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毛泽东:赫鲁晓夫是一位“大傻瓜”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0日 转载)
    
    来源:俄罗斯之声
    
    毛泽东:赫鲁晓夫是一位“大傻瓜”

    毛泽东认为斯大林是自己的导师,但却因这位导师而备受煎熬,因为全世界人民领袖对毛没有信任感并总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毛泽东。1953年斯大林阖然长逝,尼基塔·赫鲁晓夫就任苏联领导职位。毛泽东针对这位新领袖也采取了同样的态度。这样,世界上两个共产主义大国从朋友变成了敌人。
    
    斯大林去世,为毛泽东和中国带来了良好的前景。斯大林未曾信任过毛泽东,担心毛将其世界共产主义与解放运动领袖的光环夺走,因此并不急于对中国提供帮助。但赫鲁晓夫在冷战加剧的情况下,需要中国这个强有力的盟友。因此,1953年秋,根据赫鲁晓夫的指令,苏联和中国签署了一系列扩大贸易和为中方在电站及工业企业建设与改建方面提供巨大援助的协议。
    
    “对于中国的工业化、对于中国向社会主义逐渐过渡、对于巩固苏联领导的和平与民主阵营将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毛泽东当时这样承认道。
    
    莫斯科对毛个人的支持,使其在中共的地位得以巩固,并使其在与反对派的斗争中放开了手脚。同样,毛泽东也为赫鲁晓夫在克里姆林宫夺权提供支持。他针对内务部长拉夫连季·贝利亚荒诞地被指控犯有间谍罪而被捕且从肉体上消灭未做评论。
    
    赫鲁晓夫对毛泽东要尽快结束毫无前景的朝鲜战争的想法表示支持。中国军队在这场战争中损失巨大,而且中国领袖的儿子毛岸英也因此失去了生命。1954年,赫鲁晓夫相应毛的请求,在中国重工业企业建设中扩大苏联的援助份额。
    
    1954年秋赫鲁晓夫在访问北京期间,就所有问题对毛泽东作了让步。其中包括,提供5亿外汇卢布的长期贷款、扩大150多家工业企业的技术援助。并实实在在地送上了一份沙皇大礼:将旅顺海军基地归还中国、将一些为苏联在满洲和新疆享有一系列优惠政策的协议撤销掉,甚至同意在研制核武器及培训原子专家方面提供帮助。
    
    一些现代史历史学家认为,赫鲁晓夫确实在努力给中苏关系创造平等的条件。“和中国人将按照兄弟的方式共处。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将把最后一块面包平均分”。赫鲁晓夫这样说道。(舍比罗夫·德·特,“回忆”,《历史问题》,1998年№ 10)
    
    但毛泽东对这样的豪爽却并没有做出应有的评价。相反,他还将这种善意看成是软弱。毛认为,他已经不再那么依赖于苏联了,也没有必要遵循来自莫斯科的指令。因此,他拒绝赫鲁晓夫有关不要急于提高农村合作化速度的建议。但毛泽东对其医生曾这样说道:“我说‘向苏联学习’,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还应该向他们学习怎么拉屎、怎么撒尿,是不是?”(Odd Arne Westad, ed., Brothers in Arm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Sino-Soviet Alliance, 1945-1963. Washington, DC: Woodrow Wilson Center Press, 1998)
    
    “做为斯大林忠实学生的毛,只尊重力量。他其实并没有能力正确地评估赫鲁晓夫的善意,也许,他将这些看成是软弱的标志。高层会晤让毛确信,苏联新领袖是一位‘大傻瓜’。” (亚历山大·潘佐夫,《毛泽东》)
    
    尽管毛在初次会晤过程中竭力掩饰对赫鲁晓夫的鄙夷态度,但苏联领袖在北京访问行将结束时已经明白:苏联和中国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这样的结论,我是通过毛的言谈以及围绕他营造出来的氛围得出的。”赫鲁晓夫后来这样回忆道。“这种氛围是亚洲式的,礼貌的让人难以忍受,殷勤到了极致,但却不那么真诚。我与毛友善地拥抱与亲吻,我们一起在泳池中游泳,畅谈各种问题,坦诚地共度时光。但这种‘甜’过于腻人且令人反感。出现的个别问题让我们感到紧张。而最为重要的、我所感觉到的,我和所有同志都进行了表达。认为毛不会认可另一个不是中共的共产党,甚至这个党从某种程度上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要高于它。他将无法忍受这些。”(尼·赫鲁晓夫,《时代·人·权力》)
    
    956年2月25日,赫鲁晓夫在苏联共产党二十大秘密会议上所做的报告,成为毛泽东和赫鲁晓夫之间关系急剧紧张的缘由。苏联领导人在这份报告中指责已寿终正寝的斯大林犯有大清洗、在农民政策上的错误以及违反了集体领导原则。对不久前还被认为是所有人民最伟大领袖斯大林个人崇拜的揭发,不仅对苏联共产党来说是震惊性的事件,同时,也让其它国家的共产党员感到莫衷一是,陷于相当不妙的境地。也许,赫鲁晓夫在明白这点之后,希望消弭这种令人不快的印象,他同意与毛泽东签署为中国提供建设55个新工业企业提供援助的协议,其中包括生产导弹和核武器。但毛认为,这是赫鲁晓夫对自己地位是否稳固没有信心而在向其献媚。就此,毛得出了最终的结论,即赫鲁晓夫是一位虚弱的伙伴,可以对其不予重视。
    
