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钱钟书临死期待着“国家”料理他/人民日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8日 转载)
    科学家认为,记忆像放在书架上的独立文件,每次取下来打开看时,又可以随意修饰。但是,最深刻的记忆却是不会更改的。在我记忆的铜镜里,这个片段是永远也不模糊的。
    
     1993年5月18日,父亲病逝。第二天,钱钟书爷爷和杨绛奶奶给我们家人写来一封唁信:“若莹夫人、亮、研贤伉俪同鉴:昨日得知咸荣逝世,不胜惊悼。数十年至交,临终未得诀别,尤为悲感。我自动手术以后,衰朽愈甚,一时未能康复。杨绛失眠减食,亦成病妪,本拟闻讯即造尊府慰唁,而实以精力不胜,稍待异日。先此草函,尚望节哀顺变,料理大事。指痛不便多写,书难尽意,即颁阖家平善不备。钱钟书、杨绛同上。五月十九日。”

    
    这是钱钟书爷爷亲笔信,以前他写信从来是神采飞扬的毛笔字,如今却用钢笔了,且字迹颤抖。他是拖着刚动大手术的衰弱病体写来的这封信啊。
    
    这年的11月中旬,也就是钱钟书爷爷的生日前几天,母亲精制几样小菜,嘱我和妻子傅研送去。她还给钱家打了一个电话,恰是钱钟书爷爷接的,他说不必送小菜了,可希望我和傅研过去一趟,也带孩子们去。
    
    在大客厅里,钱爷爷穿一身亮蓝绸缎的中式棉袄,领口纽襻没有系,颤颤巍巍的,人消瘦了一大圈,面容憔悴。他见我们仍然是把小菜带来了,苦笑着说,你们看我这个样子,哪里吃得下去。能把食物嚼一嚼,维持住体内的营养就不错了。
    
    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感伤情绪,绝无强颜欢笑之词。他对我们说,他自己也来日无多了。他的一切国家会管的,不过,他更担心的是杨绛奶奶。当时,杨绛奶奶正好出门了。他重复说了好几回,拜托你们多照顾奶奶!
    
    然后,有好几回,他仔细端详着我,目光充满了忧伤和寂寞。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想起我的父亲,想从我的脸上看出我父亲的逝影来!我强忍住眼泪。那天,我们只呆了半个小时。本来,钱钟书爷爷让我们再多等一会儿杨绛奶奶,我们何尝不愿意陪他多坐一会儿?可我们知道,这只会勾起老人更多的哀伤,更多的痛苦。我们匆匆告辞了。
    
    又过了三年半时间。1997年的正月初一,我和傅研去北京医院看望了长期淹缠于病榻的钱钟书爷爷。他微闭双眼,面色黑黄憔悴,一根鼻饲管维系着他与现实人生的联系。他见了我们情绪有些激动,引发了一连串咳嗽与喘息,身体也微微颤抖着。我拉住他瘦骨嶙峋的手,心缩成一团地疼痛。
    
    他清清楚楚地说:“我已经不知年了。”
    
    他的头脑仍然是那么睿智。可是,这也是与痛苦成正比的。他真的来到人生边上,受够了死神的戏弄,被推来搡去,在死亡深渊的悬崖边徘徊。还有,钱钟书爷爷和杨绛奶奶这对老夫妇还要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就在半年前,杨伟成姑父及我与傅研把钱瑗姑姑癌症晚期的消息告诉杨绛奶奶,我们亲眼看到老人仰靠沙发,双目望着天花板的哀恸神情……
    
    这次探望钱爷爷一个月以后,傅研陪同杨绛奶奶去小汤山的温泉胸科医院,与钱瑗姑姑见了最后一面,母女俩极理智地做了临终诀别。一星期后,钱瑗姑姑病逝。
    
    我们那天参加钱瑗姑姑追悼会回来,阿姨对我们说,中午杨绛奶奶未吃午饭,阿姨劝她多少应该进一点儿食,因为下午还要去北京医院。杨绛奶奶凄恻地说:“我怎么吃得下去呢?这时候,我女儿的血肉正在炉子里被烧着呢!”
    
