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老太监披露宫中房事细节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6日 转载)
    
    
老太监披露宫中房事细节

    我在《银元时代生活史》中写过敌伪时期,我专程到北平(那时称北京)购买医书,余闲时候到处探访。一天我在北京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来今雨轩饮茶,发觉那边的茶客最喜欢在附近拉一个能说能讲的老太监,叫他们讲讲宫中旧事。好在这些老太监穷极无聊,等待茶客的施舍,所以唤之即来,来到就好像白头宫女话天宝一般娓娓而谈。
    
    来今雨轩虽是饮茶的地方,其实所谓茶叙,不单是饮茶,也可以随便点菜,丰俭皆有。一次,我和一位做医生的老友在这茶座倾谈,他指着远远的几个老态龙钟的人说,那些就是清代遗下来的太监。我就问他,可不可以拉一个太监来闲谈?那医友说:“这种太监,身上臭不可闻,形态丑恶,是不上台面的。”但是他曾经几次和他们谈过,还记得一些,下面所记的,全是这位医友转述太监们的话。
    
    敬事房里担任职务的太监,是专管皇帝房事问题的。每天在皇帝晚餐前后就托着一个盘,跪着呈到皇帝面前,盘中尽是象牙做成的签牌,每一根签头上,有些是黄色,有些是红色,有些是蓝色,这些颜色是表示后、妃、贵人的等级,上面还有黑字,写明许许多多名字,皇帝就拣出一根签,太监就唯唯而退。皇帝当晚要宠幸的一个女性,就是这根签上写明的一个。
    
    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个数字还是一般传说,事实上不足此数,因为皇帝每年都要选美女进宫,数目并不规定,尤其晚清的几个皇帝,后宫妃嫔都没有达到足够的数字。
    
    这些宫中的美女,皇帝根本弄不清楚,全凭太监安排好牙制的签牌给皇帝拣,皇后的签当然是每天放在盘面第一排,但是皇帝有时要选熟悉的名字,或是特地拣一个不熟悉名字试试新。
    
    一年过得很快,有好多妃嫔,轮不到的也多得很,所以敬事房的太监是常年受到这般女性的孝敬。凡得到太监帮忙的,那么她的签牌就有机会放在盘中。就因为这个关系,敬事房太监可以对这些女性“上下其手”,这四个字,有些是讲物质的,有些是讲行动的。唯有处子,不能乱来,一经皇帝宠幸之后,智慧大开,可能兴趣渐浓。
    
    太监本是无物可以应付的,但是有人说:“跛者不忘其行,哑者不忘其言,聋者偏欲听声,盲者偏欲窥光。”所以太监对宫中女性还是欲念旺盛,碰到宫中女性饥不择食时,也只好听凭太监随意处置。所谓随意,读者也可以心领神会,不需我把它形诸笔墨。
    
    何况除了皇后,其他女性在宠幸之前,都要剥光衣衫,一丝不挂地裹在被窝中,由太监送上龙床,揭开被的下端,再让被宠幸的妃嫔爬入被中。行房之时,外边另有一个太监守着,到了相当时间这个太监就跪着喊四个字“是时候了”,这是规矩。有些皇帝可能拍掌为号,让太监再用被裹着退出;有些皇帝可能龙心大悦,不理什么时候,外边尽管叫“是时候了”,他充耳不闻。有些被宠幸的留宿一宵也是有的。电影中曾有太监大呼“保重龙体”,未免滑稽。
    
    清末老太监披露宫中房事细节
    
    被宠幸的女性,可能第二晚又选中,也可能一度春风之后便不再中选。深宫春怨,几乎每个女性都会尝到这个滋味。处子未经宠幸过,可能默不出声,一经人道,以后就思念不已,于是出现一种代用品,以幼鹿茸角为最合适。因为有茸的鹿角,是硬中带软的东西,药材铺切片能切到如纸一样薄,足见其软硬度恰到好处。各地称鹿茸角为角先生者,即是指此,南方人以讹传讹,乃称为“郭先生”,实在是误会的。
    
    宫中的怨女,当然最喜欢年轻的太监,她们认为太监总算是一个男性,所以小太监就时常得到亲近的机会,称为“上床太监”,这是宫中的公开秘密,大家都知道的。太监们胆大妄为,代宫中怨女,特设“黑轿”及“黑车”,只要有钱到手,竟然把宫外俊男也载入宫中,其事亦见于诸家笔记,也是太监们秽乱宫闱的特种行动。至于玉茎重生的太监,更能得到这般怨女的欢心,因为他比较能给予她们实际的需要。
    
    来源:旧闻新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172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清代太监净身阉割全过程
·“慈禧爱与大太监李莲英共浴”之真相
·太监不是中国专利:世界各国宦官一览
·清朝是怎么管好太监的
·炒出来权奸李莲英:清愤青不敢骂太后只能骂太监
·民初名妓为何与太监闹离婚:不能人道竟还重婚 (图)
·清朝太监年终奖能分多少钱
·太监孙耀庭忆末代皇后:洗澡不自己动手 时常裸体 (图)
·太监被去势仍对宫中女性“上下其手” (图)
·老太监忆:光绪儿时吃不饱 常跪求太监乞食
·太监不是中国专利:世界各国宦官一览(图)
·中国历史上的外籍太监 (图)
·集荣与宠于一身的大太监李莲英秘史
·北京107国道修路挖出明代太监墓碑 探出两古墓
·中国“国难”之“根”:“太监”文化/黎鸣
·东步亮:太监不仅在中南海
·埃提阿伯的太监─ 第一位非洲基督徒
·清朝是怎么管好太监的/张程
·秘书与太监/杨恒均
·和饶毅商榷:太监现象的背后谁是皇帝?/庶贱民
·周蓬安:季建业的“黑鼻孔”暴官场已深度“太监化”
·中国,太监之国/何岸泉
·解龙将军:美国也有太监制度?
·太监共和国/李焕明
·刘逸明: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图)
·天涯被删文章:太监当道日,天朝崩溃时/秋水一天
·计划生育将太监文化发扬至如此崇高的境界
·刘士辉:前有犬獒东东,后有太监成龙
·太监式爱国——忠君爱国主义
·“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牟传珩
·刘晓波: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王存兴:精神太监和太监文化
·我的理想是入宫当太监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成觉田家英的婚外情
  • 陈泱潮【特權資本化】黨國體制的結構性癥結問題
  • 金镳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罗勇泉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张春桥这就是对民主最大的嘲讽
  • 自由天空美国发起“贸易战”的三个误判
  • 在基督里重生霸凌主义,不得人心
  • 王一梁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孟浪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茉莉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谢选骏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曾节明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 罗列浮云遮望眼拨云见青天
  • 谢选骏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 胥志义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 杨建利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