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0日 转载)
    
    
五,廖伟然绝地反击写传奇 ——(上)

    
(一)文有钱文俊 武有廖伟然

    
    柳州造反派绝地反击取得了柳南一地局部战役上的胜利,占领了半个柳州,避免了重蹈南宁、桂林、梧州及县份的广西“四.二二”被军队、“联指”屠城的下场。使龙城造反民众免遭涂炭,使柳州成为全广西唯一没发生大屠杀的城市。唯其如此,才彰显其悲壮正义的历史厚重。
    
    值得一提的是,造反大军绝地反击尤以廖伟然在窑埠巧布奇兵,一举击毙张春峰(鹿寨县武装部长)等十四个鹿寨民兵大小头目堪称反围剿的经典战例,给蠢蠢欲动围剿的各县民兵及柳州“联指”一记当头棒喝。中共机密文件柳州及鹿寨县《文革大事件》仅以寥寥数语“鹿寨干部、民兵在武斗中被打死十四人”语焉不详、一笔带过指的就是柳州文革轰动一时的“廖胡子”计诱张春峰等十四个鹿寨民兵大小头目。因为这是令柳州乃至广西当局和“联指”颜面尽失、视为奇耻大辱的事件,是故只能装聋作哑,打落牙齿和血吞了。囤于中共当局意识形态话语系统的局限,官方的文革密档对此秘而不宣﹐“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藏着掖着也就罢了,就连柳州造反派事后反思文革之作也对此三缄其口则不太寻常。
    
    ——如柳州造反大军一众常委及骨干撰写结集成书《难忘的岁月——广西柳州文革纪实》(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8月内部出版)对此也藏着掖着,顾左右而言他,怕触“武斗血债”这个霉头而自宫,压根没敢提“廖胡子”计诱张春峰这一柳州文革大事件。
    
    (要不是1986年春夏之交平头到廖伟然家中采访,从刚出狱不久的廖胡子口中了解这段可歌可泣的造反民众反抗暴政的历史,这一部分的第一当事人的口述历史被平头我抢救下来,否则这一大事件几乎就淹没在岁月的茫茫历史尘埃中。此次采访后没几年,1991年9月26日,廖伟然因文革中在监狱遭受非人待遇,长期吃发霉的食物,患肝癌病故)
    
    在官方当局罔顾历史真相,歪曲历史事实,美化文革屠夫韦国清“壮乡雄鹰”的当下,发掘并传播廖伟然“龙城地火”武装抗暴的史实就有特别的意义。
    
“龙城飞将”廖伟然横空出世

    
    危难时刻,方显出英雄本色。柳州造反大军“文攻武卫”战斗总指挥“廖胡子”廖伟然横空出世,这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造反派人物。廖胡子的大名腾于众口,播于遐方,至今而不衰;有关他在武斗的传奇故事,在柳州街头巷尾的坊间不胫而走,传得神乎其神,一些经典桥段耳熟能详。
    
    廖伟然,一九二八年生,瑶族,高中文化,广西恭城县莲花区湖山村人。因满脸的连鬓胡子,人称廖胡子。一九五0年一月在桂林参军,隶属广州军区42军,历任文化教员、正副政指、师党委秘书;1963年7月因病转业到柳州五金站任干事、代理秘书、科长、四清工作队队委等职务。适逢碰上鸡鸣风雨的文革乱世,有大魔君跳踉出来,搅得天下血雨腥风,沉潜之士才有可能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
    图1:廖伟然
    
    不想作逸民,不愿作顺民,更不肯作残民,好头颅寄予家国,好身手扭转乾坤,所谓“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一展其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临危淡定、处变不惊的大将之风,“廖胡子”既然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去捅“联指”这个特大马蜂窝,指挥大军绝地反击,就自然有他的霹雳手段。由于谋划精,排兵布阵,在1968年五月下旬指挥柳州造反派绝地大反击中,屡次履薄临深的以弱胜强,初试牛刀,就力挽狂澜于既倒。
    
