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大将徐海东文革受林彪迫害致死存在着疑问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8日 转载)
    作者:文贝
    
    最近看了几篇文章,都是写徐海东的。觉得其中的情节和内容不太符合事实,在此讨论一下。
    
    《徐海东大将之女忆:文革林彪派特务秘书害死父亲》(2014年5月1日《老人报》)、《林彪迫害徐海东经过》(2000年8月14日《华商报》、《徐海东文革遭迫害:这是林彪对我的阶级报复》(徐文惠/口述.周海滨/撰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12期)、《文革我替父亲坐牢》(《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刘 畅 实习记者 周 玲 《 环球人物 》(2008年第12期))、《女儿心中的徐海东》(《品读周刊》2010年6月13日)。
    
    徐海东生平。
    
    徐海东是新中国排列第二的大将,老一辈革命家和军事家。
    
    1900年出生的徐海东1925年入党,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三十四团任代理排长。参加了北伐战争,1927年以普通战士参与黄麻起义(潘忠汝任总指挥,戴克敏任党代表)。1928年1月,鄂东军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徐海东担任了黄陂县的赤卫队大队长、鄂东警卫第2团团长。1932年,徐海东被任命为红军第9军27师师长,结识了徐向前、陈昌浩及陈赓等红军领导人。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后,任重建的第26军副军长兼74师师长,后任第28军军长、25军军长(童子军)、红15军团军团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徐海东任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战役。1938年8月,徐海东奉命回延安养病。1939年,徐海东来到新四军工作,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总指挥兼第4支队的司令员(原司令员高敬亭被错杀)。1940年1月病倒,在安徽省津浦路西根据地休养。1940年8月在江苏省淮安一带休养。1941年5月,任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后长期治疗、休养。1946年8月,在山东诸城、莱阳等地休养。1946年9月,从山东到大连市休养。
    
    全国解放后,1954年10月,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仍在疗养中。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1956年9月,从大连回到北京。1960年10月,主编红二十五军战史。1969年4月,带病出席中共九大,担任大会主席团委员并当选为中央委员。1969年10月25日,被“疏散”到河南省郑州市。1970年3月25日因病逝世于郑州。
    
    综观徐海东的履历,从1925年参加革命,在战场上奋战到1940年。此后三十年基本都在养病。
    
    徐海东家庭。
    
    徐海东农村贫苦窑工出身。斯诺所写《西行漫记》中曾提到,他的“27个近亲,39个远亲”被杀,蒋介石称徐海东为“文明的一大害”.因参加革命,国民党曾悬赏十万大洋买他的人头。
    
    他的发妻田得斋在徐海东离开家乡后被关进大牢,1931年出狱后改嫁。不到2岁的女儿徐文金被三伯父用箩筐挑着连夜逃走,后来隐姓埋名,做了“童养媳”。
    
    1935年9月,时任军长的徐海东与护理他的号称25军七仙女之一,战地卫生员周东屏结婚。两人育有三男二女。
    
    长女徐文金是元配田得斋所生,1925年生,一直生活在农村,1951年找回,84岁高龄去世。
    
    次女徐文玉,系徐海东在大别山养伤时与已经嫁人的房东家女儿夏国钦所生。据徐文惠说当时徐海东不知道已怀孕,又与后来的周东屏结婚。徐文玉后来担任小学教师。
    
    小女徐文惠,1935年与负责徐海东养伤的17岁卫生员周东屏所生。周东屏原名周少兰,改名“周东屏”,意思是作为徐海东的生命屏障。徐文惠1961年入党时改名“徐红”,意思就是“要女儿做一个又红又专的革命接班人”。军医大学毕业后在某军区医院工作,文革时因“反革命罪”被关押四年(个人说的)。1987年在王震帮助下迁居香港十年。回来后任开国元勋后代合唱团理事长,热心参与红色记忆与革命传统的传播和弘扬。徐海东的许多故事都出自此人之手。
    
