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吴珍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9日 转载)
    
    口述人:吴珍玉(女,1932年生,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东益村村民)
     采访人:周层佳(男,1963年生,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东益村村民)、赖连君(男,1963年生,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东益村村民)

    采访时间:2012年
    采访地点:吴珍玉家
    
    采访笔记:
    
    珍玉老人与我家老屋可谓是背靠背,中间相距五六米。她年轻时是个生产积极份子,曾担任过妇女主任。前俩年曾发生过脑卒,好在救治及时,病情不太严重,现在恢复得较好,真是吉人自有天照看。因为我前几天就跟她打过招呼,说过俩次,要她谈谈从前的事,所以她等我们一坐拢,就开六见山的说开了。说起食堂饿死人,她一口气数出11个饿死人的名字。
    
    口述正文
    
    大跃进大集体,禾割倒,不及时收
    
    咯的(那时)要搞大集体,“大兵团作战”,就是夜时开会,好几块地方的人集中到八完小开会,会后每人发个符号。
    
    记得是民兵符号,来搞深耕的人都斜里系着红布带,犁田就犁一犁又一犁,重复三犁,象修壕沟一样。禾割倒,不及时收打,打了又不及时担进来。哨子一吹,喊吃饭,肩上的担就一丢不管了。
    
    产量低,一大半送国家
    
    咯的又冇产量呐,打得二三百斤一亩,食堂里当官的又要掐去一些。三两小秤米一筒,中间还要插个大母指。
    
    咯的(那时)冇的吃呢,人都咯(那)样辛苦日夜做,(粮食)要送国家呐,要送好多呀,一大半是送走了的。
    
    人吃的还没有今天的猪吃的好
    
    安排我哩(我们)去山里打柴,我哩唆每人要带个防空袋,到偏避田间纳稗子,稗子比禾要先老。夜里躲藏磨出来,在硬饥得受不住时候,就蒸一丝点儿吃了。如今唆猪还吃得好多了,吃秆(稻草)粉,你看如今猪肯吃秆粉吧?
    
    公家时不时来搜东西,逼得人做贼
    
    我哩婆婆就吃不得稗子,一吃稗子就屙不出。我就吃不得薯藤叶,一吃就泻,泻得人不能起身。怕我婆婆结肚子屙不出,我哩陶老(丈夫)托人在钟洞那边买了二斤茶油,也被公家“清”去了,咯的唆(那时)公家时不时尽来清东西的。
    
    咯的(那时)做贼的人就多啊。次青巷显民,他是做医师的,夜里去偷菜,被人发现了,他说:我肚子饥,你们讲看,我显民是个做贼的人吗?
    
    饿死好多,临死在喊要饭吃
    
    饿死人,饿死人,真是只饿死人!我哩已个(这个)食堂又大,硬真死得人多。灿干娘,就是虎文(黄虎文)的奶奶,还有他的老兄益文、安生、银山、厚成、亮成俩公婆(夫妻俩)、某文(古冰生的父亲)、梅跛子、米老糠、枞结子……想不起来了,硬好多啊,都是饿死的。
    
    你说哟子(怎样)晓得,都是临死在喊要饭吃:嗯哩(你们)做好事哟!搞一丝的饭我吃了……喊得好造孽啦!好痛心啦!咯(那)不是饿死的要哟子(怎样)才是饿死的啊?(说到这里,老人表情非常激动。)
    
    厚成先死,他女儿又死,一家一天死两个
    
    厚成临死前吃棉絮,一床棉絮吃了一小角。他是肿肚子呐,一个肚子硬肿起咯(那么)高(手比画着)。
    
    他的细女(排行最小的儿女)曼妹子也是肚子肿呐。她爷(父亲)咯(那)日死了,我给她绷一双麻鞋,她说:婶哪,咯(那)双鞋太小穿不进,要帮我绷已(眼前的)双鞋。曼妹子好怜珑(聪明伶俐)的嗯,五六岁的吧。刚把她爷送上岭(埋葬),当夜曼妹就死了。
    
    我哩(我家)跟厚成是贴隔壁住的呐,困到半夜,我听到浦干娘(厚成的妻子,曼妹的娘)在大声哭,我喊醒我哩陶老(她丈夫),我说你听听,浦干娘在哭呢。我哩陶老不耐烦说:当然要哭啦,丈夫白日才扛上岭啦,哟子(怎么)不哭呀?
    