    1968年5月下旬,在“造反大军”处于最低潮时廖胡子指挥攻打“联指”占据的探矿厂、粮食加工厂、二级站等据点,堪称扬眉吐气的翻身仗。
    
    从1968年5月23日到6月26日的一个月时间里,“柳铁工、机、联”发动了对柳铁技术馆、铁路党校、铁路木材防腐厂等铁路地区“联指”据点的反攻,把铁路系统的“联指”赶过了柳江北岸。同一期间,柳州“造反大军”在廖伟然的指挥下,和各县逃难来的“造反大军”人员统一行动,也向鱼峰山、马鞍山、柳石路、屏山大道、水南路、冶炼厂和窑埠一带发起了绝地大反攻,势如破竹,武斗局势发展得以对“4.22派”越来越有利,柳江南岸地区基本上在“造反大军”的掌握之中。
    
攻克马鞍山

    
    1968年6月9日晚,大军几路进攻队伍打响了收复马鞍山之战。由于对山上“联指”布防情况不清楚,是夜,虽然打得很激烈,但是没能攻下。天亮时进攻停止,有些队伍还失去了联系。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


    图2:民国时期的柳州市最高峰马鞍山(江面是连接南北的柳江浮桥)
    
    6月10日晚上,廖胡子又再次组织进攻。“捍无卫东”警卫排从马鞍山东南边往上偷袭;“工总”的一支五六十人的武装队伍则从马鞍山水塔脚下的天后宫一个山洞,爬上了马鞍山的半山腰,然后往上摸爬;其他武装队伍则沿着北边攻击山脚下的“联指”据点,几个方面同时发起猛烈地进攻。
    
    由于枪好子弹多,又是连发的清一色的五六式冲锋枪,那些红卫兵小将“狗牯仔”不要命似的往上冲,枪声比过年烧鞭炮还密集。据在河北隔岸观火的群众后来说,那晚上他们看到马鞍山上冲锋枪吐出火舌,映红了夜空,子弹的弹道象无数的萤火虫在飞来飞去,枪声、炮声、手榴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彻夜不绝,就象年三十晚子夜千家万户燃放鞭炮和焰火那样。这等场面,也震撼了河北片的“联指”和党政军警机关的干部及家属们,一时军心动摇,颇有山雨欲来的味道——官史称“6.10”事件。
    
    快到天亮时,大军“捍无卫东”的武装人员终于率先攻克马鞍山顶,“联指”武斗人员匆匆丢下几具尸体在山顶的一个旧碉堡里,其余的都跑了!
    
    与此同时,据守鱼峰山的“联指”武斗人员,见马鞍山失守,无险可守,也急忙连夜撤走。
    
    6月11日,造反大军趁势拿下了工人医院和柳石路一带。驻守柳州机械厂的“联指”武斗队伍也在当天急忙从鸡喇渡江,撤过阳河一带。
    
    此时站在马鞍山山顶远眺,可见“联指”的大批人员,从窑埠乘船撤过柳江东门沙角一带。还有大批“联指”武斗人员从三门江渡河撤走。
    
    与此同时,柳铁“钢联指”也急忙从铁桥撤过河北。
    
    “造反大军”连克“联指”控制的最高峰马鞍山及鱼峰山、大鹅山,一举将“联指”撵过江北,打出一片天地。占领了柳州市三分之二以上的地盘,打出分江而治的局面:造反大军占江南,柳州联指占江北。廖胡子逆转颓势,造反派在武斗中逐渐转向优势。
    
    造反大军已放话“6月20号之前拿下河北”,河南的大街上刷了几条朗朗上口、豪气干云的大标语,“红旗跃过柳江,直下柳钢沙塘”;“打过河北去,解放全柳州”。以致山雨欲来,人心惶惶,柳州地、市党政机关及驻柳部队、军分区家属有的已撤往柳城躲避战火,官史称之为“6.10”事件。
    