    长子徐文伯,任文化部副部长。大儿媳是原安徽省省长黄岩的女儿
    
    二子徐文忠,自幼失聪。
    
    三子徐文连,小儿媳是徐向前元帅的小姑娘。博士,在国外经营公司。
    
    在一些纪念徐海东的文章里,很少谈及次女徐文玉和二子徐文忠,普遍说法是徐海东三子二女,故意疏忽了次女徐文玉。
    
    长女徐文金一直生活在农村,此事被许多人大加褒扬。其实很多中央领导人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对原配所生子女不太重视或疏于照顾。比如刘少奇与前妻王前所生的大女儿刘涛(文革中写刘少奇的大字报)、林彪与前妻张梅所生的女儿林晓霖(与叶群关系一直不好)、贺龙与前妻蹇先任所生贺捷生(文革时写贺龙大字报)等等,这里面的感情因素和家庭矛盾往往被忽略。
    
    徐海东四年换了三个媳妇,真可谓三个女儿三个妈。
    
    徐海东授大将原因难解。
    
    事实上徐海东无论从资历还是战功方面,都不具备大将资格。虽然红军时期担任过军长,但当时的军长大多名不符实。抗战时期的最高职务是旅长,而且到1940年就离开战场。解放战争时期一直在养病,没有多少建树。建国后的职务都是虚职,不仅没有担任过重要职务,而且连工作都谈不上。不仅难以进入大将第二位置,连上将的前二名也进不了。比如上将萧克,红军时期任红八军军长,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军长。抗战时任120师副师长,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欺期任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第一参谋长,解放后任训练总监部部长。再比如许世友,与徐海东同是1928年参加黄麻起义。两人1932年都担任团长,红四方面军时许世友任军长,徐海东任师长。1940年许世友任八路军第三旅旅长,徐海东任新四军四支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许世友任山东兵团司令员、山东军区司令员,徐海东在养病。解放后许世友任华东军区副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徐海东没有实职。
    
    1955年被授大将的原因有人提出过几点。
    
    其一是代表陕北红军。其实徐海东根本算不上是陕北红军代表,真正的代表是刘志丹、谢子长、高岗、习促勋、阎红彦。徐海东只是作为一只独立部队25军最先进入陕北,并与陕北红军合编成红十五军团。
    
    其二是代表红四方面军。徐海东的部队虽然是红四方面军的基础,却无法代表红四方面军。而且红四方面军已经有了代表人物元帅徐向前和大将王树声。
    
    其三是1935年徐海东曾经援助中央红军5000元钱,所以毛泽东感恩戴德坚持要授徐海东大将并列为第二。“充分体现了对徐海东作用和地位的高度评价,尤其是体现了对当年中央红军所处的绝境中徐海东杰出贡献的充分肯定。”(摘自《浴血荣光》,作者:金一南,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这种观点是把共产党人当成讲义气的江湖帮会。
    
    只工作了十五年,八年抗战参加了三年。没有参加解放战争,建国后没有担任实职的徐海东能评大将本身就有些莫名其妙。位列大将第二位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徐海东女儿徐文惠文革受林彪迫害入狱查无实据。
    
    徐文惠作为徐海东的最小女儿, 1939年5月出生于延安。1958年考入北京航空学院,1960年转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学习,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以“三好学员”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一直从事医务工作。
    
    按她自己的说法是1968年因反对林彪、江青而被捕入狱,直到1972年才释放。为什么入狱,徐文惠的说法是“替父亲坐牢”
    
    从时间上分析,徐文惠入狱应该不是“西纠”或“联东成员”,因为这批红色子弟在1967年就释放了。
    
    1968年的时节是清查反周恩来的“五一六分子”,包括原文革成员王力、关锋、戚本禹及红卫兵五大领袖等造反派以及肖华、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军方将领都逐渐被打成“五一六分子”,而且这场运动维持了许多年。在此其间又进行了清理阶级队伍(1967年12月开始)。如果徐文惠是1968年被捕入狱的话,不是“五一六分子”就是清理阶级斗争打击的对象,而这两方面的组织领导者都是周恩来,与林彪扯不上关系。如果徐文惠是受林彪迫害,在1971年林彪叛逃后理应释放,而她却直到1972年才放出。
    
    时年29岁的徐文惠当时是解放军总医院医师,作为现役军人为什么被捕呢?他的哥哥徐文伯是第七机械工业部二院政治部宣传干事,直到1974—1975年才在河南正阳“五七”干校劳动。他的弟弟徐文连当时与邓小平的女儿邓榕是北师大女中的同班同学,校红卫兵头头。而徐海东当时虽然像许多老干部一样受到冲击,却一直没有被打倒。
    
