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太监不是中国专利:世界各国宦官一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2日 转载)
    文章摘自《宦官的历史》
    
     作者:主编 文蓝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世界阉宦一览
    
    阉宦———即宦官,是一个耳熟能详的词语。中国的宦官,从可记载的信史开始,便屡屡见于正史野集,距今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
    
    但是,宦官并不是中国惟一的独特的历史现象。
    
    据考,宦官具有很强的世界普遍性。距今三四千年前,古埃及、古希腊、古巴比伦、印度王国,都曾出现过宦官这一特殊群体。
    
    在欧洲古希腊时代,当时著名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他的名著《历史》一书中,就记载了当时王宫宦官的一些情况。希罗多德还指出,当时希腊的宦官,来源于西亚的波斯帝国。那时的波斯人认为,被阉割后的宦官比一般人更值得信赖。早在公元前6世纪,著名的波斯王大流士,就曾向巴比伦和亚述地区索要阉割男童,仅一批就达500名之多。而且,当时在希腊亦出现了专门贩卖幼儿的商人。他们四处诱拐未成年儿童,把他们阉割后,再转手贩卖给王宫,以牟取暴利。也许,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奴隶贸易了。
    
    稍后的古罗马帝国,宦官在王宫就更加常见了。翻阅史籍,我们不难发现,在克劳帝乌斯、尼禄、维特利乌斯当政时,宫廷中都有大批的宦官当差。著名的暴君尼禄甚至还宣布和宠信的太监斯普里斯结婚,同时任命宦官彼拉哥主持特务组织监视权贵和百姓。后来的罗马皇帝戴克里先的宫廷中,也有一批宦官先后被委以重任。
    
    东罗马帝国时代,宦官更是罗马皇帝不可缺少的政治助手。美国著名历史学家魏特夫先生在其代表作《东方专制主义》一书中指出:“太监掌权在4世纪的拜占庭已经充分形成一种制度。”在东罗马帝国时代,太监占有了大部分部门的职权。在当时的十八等官制中,他们可以担任八级官职,被称作是“皇帝可信任的阶层”,可以充当指挥疆场作战的高级将领。东罗马历史上的名将纳西斯、所罗门,都是宦官出身。而宦官尤斯塔修斯·西米尼努斯和尼西塔斯,也成为名噪一时的海军统帅。宦官还被东罗马皇帝任命为政治军事改革的主事人,宦官出身的主计官尼西福罗斯就是东罗马史上著名的改革家。最令人称奇的是,在东罗马帝国,有不少宦官还当上了宗教首领。历史学家伦西曼曾考证过,那时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大部分大主教都是宦官”。东罗马帝国的宦官擅权,使得皇帝也成为了宦官们的掌中之物。所以,著名的史学家阿米尼努斯讥讽说,公元4世纪的东罗马君士坦丁乌斯二世“大部分权力”都归宦官尤塞比乌斯“掌握”,皇帝成为傀儡,而东罗马也变成了“太监的天堂”。
    
    非洲的宦官也有悠久的历史。
    
    日本学者三田村太助在《宦官的秘密》一书中指出,在古代埃及,经常有寺庙僧侣们将用低价买来的6岁至10岁的男性小奴隶,用当地的医术阉割,然后用昂贵的高价卖到王宫和贵族府第,以此营生。魏特夫先生从《埃及语字典》等所引用的金字塔文件中,推断可能最早在公元前1500年时的法老图特摩斯三世时,埃及就有阉割的人。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尼罗河流域的宦官现象可能长期延续下来。
    
    在古老的亚洲,西亚和阿拉伯世界曾经是宦官现象流行的地区,所以魏特夫曾将“中国和近东”,并列为政治宦官猖獗的两大区域。《东方专制主义》一书曾推测古巴比伦《汉漠拉比法典》里所提到的称为“季塞奎姆”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当时的宦官。如果这个推测得到证实的话,那么西亚最早的宦官应当出现在公元前12至15世纪之间。
    
