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苏美玲(云南)口述“土改”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1日 来稿)
    口述人:苏美玲(女,1928年生,云南省楚雄洲双柏县大庄镇大河边村村民)
    采访人:文慧(女,1960年生, 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
     采访时间:2011年2月15日-3月11日

    采访地点:苏美玲家
    
    采访笔记:
    
    被访人是我的三奶奶。我三孃说:“我们家爷爷奶奶那辈唯一还健在的就是三奶奶了。”这话是三年前说的,现在三奶奶已经去世一年半了。我把我三年前对她的采访整理出来,有关土改时的回忆,也是我对她的纪念。三奶奶是我爸的三婶,但采访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家里人也从来没有提过她。
    
    口述正文
    
    土改开始,划成份
    
    土改开始么,就不是喊去开会。开会么, 分着几样人开,土地多的人家在一处开 ,土地中长些(不多不少)呢在一处开,不有土地呢在一处开。不有土地那些人么,人家就说是贫下中农啦。土地多的么,人家说是大恶霸大地主,那些土地是恶霸来呢。
    
    我们么(我们家)就被整去大地主那边开会了。中长些那种么,又在另外一边开,那种么叫富农、中农。比方 不有大地主土地多的人叫富农,又比富农贫点那种么又叫中农,一样都不有那种么,就叫贫下中农啦。
    
    登记财产
    
    开始喊(我们)去问,说(你们家)有些哪样 ?问好了,他们要(让我们把东西)拿出来,挂起来。有些哪样么,一笔一笔(一件件)的挂起来。
    
    他们又要瞧瞧,那挂着的东西是不是都在。如果不完全在么,人家又要斗(批斗)了,又说你疏散了,又拿去藏去了。
    
    我家所有东西都挂出来了
    
    我家呢,倒是那些挂出来的东西完完全全都在呢。有几床被子,有几床垫呢、铺单、蚊帐,衣服行李有多少,所有都要挂上呢。一个一个呢去挂,有多少么要挂多少。
    
    没收财产,打上封条
    
    到哪一日(天)么,要来没收了,他们收了东西,就把那个单子拿来瞧,嘴头说呢:有多少(东西)咯完全在?他们要瞧,摆在房间里,封条打起来么 ,你又不得弄,不得动。
    
    田地也被没收了
    
    土地多的就要收掉,收去么就要分给那些人(穷人)了。田地那些么,人家认得呢噻,那点有多少么他们清楚呢噻。(他们说)你们给交还人民了。我们说,交还了。(他们问)你们田哪点来的?(我们)说,剥削来呢。要那个说么,人家才得(放过你)呢。
    
    (我们家)钱攒攒(省下了)么,就是买田买房子。如果说是我们买呢,人家又来打了。有些人(地主家)认不得(不明白),说:我们苦苦钱么买呢,被人家打了。(他们说)你剥削的,你还说是买,你跟哪个买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22306214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叶新基(广东)口述“土改”
·舒清友(湖南)口述“土改”
·土改残酷历史:骇人听闻的性酷刑
·孤寡老头省钱置地土改中划成地主 处死时村民流泪
·晋绥土改清算混入革命队伍的地主 怎样惩办都行
·董时进的土改预言:会饿死人 (图)
·1951年花桥乡土改运动记实 (图)
·“周扒皮”原型遭遇:土改中遭乱棒殴打后被狗咬死 (图)
·1948年习仲勋调研了解土改肉刑:用盐水淹 浇滚油烫 (图)
·血腥的土改:办法五花八门,惨绝人寰 (图)
·周扒皮原型揭秘:系富裕地主 土改时被打死 (图)
·智效民:晋绥土改中的种种酷刑
·历史图片:1955年越共土改:“地主”受审后被活埋 (图)
·献给土改大屠杀的死难亡灵------土改惨案六十周年祭/大地之主
·谭松年: 土改中的三批地主
·习仲勋与陕甘宁边区土改
·土改乱杀好人 李尔重妮子自杀(图)
·国土部拟新土改路线图:将首设领导小组
·解读农村土改:农村土地均可入市系误读
·外媒:土改令中国一大群人迎来一夜暴富
·全会后首个土改方案公布,小岗村重获瞩目
·允许土地流转保障农民权益 中国将掀起二次土改
·中国力推人改土改突破发展瓶颈
·英媒:土改和国企决定三中全会成败
·中国新土改牵一发动全身,或是三中全会重头戏
·爆新土改地方先行试点,多城或率先突围
·新土改:征地制度继续,严禁农地直转商品房建设
·温州土改:农村房屋可在县域内交易
·平反土改发起人谭松年遭国保问话
·平反土改宣言:清退所有被没收财产;追究凶手
·茅于轼:回顾中国的土改
·胡春华李源潮要新土改?富二代其实是运气好 (图)
·回顾中国的土改 /茅于轼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图)
·发生在荒地村的“二次土改”/艾蕾
·分房分地分老婆——土改果实的分配/智效民
·革命者集结须要及人性丑恶面与土改真相/谭松年
·土改真相:地主是怎样炼成的,平反土改问题症结所在/谭松年 (图)
·清明节,近一亿地富后代拜祭土改冤魂/谭松年
·粮食短缺与平反土改/谭松年
·平反土改谭松年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习仲勋:陕甘宁边区土改纠偏/贾巨川
·譚松年:呼籲藝術團體與其合作將土改搬上舞臺, 扭轉地主醜惡形象
·胡扯,不能使土改合法化!/谭松年
·关于战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尝试与可能问题/杨奎松
·股改与土改的共同特征/张开平
·土改后的富农:从保存、限制到消灭/王瑞芳
·平反土改实质是护法民主/中直
·新土改:中国特色的土地兼并/管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