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邓小平叼烟打牌照片 打输了钻桌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0日 转载)
    来源:《文史博览》
    
    小平同志钟爱桥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一生和很多人打过桥牌,但相对固定、经常一起打牌的搭档不多,早年一起打得比较多的是万里、吴晗、张致祥,后来比较稳定的搭档是王汉斌、丁关根和王大明(本文作者)。知道这个的人也不少。近年来有一些这方面的文章,有的写得不错,但也有的很不严肃,甚至是胡编乱造,比如说打牌时牌友们故意让着小平同志,小平同志打输了钻桌子。
    
    王大明曾和小平同志警卫秘书张宝忠专门谈起这事,两个人都感叹,文章怎么能这样写呢?老爷子打牌哪钻过桌子啊!实在是太过分了。本文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我们讲述了这位可敬、可亲的牌友邓小平。
    

“王汉斌干脆就叫大王,你就叫二王”
    
    桥牌是一项高级扑克游戏,现在已经成为风靡世界的体育运动。不过,新中国成立前打桥牌的人很少,据我了解,仅仅局限于高级知识分子当中,比如大学教授、记者、医生、工程师。我是新中国成立前在北平上学的时候学会打桥牌的,主要是从事地下工作的时候用来做掩护。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到北京市委研究室工作,有几个同事,包括王汉斌,也喜欢打桥牌。他们是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学会的。 小平同志是什么时候学会打桥牌的,他从来没有讲过,我也说不太准,听说是1952年他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的时候,在四川内江遇到一位朋友教会了他打桥牌。而此前,比如渡江战役的时候,小平同志也经常打牌,不过打的还不是桥牌,是“打百分”之类的。
    
    1961年小平同志到北京顺义农村调查,休息的时候想玩一玩,就让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找人和他打桥牌,刘仁就找了王汉斌,王汉斌就约我一起去。一见面小平同志就问我们的名字,然后就说王汉斌干脆就叫大王,你就叫二王,以后长期就这么叫了。接着我们就坐下来开始打牌我当时就是个北京市委的中层干部,觉得这么大的领导,年纪也挺大的,开始有点儿紧张,可是打着打着就不紧张了。
    
    据我知道,在这之前,小平同志1959年曾摔了一跤,腿断了,没有别的活动就打桥牌。小平同志打桥牌固定的对家是当时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的主任张致祥,陪他比较多的是万里、吴晗。王汉斌和我去了之后,小平同志就老找我们,开始的时候他的对家还是张致祥。我们跟张致祥也打了一段时间。
    
    后来,铁道部部长吕正操推荐了当时在铁道部工作的丁关根,说他桥牌水平较高。小平同志把他找来,一打,果然如此,所以后来小平同志比较固定的对家是丁关根。
    
    如果来的人不齐,我和王汉斌也跟小平同志打过对家。为了人多一点好轮换,后来又陆续地吸收了北京市委的一些人,但是比我们去的次数都少得多。或者我们有事,或者人不够的时候他们上过场。小平同志牌技是很高的,所以我估计他不太愿意跟牌技差的人打。另外,固定的搭档比较熟了,所以小平同志也愿意我们经常去。当时打牌一般都是在北京养蜂夹道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是小平同志、彭真等中央书记处的领导根据大家的意见提议建立的,为党内副部长以上、军队少将以上的领导干部提供一个休息、健身的活动场所,人们习惯称它为“养蜂夹道”。
    
    当时在养蜂夹道看打桥牌的领导干部不少,我们戏称为“歪脖子”。有一些人还很上瘾,本来我都不怎么认识,后来熟了,我记得吕正操、一机部部长赵尔陆等看的时间特别长,一直陪着我们。还有一次,我们正打着呢,周恩来总理来了,找小平同志商量事。周总理就站在我后头,还给我支招,他说的都是内行话,说明他也是会打桥牌的。
    
    
邓小平叼烟打牌照片  打输了钻桌子

    打牌的时间大体上是星期三和星期六的晚上,星期天的下午和晚上。星期三和星期六晚上一般是7点开始打到夜里3点。星期天一般是从下午3点打到夜里3点。那个时候小平同志身体特别好,精力一直很充沛,打得很用心。
    