    经此大败亏输,有军分区支持撑腰的柳州“联指”刚刚抬头的士气又如同遇冷的汞柱一样迅疾回落。使心狠手辣的“壮王”韦国清也一筹莫展。一时廖胡子在广西造反派中威望日隆,奠定了他“柳州造反大军战斗总指挥”的不二人选。因此,作为造反派领袖廖伟然是柳州文革绕不过的一道坎。
    
    这次造反大军和柳铁“工机联”的主动出击,大大打乱了韦国清原先设局下套的部署,韦低估了柳州造反派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反抗意志(韦国清的连环计被大军的“主和派”搅局,造反大军常委“主和派”关键时刻否决了廖“打过河北去,解放全柳州”战役构想而跷幸逃过韦国清“诱敌深入”在河北“瓮中捉鳖”的厄运······此处不赘,后文详述),谁能想得到,已经被广西军区和“联指”视为囊中之物的战场主动权,竟然一夜之间能够逆转!
    

廖伟然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

    
    “柳铁工机联”头头之一钱文俊的武斗回忆文章中有一细节可见“廖胡子”临危淡定、处变不惊的大将之风:
    
    1968年5月26日夜里八点,进攻探矿厂后面的二级站等联指据点。指挥部就设在我们学校旁边的(柳铁)红星农械厂,廖伟然亲自指挥。战斗准时打响。枪声一直没停,间或还有爆炸声。大约九点多,我(钱文俊)按事先的约定走到农械厂,见廖胡子正在手摇电话机上吼叫。没多久,叫唤完了。我问情况如何?他说还不坏,隔壁的院子已经基本拿下,正向纵深发展。
    
    聊了一会,忽然一声巨响似乎就在身边,接着旁边一棵锄把粗的苦楝树“巴嘎”一声断掉了,我本能地举双手护住头。廖胡子笑道:“要是打中你,连爆炸声你都享受不到。现在蒙头太晚了!”我看他连动都没动一下,不由得十分敬佩。农械厂的于老三闻讯跑来,打着手电找到那个弹坑,离我们不过两三米远。廖胡子一看,骂道:“妈的,他们不用去抢,‘八二’迫击炮都有了。好彩打在这个坡底下,要是歪一点打到坡上头,我们两个都报销了。”(1)
    
    苏轼写的《留侯论》有经典名句:“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廖伟然临危不惧,“猝然临之而不惊”的气度应了那句古话:顺,不妄喜;逆,不遑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也。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


    图3:廖伟然和夫人官红戎装照 。廖的妻子官红(原名张月英,广东韶关人),泼辣精干,也是部队转业的少尉军官,当年与廖胡子并肩战斗在绝地反击的武斗前线,在攻打柳铁医院的火线上有过冒死运送四零火箭弹的经历。
    
    自我武装,装备精良的柳州、柳铁造反派,敢捋毛中央的虎须,敢践韦国清的豹尾,在广西独树一帜,严重干扰破坏了毛中央的战略部署,已踏上草根造反民众跟专制朝廷势不两立的不归路。
    
    柳州"造反大军"还放话,要联合桂林的"造反大军"挥师南下首府南宁,解救被军队和"联指"围困的广西"四.二二"。
    
    廖伟然、白鉴平、钱文俊后来成为全国造反派的风云人物,令毛的中央文革十分头痛,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并下决心将其绳之以法,以儆效尤,此是后话。
    

“7.25”黄永胜抹黑廖伟然

    
    廖胡子不愧出自有“岭南雄师”之称的王牌军42军一员有思想、有胆识、有谋略、有担当的军人。
    
    1968年7月25日,中央首长接见广西两派代表,即著名的“7.25”接见。实际上是毛泽东牺牲造反派的“鸿门宴”!原广州军区司令,时任总参谋长的黄永胜对廖伟然有过如下无中生有地训斥,“廖伟然,你是42军被开除的······”
    