    显然徐文惠在撒谎,估计连“隔离审查”都沾不上边,只是为了向自己的政治脸上贴金而臆造出来的故事。
    
    按徐文惠的说法:“我一直忘不了父亲留给我们的嘱托:“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只要有一口气,不为党工作,就是最大的耻辱。”然而她1987年经王震走后门跑到香港十年,难道是去宣传共产主义思想?1997年在香港回归时,定居香港10年的徐文惠又回到北京,不久开始了唱红歌的伟业。也许回来是为了照顾瘫痪的弟弟,因为她一直与弟弟生活在一起,这一点值得敬佩。
    
    此人现在是所谓开国元勋促进会会长,是“红二代”的风头人物。
    
    徐海东文革疏散是中央安排的。
    
    按照徐文惠的说法,1968年底,徐海东这个在病床上躺了近30年的老人也成了“造反派”攻击的目标。他的一位前任秘书,这时当了军委办事组的秘书。这位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四处煽动,扬言要“火烧老病号”,说什么徐海东的“资产阶级的反动路线”压制了他。
    
    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采取种种方式逼迫徐海东,要他认罪,要他揭发交代,弄得这位转战多年的高级将领陷入了从未遇到过的困境,从来都是畅言豪爽的他,如今也变得沉默寡言了。
    
    “我不能死,我要等着党中央、毛主席说话”
    
    1969年3月31日,第二天中共“九大”就要开幕了,可他这位“八大”中央委员,直到现在还没接到参加会议的通知。就在徐海东焦急等待的时候,周恩来正在主持一个紧急会议。他用郑重的语气宣布:“毛泽东同志紧急提议,徐海东同志应出席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并建议他参加大会主席团。”周恩来解释说:“毛主席早就说过,徐海东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我认为不让徐海东同志参加‘九大’是不合适的。至于他有没有问题,以后会搞清楚的。”
    
    “主席站在台上看,来回地找,开始大家不知道找什么,后来他问周总理,怎么徐海东同志没来?问了三次。总理就说派人去接了。毛主席就没让开会,等着爸爸到了才开会。在等的这一段时间里,毛主席向到会的代表说,如果没有徐海东同志率领的红二十五军先到达陕北,巩固和发展了陕北的根据地,就没有我们中央红军的立足之地。徐海东同志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我提名徐海东同志为九大代表,并为主席团成员。” 徐文惠的这一段是“中央军委的迟浩田副主席、张万年副主席都和我讲了这个事情”
    
    这段虽然说的有声有色,但迟浩田1969年九大时只是陆军27军79师副政委,张万年是陆军第43军127师师长,怎么可能了解到中共九大的情况呢?
    
    “1969年10月25日半夜,爸爸被强迫疏散到河南郑州第一干休所。那时天气非常寒冷,夜间火车到达郑州站时,爸爸是从车窗抬出来的。爸爸着了凉,引发了高烧。他们不让医院治疗,断了药,叔叔们寄来的药也被扣下了。”
    
    “第二天上午,徐海东换上新衣服,准备和几个老同志告个别。这时老战友王震进来了。两位年逾花甲的老人,一见面什么话也没说,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原来,王震也接到了所谓的“一号命令”,要“疏散”到江西去,这是来向徐海东告别的。”
      “爸爸到郑州后,住的房子是多年没人住过的,炉子也没有,连油、米都不供应。妈妈只好叫哥哥从北京把家里的油、米、挂面运到郑州。就在送东西到郑州的途中,林彪的死党刘丰(武汉军区原负责人)派人去火车上抓哥哥。幸亏哥哥在车上发现及时,才免遭逮捕。为了安全,哥哥把急需的东西送到郑州后没去见爸爸,到武汉去找张体学、韩东山,请他们帮助买药。哥哥到武汉后,听人说徐海东在郑州要吃进口药,要吃九斤以上的老母鸡等,非常生气,一查才得知是刘丰造的谣。”
    
