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央马列学院秘书长周文“自杀”之谜
请看博讯热点:官员自杀、被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9日 转载)

 郑育之惊闻“自杀”噩耗
    
     1952年7月1日傍晚,全国妇联研究组农村工作部研究室的郑育之被人从城里叫到位于颐和园北面的中央马列学院(中央党校前身)。她被告之,丈夫周文出事了。

    
    郑育之见到丈夫时,周文已躺在床上,满嘴是泡沫,身下压着一条毛毯。他死了。郑育之被绝望击倒了、、、、、、
    

周文其人
    
    周文,四川荥经县人,1907年生,1933年参加左联,1934年担任左联组织部长。他是鲁迅晚年身边最亲近的几个青年作家之一。
    
    1940年周文到了延安,筹办大众读物社,先后创办《边区群众报》和《大众习作》。由于报刊办得通俗易懂,受到广泛欢迎。毛泽东曾亲笔写信给周文,表扬他。1941年他任边区政府教育厅长、边区秘书长,倡导公文改革,也受到毛泽东的好评。1946年他担任四川省委宣传部长、新华日报社副社长等职。1949年在第一次文代会上,他当选为主席团成员兼代表资格审查委员,全国文联成立后,当选为委员兼组织部长。会后,由周总理指定,中央决定调周文到政务院写作班工作。他觉得,自己理论水平不够,希望加强理论学习。于是,再经周总理批准,被任命为中央马列学院秘书长。
    

  奉命查处贪污案惹下祸根
    
    1951年,“三反五反”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有人向周文反映,副秘书长生活特殊,还有人说:“领导人中有贪污的人!”周文暗自思量:马列学院的“领导人、”只有三个人,一是党组书记,一是自己,还有一个副秘书长。书记和周文都不管经济,只有这位副秘书长手握经济大权。显然,群众所指必定是他。但他平时有事都是直接找党组书记,而党组书记也很信任他,也许有人是捕风捉影吧。
    
    不久,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委指定周文负责,组织了查账小组查账。经过一番追查,查明这位副秘书长有明显违反有关规定的行为,结果副秘书长受到了查处。周文在处理此案过程中,还整理出了一份工作经验总结,向中直机关作了汇报。毛泽东阅后,作了如下批示:  “此经验很好。转发全党参考。”
    
    经毛泽东批示的这份报告,在全国发生了很大影响。但对周文来说,却是闯下了大祸,  原来,在周文的那份经验总结中,数据是有水分的。当时,浮夸、扩大化的苗子已经露头了。基层查出的数字,在层层上报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大,周文没有核实准确,就报上去了。周文所上报的数字不实,又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于是,形势开始逆转了。查处贪污案变成了查处周文虚报案。反击开始了,学院组织了一次又一次会议,轮番批判周文的行为。
    
    周文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他在全院大会上作了检查,深刻挖掘了自己的思想根源。一些群众原谅了他。但是,另一些人就是不肯放过他。事态越来越严重,批判会没日没夜地开,周文检查没完没了地作。这时,他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身患多种疾病的周文,身体正在迅速垮下去。
    
    1952年6月28日,星期六,郑育之按例回到马列学院过周末。吃过晚饭,夫妇俩在学院里散步聊天。周文将近日学院批斗他的情形告诉了郑育之。他认真地对她说:“你知道,我是在背后从不做手脚的人,我清白的一生是可以证明的。”接着又向她袒露心迹说:“我早已不愿在这里工作了,但是我从未违背组织原则,随便通过私人活动,达到自己的愿望。”郑育之知道,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周文在左联的老上级冯雪峰曾动员他去担任《文艺报》总编辑,丁玲曾动员他去全国文联任秘书长,他都没有答应。所以郑育之劝周文考虑他们的建议。周文笑着对她说:“已经内定了。”郑育之看到周文的精神状态很好,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星期一就心情轻松地去全国妇联上班了。万万想不到第二天就出了大变故。
    

“周文绝对不会自杀”
    
    面对周文的遗体,郑育之提出了验尸的要求。
    
    北京市公安局第三处派杨东海、王继武两人前来验尸和搜查室内。他们带走了死者常用的茶缸和一些药品去化验,又提出建议:将尸体送协和医院解剖。郑育之表示同意。
    
    几天后,杨东海、王继武来了,告诉郑育之:经过协和医完、医大医学院和北大药理科尹文夏教授等解剖和化验的结果,死者口中有部分巴比妥(安眠药)和磺氨类药物,而胃里没有。尿液略有可疑,但没有安眠药。不过,鉴于周文患有肝萎缩、心脏病,少量安眠药也可能引起急性病变而致死。
    
    他们表示:他们确实有些不大好决定。
    
    没想到的是,马列学院宣布的结果确认为自杀,并宣布给死者以党内除名的处分!
    

