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冯学荣:关东军是怎样来到东北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1日 转载)
     前天我发了《再谈日本为什么侵华》一文,被几大门户网站同时推荐到首页,因而,我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谩骂。其实,我在文中已经说了:“由于篇幅所限,语焉不详,在所难免,具体的史料引证和论述,可参我的新书《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可是,许多网民根本没有去读我的书,就开始放嘴骂娘,其中的一个网民,还扬言要杀了我。
    
     面对这一切,我面不改色,为什么呢?因为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今天,我再来谈谈“关东军是怎么来到东北的”。为什么要谈这个呢?因为我国的青年朋友,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当年日本关东军是怎么样出现在东北的。他们一般会想当然地认为:关东军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突然从日本登陆到中国东北的。可是,事实的真相呢?
    
     不弄清楚关东军的来历,看中日交恶史,始终是糊涂的。
    
     这件事,要从1900年闹义和团运动说起。
    
     1900年,中国北方闹起了一股暴力排外的运动,史称“义和团运动”,这个运动是好是坏,在此暂不评论。需要指出的是:在义和团运动中,驻黑龙江清军对俄军态度强硬,俄军以“保护中东铁路”为由,出兵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全境。注意:是俄军,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全境”。从1900年至1905年,持续占领了五年之久。注意:是俄军,持续侵占了中国东北全境“五年”之久。
    
     1904年,日本在征得清政府的同意之后,出兵到东北,发动了“日俄战争”。注意:是“征得清政府同意”之后。这一点,和青年朋友的历史认知有悖。但是,它是事实。不但这一点是事实,而且清军还派兵支援日军、共同抗击俄军。
    
     闻所未闻吧?这些,都是事实。
    
     经过一年半的战斗,在战死十万名日本兵之后,日本打胜了俄国。
    
     日本军队将俄国军队从中国东北驱赶出去之后,日本将东北99%的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注意:在这里,日本将它所收复的99%的东北土地,归还了大清国。这个历史事实,与许多青年的认知相悖,但是,它是事实,铁的事实。
    
     日本为什么要这样做?日本是活雷锋吗?
    
     日本当然不是活雷锋。俄军败退之后,1905年,日本约了清政府,在北京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谈判之后,清、日两国签订了一份《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在这个附约里面,清政府割让给了日本以下几项主要的主权,以作为日本从东北撤军的条件,在日本方面,则视为此次出兵抗俄的政治报酬:
    
    1、割让旅顺、大连两处租借地;
    
    2、割让南满铁路的经营权以及沿线的林产、矿产;
    
    3、允许日本在南满铁路两侧驻军。
    
     依据这个条约,日本开始派人接管南满铁路、移民旅顺、大连,并且派了一支部队、进驻南满铁路两侧,这支部队,就叫做“关东军”,驻扎的依据是《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理由是“保护日侨”。
    
     换言之,日本关东军在“九一八事变”之前,已经在中国东北,驻扎了二十六年,而且在这二十六年当中,关东军无论与张家父子,还是与东北的中国居民,基本上都保持了相安无事。这个事实,也与我们青年的历史认知相悖,可是,它又是事实。
    
     这就是旅顺、大连、南满铁路、林矿产主权流失的简要经过,以及“关东军”的来历。
    
     事后,绝大多数中国人责备清政府“卖国”。但是事实上,当年在东北全境被俄国侵占的情况下,清政府只有以下的几项选择:
    
    选项一、任由俄国侵占,奋发图强,期望有朝一日,与俄国决战,收复东北。(评:这个选项并非不可行,但是遥遥无期)
    
    选项二、同意日本军队驱赶俄军,但是,不给日本报酬。(评:日本打仗死了十万条人命,奢望它不要报酬,是不现实的)
    
    选项三、同意日本军队驱赶俄军,但是事后不与日本交涉,任由日本替代俄国、侵占东北全境。(评:这个选项没有意义,只是换了一个侵略者)
    
    选项四、同意日本军队驱赶俄军,事后收复东北全境,然后割让小部分土地和主权,作为给日本的报酬。(评:这就是真实发生的历史)
    
     冷静思考之下,我们可以发现:事实上,已经发生的历史,是清政府在当年所能选择的最佳方案、也是在木已成舟、米已成炊的历史条件下、符合当时大清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选择。其他三个选择,都比这个选择更坏。
    