    中央“七二五讲话”宣告广西造反派组织的终结后,与会的“四.二二”众多代表被解放军武装软禁在解放军政治学院的学习班。广西“四.二二”赴京控告团427人,也成了“联指”的俘虏,被押回广西关监。1968年8月19日,广西“四.二二”的九个头头:白鉴平、廖伟然(柳州);王反修、李振岭、钱文俊(柳铁);章英、农烈(南宁);刘振林、刘天偿(桂林)被在京一起学习的广西“联指”头头当作“反革命”拘捕,扭送北京卫戍区司令部关押,随后送回广西各地关押。
    
    这个“七.二五”讲话当年被作为“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重要指示”,由各地革委会、革筹组或军管会、支左部队大量印发,作为所有群众组织及干部、群众的必读教材,影响极广。虽然这个讲话只是针对广西造反派的问题而作,但却成了对全国各地的文革运动起着非同寻常指导作用的“重要指示”。曾几何时,全国各地的造反派,都曾是“无产阶级司令部”所倚仗的“铁拳头”、“铁扫帚”,然而,时过境迁,到了已经不再需要群众造反组织的1968年,这时“无产阶级司令部”已经把造反派摆在了“革命对象”的地位上,昔日的“铁扫帚”变成了被扫除的历史垃圾。
    
    暴政就是以践踏人权的行径来对付每一位国民,剥夺国民的人生权、自由权和财产权。当暴政威胁到造反派的生存,当任何和平解决的手段都失败时,唯一保护自己的方法只有暴力反抗暴政了。这是人在生存底线的最后挣扎,这是“弱势群体”唯一可以采取的自我保护,这是正当防卫,这是暴力反制暴力,这是正义的反抗。
    
    正因为人权天赋,因此它跨越国界、种族和国家主权,成为现代社会的普世价值。基于此,柳州造反派反歧视、反迫害、争人权,以武装反抗韦国清的中共当局的铁腕镇压,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造反民众奋起抗争拼发出悲壮的怒吼,是一曲反抗暴政的血与火的悲歌。其“求生存,要人权”的诉求,和“不自由,毋宁死”的信念,不该泯灭。那些血淋淋的史实不该湮没在茫茫的历史尘埃之中。
    
掌握“两杆子”的“柳州经验”

    
    《“七.三”布告》针对柳州造反派也绝非偶然,因为从理论到行动上,觉醒的离经叛道的柳州造反派已不听毛中央的招呼指挥而抗旨造反,处于失控态势,并且这股异端思潮及武装抗暴——林彪曾经对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名言做过补充:“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靠这两杆子”——掌握笔杆子和枪杆子这“两杆子”的“柳州经验”,竟敢拿到全国造反派的所谓“北航黑会”上推广,对于全国各地被军方和保守派联手打压得灰头土脸的造反派而言,具有鹤立鸡群的典型效用,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毛中央看势头不妙,对其的打压势在必行,以收到杀鸡儆猴之功效。
    
    历史,将一代人变成了弄潮儿。然而,历史也无情地嘲弄了那些可怜的弄潮儿。那些弄潮儿梦醒时分,就是一个理想,一个主义丧钟敲响的时刻。
    
    觉醒的离经叛道的柳州、柳铁造反派集中表现在两个代表人物:武有廖伟然(柳州造反大军“文攻武卫”的战斗总指挥)武装抗暴,以弱胜强;文有钱文俊(柳州铁路局“红卫兵革命造反总部”联合组织头头。钱文俊引领广西异端思潮的事迹,参见下一篇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7)有详细记述,此处不赘)以笔为矛,离经叛道,引领广西异端思潮。历史将铭记钱文俊、廖伟然的名字,正是柳铁、柳州造反派这一文一武两员大将,给广西文革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历史涂抹了浓油重彩极其厚重的一笔。而恰巧在《难忘的岁月》中独缺钱、廖离经叛道的反叛事迹。
    
(二)采访廖伟然

    
    1986年春夏之交,在柳州铁桥头北岸柳江边上的廖伟然家(他家原住三中路五金站宿舍,廖被捕入狱后,全家被单位赶出来居无定所,廖夫人官红也惨遭迫害,四个子女流离失所。此处也是廖出狱后临时租房,马路斜对面不远处就是六八年春著名的“水厂保卫战”之所在),经与廖伟然并称“五金站三才子”之一的潘匡汉的引荐,我采访了这位刚从广西英山监狱出狱不久的前柳州 "造反大军 "战斗总指挥。
    
