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共高干忆50年代:有些领导干部下乡大吃大喝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6日 转载)
    本文节选自《我了解的柯庆施》
    作者:马达(作者系《文汇报》原总编辑)
    原载于人民网
    
    我在担任市委副秘书长期间,主要职责是起草、审阅和掌管文件起草工作,包括给中央的报告、市委的文件、市委主要领导人的重要讲话等。工作是市委领导人亲自抓的,文件、报告是代表市委写的,当然写这些文件报告要由市委领导人自己出思想、拿主意。可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有的领导人对下面情况不了解,自己又无主见,而是到处看风、听风,摸中央有什么新精神、新气候,以投领导之所好,因而在起草文件时,东改西改,左改右改,使起草者无所适从,无处下笔。
    
    在我接触的领导人中,柯庆施是有头脑、有主见的,他事先反复酝酿,从一开始就讲出自己的领导意图,到大体的思路,到修改定稿,一般没有“朝三暮四’’的事。在市委常委会讨论文件时,对有些不合理的意见,他不是全包下来,一股脑儿往起草人身上推,而是择善而从。不但如此,柯在起草报告中,还注意从理论上概括一些问题。
    
    记得1959年,庐山会议后,柯准备要在全市干部中讲一讲反浪费问题,我把讲话稿起草好,他觉得在思想认识上还未说清楚。他问我:马(克思)恩(格斯)在哪本书中比较多地谈到反浪费问题呀,我想了一想回答说,好像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最后一节专门讲了这个问题。他叫我把书翻出来,我们一边学习一边议论,把要讲的几个问题又从思想认识上作了进一步的阐明。
    
    有一次,柯庆施陪毛泽东到上海郊区视察,毛突然发问:“柯老啊,你可知道,为什么叫上海呀?”柯一时语塞。回到办公室,他连忙要我去查上海地名的出处。一时间到哪里去查啊,我翻了上海县的地方志,并未有详细记载。毛泽东知道后笑着对柯说,上海这个地方原是海滩渔村,既有上海村,也有下海村。后来我又查了有关书籍,果然如此。
    
    柯庆施的生活比较简朴,除香烟不离手,偶尔喝几口老酒外,没有什么更多的嗜好。成天开会,找干部谈话,也从不到宾馆酒楼和娱乐场所。除了按规定,他享有一些烟、油、肉等特殊供应外,应该说他是廉洁的,不像有的领导干部讲排场,搞宴请,下乡时大吃大喝。
    
    有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在临近春节的一天晚上,我被柯叫到他家里谈修改报告的事,忽然市府一位主管行政事务的干部拎着一只金华大火腿送来,他一进门,柯就问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未等来人的回答,柯声色俱厉地说:“你给我拿回去,不然我打断你的腿。”这位干部吓得拔腿就跑。我看在眼里,心想,大家都说,到柯庆施家串门的人很少,大家对他有点敬而远之,柯不搞拉拉扯扯、请客送礼的事,恐怕也是原因之一吧。
    
    要全面评价一个人确实是不容易的,一个人的思想、工作、生活、品质,像一副多棱镜,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看清楚的。接触可以多一些了解,但也只是点点滴滴而已。有人说“上海存在两条路线的斗争,而柯庆施是错误路线的代表”,说“柯庆施在1965年就勾结‘四人帮’”,我认为这种种说法,既缺乏事实根据,也经不起历史的检验。
    
中共高干忆50年代:有些领导干部下乡大吃大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2286003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延安整风时王实味“托派”帽子不是毛泽东扣上的 (图)
·学者:延安整风是中共党建史上的一个伟大创举 (图)
·林彪怒斥延安整风:老子前线流血 你们搞我老婆 (图)
·整风时毛泽东:宗派主义是王明 经验主义是周恩来
·1957年群体事件较多原因:整风使干部不愿管事
·李锐伤心事:延安整风时被人乘机“抢走”妻子
·杜光:中央高级党校的整风反右运动
·关于延安整风的神话和抢救运动的罪魁祸
·信阳地委关于整风运动和生产救灾工作情况的报告(一九六O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官员:高档餐厅鼓励员工坚守称整风不超1年
·习近平整风近一年 1.6万官员被处理 (图)
·全军和武警部队整风:军职干部秘书一律清退
·锁定7项整治,中共整风进入反腐新阶段
·剑指七大问题 中共整风进入第三阶段
·团派紧跟习近平整风 韩正不得不低头
·全民痛陈事难办 中共整风遭遇现实拷问
·全包围整风,习近平这把火放得又狠又毒
·7常委全部下去整风,确保中央政令畅通
·张伟国:“批评和自我批评”整风难获成功
·张伟国:"批评和自我批评"整风难获成功
·中国罕见有学者对习近平推出党内新的整风方法提出不同看法
·习近平推党内新的整风方法,学者持异见 (图)
·习近平三下河北整风 省长书记互批检讨 (图)
·中纪委连发5禁令 整风密度力度空前
·中共整风运动升级 从党内延至党外 (图)
·周永康狂妄自大堕落不堪 难逃习近平整风祭旗
·孟建柱:以整风精神解决执法司法突出问题
·江泽民习近平神秘通话 整风获江力挺?
·“整风”运动形同空话,广西官员如此“联系群众”?
·整风中官员举红旗唱高调蒙混过关
·分析:毛式整风能否为习近平赢回群众? (图)
·梁山泊的整风运动/杨支柱
·碧翰烽:为何基层说新整风运动不简单?
·西诺新唱:换汤不换药,习哥迷信《整风洗澡歌》/视频
·呼吁中国共产党开展比延安整风更为严厉的新一轮整党运动/曹飞云
·能否通过“邓玉娇”案开展“全党整风运动”?/孙锡良
·军委整风,之后就是政法委,周永康在劫难逃(中央权斗系列文章1)/昭明
·只有开门整风才能揪出腐败分子/李树泉满洲
·毛泽东发动整风的初衷/郭道晖
·昭明:下山后胡锦涛发动军委整风 欲清除江泽民阴魂
·高华:我为什么研究延安整风
·干部队伍需要一场整风运动/白凤祥
·整风大会上官员酣睡暴露出了官场的陋习!/郑和朋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张成觉
·刘晓波: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