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46年国军炸毁中共260车皮苏援军火:火车站山摇地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7日 转载)
    本文摘自:《文汇读书周报》2014年03月14日15版,作者:张正隆,原题为:《转折——毛泽东在1946年》
    
     《中国1946:毛泽东的命,蒋介石的运与林彪的算》(白山出版社出版)是军事文学作家张正隆继畅销书《枪杆子1949》后又一力作。

    
    本书以纪实文学的形式,以极为丰富的史料详尽地记述了从抗日战争结束、国共重庆谈判开始到内战全面爆发期间的种种历史细节,真实全面地还原历史现场,并且从国共美苏“三国四方”巨细无遗、不厌其烦的利益博弈中,洞悉历史的必然走向。
    
    重庆谈判期间的新闻战
    
    《大刚报》记者王淮冰,从贵阳来到重庆买票候船,准备去武汉筹备出版《大刚报》。8月28日中午,王淮冰正在住处摇着芭蕉扇吃饭,一辆吉普驰来,车上跳下《新华日报》 采访主任石西民,说毛主席要到重庆了,邀他去机场采访。途中,又接了《大公报》记者彭子冈、《新晚报》记者浦熙修,最后是郭沫若夫妇,一辆美式吉普竟挤了八个人。
    
    除了一些西方媒体,也就《新华日报》有这股劲头。
    
    而当天去九龙坡的几十名记者,多是外国记者,好像外国人比中国人更关注这次谈判似的。
    
    重庆有几十家中国报纸和通讯社,还有一些外地报纸驻重庆的记者。除共产党的《新华日报》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少数媒体外,基本都控制在国民党手里,其中的首席喉舌自然是中央社和《中央日报》了。
    
    8月16日,《中央日报》在国内要闻版上以三栏的显赫地位,用大字标题刊出“蒋主席电毛泽东,请克日来渝共商国是”的新闻,并公布了电报。21日,又以同样方式刊出蒋介石的第二封电报,标题是“蒋主席再电毛泽东,盼速来渝共商大计”。
    
    这回毛泽东来了,比之此前大张旗鼓的宣传攻势,比之《新华日报》 和其他中间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中央日报》 几近偃旗息鼓,只发了条几十个字的新闻,还是中央社的稿子。直属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领导的 《中央日报》,当然明白自己只是喉舌,没长大脑,不敢也不会擅作主张。而大脑已经发出指令,不发社论、不写专访,一律采用中央社的新闻稿,要登得少、登得小,版面不要太突出,标题不要太大,尽量缩小影响,不替共产党造势。
    
    连蒋介石和毛泽东会谈的消息,《中央日报》 也不放在显著位置,只在国内要闻版中用两栏标题刊出。
    
    “中央”尚且如此,那些“边角”又岂敢随便发声?
    
    从江西到陕北,毛泽东在偏远的山沟里深居简出,用邵力子的话讲,是“毛先生一向不出来”。这回突然空降重庆,举世瞩目,谁不想一睹这位传奇、神秘的中共领袖的风采呀?9月1日,毛泽东去黄家垭口中苏文化协会参加茶话会,一时间人山人海,万人空巷。《中央日报》社也在黄家垭口,职工也纷纷跑出去看毛泽东。
    
    在1945年夏秋重庆这个大火炉中,多少有点自主权的少数媒体记者,应该是最忙最累的一群人了。以《中央日报》为首的大小喉舌,对此却好像不屑一顾,把话语权拱手让给对手。
    
    不知那大脑是进水了,还是让门挤了,反正肯定是进得不少,挤得不轻。
    
    唯一一次大动干戈,是毛泽东将九年前写的 《沁园春·雪》赠与柳亚子,在重庆引起很大反响,《中央日报》 组织一批御用文人,大批毛泽东的“帝王思想”。那又怎样?历史已经证明,斗智斗勇,蒋介石都不是对手。
    
    《中央日报》社长胡健中忧心忡忡:“对重庆谈判的消息登得少和登得小,也不是办法。最近《新华日报》的销路是多少?我们的报纸销路是多少?这样拖下去怎么办?我们不能领导这个时代是危险的。在国际宣传上我们也搞不过共产党。中央宣传部国际宣传处那样庞大的机构,集中了那样多人才,驻重庆的外国记者就住在国际宣传处里,我们派专人和他们联络,给以交通和电讯的方便,但他们对我们的宣传总不大感兴趣,对曾家岩五十号(周恩来在重庆驻地)说的话特别感兴趣。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重庆谈判后,总结这一段的工作,胡健中说:“我们只是领导了一大群人,可是没有领导这个时代。”
    
