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郭传付(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7日 来稿)
    
    口述人:郭传付(男,1926年出生,湖北省随州市殷店镇钓鱼台村村民)
    

    采访人:章梦奇(女,1987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采访时间:2010年8月
    
    采访地点:郭传付家
    
    采访笔记:
    
    郭老人的耳朵几乎听不见,采访时三个脑袋(他孙女、他孙子、我大伯)围着这桩布满密麻年轮的老树桩使劲喊叫。那一刻我明白了,历史是需要被大声喊出来的。而坐在老树桩对面的我,只能呆呆坐着等待对面树根处发出的记忆片段。
    
    经过3人半个小时的呼喊,树皮松动,年轻的郭往事浮现出来:“饿”、“吃亏”、“受压”、、、、、、出现关键词。
    
    最感慨郭老人的一句话:“我吃的亏有数,我记不清了的,那怎么记得清呢?”我们那边方言中“吃亏”也就是“吃苦”的意思。吃的亏,多到记不清,我理解他的话,就是日子里除了苦还是苦了,数都数不过来了。
    
    郭老人的大哥在土改前被谋害,留下巨债和三个女儿,郭老人终生未娶,一人把三个侄女抚养大,他的晚年生活还不错,三个侄女、侄孙子、侄孙女、曾孙、重孙每年回来看望他。郭老人是47公里年岁最长的老人,我再次去看望他时,他已不识世间人,双眼闪着微光,无法聚焦。
    
    这是我第一年回村采访,郭老人是第一批采访的,有失败之处,失败在于直到最后道别时,我对郭老人说那句“谢谢”,他才听懂我的话。
    
    口述正文:
    
    59年,我们是怎个逃过来的哦
    
    我可是受了苦啊。59年,那土改以后了嘛。那59年、60年那粮食正拉紧(紧张),“粮食过渡”的时候啊,吃嘛?吃亏啊?那饿死人的,饿肚子。那以前的事那说不了,那以前我吃的有亏,那吃的亏有兜的(绰绰有余)。
    
    我的兄儿(兄弟辈)是饿死的。那58年、59年、60年,那时候的这个三年,就是我的兄儿饿死了的。那说不了、、、、、、那几年我吃了几多亏,我受了不少饿哦。我们那时候是怎咯逃过来的哦!
    
    我吃嘛?吃糠。那打的糠,吃花生叶、吃棉花叶,么我都吃了的。要你们吃,你们吃不吃得进呢?全是糠,你们吃得进呢?那肚子饿得没得门,吃棉花叶子,黄豆叶,么事叶子我都吃过的,么菜我们都吃过的。那我年轻,我吃的有亏。个人过去的事哪儿记得,那么长远了,记不清。那我受的罪多。
    
    我大堂哥硬挺饿死的
    
    饿死的人,有啊,咋没得啊?我饿肚子,我兄儿就饿死的,我们大(堂)哥就饿死了嘛,自己屋里的大老大(大堂哥),他饿死了嘛。59年饿死的嘛。粮食正紧张,那吃嘛?硬是饿死了。他怎咯饿死的?他还不是没得吃饿死的啊。没得么事吃饿死的啊。他硬挺挺饿死的。
    
    那粮食正统购的时候,粮食正紧张。那没得吃,不饿死的了嘛。他是我自己屋里人。就是我那两个侄儿子的老人家。发瑞、道文,弟兄两个,那就是我大老大(大堂哥)的儿子。那时候他们很小,还是毛娃(婴儿)。我大嫂在外头要饭,她要顾她两个娃儿,我大哥硬挺是在屋里饿到,在屋里饿死的。那两个娃儿被救活了。
    
    粮食,公家都收跑了
    
    那粮食正紧张,屋里一点粮食都没得。那会搞点嘛,饿嘛?不会搞的,整天饿到。粮食,屋里一点都没得,我屋里没得,到园子兴点菜,肚子饿狠了就把园子的菜弄到,光吃菜,喷喷(煮煮)吃一点。我们在屋里没要饭呢,在园子兴(种)点菜,愈是吃菜、、、、、、
    
    那粮食一点都不过景(没有)啊,一点粮食都没得啊。屋里空啊,空空如也,么事(什么)都没得,跟水洗了一样,一颗粮食都没得。公家收跑了嘛。那不是“统购”嘛。公家逼跑了嘛,有嘛(有什么)?
    