  毛泽东批示复查,案情真相大白
    
    1975年,邓小平已复出主持工作了,“文革”期间多次上访无果的郑育之此时横下一条心,住到中央党校招待所不走了。她分别给毛泽东、邓小平写了信,请求重新审查。1975年10月30日,毛泽东主席在她的来信上亲笔批示:
    
    “、、、、、、周文同志之死是被迫死的,如不受压迫,他不会死,此点我看没有疑义。请中央组织部予以复查,妥善解决。”
    
    郑育之拿着这批示,去找中组部。有了“上方宝剑”,事情一下子变得非常顺利。仅过了半个月,11月巧日,中组部的复查结果出来了,结果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周文死后的验尸、解剖结论是:周文系急性肺炎,又因少量安眠药,引起肝病变,30多小时无人护理,被分泌物窒息而死。不能确认为自杀。而当年宣布的尸检报告,竟然是被篡改过的!
    
    这一发现在中央党校引起了震动,谁也没想到真相竟会是这样!学校召开了大会,中组部领导向全校宣布了重新审查周文之死的结果,郑重宣布:对周文同志予以平反,恢复名誉,撤销原“服毒自杀”、党内除名的决定;将周文的骨灰移放八宝山革命公墓,并举行骨灰安放仪式。
    
     来源:明镜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504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文斌被免去南昌大学校长职务 此前已被调查 (图)
·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被免全国人大代表 (图)
·“负债校长”周文斌接受调查:或起因新校区基建 (图)
·媒体: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被查或与大搞基建有关
·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涉严重违纪被调查 (图)
·周文庆:中指之道 (图)
·周文庆:想像吃了「假民意」会怎样 (图)
·周文王遗嘱之中道观/李均明
·党文化假吧唧 大众文化嗲兮兮/周文博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 安史之乱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春秋战国的开始
  •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 【干擾袁紅冰演講場地的「外力」早已呼之欲出】
  •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 长痛歌(订正稿)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 三个年轻女孩当高管
  • 特朗普总统关于加州野火的推特激怒了消防员和名人
  •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 袁紅冰教授谈「曹長青現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不拜麦加黑屋的穆斯林
  • 张杰博闻抉择:中美冷战爆发中共是义和团上阵还是改弦易辙?
  • 藏人主张「喜樂島」要為台灣人民做什麼?
  • 谢选骏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 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廿一章这是改造机关 
  • 牧晨燕影箭踪
  • 谢选骏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 郭知熠郭知熠的歪诗:冬天
  • 陈泱潮17.5.不能把【聖子】與【人子】混爲一談,【人子】是婦人
  • 谢选骏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 高洪明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 谢选骏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 吴倩你们的耶稣:分分秒秒也不要相信撒旦的崇拜者会向你们显露
  • 中国战略分析王毅:为什么毛泽东依靠文革小组发动与推进文革(转载文章)
  • 陈泱潮17.4.聖經啓示錄明確預言的【永遠的福音】,不就是【恆約
  • 谢选骏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 生命禅院请帮助我在地球上建一处天堂/雪峰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女市长未来打算市中心4个区“步行道化”
  • 博若莱新酒节来了:2018阳光充足年份特殊
  • 彭斯:特金会或明年举行 不会再让平壤撕毁承诺
  • 标普称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一个百分点内
  • 习近平到访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
  • 西方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承诺不具信心,期待也不高
  • 脱欧协议草案引爆英国政坛
  • 《费加罗报》:中国独生子女政策撕裂的亲情
  • 占中九子受审前夕多个人权组织呼吁香港当局撤销指控
  • 15国外交官致函中共新疆书记要求了解维吾尔族人权状况
  • 中国鸦片药物入侵美国日益严重
  • 勒梅尔称达成英国脱欧协议对法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 英国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 多名阁僚愤而辞职
  • 北京大学加强内部控制 应对劳工、女权运动
  • 英内阁同意脱欧协议 巴尼耶总体支持
  • 抗议油价不断上涨 尼斯民众拉起人链诉降至1欧/升
  • 马克龙出访摩洛哥为TGV高铁揭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