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胡德平回忆文革:朱光潜被看守羞辱仍诵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3日 转载)
    76岁的叶朗教授早早就来到燕南园56号,今天他要在这里接待一位新客人——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先生。
    
     燕南园,北京大学燕园之南,中国上世纪许多人文大师都曾居住于此。燕南园56号曾是前北大校长周培源的寓所,现在是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的办公场所,也是叶朗教授举办“散步美学”沙龙的地方。

    
    叶朗,1955年考入北大哲学系,接朱光潜、宗白华诸先生衣钵,潜心美学研究。在北大经历了59年的风风雨雨后,已成一代大家。59年的学习、教学与研究生涯,让叶朗教授把全部心血都投入到了美学教育中去。做为人文学科中的神圣一环,美学教育与整个民族素质的提升息息相关。正因为坚信这一点,叶朗教授才把他的晚年时光放到美学教育的大众普及上,这也是他今天要在这里接待胡德平先生的原因。
    
    大学境界
    
    胡德平其实也并非北大的客人。在叶朗教授考入北大哲学系8年后,1963年,胡德平也被北大历史系录取。走进燕南园,胡德平在一处院落之前站下,指着那里说:“翦伯赞先生在那里住过。”注视良久,胡德平重重地说出三个字:“伤心地!”
    
    翦伯赞做为新中国的历史学泰斗,曾任北大历史系主任,因对批判吴晗《海瑞罢官》一剧持反对态度,在文革期间备受折磨,于1968年12月18日吞药自尽。
    
    转过几条小路,便来到燕南园56号,一进院子,叶朗教授和他的同事早已等候在门前。握着胡德平的手,叶朗教授兴奋地给客人介绍:“这旁边就住着李政道先生;那边,57号,以前住着冯友兰先生。”
    
    进屋落座,宾主寒暄。叶朗教授先讲起自己关心的事情:“这几年我一直在鼓吹要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大学要有浓厚的文化氛围、学术氛围、艺术氛围,这些氛围的灵魂就是更高的精神追求,就是冯友兰先生讲的更高的人生境界。”
    
    叶朗教授认为,近些年来社会风气萎靡,大学要负上一定责任:“社会需要通俗艺术,可以靠市场、靠商业去生产。但大学有自己的使命,它不能流于市场和商业,它要生产高贵的艺术,去教育社会、引领社会。否则国家还要大学干什么?”
    
    叶朗向胡德平介绍自己创办的美学沙龙:“我在北大艺术学院开办这个艺术沙龙,每次只有二十几个人,小范围探讨这个问题。追求更有价值、更有意义、更有情趣的人生。”和别的美学沙龙不一样,今年叶朗教授举办的一系列讲座,初期讲的却是博物学:“现在大家对博物学不重视,钱学森、季羡林都强调过:一流的大学,要让科学和艺术相融合。钱学森晚年时说过:他关心的就是怎样办一流大学、怎样培养一流的人才。而办一流大学,就要科学和艺术相融合。”
    
    在这些做博物学讲座的人中,既有栖身陇蜀山区、研究野生大熊猫保护的科学家,也有走遍千山万水、拍摄濒危动植物的摄影师。叶朗教授特别提到北大哲学系的刘华杰老师,刘老师痴迷于博物学,为听众讲解美国科学家纳博科夫的蝴蝶分类。这时叶朗教授眼中透出欣赏的光芒:“他(刘华杰)身上有一种高贵的气质,俄国 19世纪那些文学家、艺术家身上都有高贵的气质,而我们现在的社会就缺乏这种气质。”
    
    叶朗教授认为,对高贵精神的追求,体现了人生的神圣性。
    
    对于叶朗教授的观点,胡德平表示赞同,他提起了自己去阿拉善沙漠考察时对美的感悟:美就是用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的人对生命、人生、生活的价值追求,是对人性的直接拷问。他批评现在的教育充满“空洞的说教、空洞的理论、陈旧的意识形态”,离年轻人已经越来越远。
    
    早前叶朗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过相同的观点,他认为现在的美学教育不是为了提升、丰富孩子的精神世界,而是为了考试加分,把灵魂层面的东西物欲化,与美学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一个伟大的民族不能没有丰富的艺术,更不能没有具备艺术素质的民众;而美育之于社会,主要是通过艺术教育这一途径实现的。我们目前对我国当代艺术关注不够,研究不够,这就导致艺术教育与当代社会生活交融汇合的渠道变狭窄了。”
    
    叶朗的感叹引出了胡德平来访的正题,此行他就是为了向这位美学教育大师请教,如何让《红楼梦》这样的古典名著被当代社会所接受。“为什么英国人能让世界牢记莎士比亚,而我们自己甚至忘了曹雪芹?”
    
    这是一个大命题:丢掉了中国文化,中国还是中国吗?
    
