    
    原来廖伟然事先获得了鹿寨民兵在县武装部长的带领下进城围剿“造反大军”的情报,并且从对岸的“联指”的高音喇叭中,听到了“柳江南岸仍牢牢控制在英勇的‘联指’战士手中” 的宣传。于是就决心设计打击一下鹿寨民兵的嚣张气熖。
    
    但是对方来人是300多人,要和这么多的民兵对阵,至少要有不少于对方实力的队伍,才不致于以卵击石,自找苦吃。在当时情况下的武斗,都是些最多不过几十人规模的小打小闹,还从来没有开展过上百人的摆开战场的真正的战斗。而且“造反大军”也很难组织得起如此大规模的队伍,“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消耗战大军打不起,只能用计谋智取才可能以少胜多。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于是廖胡子就心生一计,设了一局,派一个胆大机灵的人冒充“联指”的人,去把张春峰引诱到预设的埋伏地点,然后瓮中捉鳖,活捉缴械,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
    
    廖伟然看中了当时只有十六、七岁的,个子矮小的古维杰承担这项任务。
    
    古维杰是柳江县三都里高街人氏,属于古灵精怪、调皮好动之类的学生,文化大革命时在柳州参加了柳州的中学红卫兵组织“柳江风雷”。他接受了任务后,只身潜过柳江北岸,找到正要渡江的鹿寨县民兵,向张春峰自称是联指的人,愿意给他们带路过江。张春峰当时一来邀功心切;二来见小古仔年纪轻轻打波卵不疑有诈;三来又误信了“联指”的自欺欺人的宣传。就毫无疑心的随他过了江。
    
    过了江后,张春峰把所有的民兵暂时安顿在江边,然后带着手下13个主要的头目跟着古维杰先到窑埠街上与柳州“联指”接洽协商民兵的安顿和部署。
    
    狗牯仔立功心切摆乌龙
    
    这些民兵头目们都是清一色的腰插乌光发亮的德制驳壳枪,挺胸叠肚威风凛凛,让人看了好不心生羡慕和眼馋,特别是“青年近卫军“这些狗牯仔,眼看到这些送上门的崭新的驳壳枪,生怕被别人捷足先登自己落空,(因都是后生仔,没受过什么军事训练,见枪眼开)早把廖伟然事先的布置和安排的时机和信号等注意事项丢到瓜哇国去了,古维杰领着张春峰等人还没有完全进入到预定伏击地点,就都争先恐后的以清一色的五.六式冲锋枪一顿猛扫,把包括古维杰在内的十五个人一下子全撂倒在地。急风骤雨般的冲锋枪枪声,把群龙无首的民兵吓得六神无主,纷纷作鸟兽散逃之夭夭。
    
    结果回来向廖伟然报功时,把廖胡子气得七窍生烟,廖胡子怒不可遏且悲痛欲绝把他们痛骂了一顿:“事先安排缴械活捉,你们不按我的安排,擅自行动,你们知道你们打死的是谁吗?那个带路的小兄弟是我们的人呀!”
    
    廖伟然本来并不打算要消灭张春峰等人,只是设局把他们引入埋伏圈后,把他们全部缴械俘虏,缴了他们的枪后,还要争取利用他把他所带来的民兵全部缴械。一方面可以获得他们的装备,另一方面又可以得到武装部带领民兵参加武斗的证据,获得政治上的主动。结果给这帮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毛糙狗牯仔弄得前功尽弃。(这也是广西当局秋后算账判廖伟然二十年徒刑的罪状之一)怎么不惹得他暴跳如雷?(4)
    小平头: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


    图:文革治丧游行
    
    古维杰的追悼会在当时的造反大军总部探矿厂召开,古维杰的遗体摆放在礼堂中间,上面盖着“造反大军”的红旗。据亲历追悼会的平头之兄萧军(柳州二中“老三届”红卫兵)讲,当来哀悼的人们掀开红旗,想一睹“英雄”的遗容,向遗体告别时,看到他全身都是蜂窝式的枪眼。追悼会很隆重,大家都很虔诚向他致以哀悼!对他的崇敬之情犹如对电影《英雄虎胆》中深入敌穴的孤胆英雄曾泰一样。
    
    当时张春峰等十四个鹿寨“联指”大小头目的尸体也被拉回来在探矿厂的球场上摆放着供参观,后来一并交与解放军“支左办”转交鹿寨“联指”拉回安葬。虽然柳州当局对事件的真相严密封锁,并竭力淡化,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极大震慑各县参与围剿的民兵。
    