    “张体学叔叔后来告诉过妈妈,周总理主持解决河南问题时,林彪在河南的死党交代说,林彪给了他“将徐海东置于死地”的旨意。他们为了折腾爸爸,暖气烧得滚烫,然后把热水放掉再放冷水,暖气管全爆炸,地上有半尺深的水。妈妈和弟弟往外泼水。后来,整个屋子潮气很重,墙上都长出了绿毛,爸爸患了霉菌性肺炎。不能生暖气、房子上面漏水,我弟弟就买煤球炉子生火,窗户盖上军棉被保暖。爸爸不能受凉,一受凉,就咳血。”
      “他们不给药品,连每顿饭后必须服的酵母片都不能保证。爸爸悄悄写信告诉远在江西红星垦殖农场的王震叔叔,王震叔叔千方百计地搞了些急救药品寄给爸爸,但都被林彪、江青一伙在江西的死党给扣下来了。”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昏迷中还不停地说:“我想见毛主席!我是被林彪害死的!”
      “爸爸于1970年含恨逝世于河南郑州。林彪控制的军委办事组发出5条禁令:《人民日报》不登消息;《解放军报》登消息,不登照片;不写评语;骨灰盒上不覆盖党旗;不送花圈。”
    
    这一段描写简直就是《刘少奇的最后时刻》一文的翻版。
    
    事实上关于疏散老干部的通知是1969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发出的,要求在京的中央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及一些老同志,于10月20日以前全部战备疏散。通知说:为了适应反侵略战争的需要,应付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突然袭击,经中央讨论决定:中央机关集中到北京郊区战备地下指挥部办公,由周恩来同志留在北京主持工作:毛泽东主席到武汉主持全国的大政方针,林彪副主席到苏州负责战备。同时,中央领导人及原中央负责人也相应疏散。老同志沿京广线安排,按毛泽东的说法是:“万一打起仗来,要找的时候,我还离不了这些人呢。这些人还用得着,我还要他们呢。”
    
    同日,毛泽东离京去武汉,林彪到杭州。刘少奇和徐向前到开封,陶铸到合肥,董必武、朱德、李富春、滕代远、张鼎丞、张云逸去广州;张闻天去肇庆;陈云、王震及邓小平去南昌;陈毅去石家庄;刘伯承去武汉;叶剑英、曾山去长沙;邓子恢去南宁(后转桂林);谭震林去桂林;王稼祥去信阳,徐海东去郑州,邓小平去南昌,而彭真、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刘澜涛等人仍然被留在北京。关于中央领导疏散安排的报告是由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和副主任王良恩签名上报的,由周恩来指示后下达执行的。把领导机关分散配置,防止因突然战争瘫痪领导指挥系统,是战争准备的基本常识。在当时的情况下,中央如此安排没有不妥之处。
    
    林彪“一号命令”是根据毛泽东发出“要准备打仗”的指示后,已经疏散到杭州的军委副主席林彪10月8日叫秘书张云生给当时的总参谋长黄永胜打个电话,口授了六条电话内容。时任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长的阎仲川根据总参谋长黄永胜的口授作了记录,作为“前指”第一个指示,编为 “一号号令”。时间是1969年10月18日21时30分。”
    
    这些文章显然在时间上玩了个把戏,把徐海东疏散到郑州的时间推后到10月25日,从而栽赃到林彪的所谓“一号号令”上。这种手段与刘少奇疏散的情况同出一辙。而所谓的王震第二天来送行的过程纯是瞎编,因为王震在此之前已经去了南昌(王震和陈云到达南昌的时间是10月20日。见中国当代研究所《王震与新疆》一文。2002年8月3日)。何来26号还来为徐海东送行!
    
    徐小惠的说法来源于1979年1月24日,邓小平为徐海东主持追悼大会韦国清的悼词““九大”以后,林彪、“四人帮”对徐海东同志的迫害并没有停止,他们欺上瞒下,强令久病卧床的徐海东同志限期离开北京,使他食宿和医疗条件得不到应有的保证,含恨去世。”韦国清显然是在说谎,中央应当知道老干部疏散是根据中央1969年10月14 的通知,并非是林彪欺上瞒下。
    
    不疏散的话就说是留在北京等死,疏散出去又说是赶出了北京,这件事林彪是里外不是人。
    
    徐海东受林彪迫害致死存在着许多疑问。
    
    “父亲患有气管炎,冬天需要温度高一点,可偏偏派来个特务‘秘书’,爆裂了暖气管。后来,整个屋子潮气很重,引起了父亲霉菌性肺炎。”
    