    钱瑗姑姑病重期间,钱爷爷有所感觉,总问杨绛奶奶:“阿圆怎么不来看我?她最近怎么不来了?”杨绛奶奶就编出些话来,先瞒住他。又问了几回,他不再问了,却用一种忧愁的目光望着她。杨绛奶奶说:“那种眼光是很难受的,让我心里一揪一揪地疼。”
    
    钱钟书爷爷去世了。那天晚上,我和傅研看过新闻联播后,立即赶到钱家。傅研拉住杨绛奶奶的手,哽咽失声。杨绛奶奶急促地说,别哭,别哭,不要哭!又对我们说,爷爷不喜欢别人用哭声送他。
    
    我们都忍住了眼泪。我望着杨绛奶奶略显疲惫的消瘦脸庞,忽然想起,是啊,我从来未见杨绛奶奶流过眼泪。也许因为,眼泪是透明的血,它淌在心里了。
    
    生命只是个行路的影子,这是莎士比亚戏剧里的台词。钱爷爷生命的一切,都留在书山的路径中了。而在我的记忆铜镜中,老人的背影、侧影、倒影汇成了一幅又一幅斑斓画面,也映照出一条真正学者的独立人格之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42286004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中钱钟书拒绝江青宴请:我身体很好但不去
·钱钟书: 谭家健把周亮工事迹搞错了
·解密:钱钟书为什么一生从不提鲁迅?
·钱钟书私人信函拍卖案一审判决被告败诉 (图)
·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被叫停 杨绛获10万元赔偿
·钱钟书书信遭拍卖,101岁夫人怒要上告
·钱钟书私密书信将被公开拍卖 杨绛不满
·钱钟书去世后韩寒对全班宣布:以后世上写文章 我第二
·解龙将军:钱钟书的“克莱登”是自我剖析
·李劼:南有施蛰存,北有钱钟书
·宋石男:中共“学匪”钱钟书误人子弟(正)
·余杰:钱钟书神话的破灭—从宗璞《东藏记》说起
·舒乙说“钱钟书和张爱玲被抬到这个地步,是夏志清干的”/王小东
·王小东:钱钟书如何伪造了自己的学历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
  •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2
  •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
  • 川普总统救草民
  •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1
  •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毕汝谐(纽约作家)
  • 16小时76800转托起生命的希望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0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9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8
  • 花式贴金有深意漫天撒谎终难圆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7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6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0
  • 台湾小小妮人造病毒🦠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9
  • 仙鹤草煽风点火难得逞班郭行骗无止休
  • 台湾小小妮湖北業務推遲到3月10日
  • 吴倩你们的耶稣:洪水的发生将变得司空见惯,你们将会知道世界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8
  • 生命禅院浑沌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境界(续2)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7
  • 仙鹤草煽风点火难得逞班郭行骗无止休
  • 台湾小小妮期待與印度好朋友在一起🔥🔥哈哈😄
  • 陈泱潮【中共生物武器病毒】導致的武漢大屠殺,習近平難辭其咎
  • 台湾小小妮睡不著🔥起來看川普演講🔥哈哈😄搞
  • 谢选骏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6
  • 台湾小小妮歡迎回🏠家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5
    论坛最新文章:
  • 运动式抗疫
  • 韩疫情吃紧:1天新增229例 累计433例 其中两死
  • 日感染者735人 外国乘客回国后陆续发现感染者
  • 日本考虑用抗流感药对付新冠病毒
  • 法国大幅丢失文化影响力了吗?
  • 疫情影响消费港逾千餐厅关门失业率或升至5%
  • 新冠疫情倍受关注 世卫组织专家小组前往武汉
  • 港媒指林郑想靠疫情政治翻本是“终极人血馒头”
  • 第一名欧洲人死于新冠病毒 韩国确诊的人数暴增
  • 最早认定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源地是否产生误导
  • 伊朗议会选举 投票率似乎会很低的原因
  • 意北新增16宗确诊病例 9城下令关闭公共场所
  • 世卫国际专家组22日前往武汉了解疫情
  • 世卫警告 遏止新冠肺炎疫情机会之窗正在缩小
  • 武汉悲情:同是有情人 生死两重天
  • 方方: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 穿山甲走私猖獗 20年近90万只受害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