     这就是为什么清政府甘愿签署《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向日本割让小部分主权的原因。因为,当时只能这样办,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中、日两国在20世纪的大打出手,归根结底,就是根源于这个条约、根源于日本依据这个条约,向旅顺、大连、南满铁路两侧移民、并开始“经营满洲”。而日本这个“经营满洲”的殖民行为,与中国后来突然兴起的民族主义,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浩如烟海的史料显示:国民政府从发动北伐开始,就喊出了“收回东北一切主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的民族主义激进口号,尤其是强行收回汉口英租界的成功,使国民政府斗志变得更加昂扬,在冒进的路上一路狂奔。不料,在东北,国民政府碰到了日本这只硬钉子,结果,出事了。
    
     国民政府认为那些都是不平等条约,必须要废除。而日本则拿二十六年前的日俄战争说事,它指责中方忘恩负义、不守信用。中、日两国交恶的历史,就从这场“鸡同鸭讲”的争辩中,步步激化。
    
     国民政府“铁腕救国”,在民族道义上,对不对?当然对。但是,在当时的具体历史条件下,这样做,是否符合国家的“利益最大化”。则未必。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写史的态度,是“只讲事实,不讲道理”。谁对谁错。读者可以自己去评判。我只负责还原事实。
    
     这就是“九一八事变”爆发的主要历史背景和缘由。当然,要求我在这篇短短的介绍文里面,作充分的史料列举和论证,是不现实的,否则,我也不需要花两年时间、写一本20万字篇幅的书。
    
     拙作《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对这一切,讲得十分详细。当当网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3389453.html
    
     当然,有的人不读书,只骂人。他要这样才痛快。也就随他了。
    
     西方人有一句话:it is never wrong to tell the truth。意思是:只要讲的是事实,则永远都是对的。
    
     (博讯 boxun.com)
122306521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 《鸡鸣集》出版前后(组图)
  • “已死”的变局已到
  • 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
  • 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
  •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 由美国发动贸易战产生的“中国机遇”
  • 国王与文明
  •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 鑻卞浗浜轰笉浠呰穿鍗栭甫鐗囪繕鎽ф瘉鍦扮悆
  •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 “贸易战”何去何从,事实胜于雄辩
  • 极权主义转型之路中共学到什么?
  •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 博客最新文章:
  • 周莉香港的困境與《困卦》對港情的啟示
  • 民主与法治教宗赞扬中国天主教徒在艰辛考验中坚守信仰
  • 谢选骏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 范似栋三言兩語貿易戰
  • 金光鸿我所理解的“道义”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鏁欒偛鍋忚鏄竴绉嶆縺鍔
  • 念此的博客任正非又放豪言:华为天下第一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鏁欒偛鍋忚鏄竴绉嶆縺鍔
  • 独往独来美国重新确认台湾关系法承诺案;香港反《逃犯例》
  • 谢选骏“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3)
  • 李芳敏144000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 晓凤凰“兑现”的小承诺
  • 语丝中国错误的选择决定了失败的人生
  • 台湾小小妮158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对美国机构更名 首置台湾与美国同框
  • 美国全面封堵下华为要自主困难重重 缺乏主干枝叶难成大树
  • 美中电视台两女主播约战辩论贸易战 网民促央视真直播
  • 专访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评委主席潘礼德导演
  • 法国明天举行欧洲议会选举:投票就是选择
  • 稀土与新长征:台媒深析习近平最高指示新精神
  • 习近平视察了江西稀土尖端 疑中国开稀土大战
  • 中国海警船连续44天游弋钓鱼岛海域外侧 日本不知北京意图
  • 习近平反腐茅台酒厂一把手落马 之前多高官沾酒色下台
  • 任正非访谈引热议
  • 特蕾莎梅:被脱欧巨轮碾碎的英国首相
  • 中国13家航空公司准备向波音索赔
  • 特朗普25日作为令和时代首位国宾到达日本
  • 美科技公司停止聘用中国雇员 大学开始关闭华人实验室
  • 美国制裁响应继续:SD协会和WIFI联盟暂停华为会员资格
  • “送中例”升级外交战:欧盟发照会 美跨党议员发函促撤修
  • 特首就给予两港人难民庇护向德国提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