    徐文惠前面说的是“林彪在河南的死党交代说,林彪给了他“将徐海东置于死地”的旨意。他们为了折腾爸爸,暖气烧得滚烫,然后把热水放掉再放冷水,暖气管全爆炸,地上有半尺深的水。”后来又说是林彪派来了特务‘秘书’,而此时林彪已在杭州。徐海东的秘书应该是已调军委办事组要“火烧老病号”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前任秘书走后又配备的秘书,因此被称之为特务“秘书”。徐海东疏散到郑州仍配秘书说明没有取消待遇,所述在郑州被迫害是无中生有。徐海东在郑州住的是干休所,条件不会差到那儿去。按照徐文惠的说法,粮食及生活用品都是其哥哥徐文伯从北京送来的,问题是已被隔离审查的徐文伯从那儿搞来那么多的东西!
    
    按照后天的说法,林彪之所以迫害徐海东,因为徐海东抄了林彪的老家。“大字报上讲林彪是“贫农家庭出身”。爸爸一听就火了:“当了副主席,也不能改变成分!红军时期,我两次带队伍到过林家大垮,他家十几台织布机,是我们分给穷人的。他家怎么是贫农,哪一家贫农有那么多织布机和瓦房?”徐海东的话是对女儿讲的,林彪从何处听到?
    
    还有就是“1966年5月22日,爸爸给毛泽东写了封信,就如何选好接班人谈了自己的看法。信中他提出了3点建议:中央领导权必须交给那些一贯忠于党忠于毛泽东的人,真正地达到毛泽东所提出的革命接班人5个条件的人;趁毛泽东、刘少奇及其他首长都在,要把那些危险的“定时炸弹”给挖出来,以防后患无穷;在党直接培养教育下的老干部不宜换得过多,要他们将革命的光荣传统传给接班人。这封信惹出了大祸。林彪、“四人帮”诬陷爸爸写信“叫毛泽东下台,交权给刘少奇”。”此事是否存在不得而知。不过当时林彪还没有被选为接班人,当时的接班人是刘少奇。徐海东要毛泽东挖“定时炸弹”指的是林彪还是刘少奇?
    
    一般情况下,人不作死是死不了的。像徐海东这种三十年没有工作的老病号既不能争权也无法夺利,林彪至于如此大动戈来谋害徐海东吗?况且从体系而言,徐海东是林彪的115师旅长,两个人历史上根本没有恩怨。
    
    文革受迫害在后天是一种光荣,即使没有受到冲击也要编造出一些受迫害的故事来。只要在文革期间死去就是被迫害致死,都要按在林彪和江青集团的头上。
    
    徐海东文革受迫害致死的文章经不起推敲,存在着许多疑问。
    
大将徐海东文革受林彪迫害致死存在着疑问
(博讯 boxun.com)
18904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为何指示徐海东必须评大将而且要排第二? (图)
·大将徐海东的三段婚姻 曾在不知情下娶有夫之妇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 谢选骏浦志强自相矛盾
  • 曾节明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谢选骏“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曾节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谢选骏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李芳敏144000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论坛最新文章:
  • 寻找脱贫之道 美法3经济学家共获经济诺奖
  • 航天强国关注“清除空垃圾 ”
  • 官警二代死刑逍遥引高层动怒 滇孙小果案再审
  • 法彩票公司将开放股权 政府鼓励个人购股
  • 突尼斯将高票迎来法学教师新总统严打腐败
  • 公安局长疑戴名表视察无锡桥塌现场 网民不太信
  • 德国5G不排斥华为给平等竞争
  • 经济紧与人民币贬 游日中国客不再疯买了
  • 中国新款汽车叫哈佛 俄人或最爱
  • 赵紫阳百岁冥诞出记传 透露曾吁为六四平反
  • 韩法务部长辞职 文在寅能否消弭危机前景未卜
  • 腾讯清早偷偷恢复NBA转播 惹网民酸骂
  • 日本台风灾难扩大 国际阅舰式取消
  • 赵紫阳百岁冥寿 子女发文谈中国精神困局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