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广州文革武斗悬案追踪:林简死亡之谜(1)一起严重的杀俘虐尸案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广州文革武斗悬案追踪:林简死亡之谜(1)一起严重的杀俘虐尸案

    
发现一份内容惊悚的文革小报

    
    最近笔者在编写“广州地区文革大事记”时,整理手头上近年收集但还没来得及全部过目的文革小报资料 ,偶然发现一份1968年1月8日以“工革联 人民汽车《革命钢杆》”名义编写出版的小报。这张白报纸印刷的小报更像一份“大传单”,因为它是单张十六开的,即只有普通小报的半张大,里面也仅有“人间正道是沧桑”一篇文章。但读下来内容却很不寻常,特别是其中“披露”了广州文革最大的武斗死亡事件——“820三元里事件”,以及“821新闻电影院事件”,东风派两次“伏击”旗派的内幕。
    
    考证这篇文章的真实性,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当时某派出于派性宣传的目的,为了搞垮对立派,无中生有胡编乱造虚构情节。整篇文章是经不起事实考验的;另一种可能是文章作者当时从某种途径(俘虏、策反或公安机关内部)得知了对方的内部情况,于是加以公开。基本内容经得起查证。
    
    作为一个文革研究者,我不能预设立场。该文无论真伪,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照复杂的文革历史,这才是它的价值所在。
    
    笔者的调查,今天就从考证这篇文章开始。“820”涉及的范围较大,也较复杂,我先从“821”入手。
    
    下面是“人间正道是沧桑”一文节录:
    
    、、、、、、
    
    英雄的红司六中东方红革命小将林简,就是被《615》这帮匪徒惨杀的。
    
    这是在八月二十一日的晚上,北京路上一片白色恐怖,从市一宫发出的稀稀落落的冷枪声,不时的,划破了死寂的广州城的上空。真是人有点不寒而栗。突然,汽车的马达声冲破了北京路上的沉寂。一辆中型吉普车由北向南飞驰而来,立即就被埋伏在新闻电影院对面大楼内担任“警戒”任务的《615》武工班长沈志华和黎小昂等一伙匪徒发现了。当吉普车进入了匪徒们布防的火力圈的时候,因该车没有发出通行讯号,沈志华马上像疯狗一样跳将起来,一声嚎叫:“这是旗派的,打!”话刚出口,他马上首先用五四式手枪开火了。连发了几枪,没有打中。杀红了眼睛的沈志华马上换了一支半自动步枪继续射击。这时候,伏在沈志华身边的黎小昂恐该车逃脱,随即用半自动步枪猛烈开火。小车啊!你跑快一点吧!但是一颗罪恶的子弹终于穿透了一位坐在司机身旁,保卫司机的红卫兵小将的右胸,他顿时失去了知觉,只见他手一松,就从车上掉下地来,躺在马路上了。
    
    匪徒黎小昂首先从大楼冲了出来,一看受了重伤的红卫兵小将还在喘气。便气汹汹地,连忙拔出手枪指着地上的红卫兵小将狂叫:“妈的,加他几枪”!话音未落,紧接着黎小昂从大楼里冲出来的一个名叫“亚辉”的市四建总头目,立即举起了他手中的自动步枪,朝着这位红卫兵的左肩间往下至腰间的部位加了六枪。这位英雄的红司六中东方红革命小将,毛主席的好红小兵林简同志,为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流尽了自己的最后一滴鲜血。他被《615》这一伙匪徒杀害了。
    
    但是,这一伙凶残暴虐的法西斯匪徒,他们如此残暴地杀害了林简,还嫌不够满足。匪徒亚辉在一阵阵狞笑声中,转过身来,把枪一送,对另一名匪徒说:“来吧!这枪里还有一颗子弹,试一枪吧!很好玩的。你一枪打下去,血就会从弹孔里喷出来。”这名匪徒他自出娘胎就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杀人取乐的情景,心里害怕得直打啰嗦,连忙推开了亚辉送过来的枪:“我不打,我不打!”退到一旁。匪徒亚辉一声狂笑:“不中用的东西,看我的!打一枪好看的给你们看看”。于是,他再扳动了自动步枪的枪机,最后一颗子弹不偏不斜,正好射在林简尸体的生殖器上。令人惨不忍睹。
    