    到阿拉伯帝国兴盛时期,西亚、近东的宦官群体更是成为政治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活跃一时。美国学者希提在《阿拉伯通史》中说到,到8世纪初时,阿拉伯帝国的宦官制度,随同闺房制度一起完善起来。“第一批宦官,大多数是希腊人,而且阿拉伯人是仿效拜占庭人的宦官制度的。”闺房制度相当于中国的后妃制度,阿拉伯后宫佳丽之多,我们从寓言故事《一千零一夜》中可以略窥一斑。希提同时推断出,在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极盛时代(公元750~847年),首都巴格达王城的三分之一供皇宫内的内眷、太监和特等官吏使用。另外,据有关的史书介绍说,当时的白人太监,称为塞拉里克(Selamlik)。还有大约600~800名黑人太监,掌管着后宫后妃们的日常生活,由于丧失了性功能,得以和嫔妃们接触。
    
    在古代土耳其和古印度,宦官专政也曾盛极一时。有关历史记载表明,土耳其苏丹曾任命白人太监为宫廷学校的校长,专门用来训练国家文武官员,白人太监甚至被任命负责保卫苏丹私人宝库的最高官员,将教育、人事和财政大权全交给宦官。
    
    在古印度王国,宦官称为“霍查”。那时南亚次大陆上小国林立,每一国国君都妻妾成群,役使了大量太监在王宫劳作。据说,有的小国宫廷宦官达到两万人之多。我们从玄奘西行记载中就能大致体察到这一现象。
    
    印度的宦官一直延续近现代,至20世纪90 年代初,印度大城市德里、加尔各答和孟买等,尚存约10万阉宦,他们拥有数世纪前遗留下的特权,可以乘坐车辆不付车钱等。
    
    中国周边国家中,古代朝鲜和古代越南,也曾出现宦官现象。
    
    中国元朝时有两名载入史册《元史·宦官传》的名阉,其中之一的朴不花,原来即高丽宦官,他和高丽出身的元朝皇后奇氏一起来到元朝大都,和奇氏“情意胶固”,后来受到皇帝宠信,成为元顺帝时的权阉,元朝的覆亡很大程度上是拜他所赐。古代越南也有不少男童从小就被掠卖到中国内地为宦,明朝初年朱元璋对“安南” (包括今天的越南及周边地区)不断用兵,许多越南小孩作为战争俘虏被进贡到内地阉为宦官。明成祖朱棣时,越南宦官阮安受到重用,成为建设新都北京城的主管。明王朝还不止一次向高丽、安南王朝索要进贡阉人,这在客观上刺激了越南、朝鲜的宦官群体,使得他们不断壮大。《明实录》中记载洪武二十四年,一次就向朝鲜索要宦官200 名,朝鲜宦官现象也可见一斑。
    
    中国最早的阉宦
    
    中国的宦官,产生的年代大约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同。但是,其制度之严密、数量之庞大、左右政治之能力、影响之范围、持续时间之久远,恐怕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在中国的古史中,曾有过各式各样的对宦官的称唤。例如,寺人、奄人、阉人、宦者、中官、内臣、内侍、内监等。在这些众多的名称中,寺人、奄人是史书上最早可以见到的,而在我国史书上记载的最早有姓名的宦官,也是冠以“寺人”头衔的。
    
    古书上所能道出姓氏的最早一位宦官是寺人孟子,距今已有近三千年历史。他本来是《诗经·小雅》中《巷伯》篇的作者。据史家考证,孟子(此处所说的不是战国时儒家代表孟轲)本来是个士人,因为受到谗言而被国君处了宫刑,因而成为了“寺人”。毫无疑问的是,孟子是一位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身处陋室而心忧天下,身受宫刑而志向不改。因为据考证,《巷伯》这首诗就是作者为讥刺周幽王而写,诗中有“寺人孟子,作为此诗,凡百君子,敬而听之”之句,便是明证。周幽王是西周末代昏君,大好江山败亡在他的手上,他和褒姒“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早已成为千古笑谈。已成为刑余“寺人”的孟子,还给周幽王作诗上书,忧国忧民,足为中国士人的典范。这也就不难理解,在古代儒风盛行的孝悌时代,时人和后人仍尊称他为“子”,并不因他受过宫刑而藐视其人。
    
    继寺人孟子以后的几位早期宦官,也是挂着“寺人”头衔的,不过这已经到春秋五霸的时期了。春秋时期留名的宦官有寺人费、寺人貂和寺人披。寺人费活跃于公元前7世纪初的齐国。齐襄公年间,当时贵族公孙无知想阴谋篡夺齐襄公的王位。而寺人费在一次服侍襄公田猎时,不小心使襄公坠车,脚受伤,因而挨了襄公鞭责,心存怨恨。公孙无知企图借此事,拉寺人费一同参与宫廷兵变。但是,寺人费表面上同意站在公孙无知一边参加兵变,实际上偷偷跑回齐宫,把齐襄公暗藏起来,想使齐襄公免遭一场灾祸。因为势孤人单,齐襄公最终被叛军杀害,寺人费也在抵抗叛军中英勇战死。
    