    毛开始更加公开地表达,不同意赫鲁晓夫二十大报告中有关“两大体系和平共处”和“可能终止战争”的论断。毛泽东批评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不够激进。他不止一次向赫鲁晓夫发出挑战,谴责他“向斯大林抛下了利剑”。毛认为“斯大林可以批评,但不能将其置于死地”,认为“赫鲁晓夫对于管理如此庞大的国家来说还不够成熟”。毛对赫鲁晓夫入侵波兰清除该国领导右倾倾向的意图进行了抵制。尽管他很快认同赫鲁晓夫镇压匈牙利的反共起义,但还是逐渐在中国展开攻势,对“苏联大国沙文主义”以及肆无忌惮对各国共产党内部事务的干涉进行公开的批评。
    
    1957年秋,赫鲁晓夫邀请毛泽东来莫斯科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并亲自到机场迎接。他将中国代表团迁往克里姆林宫居住,并对毛不断讨好,为其赠送昂贵的礼物。其中最大的礼物是1957年秋签署协议,为中国提供生产核武器技术。
    
    但毛并不准备和解。赫鲁晓夫越向其献殷勤,毛泽东就越傲慢。他在大剧院看《天鹅湖》的时候向困惑不解的赫鲁晓夫宣布,所有在台上跳舞的人不像正常人,像小鸡一样在跳舞。继而离开了大剧院。此后,在一次宴会的时候,毛泽东毫无顾忌地打断正陷入对战争回忆之中的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同志,我已经吃完饭了,而您还没有结束西南线战役?” 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这样问道。(陆仁、刘青霞文:《毛泽东冲赫鲁晓夫发火》,载于2004年《传记文学》)
    
    后来,毛泽东以其“世界核战争有利”的说辞更是让赫鲁晓夫和其他共产党领袖陷入木僵状态。他说:核战争中地球有1/3人死亡,但帝国主义也将被从地球上抹去,整个世界将变成社会主义的世界。历史学家亚历山大·潘佐夫认为,毛只是在对前不久还对斯大林任何言论、哪怕是荒诞的言论鼓掌的赫鲁晓夫和其他共产党领袖进行嘲笑。通过模仿“所有人民领袖”的姿态,毛试图展示,已经迎来了他的时代,一个共产主义中国绝对领袖的时代。

(Modified on 2013/12/10) (博讯 boxun.com)
26191952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奉劝赫鲁晓夫:你脾气大说话伤人 这很不好 (图)
·梦露被爆曾色诱赫鲁晓夫 被镇静剂灌肠致死
·以休假方式结束政治生涯的领导人:赫鲁晓夫
·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如何评价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共
·“惊动世界的13天”:赫鲁晓夫在好莱坞(图)
·赫鲁晓夫对“大跃进”运动的批评
·被国人误读了45年的真实的赫鲁晓夫(图)
·历史真相:毛泽东仅比赫鲁晓夫晚12年向美国投降
·周恩来上了赫鲁晓夫的当 8200万卢布当交学费 (图)
·赫鲁晓夫誓为叛徒儿子复仇 与斯大林结怨(图)
·赫鲁晓夫为中国做的7件好事
·斯大林弥留之际史实细节:赫鲁晓夫并非接班人
·陈奎德: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及其非斯大林化运动
·赫鲁晓夫: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曾同意向日归还“北方两岛”
·索尔仁尼琴与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向中国求救始末
·邓小平舌战赫鲁晓夫:会谈一针见血切中要害
·《反对个人崇拜及其后果》--赫鲁晓夫的内部报告
·北京正在踏上赫鲁晓夫覆辙 丢脸收场 (图)
·赫鲁晓夫秘密枪决了贝利亚 周永康呢? (图)
·还原历史事实真相,人人争当赫鲁晓夫--成都五七老人举行“反右阳谋”座谈会 (图)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张成觉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张成觉
·李国涛:林彪父子——夭折的中国赫鲁晓夫与中国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国务院宣布两名美国公民在中国东部被拘押
  • 库尔德被攻 IS囚犯或越狱 法外长访伊谈转移法籍囚犯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欧洲峰会:英国脱欧协议的悬而未决
  • 地图又惹祸! 迪奥紧急道歉
  • 香港立法会开局次日 林郑再遭泛民议员抗议 议程中断
  • 台湾三对军方同性伴侣不堪压力退出三军联合婚礼
  • 时隔两年半 安倍内阁有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人获提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民主自由事关全球
  • 赵紫阳:台港成就源于自治 望中央放权地方
  • 岑子杰再遇袭 议员和学者忧为取消区议会选举铺路
  • 美要求中国官员通报在美接触对象 中使馆回应
  • 华为第三季收入重回高增长 5G合同多来自欧洲
  • 菲律宾外长呼吁民众抵制涉南海争议动画片《雪人奇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