    会谈时,毛泽东从不吸烟
    
    毛泽东到重庆,头两天住在蒋介石的官邸山洞林园。30日,毛泽东来到城郊的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这是回家了,接见各界朋友却不方便。张治中想得周到,把自己在市内的官邸桂园腾了出来。于是,每天上午八时,毛泽东乘车从红岩村到桂园,傍晚六时左右再乘车回红岩村。
    
    到桂园第一天,毛泽东就打碎了一只盖碗茶杯。
    
    从陕北的窑洞,到重庆的官邸,毛泽东还不大适应这里的一切。身上的新衣新鞋,那顶此后好像再未戴过的盔式帽,似乎还带着黄土高原的土气。任是什么也掩饰不住的,是立于时代潮头收放自如的潇洒,是一个穷党领袖蓬勃向上的朝气、活力。
    
    张澜说:“蒋介石在演鸿门宴。”
    
    毛泽东的老朋友柳亚子,称其重庆之行为“弥天大勇”。
    
    这时距1947年6月25日,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检察署发布“平字第1906号训令”“通缉”毛泽东,还有近两年时间。不知此时和后来逃离大陆的漫长岁月里,蒋介石可曾后悔、究诘,到底是人格重要,还是江山重要?
    
    而更重要的或许还是能谈出和平吗?
    
    首先是利益,我能得到什么,其中或多或少有宣传战的成分,捞取政治资本。当然了,你还得够档次,有坐到谈判桌前的资本、实力。中央红军撤离苏区,一路跑出两万五千里,跑得、追得上气不接下气,那工夫说别跑了,咱们坐下来谈谈吧,可能吗?
    
    未出十天,蒋介石接连三电邀请毛泽东赴渝谈判,共产党已经今非昔比,成为中国军政舞台上一支绝对不容小视的力量。但是,当毛泽东穿上新衣新鞋,戴上那顶好像有点不伦不类的盔式帽时,他的心情可实在不敢轻松。他不是怵去重庆打那种冠冕堂皇的嘴巴子官司。有一手风流倜傥好书法,写一手才气横溢好诗词和政论文章的毛泽东,在这方面对付蒋介石应该游刃有余。可笔杆子、嘴巴子再厉害也不行,笔杆子、嘴巴子里面出不了政权。
    
    
    国民党拥有或将拥有所有的大城市和大部分铁路,接收或将接收一百余万侵华日军的武器装备,有四百三十万军队,是八路军、新四军的四倍。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别说在中国,就是在亚洲也是无人能敌的。更重要、更意味深长,也更具威慑力的,是这支军队中有三十九个美械旅,而这只不过是美国分三期装备国民党军队的计划中第一期的三分之一。“美械装备”即“现代化装备”的代名词,和美国站在一起就是和“胜利”站在一起。就连国民党的敌人的朋友和同志———苏联共产党人,也和它站到了一起,表示愿意“尽最大努力促进中国在蒋介石领导下的统一”。
    
    在重庆四十三天,毛泽东一改晚睡晚起,甚至黑白颠倒的习惯,朝八晚六,往返于曾家岩50号和红岩村13号之间。毛泽东嗜烟出名,如果毛泽东和蒋介石此生还有机会见面,不知道毛泽东是否还会戒烟。这次两人会谈时,毛泽东从不吸烟,而那时并无“吸烟有害健康”一说,只是因为蒋介石不吸烟。
    
    再联想到毛泽东复电中的“进谒”“晤教”呢?
    
    细节有时就是大历史,这些好像不是,却绝对微妙,意味深长,显现地位、力量。
    
    在这个世界上,有形无形的地位,经常是由实力决定的。
    
    就算共产党要打,是不是也该等到实力相当时?
    