    那时候我们有那打的粮食,不叫我们弄。就在道场,打到道场,就国家收跑了。连弄都不让我们往屋里弄。及时打及时送,往那粮站送。
    
    受饿受压,全是我们
    
    那我们吃的有亏。我年轻正在苦的时候。受饿也是我们、受压也是我们。在外头吃苦,搞国家建设。五更半夜,半夜五更,那也是我们,一下攘(干)半夜。国家建设,哪个场儿没有我们?壕儿塆、仙野庙、店子河、、、、、、这哪个场儿都有我。那沙子岗、西河,哪个场都有我。在山上打塞(干活),在紫金山,一下搞半夜啊。那粮食正紧张。吃嘛?吃棉花叶。我饿狠了,把棉花叶抓一把吃。
    
    我受得苦都记不清了
    
    原来我们受的苦几多哦。我记得嘛?我几多没说啊。今天你们在这儿我还说下,不在的时候我还不当说。我们那几年吃的苦,那简直、、、、、、哎呀,我记不清了的。
    
    以前的事,已过这么多年数,我吃的亏有数,我记不清了的,那怎么记得清呢?怎么记得清呢?我吃得亏多。哪记得清。那我正在苦楚上。正受饿的时候。受饿、受压,全是我们。我这一生一下都没有清福(享福)一下,一点都没清福(享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4014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普桂珍(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小枝(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杨桂香(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红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李光祖(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吴珍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钟佐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刘自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俞桂娟(浙江)口述“三年饥饿”
·贾有定(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张桂芝(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民间记忆档案口述412:“三年饥饿”(314)
·三年饥荒时村干部强征粮食 农民不满骂脏话被打死 (图)
·三年饥荒时期中国援外百亿 赠几万吨粮食
·中国媒体重提三年饥荒 从论战看人心所向
·三年饥荒勒紧了谁的裤腰带/李建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误判的大纪元
  • 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千古奇文:《才女美屄赋》作者巴山老狼按语
  • 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巴山老狼原创《才女美屄赋》
  •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 考古学家的诅咒
  •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毕汝谐
  • 才女美屄赋
  • 博客最新文章:
  • 滕彪【30張影像、30個故事—六四30週年座談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上帝之道
  • 谢选骏张扣扣永垂不朽
  • 千载云警惕中共对付群体事件的两大阴招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语丝中国为蝇头小利,他们亲手将香港推入火坑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 谢选骏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 张杰博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了两句大实话中国战狼式外交为何不受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毕汝谐(纽约作家)
  • 谢选骏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 李芳敏144000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 曾节明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 曾铮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爱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论坛最新文章:
  • 波斯湾又一油轮突失踪 伊朗宣称曾“救助”
  •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 谷歌被指受中国情报机构渗透 特朗普建议调查
  • 抗AI人脑电脑相连 首个人体植入实验明年开展
  • 继续撕 美众议院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
  • 意大利政府的“黄金权力”会阻断华为吗?
  • 华为拟在意大利投资31亿美元创1千个就业岗位
  • 中国南方洪水滔天湘江决堤 官媒淡化处理惹怨
  • 日本参议院选使修改宪法呼之欲出
  • 费加罗报:七强财长会议讨论七强之外的中国
  • 来看看欧盟委员会新主席的承诺和建议
  • 香港示威者膺TIME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 特朗普称距协议仍遥远也将查谷歌与中国合作
  • 新鸿基SHK商场“引清兵”围捕示威者 被指卖港
  • 冯德莱恩惊险当选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
  • 韩国从中国获得遭日本的限制的半导体材料
  • 勒梅尔:改造国际货币秩序不然面对中国支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