    生命所在
    
    坐在燕南园56号,叶朗与胡德平这对老北大的校友不能不谈起共同经历过的历史。
    
    1967年,胡德平因为父亲被迫害,而被打成“黑帮子女”,在北大成了受“专政”的对象。这期间,胡德平得以和一批同样被“专政”的人文大家相触,他们身上的高贵品质深深感染了自己。胡德平回忆说:“文革时,我在北大,关了我一个月。我和朱光潜先生都关在黑帮大院。朱先生那时被劳改,干着最脏最累的活,却还在闲暇时间写诗。看管看到后,为了羞辱他,把大家集合起来,让朱先生把写的诗念给大家听。朱先生朗声诵读,抑扬顿挫,毫无惭色。”
    
    说起朱光潜,当然也有故事让叶朗教授追思。叶朗教授介绍,朱光潜先生翻译黑格尔美学,文革时文稿被抄家,后来终于找到了。文革后,朱先生用了3年时间整理出来《歌德谈话录》,一共300多万字。那时朱先生已经80多岁,这种对学术的专注和辛勤,令人钦佩。“朱先生逝世时,我写了一篇悼文。小时候我看见过丰子恺的一幅漫画,画中一棵大树被拦腰砍断,旁边发出许多新枝,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在旁边看。漫画配了一首诗:大树被砍伐,生机并不熄。春来怒抽条,气象何磅礴!这首诗来比喻朱先生的人生境界不是非常恰当吗?”
    
    北大老一辈思想家,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都不放弃专研和工作。叶朗教授回忆起一个故事:
    
    1958年人民公社运动,北大请来大兴县黄村人民公社的主任给北大哲学系全体师生做报告。讲如何解决高级社里碰到的矛盾,以此论证人民公社的必然性。报告结束后,北京市的一个领导对北大师生说:“你们看,现在的哲学家就是这些人民公社的基层干部,他们在实际生活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他们才是真正的哲学家。”这时,冯友兰先生站起来说:“这些公社干部是哲学家,我们是哲学工作者,我们还要做我们的工作。”
    
    “即便是在那种境遇下,他们还在争取工作的机会,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所以学问是生命所在。”叶朗教授这样感慨道。
    
    当年冯友兰先生居住的燕南园57号,离两位老校友攀谈的地方也只有一望之遥。
    
    冯先生90岁的时候,学生们去家里看他。他说我现在看不了书了,只能在脑子里温习以前的书,但这种温习也可以发现新的东西。他告诉自己的学生:“人类的文明好像一炉真火,几千年不灭地燃烧,为什么不灭?是因为古往今来的科学家、艺术家,呕出心肝,用自己的脑汁做为燃料添加进去。”
    
    学生问:“为何呕出心肝?”
    
    先生答:“欲罢不能。”
    
    来源:中国经营网 (博讯 boxun.com)
3104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劼:美学审视下的高尔泰,朱光潜和李泽厚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为A
  • 创意千篇一律激情万里挑一
  • 富人往往是贱人
  • 移民最反对移民
  • 老锅的烦恼
  •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 田家英的婚外情
  • 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台湾小小妮152
  • 飞虎队中国文人不顾事实真伪只管宏大叙事夸夸其谈的毛病何日能改
  • 孟浪直播瘟龟嗑药现形记
  • 罗勇泉中美贸易----美国的"胆小鬼博弈"能否再次取得成功?
  • 小乔山穷水尽已无路无需“灭爆”必“自灭”
  • 语丝中国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
  • 自由魂后知后觉的预言骗子
  • 语丝中国中美贸易战下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育婴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反思
  • 孟浪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育婴一错再错终成大错
  • 自由天空中美贸易该如何走下去?事实胜于雄辩
  • 金镳“当委会”之闹剧可以休矣
  • 曾节明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驳经济决定论者
  • 纪念堂改弦易辙也徒劳进退维谷步履艰
    论坛最新文章: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 谷歌华为停合作 华为海外手机用户有何影响?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 意副总理萨尔维尼:中国不能掌握敏感信息
  • 特朗普:美对中课关税奏效 企业撤离中国
  • 巴黎上诉法院下令对朗贝尔恢复治疗
  • 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所有部长集体辞职
  • 《灼人秘密》亮相戛纳 幽默讽刺又令人悲哀
  • 巴黎大塞车:计程车驾校急救车堵路抗议改革
  • 乌克兰前谐星就职总统 解散国会 强调停战
  • 陈小雅评邓小平和赵紫阳
  •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 王全璋被囚1410天不让见家属 其妻怀疑酷刑
  • 习近平赴赣向中共红军长征起点献花 察稀土
  • 孟晚舟抱怨受限 两名加拿大北京囚徒情何以堪
  • 韩表示将争取尽早通过800万美元对朝援助
  • 法新:特朗普禁令 华为和其全球客户危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