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改革四君子”对话中南海:黄江南自称当时“很狂”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31日 转载)
    学习时报
    
     原标题:“改革四君子”对话中南海

    
    (一)
    
    即使隔了30多年回头看,1978年都是一个令人激动的起点,那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改革开放。但“百废待兴”的另一面现实是:被“文革”洗劫的国家财政赤字严重,经济面临崩盘。
    
    被称为“改革四君子”的几个青年人就是在其间站到了历史的前台,他们给国家领导人分析社会经济动向,对社会主义经济改革可能的危机提出了预警,作为高层智囊参与了许多改革决策的重大事件。
    
    “四君子”第一次面对中央领导人进行“老青对话”是在1979年底,当时,翁永曦32岁,王岐山31岁,黄江南29岁,年龄最小的朱嘉明28岁。
    
    回忆起过去的岁月,现在成了“老黄”的黄江南感叹:“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出格的思想’都敢讲。”
    
    1978年,笔试分并不高的他凭借几篇讨论企业改革的论文,以及不错的口试成绩,被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破格录取。当时社科院研究生的水平有口皆碑,在全国高校院所中遥遥领先。黄江南的同班同学有朱嘉明、陈佳贵等,一共19人,大多在入学前都已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和社会研究能力。
    
    这批关心国家命运、又具备专业知识的学子会聚一堂,志同道合,相见恨晚。黄江南、朱嘉明以及李银河等十来个年轻人组织了一个“私密派对”,讨论各种学术问题,主要是经济和社会问题。当时研究生院还寄居在北京师范大学,他们常骑车到香山,将讨论与郊游结合到一起,兴之所至,还会翩翩起舞。
    
    这些讨论原本是在一个比较小的圈子里进行,后来黄江南认识了翁永曦,翁本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一个村子当大队书记,1979年,经北京高校毕业生分配办公室重新分配回到北京,在《农民日报》当记者。翁永曦交友广泛,黄江南希望他把一帮朋友也带到这个圈子里来,他们约了一个时间,在农民日报社开了一个“青年经济问题讨论会”。没有请帖,没有固定的参加者。那一天,他们在屋子里生着火,翁永曦买了瓜子之类的零食,三五十个人挤了满满一屋子,交流氛围非常热烈,趣味相投,意犹未尽,于是相约再组织第二次。
    
    这个讨论会就像一个沙龙。第二次聚会也是一个星期天。他们没有跟学校打招呼,找个借口借用了一个临建板房教室。这一次与会者大概有上百人,很多人慕名而来。虽然有不少生面孔,但凭借着年轻人特有的精神头儿,他们“英雄不问出处,只较武功”,会议又很成功。
    
    第三次讨论会的时候,研究生院已经无法容纳那么多人了。有人自告奋勇借来了北京市委党校的礼堂。最后礼堂都挤满了,连走廊上都是人,这次人数达到千人左右,至此讨论会名声远扬。
    
    之后,由讨论会聚集到一起的年轻人成立了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他们在民间纵论改革利弊,提出自己的政策建议,社科院的学生起到了核心的作用。后来,国家收编这些“游击队”,国家体改委从发展组和其他一些半官方及民间研究组织中选了一些人组成团队,这正是体改所的缘起。
    
    (二)
    
    1979年,全国又提出建设10个“大庆”、30个“大化肥”,以及多少个“大钢厂”,又是一片“大干快上、大跃进”的局面。那时黄江南已经发现了计划经济必然不断经历“平衡—危机—再平衡”的发展规律。在一次聚会讨论中,他表示,国民经济的结构失调已经到了崩盘的边缘,不是要“大跃进”,而是到了采取危机对策的时候了。
    
    李银河听完黄江南的分析非常着急,她说:“你的观点非常重要,避免国民经济危机是件大事,一定要让领导层知道,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叫王岐山。”李银河认识在国务院政研室工作的林春,林春认识王岐山。
    
    王岐山当时在社科院近现代史研究所当助理研究员,虽然是学历史的,但异常聪明,吸收能力特别强,跟黄江南一谈就理解了他们的想法,马上表示赞同。于是,黄江南和翁永曦、朱嘉明,再加上王岐山,这四个人成了一个小小联合体。“经常在一起聚会,有时候在王岐山那儿,有时在我这儿,我这里的办公室大。”翁永曦回忆。
    
    王岐山提议起草一个报告呈交中央,他们在北京市委党校后面的一间空房子里关了几天,写出了一份报告。他们预测1980年经济将要出现的衰退,分析衰退产生的原因,并给出了应对危机的对策。
    
    当时国家计委每年的国民经济预测增长的数据都是6%~8%,四个人在报告中的预测却是1980年农业将出现零增长,轻工业会出现负增长,重工业负增长幅度会更大一些。
    
    王岐山把这份报告交给了国务院分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姚依林,姚依林看后觉得很重要,又转给了陈云。陈云在报告上批示说:“一个学工业的,一个学农业的,写了一份很好的报告……”其实,翁永曦不是学农业的,只不过在《农民日报》工作。
    
    这份报告直达最高层,中央领导把黄江南一行找去,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听取他们的汇报,并一起讨论是否会出现经济衰退及应采取的对策。这就是1979年底第一次“老青对话”,除了高级领导人,参加会议的都是些国务院负责经济工作的干部。
    
    黄江南自认“初生牛犊不怕虎,很狂”,负责报告的理论部分。向中央领导汇报时,这个年轻人阐述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发展规律,并直言当前已经进入了继三年自然灾害那场经济危机后第二次经济危机爆发的关口。
    