    他年逾花甲,两鬓染霜,精瘦清癯的面庞,留着一脸联鬓胡,细瘦个,骨瘦如柴,玉树临风,两眼炯炯有神,胸有韬略,不怒自威,颇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的气度,他就是大名鼎鼎、名震江湖的“廖胡子”。
    
    那些挟天下为私产,视国民为奴婢的专制暴君,逞其凶残淫杀之威也太久太久了,侠义为怀的廖伟然再也忍无可忍。于是横空出世,不想作逸民,不愿作顺民,更不肯作残民,好头颅寄予家国,好身手扭转乾坤,其抱负之伟,担当之大,显然是那些墨守成规,苟活蒿莱的小丈夫、愚男子难望项背的。
    
    由于谋划精,排兵布阵,在1968年五月下旬指挥柳州造反派绝地大反击中,屡次履薄临深的以弱胜强,初试牛刀,就力挽狂澜于既倒。
    
    1968年5月下旬,在“造反大军”处于最低潮时廖胡子指挥攻打“联指”占据的探矿厂、粮食加工厂、二级站等据点,堪称扬眉吐气的翻身仗。
    
    图:廖伟然晚年与夫人在昆明西山合影
    
    那是廖胡子跌宕起伏人生一段闪光出彩的经历,路见不平,侠义情仇。
    
    柳州"造反大军"还放话,要联合桂林的"造反大军"挥师南下首府南宁,解救被军队和"联指"围困的广西"四.二二"。
    
    韦国清如芒在背,倍感压力。毛中央看势头不妙,毛泽东一句“现在是轮到你们小将犯错误的时候了”泄露天机——中央、中央文革急派飞机到广西,接两派("联指"、"四.二二")头头赴京参加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万变不离其宗,毛泽东对造反派用的“胡萝卜加大棒”策略。此时已到了“伟大领袖”抛弃并牺牲造反派的时候了。
    
让历史裁决:"原始正义"的壮举

    
    在廖家门前的小平台品茗叙谈,放眼可见柳江缓缓东去,江风徐来,柳丝摇曳,心旷神怡。午后的阳光暖洋洋地晒着,由于常年狱中生活稀缺阳光紫外线,廖的面色苍白,缺少血色。(此时他已是肝癌晚期,但当时还没诊断出)。对于十多年的牢狱之灾他并无悔不当初的自怨自艾。他很达观,“比起武斗牺牲的战友,以及刘天偿冤死狱中,我们在里面受点罪算什么,能活着出来就是胜利。”
    
    刘天偿,桂林汽车修配厂工人,文革“桂林老多”(2)派的工人领袖,“桂林市工人红卫兵”总部(简称“工总”)的第一号头头。自1968年被关后,一关就是八年,最后广西的司法部门竟在1977年,人为制造的冤案,判他为现行杀人犯枪决了。
    
    廖伟然是一位侠者,侠者轻生死,易去就,有担当,无畏惧。侠的顶点是武士道,那种随时都敢为了理想切心剖腹的勇毅精神。
    
    每逢乱世,各个民族都需要敢负责任的摩西带领大家出埃及,动物种群需要自己的狮子王。但是一旦和平,无论封建君主还是普罗大众,头一件事就要以民主的名义钉死耶稣。
    
    所以拿破仑说:“那些为我胜利欢呼的人,在我上断头台时会同样鼓掌。”
    
    记得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头(当时还是柳州七中即现在龙城中学的学生)在学校组织下参加了在柳侯公园举行的白鉴平和廖伟然的公审宣判大会。六八年夏天广西“4.22”全军覆没后,在广西是保守派“联指”一统天下的局面。柳州官方戒备森然,如临大敌。那氛围与宣判大会所要表达的“革命与专政”的主旨颇为契合,新闻舆论也是一边倒地对造反派群众领袖口诛笔伐。廖在台上对强权一脸蔑视的表情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


