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国首个注射死刑漂亮女毒贩最后时刻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4日 转载)
    来源:西陆网  
    
    
中国首个注射死刑漂亮女毒贩最后时刻

    一位漂亮的女子,她在发现丈夫有外遇后,竟欲通过贩毒牟取暴利,以求与年幼的女儿有个幸福的未来。2002年11月间,她分7次从广州购得海洛因共计900克并予贩卖,2002年11月18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因贩卖毒品而被判处死刑的方晓红被执行死刑。据悉,方晓红是采用药物注射执行死刑,她成为福建省福州市中院第一个被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女犯人。
    
    记者经有关部门和当事人允许,在其生命的最后3个小时里,与之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
    

  倒计时-最后3小时

  知道要走她忧郁而平静
    
    坐在记者面前的方晓红面容姣好,身着一袭白色的衬衫和齐膝裤,齐肩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脸上隐含着焦虑和忧郁。再过3个小时,她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和记者的一问一答间,方晓红显得较为平静。她说,“我是国家的罪人,家庭的罪人!”这一刻,最让她牵挂的,还是年幼的女儿。在“忏悔书”中,她对女儿说,“一定要学好!”
    

 倒计时-最后24小时
    
    24日上午8时05分,方晓红见刘卫平一进监房,就将一份由3张明信片组成的最后遗书交给了刘。刘卫平是方晓红在福州第一看守所的管教干部,两年多来,刘在潜移默化中对方进行教导。
    
    9时30分,刘卫平再次查房时,方晓红很高兴地对她说,女儿“六一”节时照的相片太可爱了,看到女儿又长高了,她非常开心。
    
    11时30分,刘卫平点了6个菜,送进方晓红所在的女监房,为该室的全体女犯加餐,并特意煮了碗水饺。饭后,方晓红为狱友唱了首《同一首歌》。
    
    15时05分,刘卫平一上班,就入监房询问方的身体状况,获悉方晓红的左脚被脚镣磨破了点皮,就拿出药膏给她涂抹上。
    
    19时30分,用完晚餐,方晓红与十多名女狱友聚在一起看电视,随后,大家都围着方,要她唱歌,可方一直提不起劲,没办法满足大家的要求,随后,在大伙的帮助下,开始整理衣物。
    
    22时10分,监房内熄灯了,方晓红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
    
    25日6时30分,方晓红起床后,照常洗漱后,特意请同监的女狱友帮她净身,早饭时,她明显吃得少了。
    
    
    25日7时45分,法官、检察官、武警人员陆续到位。刘卫平步进监房,说:“上路吧!”方晓红点了点头说:“我还有一包东西要拿,请你帮我带上。”这些都是方晓红与家人联系的信件以及她的遗书,还有女儿的照片。
    
    25日8时,刘卫平帮她解除手铐和脚镣,又带方晓红到女更衣室帮她梳理头发。方晓红选择了一套白色的上衣和齐膝裤,她说:“穿上它,我要清清白白地走。”
    
    25日8时15分,法警要带走方,刘卫平给方晓红耳语:“我只能送到这里,你走好。”方笑了一下说:“谢谢!”
    
    25日8时18分,警笛响了,方晓红突然间转过身,深深地向刘卫平鞠了个躬……
    

  倒计时-人生三十年

  短暂人生路长长忏悔书
    
    知道自己被判死刑后,方晓红每天都在抄歌词,经常唱歌给狱友听。记者看到了她抄的两大本歌词,还有她写下的一份万言“忏悔书”。“忏悔书”中,方晓红回忆了自己短暂的人生。
    
    忏悔书摘录如下:
    
    “我老家在贵州的一个落后的小县城,初中没毕业,我就辍学出去打工,在一歌舞厅里认识了一个叫周某的小混混,并时常得到周某的接济。一次,我在舞厅与别人跳舞,周某醋意大发将对方打残而被判无期徒刑。周某入狱后,我不得不到省城自谋生路。
    
    16岁那年,我在贵阳认识了几个社会青年,我们彼此都很缺钱,于是合谋用“放鸽子”的方式骗婚。可是,当我被同伙以5000元的价格卖给安徽省五河县一偏僻山村的张某为妻后,就再也不见同伙回来接应我。我痛苦地熬了3年,后来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几经辗转我回到了老家。
    
    回家后,我与当地一名大学刚毕业的工商干部订下婚约。然而,有一天,我探望正在服刑的周某,他说:“马上跟这个大学生退婚,要不然,就不给你好下场,到广州去,做‘鸡’也比嫁人强。”我只好忍痛与大学生解除婚约,再次离家赴浙江打工。
    
    1995年初,经过努力,我终于成为浙江慈溪一家夜总会的歌手。可能是我有一点音乐的天赋,加上我的苦练,很快我就成了这家夜总会的台柱,并同时被一个姓费的款爷和一个姓周的老板包养起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的存款就从5位数攀升至6位数。
    
    一对来自四川的贩毒夫妻盯住了我的腰包,他们就租住在我的隔壁。1996年底,周某去了唐山发展,我惟一的依靠费某也开始有意逃避我,当时我的情绪很低落。有一天,费某没有准时来赴约,我就大发脾气。当晚我和这对四川夫妇喝了很多酒,见我心烦气躁的样子,他们就递上一包东西说:“这妙药能包你理顺心气。”我打开一看,发现是“白粉”,他们就搬来毒品和毒具凑到我眼前说:“整一口,没那么吓人,吸一两回是不会上瘾的。”经不住他们百般的劝说,我一赌气就接过了白粉,两口下去就差点儿把胃都给翻出来,那个女的说再抽一次才会体验快感。为了发泄对费某的怨气,在此后几天,两夫妻天天陪我寻找吸毒的快感。渐渐地,我就向他们开始购买毒品,仅一年时间,就整整“烧”掉了17。8万元。
    
