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胡锦涛设宴求为亡父平反 泰县领导一个不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3日 转载)
    
    
胡锦涛设宴求为亡父平反 泰县领导一个不来

    1985年,北京人民大会堂,即将调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与团中央同事们合影
    
    这篇文章选自“老记徐祥天天在线”网站,作者徐祥是江苏扬州人,曾在江苏泰州电视台、新华社《现代快报》、泰国《亚洲时报》、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等媒体工作。据徐祥介绍,这篇文章2004年在《亚洲时报》化名发表,因为该文,徐祥曾被追查三年,最后不得不写下保证书,脱离工作了五六年的《亚洲时报》。“随着胡锦涛的裸退,老徐才敢将以下文章登出且自报家门自己是作者。”虽然我们无从得知该文的真实性,但在没有其他权威资料的情况下,也许可作参考。
    

胡锦涛家史的基本情况
    
    自幼丧母在官方所有关于胡锦涛的宣传资料上,都写明他是安徽绩溪人。其实安徽只是胡的祖籍,他应该从没有到访过绩溪。江苏省泰州市(原属扬州)才是他的出生地,他在泰州上学上到18岁,直到后来他去北京上清华。
    
    胡锦涛的母亲李文瑞是姜堰市(原泰县)白米镇胡家店村(现腰庄村)人。而他的父亲胡静之老先生虽然父母都是安徽绩溪人,但他却是在民国时候就出生在泰县县城上坝地区,并且说着一口当地土话的“新泰县人”。
    
    胡锦涛的祖父祖母从清朝末年就从安徽绩溪迁到泰县上坝卖茶叶为生。胡锦涛民国早年出生的父亲胡静之(又名胡增钰)继承了胡爷爷的衣钵也以卖茶叶为生。
    
    胡锦涛出生后,母亲李文瑞身体一直不好,奶水不足,所以将他送到了李文瑞的舅母刘秉霞处,让当时也刚生了孩子的刘秉霞代为奶育。于是他的这个小舅奶奶就成了胡锦涛的奶妈(目前已经90高龄刘秉霞还健在,不过其生活得十分的俭朴)。
    
    到了1949年,当时胡锦涛只有7岁,他两个妹妹(长妹胡锦蓉、小妹胡锦莱)只有3-5岁,他们的母亲李文瑞女士因病去世,年仅29岁。
    
    胡锦涛自幼丧母,应该为他的一些沉稳个性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父亲被迫害
    
    胡静之没有办法下,就将3个孩子送到了泰州城自己小姨和妻子的舅母处抚养,而自己一直未有再娶。
    
    胡锦涛的外祖父老李家当时也是一大户人家,老李家不但在姜堰(原泰县)有生意而且在泰州城 的“善人巷”有一处当时十分宽敞和雄伟的四进三厢明清老式大院。当年胡锦涛就出生在这个大院 ,并且在此生活过十多年。
    
    他7岁的时候被送到泰州城西仓路上的大浦小学读书;12岁的时候进入江苏省立泰州中学的初中和高中部上学直到其18岁时离开泰州去北京清华。
    
    而在胡锦涛10多岁的时候,他父亲胡静之的茶叶店被国家“公私合营”,胡静之也成为了泰县供销社的一名职工。因为胡静之在文革中得罪了当地的一部分人,于是那些造反派就说胡静之贪污公款,并且将其拉到台上进行批斗,最后甚至还将他关了起来。
    
    胡静之被关的时候惨遭迫害,其身体一天天跨了下去。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的时候,只有50多岁的胡静之死不瞑目地离开了人世。时年36岁左右的胡锦涛正在甘肃任职,是副处级干部。
    
    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后,胡锦涛马上赶回了泰县。在安葬自己的父亲前,有个传说讲胡锦涛找到泰县有关部门和当时的县长以及其父亲的单位领导们,请他们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平反,而给开一张盖棺定论的证明。当时有不少部门的副手已经答应为胡的父亲平反,并且这些人还好劝胡在当时泰县最高档的饭店──泰县饭店摆两桌酒而请那些领导们过去“喝喝酒、谈谈心”。
    
    传说讲,第二天的中午,胡锦涛花50块钱(当时相当于一个大学毕业生的一个月工资)在泰县饭店摆了两桌。但是一直等到下午两点都没有一个人来赴宴。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县委办公室一主任赶来了,该主任歉意地告诉说,县委领导今天一直在开会,所以他们让他来向胡锦涛打个招呼。
    
    胡锦涛以及他的亲友没有办法,最后他将饭店的所有厨房师傅以及跑堂的、洗碗的、全部喊到了一起,请他们帮忙将当时当地最高档的两桌酒菜吃了。
    
    后来在确实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胡锦涛回到了甘肃继续工作。而从此后的近30年来,胡锦涛再也没有回泰县过。
    
    胡锦涛父亲这段遭迫害的历史不知道是否对胡锦涛远离中国官场的腐朽和腐败的个性有没有影响。
    

母亲娘家反对父母合葬
    
    胡锦涛父亲政治上受到的迫害,不光只在他父亲身上,还牵涉到胡锦涛母亲娘家的意见。
    
    1978年,只有50多岁的胡静之含恨而终时,因为胡静之的历史问题没有解决,所以当时胡锦涛母亲的娘家人反对将胡静之和李文瑞合葬,而避免在那“两个凡是”的年代受到牵连。
    