    图4:柳侯公园举行的白鉴平和廖伟然的公审宣判大会
    
    认识事物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真理最初总是在少数人手里。当最先觉悟的人们起来反对专制主义时,由于大多数人民的不觉悟,反而会把他们看成“反革命”。于是,专制主义者便利用因言治罪的手段成功地扼杀了最早起来反抗的人。由于专制主义者垄断着一切言论阵地,他们很容易做到歪曲事实真相,在被镇压的勇士头上泼污水;不仅迫害这些先知先觉,而且有效地防止了真理的传播,从而大大推迟了广大人民觉醒的过程。
    
    廖伟然被判二十年徒刑;白鉴平被柳州市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柳铁“工机联”头头之一的李振岭被判15年;南宁“工总”头头熊一军被判死缓;梧州造反大军头头王东明被判无期徒刑等等,都送广西英山监狱服刑。
    
    (一九七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柳州市公安局宣布逮捕白鉴平。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市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自鉴平无期徒刑。一九七八年二月三日,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批复“维持原判”。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五日,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改为“纵火抢劫罪”,改判为有期徒刑十六年。一九八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白鉴平已构成“纵火抢劫罪”,鉴于“文化大革命”特定历史条件,可以从宽处理)。1983年“处遗”(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广西高院宣布对白、廖免于刑事处分,释放出狱,此是后话。
    
    但专制极权意识形态的判决鼓噪如过眼烟云。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爱上一个人只要一分钟,忘记一个人却要一辈子。廖胡子就是那个我们要用一辈子去忘记的人。由于柳州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巨大影响,也许廖伟然的影响还会延续到下一代人的身上。
    
    在官方当局罔顾历史真相,歪曲历史事实,美化文革屠夫韦国清的当下,发掘并传播廖伟然武装抗暴的史实就有特别的意义。
    

不要命PK不要脸

    
    极左回潮,2015年初,官方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涂脂抹粉的30集电视连续剧《壮乡雄鹰》在南宁召开新闻发布会。八一电影厂为屠夫树碑立传。但是那些歌功颂德的庙堂影视依旧不能掩盖韦屠夫嗜血嗜杀的残忍本性。
    
    韦国清动用正规军对付一方城市一群百姓,本无足以称道,他杀人如麻,而且屠城杀降,确属人面兽心,伤天害理,却被事主说成是威武之师的壮举。说者不觉颜面发烧,听者倒是满脸通红了。
    
    图:南宁新闻发布会现场。暴力因为涂上了红色而变成神圣,屠戮的嚎叫因为掩饰和歪曲而变成歌舞升平的吟唱。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令人发指的杀人狂魔,他们杀人不眨眼,视民如草芥,可谓血债累累,罄竹难书。
    
    太平天国天京城破,曾国藩因为在南京的屠杀手段残暴,被人们称为“曾剃头”、“曾屠户”;多铎率领清军在扬州屠城十日,超过八十万人,即史上著名的"扬州十日",多尔衮则制造了“嘉定三屠”惨案。韦国清在广西城乡动用军队及“联指”屠城,屠戮二十万广西民众。是如假包换、板上钉钉的“屠夫”。
    
    俗话说,天底下最怕两种人:一是不要命的;二是不要脸的。文革同时成全了这两种人。
    
    比起那些残民以逞的暴君,强奸民意、涂炭生灵的政治流氓来,廖伟然的人格要率真高尚得多。他待人诚恳,守信用,讲义气,重承诺,轻生死。他率性豪宕,不屑作假,高兴活出自己的天然本色。他的确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侠者,是文革乱世最醒目的异数。
    
    鲁迅先生在评论中国人时曾说过一句: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
    
    我们不能总是简单地以成败论英雄。
    
    当神州大地亿万民众匍匐在“伟大领袖”神话权威之下引颈就戮之时,在广西柳州却有一群血性汉子在廖胡子的率领下,以大无畏的精神与专制狞恶的刀斧相抗衡,未战而成败立判。他们的武装抗暴属于"原始正义"的壮举!这就足够了。文天祥《金陵驿》中有句:“千年成败皆尘土,消得人间说丈夫!”要做大丈夫伟男子,有时候,是不能太计较成败利钝的。
    
