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9日 转载)
    
    
    像那个时代孤独的先知一样,董时进所预言的许多事情在后来都一一应验了。董时进并不是什么先知,他只是一个自始至终保持其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他所在的时代忽略了他,并且受到了这种忽略的惩罚。历史所能赋予他的荣耀,恰恰是我们透骨的哀伤。
    
    话说土改又成时髦话题,新土改再成迷人诱惑,农民都已醉眼迷离。改来改去,本报以为,现在的土改都是在还债,还六十年前的债。其实,倒退六十 年,全国掀起土改热潮时,曾有独立知识分子上书毛,力阻土改,并做出了惊人的预言,不幸的是,预言成真!本报带您来一起回忆这段惊人的预言,这个人就是农 业经济学家董时进。这是一个先知者的悲哀,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董时进
    
    1949年12月,董时进上书毛泽东,劝阻土改。他六十年前对中国土地经济和农村社会的分析,神奇地概括几十年的折腾之后,终于被政府和学者认识了的问题。
    
    董的观点简单明了:中国的土地不是分配不均,而是人口太多,土地太少,农村劳力大量剩余。应当节制生育、优生优育,同时发展其 他产业,将农村劳动力转移出去。如果平分土地,会将劳力束缚在土地上,阻碍中国工业化。平分土地后,土地细化,难实行机械化,且农民在小块土地上没有致富 的可能,对土地长远投资缺乏热忱,土地将退化。再者,土地改革后,由于失却了地主富农的累进赋税,将给国家税收带来困难。
    
    他认为,当时共产党的文件和政要的讲话,都引用莫须有的调查,认定不到乡村人口10%的地主富农,占有约70%至80%的土地。经过多次重复而 被误认为事实的虚言,令董愤愤不已。他指出,根据民国时期土地委员会在16省,163个县,175万多户农户中举行的调查结果,35.6%的农户拥有五亩 以下耕地,24%农户拥有五至十亩,13%农户拥有十至15亩,一千亩以上的大地主只占0.02%。这一调查和他在四川,江西等农村的考察近似。如今可查 的数据,包括土改时期的调查,都证明了董的观点。
    
    董时进强调,在中国,封地或土地世袭的封建制度,两千多年前就结束了。土地可以自由买卖,租赁基于双方自愿,土地拥有者中绝大 多数是靠勤劳和善于经营起家的,如百姓所言,"富不过三代"。地主不是一个阶级,"有恒产"的传统令工农兵学商个阶层的人购买土地出租;这和存款,买股票 是同样道理。拥有土地不是犯罪,极少数人用不法手段夺取土地才是犯罪。他给毛的上书中,举了进城女佣和黄包车夫蓄钱置地的例子
    
    拥有小块土地的农户,宁愿租出土地,自己有劳力和经营能力,另外向地主租土地耕作为生的情况普遍存在。自耕农刻苦勤奋,目标是成为富农或地主。 土改后,分到土地者高涨的情绪,过了一段时期就会低落,因为他们耕种所得,都要上缴国家,没有发家致富成为富农地主的可能。董时进主张用技术手段改进农 业,例如推广良种,兴修水利,放干冬水田,提高复种指数,推广美国式的农场,实现机械化、化学化。
    
    地主富农是农村的先进生产力,必须爱护而非打倒;他们的财产和土地不可侵犯,他们应当受到尊重,而不是被羞辱,被残酷地斗争。 中国的优秀人才,许多来自地富家庭。地主中有为富不仁的,但只是少数,这对海外读者,不过是常识;然而在国内,地主就是黄世仁那样的大坏蛋,至今仍然是从 小学开始灌输的观念。
    
    董时进1900年出生于重庆垫江,1924年赴美留学,获康乃尔大学农学博士学位。之后到欧洲考察当地农业和土地制度,曾在北京大学、燕京大学、交通大学等校教授农业经济,出任过江西省农业院院长,并曾在中国华洋义赈救灾总会、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任职。
    