    第一支进城农民队伍溃散了,向柳州集结的象州、柳江、来宾县的武装民兵半路上都不敢来柳,散伙了。
    
    和嗅觉敏锐的异端思想者钱文俊一样,廖伟然引以为豪的是能够拨开种种天真的幻相,直指问题的核心,揭露出韦国清军事围剿的实质。
    
    经此一役,一战成名,“联指”闻风丧胆,周边县份那些农民们传说得更玄,三人成虎,廖胡子在各县民兵的口耳相传中变成妖魔鬼怪,各县武装部给补助也拉不起队伍来。
    
    那是廖胡子跌宕起伏人生中一段闪光出彩的经历。
    
    (四)中央摆了“请君入瓮”的鸿门宴
    
    请注意这句话,“战略的无知是送命的第一步”!在柳州造反大军取得柳南绝地反击战的胜利后,大军上下沉浸在暂时的胜利而对即将到来的毛中央欲拿广西“4.22”来试刀祭旗的危险浑然不知。白鉴平在7月18、19日,全国各地造反派云集北京航空学院的“全国造反派座谈会”,又称所谓的“北航黑会”(5)上,再次一展绝佳口才,踌躇满志、热情洋溢地介绍并陶醉绝地反击的“柳州经验”就是明证。
    
    1968年7月10日,就在中央“七.三布告”已经颁布,北京来了紧急通知,先抛出诱人的“胡萝卜”——要广西两派派代表赴京办大联合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准备成立广西革命委员会,点名点姓,造反大军和柳铁“工机联”的主要头头共三十余人,必须乘飞机到北京。柳州造反派的头头们还兴高采烈,满以为不要再打了,打仗总是要死人的,大联合多好啊!还是中央文革有眼力。
    
    中央蓄谋已久的“请君入瓮”之“鸿门宴”的戏码正虚席以待来自南疆广西的造反派大小头头们。
    
    在柳州市支左办及军分区的解放军带队下,柳州造反大军代表乘火车去南宁,然后乘专程来接的飞机去北京。
    
    火车到达南宁车站时,南宁“联指”数十人持枪包围大军代表的车厢,凶神恶煞地冲上车厢,用枪比着大军代表不许动,然后当着军分区解放军军官的面,目标明确地搜查所有人的行李,强行把所有文字材料(包括探矿厂缴获的广西军区、革筹指使“联指”进攻造反派的文件)全部搜走,然后便快速撤离。显然是受人指使,有预谋来抄军方罪证的。
    
    中央忌惮把持“枪杆子”的廖胡子、刘天偿
    
    7月10日,白鉴平带队率柳州造反大军三十余头头,“桂林老多”的主要头头刘振林率桂林的造反派头头们赴京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廖伟然则留守柳州,“桂林老多”派的工人领袖“工总”头头刘天偿留守桂林,负责主持造反大军日常事务。
    
    中央不放心,把持“枪杆子”的廖胡子、刘天偿不来,这出“鸿门宴”如何唱下去?于是责成当地军分区“钦点”廖伟然、刘天偿带着各自下属组织一些头头“请君入瓮”——于七月中旬第二批来北京参加学习班。
    
    于是才有中央“七.二五”摊牌。
    
    “桂林老多” 头头刘天偿的遭遇
    
    “桂林老多”的主要头头刘振林等于某天夜晚,全部化装成解放军,由解放军用汽车护送,通过“联指”控制的区域南门,直赴李家村飞机场,登机前往北京。
    
    他们一到北京,就发现中央对“桂林老多”的态度彻底变了,因为此时的广西大局已定:中央偏信韦国清谎报的军情,在林彪军人集团主要成员黄永胜的直接策划下,把广西“4·22”和“桂林老多”,定为反革命了。在处理桂林问题时,黄永胜和韦国清,已认定桂林反围剿最坚决得力的刘振林和刘天偿,是桂林“一系列反革命事件”的罪魁祸首。
    
    当刘振林等人去北京的时候,虽然中央也点名要“桂林老多”派的工人领袖“工总”头头刘天偿去,但他没去,因为“桂林老多”担心,如果头头们都去了北京,“老多”的领导力量就大为削弱,如果“联指”和民兵趁机打进桂林来,“老多”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损失就大了!所以第一批没让他去。
    
    然而韦国清等人哪能放得过他?责令桂林当地驻军,务必把刘天偿“请”到北京去。
    
    刘天偿去到北京时,伙伴们看见他几乎认不出来了,只见他到处都是伤,原来当他去到李家村机场上飞机前,被“联指”一群人包围起来,往死里拳打脚踢,只打得他满身是血。见刘天偿被打,“桂林老多”的代表们就想:为什么中央请去北京的代表,随便可以乱打,连生命都没有保障呢?
    