    9月26日,在延安主持工作的刘少奇,在给毛泽东、周恩来的电报中说:
    
    我们真愿和平。
    
    “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林彪同志:
    
    (一)四平守军甚为英勇,望传令奖励。
    
    (二)请考虑增加一部分守军(例如一至二个团),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军委
    
    4月27日,即四平保卫战进入对峙阶段的第一天,毛泽东起草了上面的一封3A电报。既是对前一阶段战斗的总结,也是对即将到来的更加残酷的大战的决心和指示———“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1936年7月,在德、意法西斯支持下,西班牙军阀佛朗哥发动叛乱,进攻首都马德里,企图颠覆共和政府。10月,在西班牙人民支持下,壮烈的马德里保卫战,历时两年又五个月,于1939年3月陷落。
    
    在黑土地的这场内战中,最早出现“马德里”字样,是1945年11月24日东北局发出的一个通知,说国民党可能空袭沈阳,给城里各级机关干部发放武器,准备巷战,以保卫“马德里”的精神保卫沈阳。
    
    4月20日,中央电示东北局和林彪:“准备于必要时把长春变为马德里。”
    
    除“马德里”外,还有“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东方察里津”———是建国后来四平参观访问的苏联人慷慨赠予的。
    
    而在毛泽东4月27日的电报后,一些师旅以上干部的嘴边,就挂上了“马德里”三个字。
    
    4月13日,毛泽东在给林彪并告彭真的电报中说:
    
    马歇尔有于文日(12日)动身来华说。马到华后东北可能停战,国方必于数日内尽力攻夺四平、本溪。望注意在可能条件下,击退其进攻,守住四平、本溪,以利谈判。
    
    毛泽东说的一点没错,五天后国民党即开始北犯四平,南攻本溪。只是从蒋介石到新1军的士兵,都没想到守军会这样顽强。在蒋介石的心目中,共军原本只会打打游击战的。
    
    这时重庆谈判的焦点,在于如何分配东北的地盘,哪座城市为双方共管的分界区。国民党提出“哈尔滨共管,长春、沈阳归国民党”,共产党要求“沈阳共管,长春、哈尔滨归我们”,相去十万八千里。既是谈判,那就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呗。
    
    4月24日,毛泽东在给林彪、彭真的电报中说:
    
    一切决定于战场胜负,不要把希望放在谈判上。
    
    枪杆子决定嘴巴子,但并不是1949年10月1日那样的“拿下中国”。这时的毛泽东,即便能想得那么远,也根本想不到那一天会这么近,而是近在眼前的现实目标:“沈阳共管,长春、哈尔滨归我们。”
    
    5月17日,林彪向“中央东北局”转去辽东军区司令员兼3纵队司令员程世才的一封电报:
    
    除大台山作战外,自十日至今,连续进行七日保卫战,部队没有睡过一通夜,终日作战,转移做工事,甚疲劳,所携各种子弹炮弹已耗尽了,地方对我战斗动员差,找不到担架,前线伤员运不下,西丰城严重太平景象。
    
    严重不严重,“太平景象”都绝不止一座西丰县城。
    
    前线伤亡严重,弹药缺乏。在大连治病的罗荣桓向苏军求助,调拨八列火车的武器弹药和药品,经海路运到朝鲜,再由铁路经辑安(今集安)、通化运到梅河口,准备转运四平。正值东北局机关从梅河口搬去长春,沙发、钢丝床都要装车运走,武器弹药撂在站台上。4月28日,遭敌机空袭,二百六十节车厢被毁,梅河口地动山摇。
    
    和平民主新阶段了,关内已经停战了,东北也只有四平、本溪还在打仗,而且也是“最后一战”,打完就和平了。既然如此,枪炮弹药什么的,当然没有沙发、钢丝床更实用、长远了。
    
    西边太阳东边雨,甚至“隔道不下雨”。战争与和平,无论四平、本溪怎样炮火连天,和平民主新阶段已经开始了。存在决定意识。现实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存在着,就这么矛盾地交织在一起。
    
    即便在枪炮声停息的前线工事、堑壕里,官兵也在议论,说这一仗下来,若能还活着,你打算干什么呢?有的说还回家种地呗。有的说发复员费,回家开个小买卖。有的说回去先娶个媳妇,明年就能抱上个大胖儿子了。有的说还想在部队干,那就像国民党军队一样有军衔了,我能授个什么军衔呀?
    