    寺人披和寺人貂的一生与春秋五霸中最重要的两霸齐桓公和晋文公的一生相始终。寺人貂又名竖刁,竖也是宦官的意思,古代有时亦将宦、竖齐称。竖刁在齐桓公时代,把持王宫总管大权。因为有些大臣反对,名相管仲也在其列,因而齐桓公一度将他废去,但不久宫廷便混乱不堪,结果齐桓公又将他重用。竖刁凭借齐桓公的庇护,在齐国胡作非为。在齐国对内战争中,竟出卖军事机密给敌方。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就是这样一位无恶不作的宦官,齐桓公竟然想立他为相,只是遭到病危中管仲的再次反对才作罢。管仲死后,竖刁成为齐桓公最宠幸的大臣,执掌国家大权,后来被万人唾骂的易牙,就是竖刁引荐给齐桓公的“厚礼”。此时,齐桓公已经进入暮年,齐国朝政也被竖刁等小人把持,形成以竖刁为首的 “三子专权”。最后,竖刁等人已完全视齐桓公为草芥,在王宫中筑起高墙,把齐桓公活活饿死在宫中。
    
    寺人披,晋文公时权阉,早在文公即位前就已受到重用,甚至曾奉骊姬之命,刺杀尚未成为国君的晋文公,失败未果。令人惊奇的是,晋文公即位后,寺人披又受到文公的宠信,成为晋文公的近侍,晋文公还经常向他问讯官员人选。他在晋献公时代还亲自带兵征伐蒲国,可见也是权焰极盛的一代阉宦。
    
    除寺人费、竖刁、寺人披,齐灵公时期的宦官夙沙卫,也是春秋时期有名的宦官。他同样深受灵公宠信,参与军国大政,并且时常能够左右齐灵公。有一次,齐国###莱国,莱国用几百匹牛马贿赂了夙沙卫,夙沙卫就怂恿齐灵公停止了###莱国。后来在晋、齐战争中,他又一次为齐国出谋划策。齐灵公死后,他甚至起兵反对新即位的齐庄公,兵败后被酷刑处死。
    
    上述都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批记有真名实姓的宦官的事迹。可以说到春秋时期,宦官这一社会群体已经在政治上崭露头角,成为一股特殊的政治力量。而寺人披、竖刁、夙沙卫,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权阉代表。
    
    早期中国阉宦出现的原因
    
    魏特夫先生曾经说过:“他们比较标准的体格(应理解为失去性能力)使得他们更适合于担任专制君主权力在各地的代表。”理解这句话,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看待早期中国宦官的起源。一般说来,宦官的出现都应该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首先,宦官现象的出现,必须是在私有制、阶级社会产生以后,而且是相当于“东方专制主义”的国家地区内,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君主专政时代。在中国,人们比较一致的意见是,从夏商周时期开始,宦官在中国就已经出现。史书所说:“自书契以来,不无阍寺。”这里的阍指宫门,阍寺就是指看守宫门的阉宦奴隶。
    
    其次,宦官现象出现在男性中心家天下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男子“家长”成为政治的权威,掌管着人的生杀予夺大权,众多女性成为男性主人泄欲的工具,使得宦官这一群体的出现成为必然。
    
    我国从夏朝开始,已经进入到了“家天下”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据史书记载,夏王有12后妃。到了商代,王妃的数量进一步增加,商王有后妃39人。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概数,由于时代的久远,我们已很难推断出确切的数目。通过商代的甲骨文考证,我们可以知道商王武丁就有妇好、妇妊、妇妹、妇媟等各种名称的后妃40多人。 (博讯 boxun.com)
462295103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棣有多爱善吹箫的朝鲜妃子:她去世杀宦官数百
·皇后因患皮炎出家为尼 回宫后与假宦官私通 (图)
·太监不是中国专利:世界各国宦官一览(图)
·解龙将军:古代的“宦官十常侍”与现代的“政治局九常委”
·赵静芝:宦官误国不敌白痴毁国
·曹长青:台湾联合报系堕落成宦官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