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申府:曾是毛泽东的“顶头上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5日 转载)
    
    名满天下的钱锺书有“文化昆仑”、“民国第一才子”之美誉,是现代史上当之无愧的国宝级人物。那么,是谁第一个将钱锺书誉为“国宝”的呢?
    

    答案是张申府。张申府是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张国焘由他介绍进入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他还是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后又与周恩来一起介绍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北大图书馆工作时,曾是当时在北大图书馆做助理员的毛泽东的“顶头上司”。
    
    张申府也是黄埔军校首位共产党人,1924年5月,孙中山任命张申府为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后为代理主任。周恩来当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就是接他的班。
    


    

最早将钱锺书高度评价于报刊,并誉为“国宝”
    
    正是这个在现代史上颇具传奇色彩的张申府,最早将钱锺书高度评价于报刊,并誉其为“国宝”。与钱锺书同年考入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的常风,在其著作《和钱锺书同学的日子》中说:张申府先生经常买来新的西文书,他看了之后要写篇文章介绍。这些文章写好后总是请锺书代他送给《清华周刊》。当时在清华教授中,知道和了解钱锺书的人除了本系的两三位先生以外就是张先生。大约在1934年,张先生编《大公报》之副刊“世界思潮”,在一篇文章中,他说:“钱锺书和我的兄弟张岱年并为国宝。”
    
    当时,钱锺书才刚刚24岁,就获得了如此之盛誉。后来钱锺书和张岱年都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著名学者,足见张申府在识人方面的先见之明。
    


    

曾是毛泽东的“顶头上司”
    
    研究“五四”以来的中国史时,张申府绝对是一个无法绕过的重量级人物。尽管历史几乎将他遗忘,以至于现在的许多人对他很陌生。
    
    1917年毕业于北大的张申府,与毛泽东同年出生(1893年),并曾与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共事。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一次闲谈中,章士钊向毛泽东提及张申府的工作安排问题,毛泽东说:“那是我的顶头上司啊、、、、、、”由此才牵出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张申府在北大时担任了新文化运动兴起的标志、中国现代最伟大的杂志之一《新青年》的编委,早期革命家郑超麟曾经回忆说,自己之所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很大程度是因为看了张申府先生在《新青年》的文章。
    
    1918年冬,陈独秀、李大钊、张申府三人联手创办了新文学运动旗帜之一的《每周评论》,由张申府负责编辑,当时在国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周恩来和朱德的入党介绍人
    
    张申府在当时首次向国人介绍了罗素、罗曼·罗兰等西方进步思想家,先后在《新青年》等杂志上翻译了罗素的多篇文章,年仅25岁时,就成为闻名遐迩的罗素专家。“罗素”二字的翻译定名就是出自张申府之手。罗素曾在给一位法国友人的信中说:“中国的张申府先生,比我还了解我的著作。”
    
    1920年8月中旬,陈独秀筹备建党,为了确定组织名称,在上海的陈独秀在给李大钊和张申府的信中说:创党之事“只有你(指张申府)与守常(李大钊)可以谈”。建党之初时张申府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他与李大钊是当时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两位创始人,张国焘是由他介绍才进入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张申府还是周恩来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介绍人。他又与周恩来一起介绍朱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黄埔军校中的第一个共产党人
    
    1924年2月,刚从欧洲归来的张申府来到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广州,因有李大钊和陈独秀的推荐,加上当时广州留学生很少,改组后的国民党迫切需要人才,张申府受到廖仲恺等人格外热情的欢迎。时值国民党筹办黄埔军校,参与筹建军校的还有孙中山邀请的几名苏联军事顾问,他们中有的人会讲英语、德语。通晓英语、德语的张申府很快成为校长蒋介石的翻译,参加了黄埔军校的筹建工作。
    
    1924年5月,孙中山任命张申府为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是当时中共在黄埔军校中的第一人。
    
    当时的政治部主任是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在他离开时张申府多次任政治部代主任。黄埔军校开办后,特别需要政治工作干部,党代表廖仲恺和政治部主任戴季陶多次叫张申府为军校推荐人才,张申府开出15人名单,第一个就是周恩来,张还为周恩来解决了从欧洲回来的经费,全力将他推上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位子,也将他推上了政治舞台。
    
    1924年6月下旬,张申府因与蒋介石难于共事,辞去政治部副主任职务。
    


    

中国罗素研究第一人
    
    1925年1月,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张申府列席了会议,会上因讨论党的纲领时反对与国民党结盟而与蔡和森、张太雷等人发生争执,而后负气提出退党。
    
    退党之后,张申府以教学和翻译著述为生,先后在暨南大学、大陆大学、大夏大学、中国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校任教,所教的都是罗素哲学或逻辑。当时的哲学界:杜威实验主义哲学的主要介绍者是留美的胡适,柏格森生命哲学主要介绍者是留德的张君劢,黑格尔哲学的主要介绍者是留美留德的贺麟,罗素新实在论哲学的主要介绍者是留法的张申府。
    
    1931年,张申府被清华大学聘为哲学教授,讲授逻辑与西洋哲学史。当时,清华大学哲学系还有冯友兰、金岳霖、邓以蛰三位教授。几人颇相契合(冯友兰的堂妹后来还嫁给张申府的弟弟张岱年),几位大师级的教授齐聚清华大学哲学系并称“四大金刚”,其阵容之豪华,综合实力之强,令人叹为观止。
    


