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胡金莲(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7日 来稿)
    
    口述人:胡金莲(女,1938年出生,湖南省溆浦县北斗溪乡松林村八组村民)
    

    采访人:舒侨(男,1989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者)
    
    采访时间:2010年7月22日
    
    采访地点:松林村,胡金莲家中
    
    采访笔记:
    
    胡金莲是我采访的第二个老人,是在我父亲工作的大山里一个叫松林的村子采访的,这个老人离我住的地方很近,经常会遇上,会闲聊一些,之后觉得这个老人爱讲话、有故事,就开始了对她的采访。大山里老木房子居多,老人还生活在这样的老木房子里。虽生活简陋,却很满意。
    
    采访过程中胡金莲讲了很多她的事情,以家事居多。我问老人村里有没有饿死人,老人却一个记不住,只是说有人浮肿,没有具体人名,但是涉及到跟自己有密切关系的事情时却印象深刻。比如吃食堂时队里偷着他分粮食,其中的细节则非常清晰。
    
    口述正文
    
    集体分活干
    
    我屋里(条件)蛮差的,(我男人)父亲得过病,死的早,年轻时被当壮丁抓过,跑回来了。娘嫁了,只有个老娘娘和老公公跟着我家,还有个叔叔死了,还有个妹妹跟着我。那时是集体,在屋里做工,挖土,种包谷。
    
    集体分着任务,分给你捡脚。捡脚就是分事情给你做。我们有个队长、会计,会计就把土一个个划好,捡脚,你捡一块他捡一块。
    
    那时我们吃尽了亏。劳动力好的捡了一块,他一个人家有三四个劳动力。劳动力差的呢,我家九个人就我跟我男人两个劳动力,那捡了一块大的,我们就做到天黑。
    
    白天一大早把饭吃了出来做事,都把秧苗捡了,那草好深了还没种完,没种完。会计,不是队长当队长的权,他就到大队去汇报,说要罚我的款,要罚我工分,不给我搞工分。我八九个人吃饭:公公娘娘,七八十了做不了,有个叔叔,叔叔死了还有个女,只有岁把,又跟着我吃、、、、、、你还罚一下我更加没得吃。本来就做不完,大队的就过来,说去检查,到山里去检查,你看看,别人的草都搞的光溜的。
    
    吃野菜
    
    那时候硬是没得吃,就搞点菀菜来,每日只盛这么点饭,像我家有九个人,九个碗摆着,每日夹一点菀菜和这么一点饭,做事做的多的人就给他多点,做的少的人就给他少点,剩个小儿就每天吃点菜啦。
    
    吃蒿菜,蒿菜是我们现在做糍粑用的那个菜,把蒿菜揉好,搞到饭里面吃。吃江边上的冷酣籽籽、红籽籽,不好吃,吃的流眼泪。到山上找点猪草,这种叶叶都给人吃,不给猪吃。像豆角叶,人也吃,给猪吃了人就没得。那时候有这么差,是没得吃,像现在比那时好太多了。
    
    有些肚子饿不了,没得吃的就吃水,一大碗水,搞点盐,大家你一碗他一碗喝水吃,身体浮肿,得黄种病,也就是水肿病。
    
    养的猪也长得不好,就担点米打点糠,给点糠吃。没有吃的怎么长的好呢,全是露肋骨的。 这样也没得肉吃啦。那时我家有几个人,一个人只有三斤多点肉呢,到过年都没得。
    
    受灾
    
    那时受旱灾,没有水,干呢。那上面一下雨,就流下来了。只有下雨就有水,那山上没有河呢,这里还隔着十多里路,我是以后迁到这里来了。两个多月没下雨,那包谷树这么深就死,土好点的还有这么大包谷,不好的就没有。之前的禾种没有现在的好,禾就干死了,这样你说吃什么呢,没有呢,到这下面,到处去担点水去吃。雨下小了也没有水,田里这么厚的岔,比这个还宽些,也受水灾,在那界上。
    
    偷分粮食
    
    那三年,粮食没分到户,队上仓库里关上谷,还有袖米、糯谷。那时过年都没分多少,也没打粑。
    
    那时我是调到哪里做什么,队里就把仓库打开,叫梅仁爹别和我说,他给我娘屋也调了点粮食,娘屋就打点糍粑。给我家就没调。我回去时:怎么你这里还有银糍粑呢,这粑还这么硬呢。他(梅仁爹)就说我是哪个给的。我就问哪个有粑给你呢?你这粑不是给的,这么困难没得吃,谁还给你粑吃。你又没有女,有女女给你喽,没有任何人会给你。我问他就讲一点,他说你没在家,队长给我分点袖米袖谷。我就用那兑,冲好,打好粑。我说怎么不给我分。(队里)喊不跟你说,说你在外面。
    