    我说你过细听啰,好像是哭崽。我们忙爬起来,走过去一看真是曼妹子死了。浦干娘喊天喊地哭:我的崽……我眼泪也破(形容词)面流,止不住,帮忙找东西也不看见。
    
    天光以后,我去帮她去请清道士(请和尚或是道士来为死者开路,便于亡灵上路离开人世风俗)。清道士他哟子(怎么)讲呀,他说,我哟子(怎么)去呀?我昨日刚从她屋里回来,今天又叫我去啊,我哟子(这么)好进她家那张门哪?
    
    头日是送爷,另日送女呐。好惨啦。
    
    几个月后,厚成他二哥亮成和老婆也饿死了
    
    亮成同我一伙种麦子,亮成是厚成的二哥,他跟我讲,咯(这)个麦子他恐怕吃不到手了,意思是等收麦子时他已经死了。因为他人高马大,食量大,不经饿,人瘦得硬看不得(不好看、恶眼),肚子肿起肿大。
    
    他说麦子留给我哩老弟吃。谁晓得厚成还打头死,死了厚成俩爷女,隔几个月亮成才死。亮成冇死好久,他夫娘(老婆)华干娘又跟着死了,都是肚子肿。
    
    村子半年把时间硬死三、四十个人,我都去抬棺材了
    
    咯一泛的(一段时间)硬死好多人啰,总总个(全部)都是咯一泛(这段时间)的死的,半年把时间硬死三四十个人,死的好多是四十、五十岁人,安生只有三十出头一点。好吓人啰!棺材都是用现(已用过一次)棺材。
    
    我唆(那个)柩(棺材)也扛过,做丧夫抬死人。冇男子在屋里呐,男子都走了,去山里搞林业呐,去烧炭呐,支援工业。怕不怕就不能管了,怕也冇办法,你总不让它臭在屋里呐。 (博讯 boxun.com)
38717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跃进”中山东的两次饥荒
·毛泽东大跃进 母親講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李银珍(湖南)口述“大跃进”
·李贵庭(湖北)口述:“大跃进”口述
·张小庚(河南)口述:“大跃进”口述
·王来国(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
·杨奎松:我们今天应当怎样反思大跃进
·揭秘:“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三)
·揭秘:“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二)
·揭秘:“大跃进”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一) (图)
·"大跃进"与"反右"中的独臂将军余秋里 (图)
·毛泽东私下谈"大跃进":我是受了别人影响 (图)
·大跃进四川饿死人1000万
·“大跃进期”间毛泽东因何事上了谭震林的当? (图)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胡绩伟 胡績偉 遗作
·陈云忆:大跃进后我主张包产到户 毛主席很生气 (图)
·大跃进公、检、法三家变成一家:妇女也能“鸡奸”
·“大跃进”时的神奇判决书:妇女也能“鸡奸” (图)
·"大跃进”时的神奇判决书:妇女也能“鸡奸”
·农业部:土地流转不能搞大跃进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中国军火出口大跃进 “北约”惊呆
·景山议政:辩论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谁之过!?
·清华学者:计划生育危害性比大跃进和文革更大 (图)
·胡祖六:中国城镇化盲目模仿 满街汽车处处大跃进
·中国高速公路负债超千亿元 与长年大跃进建设有关
·冯骥才炮轰“文化大跃进”
·文联冯骥才狠批各地在搞「文化大跃进」
·南都报揭秘大跃进安徽饿死500万人
·洪深:人民日报副总编承认大跃进饿死3000多万人
·造新城,终成“大跃进”/苑柍 (图)
·“城镇化”又是一场政治挂帅的“大跃进”/陈金晖
·城市化大跃进无法成就中国改革红利/徐笑冬
·安邦:地铁“大跃进”将使不少城市深陷财政泥潭
·胡績偉 遗作《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
·“神九飞天”胡坠地——“胡最美”大跃进传承文革DNA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下)/宋永毅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上)/宋永毅
·郎咸平:大跃进的疯狂之后 高铁时代的提速恐慌
·新能源汽车“大跃进”导致“海市蜃楼”
·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 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牟传珩
·两头不负责的高铁大跃进恐导致浪费/童大焕
·造楼大跃进产生多少抗震隐患屋/田嘉力
·抢笔省长李鸿忠在湖北要搞毛泽东式“大跃进”(图)
·大造楼就是“大跃进”/彭兴业
·孔子学院“大跃进”的表象/顾村言(图)
·“博士大跃进”泡沫令人担忧 中国博士超美国?
·寒山:从“丰碑”到墓碑 —《大跃进--大饥荒:历史和比较视野下的史实和思辩》评介
·学历大跃进,用权力换文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