    1938年,他在成都创办《现代农民》,在发刊辞中称,一是要传达有益于农民的知识,一是要作农民的喉舌。月刊内容分政论、农业科技、农人之声 和通俗文艺三部分。从农民的角度和需求来办一份刊物,看来自然而简单,在中国大陆却忽略了数十载,直到今天,在数千份社科和人文类杂志中,针对农村人口 的,也仅有 1980年代中创刊的《乡镇论坛》、《农家女》等极少数。
    
    《现代农民》月刊也抨击国民党基层政权的腐败。董写过"保长的威风"、"骇人听闻的乡长"、"一个佃农吃了地主的亏"、"役政的弊端"、"征粮 舞弊应处死"等文章,还针对蒋介石万岁的口号写了"请政府禁呼万岁"一文,其中写道:"万岁原系君主时代对皇帝的称呼","万岁爷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人民组织政府雇用官吏,而结果好似找来了一些老祖宗"。《现代农民》月刊遭国民党当局压制,他于是发表文章说:"批评政府是农民的权力,只有暴君才怕人民 批评" 。
    
    1945年10月,董时进出席在重庆召开的民盟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会议提出"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土地国有"作为民盟政 纲之一。董时进则在会上发言,称中国农村经济问题不是土地所有制问题,而是改良生产技术问题。会后他写信给张澜主席,表示不同意该主张,退出民盟。
    
    1947年5月12日,董时进在上海成立中国农民党,任主席。他在成立宣言中说道:"中国之所以闹到目前这样糟的局面,病根是因为农民不能做国 家的主人,只做了别人的武器和牺牲品。、、、、、、欲使中国成为一个太平富强的民主国家,非培养农民的政治能力,并将他们团结起来,使能行使公民的职权不可。只有 这样,才能使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
    
    六十年后,也就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研究中国三农问题的学者提出给农民与公民权利的主张。董的见解,似乎更为深刻。中国农民党侧重于乡村建 设,谋求于同城市平衡发展,认为造成农村贫富悬殊的主要原因不是封建地主剥削制度,而是政治混乱,法纪不存,贪官污吏肆意掠夺农民,即所谓的"政治剥 削"。所以一方面它要求实行法制,惩处贪官污吏;另一方面主张在保留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前提下,依靠政府进行改良,通过扶植自耕农经济来缓和农村社会矛 盾,促进农村的经济发展。
    
    农民党拒绝参加国民党的'国大',董时进著文指责"国民代表大会不代表农民"。这800人的小党也不为共产党所容。1949年6月25日,中国 农民党在北平发表《中国农民党为停止党务活动致力生产建设宣言》,随后解散。董时进曾经赞扬中国共产党"有朝气,精神振作,办事务实,政治廉洁,无营私舞 弊等腐败官场恶习",尤其是赞扬陕甘宁边区的" 三三制"政权。到1950年初,他对共产党的希望破灭,他也知道自己给毛上书不可能被接纳,此时,应付他的大新农场公粮缴纳,令他焦头烂额,最后幻想破 灭,决定远走香港。
    
    他对今后中国的去向十分悲观,对农民的前景尤为绝望,说:"将来生产出来的东西,可是要尽量缴归政府,自家能够保留的,最多只够养活性命,再多是不成的。换 句话说,土改政策,不外是要将富人的土地和生产工具等夺过来交给农民,叫他们利用这些工具去替政府生产。这和给牛一个犁和几块地,叫牠去耕,是没有分别 的。牛得到犁和田有何好处呢?贫民为了报答政府的赐赏,除了为政府生产外,遇必要时还要去为政府打战。总而言之,共产党是要用富人的钱和物,用贫民的力和 命,去帮他们打天下" 。
    
    作为农业经济学家,董的思考的角度不囿于经济。"组识贫农和一些无产无业的分子,告诉他们说:'地主和富农都是封建的,他们残酷地剥削了你们,所有使得你们贫穷。现在我们要帮助你们去吧他们的土地房屋占过来,把各种农具,家具,粮食,等等都拿过来。''那 些贫民明明知道所谓地主富农并不是什么封建的,明明知道自己的贫穷并不是由于地主富农剥削,然而政府的委员既然对他们这么说,叫他们这么做,而且他们是可 以得到利益的,又何乐不为呢。于是他们只好硬把自己的良心窒杀掉,随着政府的委员(工作组)一齐去打抢。这一些贫民即使暂时得到了一点儿物质的好处,可是 他们的天良完全被毁灭了。"
    