    廖伟然同韦国清所代表的官方国家机器对抗,从力量对比来讲,廖处于绝对劣势,失败固在意料之中。但是,第一,评论事物的成败得失,恐怕不能只看眼前,而要从长远、全局来看。1976年清明的天安门群众运动,当时遭到镇压,是失败了。但正是这场运动,成为半年后粉碎“四人帮”的群众基础。廖伟然指挥柳州造反民众武装抗暴的抗争也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倘若人们日后回顾历史,发现当毛泽东等人胡作非为之时,偌大一个中国,竟然万马齐喑,“竟无一人是男儿”那就太可哀了。
    
    我总认为,在危难之际,一个敢舒螳臂而挡车者绝非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而是肝胆照人的侠士。尤其是在文革敢向毛泽东、韦国清捋虎须、践豹尾的勇士更见英雄本色,也更令人肃然起敬!
    
    其不折不挠的勇毅精神,与那些无处不见的阴虱、跳蚤、马屁精、应声虫、风向鸡和附骨之蛆相比,云泥霄壤,高下立判!他始终如一,从不反侧;他明刀明枪,不施暗箭;得胜我幸,取败我命,亦无怨尤。就算笃定要做“反革命分子”,也做货真价实的反革命“暴徒”,反将民运队伍中某些媚共投共的伪君子晒成了臭烘烘的死鱼烂虾。廖氏悲剧英雄的一生大起大落,多姿多彩,宛如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在风雨如晦的文革乱世里盛开怒放,那是造反精神不死的象征,成为文革一道异样的风景。
    
    古人说"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勉从虎穴暂趋身,说破英雄惊杀人。"
    
    这种大无畏精神的人,了生达死,肯为崇高志愿抛洒一腔热血,他无疑具备“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气,还有“众人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心理素质。
    
    这种敢向专制暴政亮剑死磕的气概,几人具备?
    
    在当局对文革话题严厉封杀,国内媒体对文革集体噤声的当下,这也是国内出版社在出版《难忘的岁月》时,只渲染控诉韦国清的广西当局打压造反派之悲情,而不太涉及造反大军反抗暴政正义之举;这也是该书只限内部出版,而不能公开发行的原因。退一步讲,就算内地出版社公开了这些,新闻审查部门也不会放行的。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


    图5:《难忘的岁月——广西柳州文革纪实》(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8月内部出版)
    
    倒是没收在此书的小人物或中层人物的回忆文章,如柳州、柳铁造反派的钱文军、杨建平、碧琼子、刘贵宝、韦文德等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在网络上不胫而走,真实地反映了这段历史。这些个人回忆文章有独特的经历,有分析,有反思,有脱离官方话语的独立思考,更有经历了人生起伏迭宕,百转千迴以后的精神沉淀和情感累积,对后世了解文革来说,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文革研究必将越来越采用以底层和边缘的视角来观照的路径,而不仅仅限于上层权力斗争,意识形态和政策运作。比如劫后余生熬过来的韦文德(柳江造反大军普通一员),晚年在辛劳讨生活之余仍笔耕不缀,以自己文革的亲身经历,撰写了一部自传体的长篇文革纪实《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由香港艺阳出版社2013年6月出版。以自己“政治贱民”的血泪史见证了柳州文革大时代的民族悲剧;再比如钱文军(柳铁工机联头头之一)的《武斗纪事》(一个老红卫兵的回忆),刘贵宝(柳州造反大军作战参谋)的《河北保卫战》、《可怕的集訓队》,均节选引用收入平头拙作《台前幕后》中。
    
    (未完待续)
    
    《观察》首发
    
    本文节选于小平头长篇文革密档揭秘《破解文革柳州惊天大案谜局――“七.三”布告出笼的台前幕后》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注释:
    