    翁永曦负责做最后总结,他用了八个短语:“抑需求,稳物价;舍发展,求安定;缓改革,重调整;大集中,小分散”,提出以调整为中心、休养生息的危机对策。
    
    陈云将“舍发展”的“舍”改为“节”,后来在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中正式引用。这个对话开创了很多个“第一次”。次年的《人民日报》元旦社论出现了“国民经济潜在危机”的警告,这是国家第一次承认社会主义存在经济危机。
    
    那次给中央领导人“上课”后,王岐山、翁永曦、朱嘉明和黄江南继续在一起搞研究、写报告,关于生态的、农业的、经济体制改革的,谁有些什么想法,就拿出来一块儿讨论,讨论完之后,他们一起动手写文章,在报刊上联名发表,比如在《经济研究》上发表的《对我国农业发展战略问题的若干看法》。因为他们总是一起署名,一开始大家叫他们“四签名”,后来不知道谁改叫“四君子”,这个称呼就流传起来了。 (博讯 boxun.com)
112315313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南海舞会”奇观 没人敢请江青跳舞
·震撼中南海 胡耀邦铁腕抓捕胡乔木之子
·中南海年夜饭:毛泽东吃剩饭 邓小平亲自下厨
·中南海高干待遇:毛泽东刘少奇404元普通人员56元
·中南海纪事:文革期间的机要室改组
·揭秘民国时代中南海 5分钱可游览掏房租可住 (图)
·中南海秘闻:毛泽东为何钟情红色泳裤
·中南海的“不倒翁” 李先念密谋打倒赵紫阳
·“授课”中南海,温家宝尊许崇德
·谁在中南海给中央首长们上课?都讲些什么?
·猜猜看 中南海陪毛泽东就寝的夫人是谁? (图)
·原中南海保健处干部马晓先谈江青被捕细节等内幕
·1986年胡耀邦为何说“中南海只能产生鱼”? (图)
·罗瑞卿女儿忆中南海:开国上将陈锡联奸污亲侄女 (图)
·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子回忆中南海生活 (图)
·毛泽东入住中南海后拒睡弹簧床 木匠连夜赶做木板床 (图)
·陈毅女儿忆中南海打麻雀:男孩赖房顶 有人敲破盆 (图)
·解密中南海调研政治:朱镕基也曾被骗了一次 (图)
·人民网:“四人帮”被粉碎后中南海纷争再起 (图)
·19人美使馆外撒传单 5人被扣 9访民中南海外集体喝农药自杀 (图)
·中南海女保镖犀利 保护米歇尔暴红 (图)
·中南海难掩环境危机:9个月大婴儿被确诊为恶性肿瘤晚期
·大会堂警卫处长:中南海保镖都是电影吹的
·河南改革派官僚搿 两访民中南海撒材料遭拘
·难怪温家宝政令不出中南海 习近平就是不同
·甲午中南海内讧 反恐協調小組升格 (图)
·醉汉打110称要炸中南海 涉编造虚假恐怖信息被诉
·曾庆红儿子丑闻太多 中南海人人皆知
·曾庆红儿子的丑闻 中南海人人皆知 (图)
·中南海对周永康案秘而不宣 有两大原因
·中南海钦点查办刘汉涉黑案 对周永康收网 (图)
·粟战书来到中南海住处 抓捕周永康全过程
·河殇主题曲上春晚 成中南海高层权斗武器
·中南海有麻烦了 连北京的保姆都知道
·中南海无密可保 李克强试图亡羊补牢
·上海访民孙军初一去中南海人拜年
·北京暴乱中南海 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
·国家领导人的IT界朋友圈:4人进过中南海
·张隽勇:中南海有什么有资格谴责民间恐怖主义呢
·沈良庆:取缔在中南海和淫民大会堂密室中非法聚会
·为女鸣冤天津 84岁老太再来中南海撒传单 (图)
·80岁深圳老人 穿状衣 到中南海,向习主席求救 (图)
·女儿着急84岁天津老母贾惠珍中南海撒传单被失踪 (图)
·离中南海这么近谁允许他们这样挖采地下空间?
·王琴10.1因到中南海邮局寄信后被江苏南通拘留( (图)
·政策放宽,上海访民谈兰英,闯中南海,天安门撒传单.均释放/视频 (图)
·田青山:闯中南海 被抓到马家楼
·是邮政不作为还是中南海红墙没有门
·中南海灯火辉煌 创党者女儿晚景凄凉 /林保华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李天天:中南海这么喜欢对老百姓酷刑
·中南海对昆明恐怖事件不感到羞耻吗?/邹志凌
·中南海中共在权力重新划分洗牌/比槟 (图)
·比槟:中南海中共与中国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 (图)
·内忧外患大分裂 中南海随时乌克兰
·中南海灰霾笼罩昆明恐怖袭击/杨帆
·伪造入围诺贝尔和平奖资格证书 中南海许志永立案荒唐/石三生
·加拿大迫富人移民梦碎 挤中南海内讧/余丰慧
·东莞女中南海献艺/何岸泉 (图)
·李扬:一个对中南海不太友好的经济同盟正形成
·中南海的兵头子们太愚蠢了/杨子
·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牟传珩
·曾节明: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内忧外患中南海 三中或成批斗习会/吉歌
·中南海颠覆性错误在持续上演 /季铸
·重判薄熙来:中南海为其新君清道祭旗/彭涛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聚焦中南海派系冲突与意识形态斗争
·中南海枪声,机场爆炸惊扰了习酋的白日梦/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