    7月25日,中央首长接见广西两派代表,刘天偿当场拿着血衣控诉联指,叙述他挨打的过程。在血衣和铁的事实面前,黄永胜和韦国清等不得不轻描淡写地批评“联指”打人不对,要他们写个检讨,就不了了之了。
    
    那天的接见,刘振林和刘天偿极力为“桂林老多”辩护,虽然他们讲的理由充分,事实不可反驳,但是,谁有回天之力,去改变那个已定的大局。(6)
    
    廖胡子狱中威武不能屈
    
    可因为这段短暂出彩的经历,廖伟然以及家人为此付出了十五年牢狱及家人流离失所的代价。1968年8月,廖胡子在北京被关押,夫人官红自知难逃厄运,带着一男二女三个孩子流浪街头,先后到广东、湖南亲朋好友家躲藏了三个多月,东躲西藏,食不果腹,衣不御寒。只好逃回广东老家韶关,最终还是被专案组人员抓回柳州,一关就是五年多。可怜三个小孩,老大不到十岁,最小的也只有三四岁,幼小的心灵经受了种种的打击和折磨。在那个腥风血雨的岁月,反革命分子的家属,有谁敢接近,又有谁敢去同情和关照这几个无依无靠的幼小生命?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廖胡子和白鉴平关押在位於文笔路东站旁边的二空(柳州第二空压机厂)柳州看守所。作为重刑犯他们脚上都套着沉重的脚镣,行走时需用手帮助向上提起脚镣上的沉重铁链(大号的有三十多斤),步履艰难地弯腰行走。
    
    酷政恶吏能摧毁他的身体,但不能摧毁他所代表的造反民众反抗的意志和尊严。即便在牢狱里,廖伟然仍保持着“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高贵人格品质。在号子里,其他牢头、囚徒均慑服于胆大包天的廖胡子的江湖威名,同时也打心里佩服这位在柳州地面上能踩得鬼叫,能吓得人死的造反派群众领袖。
    
    也是同一时间在同一看守所,另一个“联指”派头头所表现出谄媚的“识相”与铮铮傲骨的廖胡子相比立见高下。
    
    “工纠”副总的谄媚怂样
    
    一个当年因“非法探亲”(即“逃港”)的罪名系狱于此的难友留下了难得一见的见闻:
    
    在狱中我还见识过另一种人,他们的自尊似乎并不是自身所具有的品质,而是随着势力所拥有,也可随着失势而消失。1975年下半年的某一天,所长给我们号子里送来一个新囚徒,此人一米八以上的个子,一看就是个干部模样的人,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没有过被关押的经验,但此人却很“识相”,一进号子就对大伙点头哈腰,并且很快就前辩识出号子里谁才是真正说一不二的牢头。
    
    令人略感惊讶的是,那些在外面世界偷摸扒抢的小混混们却好象也认识此人,一打听,原来此君却是文革后我市颇有点名气的“工纠” 副总指挥.
    
    (平头按:“工纠”即工人纠察队,由前“联指”产业工人组成的半官方群众组织,当年总部在鱼峰山脚的柳州市工人俱乐部即后来的工人文化宫所在地。据《柳州文革大事件》记载:一九六八年 九月二十九日,经“柳州市革命委员会”第六次全会讨论决定,由赵云凌、蔡玉斌、孙广远、王心良、陈洪远、张麦生等人负责,正式成立“柳州市工人纠察队”。工人纠察队由原各个厂矿的十五个连队两千多人,发展到六十五个连队共八千余人。分布市区街道、工厂单位,发挥所谓群众专政作用)
    
    除了打击对立面的群众组织外,“工纠”当年作为政府专政机关的补充力量,大约也在打击社会犯罪活动方面起一点作用,而我们号子里这几个牢头就在他手下领教过厉害,据说这位“副总指挥”审案打人的功夫是相当之高的,所以被打过的人印象深刻。这样一个人怎么也会关到曾经是他所用以作威作福的专政工具里来了呢?大家未免有点好奇,一打听:男女关系。这应该是这种身份的人最常见的失势原因了。而那帮混混们却显得有点兴奋的样子,除了调侃一下这位落难的“副总指挥”,彼此间则时不时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阵。
    
    果然当晚夜深人静以后,这几个人有一个望风,盯着看守刚走出中门,另一个人手拿一条床单突然将这位“副总指挥”照头蒙住,接着几个人一拥而上对之一顿踢打,一边踢打一边还低声喝令不许被打者呼救,而此人也果然听令,只低声求饶更不呼救。待至几人打累了,他们之间的宿怨就倒也好象了结了,只是当晚睡觉几个牢头还是指定一人监视着被打者,恐怕他“行凶报复”,以至那人起身解手都惊动了他们,可见打人者其实也是心虚的。以后他们之间也就相安无事了,“副总指挥”似乎对别人的“阶级报复”行为并不打算“上纲上线”地报告当局,反而表现得比一般入狱的人对牢头还要谄媚,也许在他心里只是一种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哀罢了;这使我对这种曾经滥用权力者的另一面有了不屑的认识。(7)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期间不断有同袍故旧前来探望刚出狱的廖总“廖胡子”。记得当时廖的儿子从火车站接来一个桂林口音,打扮入时、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士翩然而至(前桂林“造反大军”的女将专程来此慰问)。廖胡子不改老顽童的本性,把盏临风插科打诨胡诌一句:风景这边独好,嫂嫂如此多娇!
    