    他对土改的批判,和数十年后研究思想文化的历史学家余英时等得出一致的结论:将地主的土地,房屋,生产工具及私人物品统统没 收,分给贫农和无业游民,令这些收取不义之财者获得暂时的好处,却令他们失却了良知,是对中国传统道德的颠覆。在没有宗教信仰,缺乏法制基础的中国,传统 道德规范是社会整合之基础。颠倒是非,打家劫舍的'土改',为后来的政治运动奠定基础。
    
    他对随土改而来的乡村悲观预言,包括土改以后就会收回土地搞"社会主义化",几乎都不幸言中。他祖母曾经是个贫穷的寡妇,善持家,到父亲辈,薄 有田产,又极重教育,故而供他外出求学。且看他如果预言未来的农村教育:"在过去,比较富裕的人家可以送子弟入学读书,甚至去大都市进大学,所以农村中尚 能产知识分子和各项人才。今后这些人家没有了,所有的全是耕种十亩八亩的小贫农,他们的糊口且不易,哪里还能送子弟进学校。如果学校都改成公立吧,羊毛还 是出在羊身上,在过去有富人负担,贫寒人家可以豁免,现在要大家平均负担,他们负担得起吗?何况孩子们要捡柴拾粪,帮助杂活,即使有免费的学校,也没有去 受教育的时间。农家子弟不能受教育,农人永远不能翻身了"。
    
    他建议政府用赎买的办法,收购大地主的土地,同时成立自耕农基金,扶持自耕农,借给有能力经营土地的农民购买土地,或向政府租 赁土地。其实,他如此建言时,知道土改大局已定,于是悲哀地预言说,政权巩固之后,这个政党就会再将农民的土地收回,建立集体农庄,粮食大量交给政府,农 民被整体奴役,然后会出现许多问题,会饿死人,最后,(这位乐观善良的预言家说:)"他们还是会放弃,回到正确的路上来" 。
    
    董时进出版了多本专著,如《农业经济学》、《农民与国家》、《国防与农业》、《农村合作社》、《粮食与人口》、《农人日记》著有《食料与人口》 《农村合作》等书。 1950年到香港后,写了《论共产党的土地改革》,《我认识了共产党》,《共区回忆录》等三本小册子,后又在台湾出版了小说《两户人家》。也出过两本英文 著作。他于1950年赴美定居,1984年在美辞世。
    
    风起云涌的年代,中国知识分子为寻求救国富民之道忧心忡忡,不少理想主义者以为中国可以靠某种主义得救。胡适提出,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然而,读几本小册子,听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就可以迷上某种主义,将之奉为真理;而研究问题则须具备多年积累的专业知识,还需要付诸社会实践。遍地哀鸿的 年代,知识分子没有那个耐心。在当年的农业大国中,董时进是极少有学识和经验,了解农村,兼备中国文化和国际潮流视野,又格守理性常识的人才。
    
    他的真知灼见,淹没在高昂的革命口号声中。看到土改横祸不能制止,董痛心疾首,却并不气馁。"追求了这许多年的民主自由,最后乃不免扑一个空,而且发觉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比历来更专制,更恶劣的景象"。"民主自由本是难得而可贵的宝贝,不是俯拾即是的芥末。为它而奋斗,是很值得的。一生追求不到,还有下一代,最后总是可以获得的" 。
    
    对于呼声甚高的“苏联经验”,董时进的批评是,“苏联的集体农场是否能算是成功,是否真比单体或家庭式的农场好(就有关农业生产及农民生活的各 项条件而言),是另一个问题。但我确知道,世界上最好的农业和最富的农民,都不是在苏联,而是在所谓资本主义国家。我也知道,苏联的农民一般都愿意成立独 立的家庭农场,只是在政府的强迫下做了集体农场的场员。退一步说,即使承认苏联的集体农场有一部分的成功,然而也要知道,苏联是苏联,中国是中国,两者土 地人口的情形,和历史的背景均判若天渊。”
    