    我们通常要在那里吃一顿晚饭,吃完饭就又坐下来接着打。当时打牌这事是保密的,我不能跟其他人说,到了早上还要按时上班。幸亏那时候年轻力壮还能扛得住,但也挺辛苦的。
    
    1964年,有一次小平同志到东北视察,吴晗、张明义和我陪同。白天小平同志参观,我们跟着他参观,晚上陪他打牌。杨尚昆对小平同志开玩笑说,别人打牌都是三缺一,你是一缺三,我把你这三个都带来了。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这之后,有一次小平同志还曾找吴晗、王汉斌和我一起打牌,说明小平同志当时也不太清楚“文化大革命”的内幕。我当时认为“文化大革命”跟我们这些人没关系,如果真要批判吴晗,小平同志怎么还会找他来打牌呢?我完全没想到“文化大革命”中吴晗会被整得那么惨。
    
    1973年,小平同志第二次复出,但我们没敢和他联系。“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叫我们交代阴谋,说我们不是打扑克,我们是“裴多菲俱乐部”。我们和小平同志打牌成了很大的罪状。当时曾在养蜂夹道俱乐部旁观我们打牌的领导,在“文化大革命”中基本上都被打倒了,有关的专案组都找我谈过话,问我在养蜂夹道商量过什么“阴谋”,我说就是打牌,没说过别的事。专案组自然不信,非要我交代,说我不老实。后来我们开玩笑说,俱乐部的主任是万里,邓小平是名誉主任。邓小平当时也没找我们,估计那个时候他也没找过其他人打牌,因为“文化大革命”期间批判他的罪状里,也有借打牌搞“裴多菲俱乐部”这一条。粉碎“四人帮”以后,1977年小平同志第三次复出。
    
    有一次,我跟王汉斌商议觉得,小平同志这次出来我们应该去看看他,我们又跟丁关根共同商量了一下就给张宝忠打了电话,说我们想去看看老爷子。
    
    很快,张宝忠就通知我们去小平同志家里。到了小平同志家,他跟我们握握手,叫我们大王、二王,挺高兴的,说了几句话后就开始打牌。从此就又持续下来,每个星期去小平同志家打牌。“文化大革命”后,小平同志虽然年纪大了,但精力还是很充沛,头脑清醒,打起牌来仍然很有兴致。打牌的时间一般还是星期三、星期六、星期日,开始的时间也差不多,星期三、星期六是晚上7点,星期日是下午3点,结束的时间比“文化大革命”前早一点,一般是到凌晨1点,稍微早一点结束,也得过了12点。再往后到1990年代,小平同志的身体差一些了,一般打到11点就结束了。小平同志在牌桌上话不多,表情也少。但是,一旦牌打得非常得意时,或者大家在一起聊天聊到有意思的话题时,他往往会笑,表情非常丰富。
    

邓小平与胡耀邦争奖杯
    
    从1984年开始,中国桥牌协会曾经专门为小平同志设立了一个名叫“健康与运筹杯”的老同志桥牌赛,小平同志挺愿意参加的。比赛是“复式赛”,每队上场的是四个人,规定这四个人的年龄加在一块必须够两百岁,四个人当中还必须得有领导干部。因为国际上桥牌比赛是六个人一队,有两个人是后备的,所以有时候邓楠、邓朴方也参加。我们拿了第一届冠军。
    
    当时还有一个队,四名主力分别是胡耀邦、万里、聂卫平和荣高棠的儿子荣乐弟,他们水平也不错,第一届的时候好像拿的是亚军。后来,比赛组委会就固定我们这两个队算种子队,选拔赛就不用参加了。选拔赛的前两名再加上我们这两个队,四个队争夺冠亚军。小平同志对比赛挺认真,“健康与运筹杯”一共举办了十届,我们拿了九次冠军。有一次是胡耀邦他们拿了冠军,我们是亚军,小平同志挺不服气的,不过那一次确实是我们没有打好。冠军奖杯是流动的,哪个队拿了冠军就放在哪个队。我们拿了冠军,就把奖杯搁在小平同志屋里头,他是很高兴的。
    