    (1)钱文军:《武斗纪事》(一个老红卫兵的回忆)。发布于:博客中国 链接地址:http://wenjunq.blogchina.com/775822.html
    
    (2)文革初期,广西师院(今广西师大)的师生分成“多数派”和“少数派”,“少数派”取名“红旗红卫兵”,“多数派”还未取名,“红旗红卫兵”的人称“多数派”为“老多”,他们自己也就欣然承认叫“老多”,就不再取名了,就叫“老多”了,这就是“老多”名字的由来。随后,“老多”这一派,分别按各系统各条战线成立了下属组织,共有十多个大的组织,都有自己的组织名字,为与这些组织相对应,同时成立了“桂林市革命造反大军”,统率下属各组织。这样,“桂林市造反大军”与“桂林老多”就互为别名,等于一个人的两个名字。一般对桂林以外,都习惯称为“桂林老多”。 (博讯 boxun.com)
3520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中的一起军机叛逃未遂事件
·文革中最活色生香的事:抓“破鞋”
·广州文革武斗悬案追踪:林简死亡之谜(3)
·智者:民国与文革中知识分子的命运 (图)
·文革时无法无天 外交部长的悲惨结局 (图)
·反人类文革里张东荪一家的恐怖遭遇
·宁波文革大事记:1966-1976
·文革中老帅的下场 (图)
·文革习仲勋狱中见家人 分不清两女儿认不出习近平
·“文革”干将谢静宜1981年靠什么被免予起诉 (图)
·北京旧货市场上拍到的文革图片 (图)
·文革刘少奇:为什么有不同意见就把人抓起来? (图)
·毛蒋公认的民族英雄文革打成反革命 遗孤无奈接受
·杨杰:文革中为写五个字而送命的王绪祥
·文革打疯逼疯人事例/邓小军
·李讷在文革中犯有严重错误
·毛泽东的晚年困境与文革之发动/范书林
·大将许光达的“文革”岁月
·文革ABC之七: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五/更的的
·老畢罵毛視頻 爆二次文革論戰 (图)
·秘闻:1966年毛泽东算命后发动文革 (图)
·学者:文革的最后胜利者还是官僚集团 (图)
·环球时报再发奇论:任志强胆子太大了 炮轰习近平掀起文革之风 (图)
·南开校长: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 (图)
·南开校长警惕重蹈文革的历史错误 (图)
·袁天朝辫和朱文革棍:可曾有基本的常识? (图)
·文革复辟?美国观察家看中国反西方价值观 (图)
·观察人士: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最黑暗时期
·文革精神遗产在习大大心中作祟
·公祭日上海公民问习近平:文革、饥荒的同胞呢 (图)
·习近平掌权 中国似迈向二次文革 (图)
·小红书金芒果再现文革崇毛热
·83岁文革馀孽为何赞扬习近平?
·中央文革小组最后一人戚本禹:盼习成毛接班人 (图)
·广西反恐宣传画:文革风格、指向穆斯林 (图)
·内蒙古文革迫害:凝聚共识与没有墓碑的大草原 (图)
·专家称中共可能永远不会公开有关文革等档案 (图)
·为什么中国网友多数怀念“文革”
·文革中长大的中国老人 爱嘈杂集体活动 (图)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
·申君:要警惕文革揪斗歪风死灰复燃!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毛左借助韦国清僵尸还魂 (图)
·赵楚:评《求是》攻击贺陈——文革欲来风满楼
·崔卫平:中国电影中的文革叙事
·陈维健:“文革”再来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推荐阅读寻访实录《文革受难者》 (图)
·昨日重现,中国文革回潮 (图)
·余秋雨咒骂沙叶新是文革老左
·“红小将”凸显大学生对“文革”缺乏认知 (图)
·薄熙来与“文革”/武振荣
·简论“文革”的三次变脸和变质/武振荣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谎言破产: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中国影视有文革禁忌但《复兴之路》不避文革
·文革ABC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更的的
·“文革”时期中国人怎样活下去/祝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