    

领导“一二·九” 运动被清华解聘,与蒋介石矛盾日深
    
    1935年冬,张申府与刘清扬、姚克广(姚依林)、孙荪荃(时任女一中校长,后来嫁给了另一位传奇人物中共的创党元老谭平山)等共同发动和领导了北平的“一二·九”学潮,张申府是游行总指挥之一。当时的政府于1936年2月将张申府、刘清扬同时逮捕,将他们关在安定门内的陆军监狱。两个月后,才由冯玉祥保释出狱。出狱之后,张申府又讲了几个月的课,到暑假时,清华大学囿于当局压力把张申府解聘了。
    
    1936年1月,北平文化界救国会(民盟的前身,救国会另几位主要领导人是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成立,张申府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和救国会的执行委员,后又担任华北各界救国会的负责人,是爱国进步教授中一位活跃的较有影响的代表。
    
    张申府离开共产党之后还追随邓演达。为继续贯彻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他与邓演达、章伯钧、黄琪翔共同在上海创建了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今日我国八个民主党派之一的中国农工民主党之前身),人称第三党。
    
    1938年7月,国民党在汉口召开了国民参政会一届一次大会,张申府与“救国会”的沈钧儒等6人被聘为第一届参政员。张申府为参政员,与蒋介石矛盾日深,蒋介石有一次当面骂他,说他“反对政府”,“你不但写文章反对政府,还在防空洞里反对政府!”并表示是有人在防空洞里亲耳听到的。
    
    张申府气愤地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纯属无中生有。
    
    张申府因为平白无故挨了蒋介石的一通骂,怒气难平,就提出要离开重庆去打游击。政治部长张治中听说后,跑来一再慰留,他才留下了。自然,参政员是无法再当下去了。
    


    

最后悔的两件事
    
    1948年,张申府在储安平主编的《观察》上发表了一篇《呼吁和平》的文章,正是因为这篇文章,改变了他后来的人生。11月15日,在香港召开的民盟总部第四次扩大会议,以“张申府之言行已走上反人民反民主的道路”为由,开除了曾是创始人的张申府的盟籍。12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痛斥叛徒张申府的卖身投靠”!10天后,已进入东北解放区的张申府的夫人、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著名政治活动家刘清扬在《人民日报》刊登离婚启事,标题为“张申府背叛民主为虎作伥,刘清扬严予指责”。并宣布与张申府从此一刀两断。
    
    建国后,张申府在北京图书馆当了研究员,负责选书,采集古籍,并专心于文史资料的整理研究。因他掌握英、法、德多国文字,还负责引进外文典籍。1957年,他被划成右派,在“文革”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直到1979年才获彻底平反。后任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86年,张申府辞世,享年93岁。《人民日报》发表讣告称他为“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是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
    
    张申府晚年曾回忆起自己的一生,坦言自己最后悔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就是1925年他退出了自己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另外一件事情则是1948年因为在共产党连连击败国民党、胜利在望时发表了《呼吁和平》一文被民盟开除。
    
    来源:羊城晚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204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傅国涌:“红色的罗素”张申府
·也谈张申府/黄河清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为A
  • 创意千篇一律激情万里挑一
  • 富人往往是贱人
  • 移民最反对移民
  • 老锅的烦恼
  •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 田家英的婚外情
  • 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台湾小小妮152
  • 飞虎队中国文人不顾事实真伪只管宏大叙事夸夸其谈的毛病何日能改
  • 孟浪直播瘟龟嗑药现形记
  • 罗勇泉中美贸易----美国的"胆小鬼博弈"能否再次取得成功?
  • 小乔山穷水尽已无路无需“灭爆”必“自灭”
  • 语丝中国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
  • 自由魂后知后觉的预言骗子
  • 语丝中国中美贸易战下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育婴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反思
  • 孟浪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育婴一错再错终成大错
  • 自由天空中美贸易该如何走下去?事实胜于雄辩
  • 金镳“当委会”之闹剧可以休矣
  • 曾节明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驳经济决定论者
  • 纪念堂改弦易辙也徒劳进退维谷步履艰
    论坛最新文章: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 谷歌华为停合作 华为海外手机用户有何影响?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 意副总理萨尔维尼:中国不能掌握敏感信息
  • 特朗普:美对中课关税奏效 企业撤离中国
  • 巴黎上诉法院下令对朗贝尔恢复治疗
  • 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所有部长集体辞职
  • 《灼人秘密》亮相戛纳 幽默讽刺又令人悲哀
  • 巴黎大塞车:计程车驾校急救车堵路抗议改革
  • 乌克兰前谐星就职总统 解散国会 强调停战
  • 陈小雅评邓小平和赵紫阳
  •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 王全璋被囚1410天不让见家属 其妻怀疑酷刑
  • 习近平赴赣向中共红军长征起点献花 察稀土
  • 孟晚舟抱怨受限 两名加拿大北京囚徒情何以堪
  • 韩表示将争取尽早通过800万美元对朝援助
  • 法新:特朗普禁令 华为和其全球客户危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