    可惜平头那时还是刚出道的愣头青记者,竟忘带相机,因此没给后人留下彼时“廖胡子”铮铮硬汉的形象,隐痛成遗憾!此次采访后没过多几年,1991年9月26日,廖伟然因文革中在监狱遭受非人待遇(长期吃发霉的食物),患肝癌病故。柳州造反大军常委级人物如韦道培、陈涛、明在胜等均先后病故。随着柳州造反派历史人物的逐渐凋零,抢救文革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史料,变得刻不容缓。
    
    正因为人权天赋,因此它跨越国界、种族和国家主权,成为现代社会的普世价值。基于此,柳州造反派反歧视、反迫害、争人权,以武装反抗中共当局的铁腕镇压,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造反民众奋起抗争拼发出悲壮的怒吼,是一曲反抗暴政的血与火的悲歌,是一支射向茫茫夜空的响箭。其“求生存,要人权”的诉求,和“不自由,毋宁死”的信念,不该泯灭。那些血淋淋的史实不该湮没在漫漫历史尘埃之中。
    
    时至今日,鬼影幢幢的专制主义幽灵仍然把神州大地视为欢场,各种丑剧远未到闭幕之时(2015年元月,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涂脂抹粉的电视连续剧《壮乡雄鹰》开始在广西粉墨登场)。我惟有在心中反复默祷:廖胡子走了,但愿他的遗志能够薪尽火传!
    如今,廖伟然已过世二十余年,做为当年曾从他受难日获取过思想之火的后来者,平头僅以此文向他表示哀悼,斯人已逝,精神不死。
    
    英雄将骸骨留给了青山,他的灵魂则化为了反专制的精神遗产,宛如空谷幽兰,弥散的馨香不绝于缕。
    
    麦克阿瑟将军的名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未完待续)
    
    《观察》首发
    
    本文节选于小平头长篇文革密档揭秘《破解文革柳州惊天大案谜局――“七.三”布告出笼的台前幕后》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注释:
    
    (4)此节参考并引用了韦文德自传体的长篇文革纪实《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相关内容。由香港艺阳出版社2013年6月出版。
    
    (5)所谓“北航黑会”,1968年6月30日,广东“旗派”头头武传斌率一百余人冲击广州铁路分局火车站,强行乘车赴京“告状”。到京后住于北京航空学院,于7月17日在清华大学,18日和19日转移到北京航空学院,主持召开了全国造反派会议,即所谓的“北航黑会”,参加者有贵州“四一一”、广西“四.二二”、青海“八一八”、辽宁“八三一”、四川“反到底”、黑龙江“炮轰派”等全国著名的造反派,蒯大富等也出席了会议。
    
    (6)见张雄飞博客
    
    (7)见柳州新闻网论坛“浪迹天涯”有关文革的帖子。 (博讯 boxun.com)
23109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毛左借助韦国清僵尸还魂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博客最新文章:
  • 胥志义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 非智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曾节明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教会,我的真正教会,要用肚子爬行了。
  • 谢选骏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在十一前后做了什么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 谢选骏浦志强自相矛盾
  • 曾节明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谢选骏“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曾节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谢选骏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李芳敏144000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论坛最新文章:
  • 南海对峙时 中国农业部长低调访越引关注
  • 香港街头抗议首现自制炸弹
  • 揭秘 德银行进中国市场疑靠向江泽民温家宝送礼
  • 猪肉价格上涨推升中国九月通胀增至六年来最高
  • NBA事件找上姚明加州酒庄 抗议者指姚明忘恩负义
  • 黄之锋回应参选政审查问:不港独 拥护基本法
  • 陆9月份CPI创6年来最大涨幅 猪肉价涨近7成
  • 西最高法世纪诉讼轻判加泰独派照惹抗议
  • 英国脱欧进入关键周 前景依然不明朗
  • 欧洲应如何面对一带一路规划
  • 批香港反送中 官媒新靶子: 医管局沦“帮凶”
  • 李克强罕指经济困难企业压力大
  • 人民微博悄声下线 胡锦涛曾实名登录
  • 港示威持续:近半数美资感悲观 逾两成考虑撤资
  • DQ风云再起 黄之锋等四名参选人被问政见
  • 港示威首现自制炸弹 警称似恐袭 评论吁克制
  • 英女王议会复会演讲:要务是在10月31日脱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