    在与周某分手后不久,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3个月后,我又草草地与比我大2岁的叶某结了婚。我发现帅气的叶某是个无所事事的地痞,整天除了赌博就是跳舞,我们常为钱而发生争吵,叶输掉所有的积蓄后,我就靠典当衣物过日子。无奈之下,我就又独自来到福州的一家夜总会上班。在这期间,一个台湾的老板发现并包养了我,仅半年时间我就又有了4万多的积蓄。叶某获悉后,就追到福州隔三差五地向我要钱,拿不到就挥拳相向。
    
    为了逃出叶的魔掌,我与比我大10岁的王林(化名)走在一起,虽然他曾经因为抢劫被判过刑,但我们还是真心相爱,并不计较各自的过去,我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最后一个男人,随后,我们俩结了婚生了个女儿。
    
    可是,有一天,我发现丈夫变心了,他把我和女儿都抛弃了。我想我可以失去丈夫的爱,但不能让两岁的女儿受苦,我要让女儿有一个幸福的未来,我要拼命地为她挣钱,但钱要从哪里来得更快?我想起了那对四川夫妇,想起了毒品,想起了暴富,最终成了一个大毒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6704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年镇反捕各类反革命分子110164人 判处死刑的32876人
·宁波鄞县华山乡的土地改革 有4地主被判死刑
·文革林彪判王光美死刑 毛泽东亲批“刀下留人” (图)
·建国后第一个获死刑女贪官:花100万偷情 (图)
·1986年,哪位中共高官之子因轮奸被判死刑? (图)
·陕北农民遭雷劈死 其妻怨毛泽东领导不好获死刑 (图)
·1955年周恩来对日本战犯批示:不判处一个死刑 (图)
·张志新式文革英烈汤玲瑛 因拥护刘少奇被执行死刑 (图)
·许世友:凭《知青之歌》就判作者死刑 岂有此理 (图)
·朱德儿媳妇:我儿子严打被判死刑 康妈妈从未介入 (图)
·在良知的死刑台上——纪念遇罗克罹难42周年
·三面红旗的死刑證詞和屍檢報告 (图)
·苏联间谍微笑面对死刑令人惊叹 (图)
·1974年庄彦斌被判处死刑的原始判决书(图)
·实拍70年代中国最大女贪污犯执行死刑全程(图)
·逼婚女学生不成杀人 毛泽东判处黄克功死刑始末 (图)
·唐太宗法律故事:390死囚回家 一年后自觉领死刑 
·上海政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对政治犯的死刑判决/被害者单松林家属(图)
·1983年"严打"期间朱德最小的亲孙子被处死刑以后
·刘汉案一审被判死刑 行贿秘密恐将永远消失 (图)
·四川富商刘汉兄弟一审被判死刑 (图)
·刘汉、刘维一审被判处死刑
·近5年涉案过亿巨贪盘点:大多数被判死缓死刑 (图)
·盘点近5年涉案过亿贪官:大多数被判死缓死刑 (图)
·山西省委门前爆炸案 凶手丰志均被判死刑
·“山西省委门前爆炸”制造者丰志均被判死刑
·官方明确6类涉医犯罪 称应判处死刑的坚决判死
·千万富翁9年杀8人被执死刑 死前将两官员拉下马 (图)
·千万富翁9年杀8人 死刑前拉两官员下马
·26岁小伙因心情烦躁杀害两名女生被执行死刑
·中国最美十名女死刑犯:多数曾遭性侵犯 (图)
·北京一街道工委书记雇凶杀害情人被执行死刑
·陕西:男子连续杀害7名独居老人一审被判死刑
·出纳枪杀领导称妻子被其强奸 高法未核准死刑 (图)
·男子枪杀领导称妻子被其强奸 最高法未核准死刑 (图)
·广西醉酒警察枪杀孕妇案二审维持死刑判决
·广西枪杀孕妇警察二审维持死刑原判 (图)
·谷俊山案更多细节浮现 可能判处死刑
·死刑是穷人的刑罚 (图)
·抗议夏俊峰被死刑,公民联署签名要求周强引咎辞职
·揭江苏两级法院在死刑判决案里的惊天造假伎俩/朱静茹
·一元农民工“被死刑” 主席只管见美女 (图)
·湘西集资案,死刑犯曾成杰之女:救救我爸
·“死刑保证书”案 央视歪曲报道严重侵权/视频 (图)
·大陆死刑——可以不通知家属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废除死刑的“好处”善良草民根本得不到
·为何贪官与死刑无缘?
·发生在众目睽睽下的死刑冤案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放生一个孩子的罪过比判处一个无辜的人死刑还重?/杨支柱
·傅国涌:发现林昭的死刑判决书 (图)
·罪犯执行死刑后,应由家属来收尸/刘晓原
·滕彪:中国废除死刑的主要障碍是体制需要其威慑力 (图)
·对死刑执行直播也是示众应禁止
·论坛:中国央视是否应“直播”糯康死刑?
·解龙将军:反对死刑的人请付“免除死刑税”
·被摘政治路线错误“护身符”,薄熙来可能被判死刑!/牛泪
·姜维平: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关于挪威废除死刑的讨论
·中国民主党:薄谷开来应判死刑立即执行 中共应进行政治民主改革
·姜维平:薄熙来能判死刑吗?
·孑木: 承诺“三至五年内将取消死刑犯捐器官”?
·死刑犯捐献器官应由家属见证/刘小原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吴英死刑案是一个基本伦理问题/张千帆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判处一名居委会主任死刑的可行性分析
·李妍:死刑能否挡住亿元贪官“前腐后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