    与此同时,董时进更尖锐地指出:“这种制度(集体农场和国营农场),完全是回复到封建和农奴制度,绝不是什么农民合作,扩大经 营,提高效率的意思。我一向以为这个办法是要不得的,害处很大的。我预料将来惹出许多乱子,杀死及饿死许多人之后,终究还是要作罢的。我不懂共产党的先生 们,和高唱集体农场入云的先生们,何以如此胆大。自己对于农业有何研究及经验,对于家庭农场和集体农场有何比较的研究及经验(政府在短时间内办了少数几个 农场,无论成绩如何,都是不配称经验的),竟敢把这关系国家命脉和几万万人民生活的农业经营制度,拿来当试验品!”
    
    像那个时代孤独的先知一样,董时进所预言的许多事情在后来都一一应验了。董时进并不是什么先知,他只是一个自始至终保持其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曾经,他是孤独的。他所在的时代忽略了他,并且受到了这种忽略的惩罚。历史所能赋予他的荣耀,恰恰是我们透骨的哀伤。
    
    —— 原载: 《:中国旧闻日报》 (博讯 boxun.com)
14104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苏美玲(云南)口述“土改”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叶新基(广东)口述“土改”
·舒清友(湖南)口述“土改”
·土改残酷历史:骇人听闻的性酷刑
·孤寡老头省钱置地土改中划成地主 处死时村民流泪
·晋绥土改清算混入革命队伍的地主 怎样惩办都行
·董时进的土改预言:会饿死人 (图)
·1951年花桥乡土改运动记实 (图)
·“周扒皮”原型遭遇:土改中遭乱棒殴打后被狗咬死 (图)
·1948年习仲勋调研了解土改肉刑:用盐水淹 浇滚油烫 (图)
·血腥的土改:办法五花八门,惨绝人寰 (图)
·周扒皮原型揭秘:系富裕地主 土改时被打死 (图)
·智效民:晋绥土改中的种种酷刑
·历史图片:1955年越共土改:“地主”受审后被活埋 (图)
·献给土改大屠杀的死难亡灵------土改惨案六十周年祭/大地之主
·谭松年: 土改中的三批地主
·17名专家上书称土改误读中央精神:农民补偿还偏低
·国土部拟新土改路线图:将首设领导小组
·解读农村土改:农村土地均可入市系误读
·外媒:土改令中国一大群人迎来一夜暴富
·全会后首个土改方案公布,小岗村重获瞩目
·允许土地流转保障农民权益 中国将掀起二次土改
·中国力推人改土改突破发展瓶颈
·英媒:土改和国企决定三中全会成败
·中国新土改牵一发动全身,或是三中全会重头戏
·爆新土改地方先行试点,多城或率先突围
·新土改:征地制度继续,严禁农地直转商品房建设
·温州土改:农村房屋可在县域内交易
·平反土改宣言:清退所有被没收财产;追究凶手
·叶匡政:土改实质上改变了人心
·李大立:共产党的「流血土改」和国民党的「和平土改」——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四
·李大立:新土改建议——把土地还给农民——农民和土地问题评论之一
·茅于轼:回顾中国的土改
·胡春华李源潮要新土改?富二代其实是运气好 (图)
·回顾中国的土改 /茅于轼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图)
·发生在荒地村的“二次土改”/艾蕾
·分房分地分老婆——土改果实的分配/智效民
·革命者集结须要及人性丑恶面与土改真相/谭松年
·土改真相:地主是怎样炼成的,平反土改问题症结所在/谭松年 (图)
·清明节,近一亿地富后代拜祭土改冤魂/谭松年
·粮食短缺与平反土改/谭松年
·平反土改谭松年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习仲勋:陕甘宁边区土改纠偏/贾巨川
·譚松年:呼籲藝術團體與其合作將土改搬上舞臺, 扭轉地主醜惡形象
·胡扯,不能使土改合法化!/谭松年
·关于战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尝试与可能问题/杨奎松
·股改与土改的共同特征/张开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