    这是只有在1946年春的中国才有的一种奇特现象。
    
    从四平撤退前,林彪曾对陈沂等人说:和平空气,在今天的东北是最害人的。
    
    5月1日,毛泽东在给林彪的电报中说:
    
    前线———军事政治指挥,统属于你,不应分散。如因工作繁忙,需人帮助,则可调高岗等同志来助你,如前线机关以精简为便利,则照现状为好。
    
    自1945年11月中旬奉命去辽西指挥打大仗始,林彪就是一个人带着个轻便指挥班子,在前线寻机作战。手下这些人,从李作鹏、苏静,到陈正人、陈沂,这些军政干部的职务,都与他差了一大截子。即使一年后开始署名“林罗刘”、“林罗刘谭”的电报,有些也是已经发走了,才送“罗刘”、“罗刘谭”看的。
    
    毛泽东这段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1945年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重庆忙碌一天的毛泽东已经睡了,秘书王炳南从美军人员口中得知,中央军在昆明和龙云的滇军打起来了,赶紧去报告毛泽东。从熟睡中醒来的毛泽东,想了想,道:龙云要能顶住就好了。
    
    龙云没顶住,蒋介石收拾云南王,简直小菜一碟。但是,林彪必须在四平顶住。
    
    中原那块敏感的部位,是轻易触碰不得的,东北却可以放手去打。“前线———军事政治指挥,统属于你”,你林彪就在四平大打特打,“必须准备数万人伤亡”,“化四平街为马德里”。化成了,东北停战了,中国和平了,中原六万人自然解围了。
    
    毛泽东的战略目的非常明确———“只要有了东北”。
    
    马德里坚守近两年半后陷落了。四平能坚守到底当然最好了,哪怕顶上半年,也能在谈判桌上打出共产党的地位,共产党就有了东北的半壁江山。这样,背靠苏联,中共就有了自拿起枪杆子就梦寐以求的妙不可言的根据地。再向南发展,向西进关,拿下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01920616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蒋介石临终自称“愧对毛先生”? (图)
·白崇禧东北曾大败林彪 只因蒋介石误判失东北 (图)
·金门炮战内幕:毛泽东有意帮蒋介石一把
·张伯苓去世后的南开、周恩来、蒋介石 (图)
·最硬的国家元首:蒋介石 (图)
·蒋介石最痛恨哪位知识分子?
·蒋介石在大陆最后一次阅兵:眼中含泪
·蒋介石与邓演达关系破裂始末
·汪荣祖:我对蒋介石“维持原判”
·蒋介石是怎样帮助毛泽东战胜自己的 (图)
·图说历史:懦弱的蒋介石
·镇反时 蒋介石亲戚宗族多人死
·四十年贴身“御医”追忆:蒋介石去世经过
·蒋连国自称蒋介石第三子 1951年被镇反后死在监狱 (图)
·旧闻:刘文典和蒋介石
·毛泽东著作中提到蒋介石最多 (图)
·蒋介石是输给日本
·张学良说蒋介石思想太旧 满脑子岳飞文天祥
·蒋介石反贪枪毙孔祥熙亲信 (图)
·康国雄主持纪念蒋介石诞辰126周年/视频
·报道称民国南京市长为修道路拆蒋介石官邸
·习近平系统化“扫灰尘” 像蒋介石当年
·网友怀念蒋介石 斥当今中国乃奴隶社会
·男子酷似蒋介石靠合影赚钱 不堪高管理费贩毒被抓
·视频:有蒋介石“干儿子”之称的康国雄谈“第三党”
·中国泛蓝联盟浙江省负责人魏祯凌因去蒋介石故居扫墓被传唤
·蒋介石的干儿子康国雄纪念蒋介石125冥诞讲话/视频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长江日报社评暗示人心乱如蒋介石逃亡台湾前夕
·以合影为业 山寨蒋介石嫌钱少去贩毒被抓
·蒋介石重庆行营被拆 官方:是“保护性拆除”
·蒋介石重庆行营被“保护性拆除”
·蒋介石国民党宪法是对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的反动
·蒋介石预言之准确 (图)
·蒋介石从来没有放弃过琉球
·解龙将军:假博士孙中山看上了蒋介石的假学历
·蒋介石日记,真正的伟人的传记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基因差异
·杨晓刚:蒋介石为什么没打过毛泽东?
·解龙将军:蒋介石为什么一步步走向失败
·李一民:《我的宣言》(2)我看毛泽东和蒋介石
·张耀杰:唐福珍自焚惨死后,想起蒋介石的事迹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图)
·对照蒋介石 看看毛泽东
·蒋介石是一个“小罪人”/余英时
·扔鞋算什么?安大校长还踢了蒋介石一脚呢
·27岁的温家宝倘若遇上蒋介石 /横眉
·槟郎:论鲁迅对蒋介石政府的批评
·梁漱溟谈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
·明居正:蒋介石反思為何敗給中共
·蒋介石对中国的最后一次贡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