    小平同志逝世以后,这项比赛就停办了。
    
    小平同志1989年退休之后,生活非常有规律,晚上时间的安排,一般是星期一看电影,星期三、星期六、星期日打桥牌,星期二、星期四、星期五打麻将。打麻将他找的是家里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打桥牌就约我们这些牌友。据小平同志家里人说,他比较喜欢的还是打桥牌。
    
    我们最后一次打牌大约是1994年国庆节,那天比平常散得要早一点儿,他要去看烟花。从那以后就没有再通知我们去打牌了。那次打牌,他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尽管他手有点儿抖,拿牌拿得比较慢。邓楠在后头帮着他捋牌,打什么牌主要还是他做主,他说一声叫一个草花,要好了邓楠就给他重复一声。他对每一副牌打得还是很认真,很有兴趣的样子。
    
    听他的家人说,到后来身体很不行的时候,他还老想着打桥牌。
    

莫谈国事
    
    现在世界上桥牌的叫法很多,比较流行的有两种,一种叫精确叫牌法,一种叫自然叫牌法。具体怎么打,都有一定的规矩。我们和小平同志开始打牌的时候,叫法还不是那么系统、规范,我们的一套打法是自己设计的,基本上精确,但是比较简单,其中好多复杂的问叫,有时候就根据经验判断。也有一批人打得特别的细,叫牌很精确,但有时候我们发现太精确了也有缺点,因为你不管怎么精确计算也不可能完全准确,有时候反倒还不如我们凭经验打牌。总的来说,我们是凭经验打娱乐桥牌。小平同志打牌守得紧、攻得狠、打得稳,无论领先还是落后,都很有风度。打牌中,他总是注意在不成局的牌上节约时间,而在成局、满贯或难度较大的牌上多花一点时间和精力。
    
    他还喜欢险中求胜,对手有时没叫,他抓住这个特点,动不动就加番——通常是叫加倍,可小平同志总是用四川话叫加番,大家也就跟着这么叫。自始至终,他精力都很充沛,打得很用心,很讲技巧。再加上他跟我们在一起打的时间比较长,打熟练了。
    
    小平同志把打牌和工作分得很清楚,打牌就是打牌,不谈工作,也不谈国事、家事。我们在一块谈牌技,这个牌应该怎么叫,怎么打更合适,这些可以随便谈。有时小平同志也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但别的,都不谈。
    
    在这方面,我们都很守纪律,个人问题绝不对小平同志谈,也不趁机反映什么事情。只有一次,大概是1970年代末,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在饭桌上说北京市委冤案应该给予平反。小平同志没有吭声。那个时候“两个凡是”盛行,我们还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够和小平同志做几十年牌友,得到他的信任,我们的谨慎、守纪律,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
    
    小平同志平等待人,这是我感受最深的。打牌的时候是很平等的。大家在一起,没有什么官大官小之分,也没有说我一定要听你的。打牌就是打牌,可以是对手,也可以是队友。如果和他打对家,我出错牌了,他会毫不客气地“指责”;他出错了,我也敢说他:你的牌出错了,如何打更好。我说的不一定对,但他不在乎,觉得你说得对会点点头,觉得你说得不对会反过来说你。所以和他打牌,我们没有什么压力,是一种愉快的享受。有这种平等感觉真是不容易,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前,我和小平同志的差距太大了,他当时是总书记,而我只是一个处长。主席曾经讲,领导和下属常常是一种猫鼠关系。小平同志和我们之间非常平等,显然不是这样。
    