    我那时调到外面做什么去了,比如说这个队在那个队调工嘛,调到那个队做事。他就说不给你分。我说那我娘在屋,怎么不给我分,我也有份呢。我问都分了还是还有呢。他说都分了。我就跑到娘屋去,她在一个队上。我说,妈妈。怎么了?你打了有糍粑吗?我妈说,有呢,你要吃吗?我说我怎么不想吃呢,现在正没得吃,哪有不想吃的呢。我娘说那你想吃你就吃喽,烧火给你煮上。我说要得呢,我说我在奶奶屋吃过来了,那在等会。我问那你分得多少呢。她说一个人分一袋,有糯谷,袖米,一担有百把斤,不然谁还打糍粑。
    
    我问仓库还有吗。她说仓库干干净净的。后来我就不做声。她叫我别讲,你千万别讲啦,这事讲不得的。讲的话人是要受批的,要处理的。把我都没分,我还怕(人来)处理他。我娘说,那你讲不得,他给我也分了。给你分了又不处理你。我只说他当官的人分东西不给我分。我说那我硬要说。我娘只喊我别去说喽。这个我要讲,我做吃亏了都不给我,我怎么不说,我硬要讲。她讲,那你讲他受处分了还说是我们说的。我说,我不说你说的,我说我只晓得我奶奶屋里有粑,她的粑哪里来的,不说你说的,我自己晓得了,我这么说,我说我不怕。我就开会时说太欺负人了,给我屋没给,那人叫刘周全,现在已经死了,后来就给他调出去修塘,过年没回来,没有工分也没有什么,在那儿改造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7014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传付(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普桂珍(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小枝(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杨桂香(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红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光祖(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吴珍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钟佐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刘自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俞桂娟(浙江)口述“三年饥饿”
·贾有定(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张桂芝(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民间记忆档案口述412:“三年饥饿”(314)
·三年饥荒时村干部强征粮食 农民不满骂脏话被打死 (图)
·三年饥荒时期中国援外百亿 赠几万吨粮食
·中国媒体重提三年饥荒 从论战看人心所向
·三年饥荒勒紧了谁的裤腰带/李建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里的好人
  • 港督就是共产党
  • 港督就是共产党
  • 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中国“九九归一”论庙小妖风大,人毒是非多
  • 谢选骏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 张杰博闻二十万网络水军集体阵亡香港民众智破中共凶猛组合拳
  • 谢选骏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 刘蔚支持香港民众,全军不动令
  • 台湾小小妮天兵、、.川普(哈哈😄)
  • 松壑亭红朝一甲子
  • 台湾小小妮中華民國一定是美國最佳夥伴、、.拍、、.
  • 明暗經緯錄心理學研究台灣獨立:妒忌中華民國政府及人民,因為我們推
  • 台湾小小妮清黨?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習近平為什麼818之後卻立即在甘肅現身
  • 曾节明“8.19”事件的再反思
  • 谢选骏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 李芳敏144000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
  • 谢选骏什么是坏政府
    论坛最新文章:
  • 元朗事件已整月示威者重返“黑警合作”现场抗议
  • 港大校长张翔上任迄今4副校请辞传闻筹组“听话团队”
  • 赵小兰夫美参院多数党领袖称:全球早晚与港示威者对抗北京
  • 北京律师赴港采访试图呈现反送中真相遭官方紧急召回
  • 巴基斯坦要求解除普里扬卡和平亲善大使头衔
  • 张伦:“脏话豪车爱国党”只给中国人蒙羞
  • 特朗普支持俄罗斯返回恢复G8
  • 中国涉港大外宣秀软实力:豪车 国旗···飙脏话
  • 驻港领事馆员深圳被拘 港民集会吁英国救人
  • 中国将制裁美国售台F-16战机企业
  • 新天皇“8.15”致辞为什么耐人寻味?
  • 港币卷入社会动荡漩涡
  • 阿里巴巴因香港动荡而推迟股市挂牌日期
  • 美国务院批准售台66架F-16战机等军备
  • 传郭阵营已制联署APP 郭办仍否认将脱党参选
  • 日中韩外长会谈同意为12月召开首脑峰会合作
  • 美吁北京应续履行认为“已是历史”的中英联合声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