    后来在确实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胡锦涛只好将自己的父亲,葬在了离自己母亲坟5公里一个地方 。
    
    到了1997年,胡锦涛已经是中国国家副主席,还被邓小平定为江泽民的接班人的时候,他的长妹胡锦蓉、小妹胡锦莱操办将父母二人合葬在一起。这就是现在在姜堰烈事陵园里胡锦涛父母亲胡静之和李文瑞的坟墓。胡的两个妹妹胡锦蓉和胡锦莱就以三兄妹的名义,将父亲的坟进行了修建。并且还在坟前竖起了内容为“先考胡静之、先妣李文瑞,儿锦涛、女锦蓉、锦莱立”的一块大石碑。
    
    来源:老记徐祥天天在线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704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邓小平哪条接班人标准使胡锦涛“脱颖而出”? (图)
·盘点邓小平的"老伙计":宋平曾推荐胡锦涛任常委 (图)
·江泽民胡锦涛如何自评?
·邓小平凭哪些标准钦点胡锦涛隔代接班?
·江泽民16大“军事政变” 胡锦涛被逼表态 (图)
· 贾庆林胡锦涛密令广东“改革四老”敲打习近平? (图)
·指定胡锦涛接班 邓小平有深远考虑 (图)
·胡锦涛竟爱看韩剧 还是《大长今》剧迷 (图)
·偶然或必然?邓小平当年为什么选择胡锦涛
·殷友成:胡锦涛和胡耀邦两位总书记间佳话 (图)
·胡锦涛老爸胡静之的历史问题没有解决(图)
·胡锦涛:毛泽东早死早好
·毛泽东思想的颂歌 作者:胡锦涛
·胡锦涛智库还原历史真相:统一战线由康生提出
·胡锦涛拒绝万里重新评价毛泽东建议
·自由是最好的:邓小平胡锦涛等人对苏联成功分裂的反应
·习近平胡锦涛江泽民 把菜都夹给同一人吗? (图)
·全军政工会 胡锦涛未开因遭徐才厚阻挠 (图)
·震撼揭秘:胡锦涛因三事名垂青史! (图)
·习近平强势上位 取代没声音的胡锦涛时代 (图)
·习近平比胡锦涛更人性化
·胡锦涛曾经软过 习近平不一样 (图)
·对令计划有3种处理意见 胡锦涛不想管
·邓小平哪条接班人标准 让胡锦涛脱颖而出? (图)
·原政治局常委宋平回忆三线建设 曾大力举荐胡锦涛 (图)
·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出席国庆招待会
·胡锦涛裸退到底 习近平都不好意思了 (图)
·胡锦涛写信给中央谴责令计划,胡家马上被攻击
·达赖大赞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开明 (图)
·胡锦涛亮相电视剧《邓小平》 长成这样 (图)
·周永康之后是胡锦涛
·外媒传“胡锦涛儿子捲入非洲贪污调查” (图)
·胡锦涛排名跌至政治局委员之后 团派处境危难
·人走茶凉? 胡锦涛政治人气急剧下跌 (图)
·令计划哭求胡锦涛救命 徐才厚惊传病危 (图)
·上海帮选胡锦涛吊唁胡耀邦之时偷拆我私房
·邓家犬胡锦涛/马志杰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前上访记--胡锦涛的大饼和胡佳的十八个要求 (图)
·致中共党首胡锦涛的公开信/叶国强
·胡琴呼女士给中共胡锦涛、温家宝先生的公开信
·华侨回国投资引发的命案致信胡锦涛/宁化敏
·卖肾捐枪护身启事——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李继超 (图)
·成都“学生右派活化石”罗开文至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两封公开信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和胡锦涛主席一起反强权 (图)
·上海提篮桥居民黄松德向胡锦涛求救信 (图)
·丁华、陈黛莉联合国上访维权记--胡锦涛爱国吗? (图)
·一个被逼自焚的人致胡锦涛、习近平公开信/王学勤
·致胡锦涛一封控告信/谢金华、马海明 (图)
·两会期间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上海颜芬兰
·写给胡锦涛的第三封公开伩/哈尔滨市刘占利
·胡锦涛总书记你把我们骗了/吉林邓志波
·写给胡锦涛的第二封公开伩/刘占利
·写给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伩/刘占利
·胡锦涛,救救你的人民——中卫市冤民胡淑珍
·​春秋戈:徐才厚和军队腐败,必须追责胡锦涛!
·团结到极致的国庆招待会啊 胡锦涛嘴耷拉到屁股哦
·包杰罄:胡锦涛王岐山管不了保监会——平安保险带动大陆股市狂跌
·黄鹤升:周永康之后是胡锦涛
·周亚辉:令计划不是胡锦涛的亲信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杜阳明
·胡锦涛的后遗症:团派内讧/虎兴
·温家宝取代胡锦涛成为第四代招牌人物/纽约居士
·看山:“胡锦涛核心”即将凝成?
·看山:胡锦涛想保谁?
·習近平骨子裡的保守血液 逼张德江胡锦涛蹿出反击
·胡锦涛:胡耀邦和六四没有关系 (图)
·一生辛苦为谁忙 胡锦涛周永康兔死狐悲
·周永康有“原子弹”江泽民胡锦涛不敢放肆 (图)
·胡锦涛时期军产房隐藏了多少黑幕/徽湖
·审判胡锦涛、温家宝/郑然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孟泳新
·天命——见胡锦涛乡弟回绩祭祖有感/程干远
·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