    在中国人民心目中,小平同志是一位伟人。在我的心目中,他既是一位伟人,同时又是一位慈祥和智慧的长者。和他在一起,没有疏离感,也不让人害怕,可敬而且可亲。我至今都在怀念他。(王大明口述,汪文庆 刘一丁整理。 附注:王大明,原北京市政协主席、全国政协常委。1953年调北京市委政研室工作后与时任政研室主任的王汉斌(后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在工作之余合作玩桥牌,并且搭档长达几十年,被桥牌界称为“二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1116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邓小平历史地位 胡耀邦难以企及 (图)
·邓小平终生不回老家的原因探秘
·邓小平更像总司令 很少召集常委开会
·李鹏回忆邓小平教导:我就担心你不敢大胆工作 (图)
·盘点邓小平的"老伙计":宋平曾推荐胡锦涛任常委 (图)
·邓小平恢复高考的决定抽了孔丹的大嘴巴 (图)
·解密:邓小平复出后如何成为第三号人物/叶永烈 (图)
·伪造华国锋罪状 邓小平陈云一手炮制 (图)
·伪造华国锋罪状 邓小平陈云狼狈为奸/高新 (图)
·最高层证实惊人机密:毛甩掉四人帮暗定邓小平继承亡美大业
·哪些人进中央领导班子?邓小平谈选人 (图)
·邓小平最后一次见到毛泽东:1975年一同会见福特总统
·邓小平为什么为漂亮小姨子做媒
·邓小平曾怒诛陈世美:干部闹婚姻改组
·六四下令开枪 邓小平被称为“总射击师” (图)
·中越开战前 邓小平为何赴美见卡特总统 (图)
·李锐致信邓小平:揭邓力群通奸他老婆
·江青绝命书曝光:没除掉邓小平后患无穷 (图)
·邓小平为何放弃王兆国? (图)
·红三代邓卓棣赴四川 为邓小平敬献花篮 (图)
·邓小平故里管理局局长:就是为了表达感恩之情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同名图书在京上市
·邓小平历史地位 胡耀邦难以企​​及
·法治、自由与邓小平的功过 "颠覆政权基地"从何谈起? (图)
·赵紫阳秘书:习近平两方面超过邓小平
·人民日报刊文:为什么称邓小平总设计师
·邓小平时代那些可以“通天”的智囊们 (图)
·邓小平剧成戏说 网民齐奚落 (图)
·火墙内外:邓小平剧成戏说 遭中国网民齐奚落
·《邓小平》编剧:考虑国际观感删撒切尔滑倒情节
·《邓小平》编剧:考虑国际观感删撒切尔滑倒情节 (图)
·英媒:邓小平题材电视剧为今日政治服务 (图)
·网事焦点:中央巡视组和邓小平转了什么折 (图)
·揭秘:邓小平长女婿吴建常的有色金属王国 (图)
·县委要求看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图)
·《邓小平》剧折射政治开放迈出步伐? (图)
·香港将举办邓小平展览,或触及“六四” (图)
·邓小平诞辰进入倒计时 媒体解读中央3大纪念方式 (图)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长平:邓小平模式——政治集权专制 经济自由市场 (图)
·章文:“党的儿子” 邓小平的局限 (图)
·解龙将军:邓小平培养了八千万强奸犯
·米辰峰综述何清涟、王贵成辩驳龙平平戏说邓小平电视剧
·邓聿文:从文明史角度认识邓小平 (图)
·非韩:《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释放什么信号 (图)
·从电视剧《邓小平》看毛时代的住房特权/秦全耀 (图)
·刘云山邓小平电视剧挑动我习近平阴阳两界纠纷/何岸泉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何清涟:关键历史情节成戏说——《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观后
·全国人大代表王全杰建议立即停播《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黎学文:邓小平转了什么折?开启权贵市场经济之路 (图)
·南京龙:看《邓小平》想起那些勇敢的反叛者
·腐败——邓小平模式的最大“红利”/解滨
·香港占中风潮:邓小平发展模式的重大危机/王军涛
·吴伟:邓小平就是中国最大的实际
·盛雪:邓小平的阴谋权宜之计
·牟传珩:邓小平为干预香港自治留天窗——“一国两制”白皮书验证“狼吃羊”
·杨彼得:邓小平孙子从政是一个坏消息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