    唯恐杀人不够的这一帮匪徒,他们料到林简被杀害之后,旗派一定会来这里把尸首抬回去的。好个恶毒的杀人犯黎小昂,又指使其他匪徒把手榴弹的导火线环系在尸体的手指和脚指上,待旗派来抬尸时引起爆炸。正当他们进行这一罪恶活动的时候,马路上远远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一辆汽车朝他们的方向开过来了,黎小昂这一恶毒阴谋才没有得逞。
    
    查这次事件被杀害的革命小将林简,是《615》战士,人民汽车职工子弟学校教师林X的儿子。林X被杀害的噩耗传来,林X夫妇悲恸欲绝。血淋淋的事实使他醒悟过来了。他非常清楚地知道,那些天天在那里力竭声嘶地狂叫“旗匪杀人”的某些组织,特别是他自己参加的《615》这个组织和它的一小撮,正是夺取了他亲爱的儿子的生命的杀人凶手!他要造反!他要控诉!他要向《615》杀害他儿子的凶手讨还血债!现在,他不仅退出了《615》。他庄严地宣誓,要踏着儿子的血迹前进,完成他儿子的未竟事业,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林简,是被《615》沈志华,黎小昂和亚辉等匪徒杀害的。但是,铁的事实证明,在他们的后面,陈庆全,付亚恩和罗绍雄等一小撮《615》坏头头,才是真正杀害林简的凶手。这一小撮离审判他们的日子不会很长了。历史将无情地宣判他们罪大恶极,法网难逃。
    
    ——原载1968年1月8日工革联 人民汽车《革命钢杆》
    
    杀俘,往躺在地上的对方重伤员身上连打六枪,还是在没有经过双方交火的一场伏击之后,如此残暴,有何深仇大恨?
    
    虐尸,对一个死去的少年中学生,竟然还要往生殖器上补一枪,如此变态,是什么动机驱使?
    
    还有预谋设陷阱继续杀害对方的收尸人员、、、、、、
    
    这是一个极为血腥的文革暴力故事,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广州“六中东方红”有无林简其人?六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夜间“新闻电影院”门口是否发生过此事?
    
    接下来我会边调查边报道,也就是采取“实况报道”的形式,把我追踪这件文革悬案的全过程陆续公开呈现出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得出最后结果,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也不在意最后结果会是有利于“原告”还是“被告”。我只是想从一个案例入手,通过不同的侧面,还原一个时代真实的面貌。
    
    ——追求历史真相,就是我唯一的目的。
    
     阿陀 2014年12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52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武斗忏悔者:当年开枪杀人是为掩饰胆怯
·文革武斗亲历记实/李小瑛 (图)
·连云港,1968文革武斗(节选)/fraserview
·广西文革武斗实录 惨景仍历历在目
·青春墓地埋葬重庆文革武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论坛最新文章:
  • 希腊对中国游客重新张开双臂
  • 法国小公民与新冠大战疫——法华人抗疫心路
  • 印度新冠确诊超17万人 宣布大规模解封
  • 美警暴引发示威再延扩 又有2人遭枪击死亡
  • 中国突派临时航班6.4“载回留美学生”
  • 港人耗54亿延海洋公园寿命一年
  • 日媒曾曝解放军演习模拟夺东沙岛 台派新舰增防
  • 美国国务院公告办网上六四烛光晚会
  • 疫情重击 意大利陷经济衰退企业信心崩塌
  • 中国新报确诊4例 均为境外输入
  • 美议员提案李文亮命名广场 遭遗孀反对
  • 法国十字架报:怎样重启全球治理
  • 后新冠疫情时代第一批欧洲人飞往中国
  • 李克强指中国6亿人月入只千元
  • 中国工业5月报告继续回暖
  • 德国主张香港问题与中国对话 避提制裁与否
  • 俄罗斯一调查称世界最幸福国家中国排名第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