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重庆红卫兵墓园:墓碑都是“文革”耻辱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14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重庆红卫兵墓园:墓碑都是“文革”耻辱柱
    
    “红卫兵墓”作为特殊的历史记载者,自身也经历诸多波折,曾数次面临被拆除危险。而当时日久远,它记载历史、供后人反思的作用得以体现。
    
    沙坪公园内的红卫兵墓园,目前是中国唯一保存完好、具有规模的“文革”墓群。它成为文物的过程中也曾有过争议,但最终所有意见指向一个基点:它应当被保护下来。
    
    在重庆市沙坪公园西南角,石墙围着一个特殊的墓园。它曾长久与世隔绝。
    
    根据沙坪公园管理处的数据,墓园里有113座墓碑,共掩埋有531人,其中约404人死于“文革”中的武斗。
    
    当地人称它为“红卫兵墓”,据称,这是一个全国仅有的保存完整的“文革”墓群。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围绕这个墓园的一直是去留的问题。
    
    “销毁”还是保存,争议一直持续到2009年底。2009年12月15日,红卫兵墓被重庆市纳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1月12日,记者走进雨后的墓园。这里满是半枯半荣的鬼针草、矢车菊。
    
    墓园西高东低,布局杂乱,有一条通往深处的中央小道勉强做中轴,左右两侧的墓碑皆疏密无序。
    
    曾在武斗中指挥掩埋尸体的郑志胜老人回忆,“最初就是乱埋,各个单位就近找地方,先来先埋,先左后右,逐步往后移”。
    
    这里多是合葬墓,最大的墓埋了37人,分三层掩埋,层与层之间用预制板分隔。
    
    墓园中碑型各异,有的碑顶嵌有派别名号的火炬。碑文有“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等。
    
    红卫兵墓园的研究者、重庆出版社编辑陈晓文根据碑文资料考证,墓园中的逝者,工人约占到58。9%,红卫兵约40%。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60岁,其中26岁以上者46。5%。
    
    墓园占地约3000平米,正门右侧有“文革墓群”字样。有数个墓碑,高出了石墙。有些墓碑上的文字已剥落或模糊。
    
    专家认为,这个承载着历史的墓园,因风吹雨打正在自然损毁,必须提到法律高度进行保护与抢救。
    
    仅存的红卫兵墓园
    
    学者王康曾目睹一次“复仇”,上世纪70年代,重庆一中某校长“爆破”了一处红卫兵墓
    
    67岁的郑志胜说,他如今每次进墓园,都泪流满面。
    
    1967年重庆武斗期间,郑志胜是重庆大学电机系毕业待分配的本科生。他接到的任务是处理尸体,同学送他绰号“尸长”。经他手的尸体近300具,其中送往沙坪公园埋葬的200多具。
    
    据郑志胜介绍,墓园所在的地方,解放前是开明绅士饶国模的私产。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逝世后,饶主动捐地作为墓园,时称“八路军公墓”。周恩来的父亲、邓颖超的母亲曾埋于此处,上世纪50年代中期迁移。
    
    上世纪60年代初期,墓园埋葬了几名中印战争中牺牲的烈士。
    
    据了解,沙坪公园地处武斗中一个派别控制范围的核心地段,隐秘、幽静,这是它成为红卫兵墓的原因之一。
    
    “文革”期间,重庆武斗惨烈,在1967年夏至1968年夏一年左右的时间,重庆市武斗见于官方记载的就有31次,动用枪、炮、坦克、炮船等军械兵器计24次,645人死亡。
    
    据郑志胜介绍,沙坪公园内墓园的造墓立碑,是1967年6月到1969年1月。
    
    沙坪公园管理处负责搜集、整理红卫兵墓园资料的研究员李中华介绍,重庆当时七区三县,相类似的红卫兵墓群有24个,建设厂清水池、重大松林坡、体育馆、牛角沱大桥南桥头、朝天门码头街心花园等处,当年都有掩埋红卫兵的墓地。
    
    后来,其中23处墓地或被强制搬迁或被直接铲除了。至于墓地当时埋了多少人、何时被铲掉的,现在已无法考证。
    
    在“文革”武斗的历史结束后,红卫兵墓因它记载的历史,而成为人们心里的敏感区域。
    
    重庆一名受过“文革”迫害的老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里面所有墓碑都是‘文革’的耻辱柱,一看见它们,想起它们,我的心就会痛起来。”
    
    重庆民间学者王康曾亲眼目睹人们对红卫兵墓的仇恨。上世纪70年代,曾在“文革”中受过迫害的重庆一中某校长,亲手把埋了几十人的红卫兵墓炸了。
    1月12日,重庆市沙坪公园红卫兵墓园。历经40年风雨,承载着一段特定历史的红卫兵墓园去年12月15日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摄影:吴伟)
    
    曾几次面临被铲除境遇
    
    围绕红卫兵墓的“拆除”声一直存在,而到了房地产开发的年代,它又面临了被地产商铲除的危险
    
    根据陈晓文、李中华等研究者的调查,“文革”武斗结束后,上世纪70年代,红卫兵墓园曾一度损坏严重。
    
    根据陈晓文《重庆红卫兵墓地素描》的描述:“当时墓园仅靠一堵失修颓圮的土墙与相邻的农村生产队隔断,附近农民逾墙撬走上好的石板、建房做宅基石、盖猪圈。1975年全面整顿时修葺公园,才砌整了与外界隔离封闭的院墙,墓园方始得到最低限度的保护。”
    
    不过石墙仍不能使该处墓地免遭破坏。郑志胜回忆,1976年底,因武斗中牵扯命案他正处于羁押状态,他与几名狱友外出运粮时,向看守请求到墓园看看。他们刚进门口,便看见一群农民正猛撬墓基,打算抬着墓碑石回家。
    
    而随葬品中有钢盔、枪械的传闻,也让盗墓者时常明目张胆在墓地里挖掘,死者的遗骨被散落一地。
    
    因墓园的特殊性,如何处置“文革”墓群,对当地官方来说一直是敏感问题。研究员李中华介绍,上世纪70年代,时任重庆市委书记鲁大东曾向上级请示此处墓地作何处置,后来没有下文。
    
    沙坪公园管理处主任钱立全介绍,1985年,有一名退休老干部给四川省委写信,要求拆除此处墓地。
    
    此信被转发回重庆市后,沙坪坝区政府及区委的部分干部产生了激烈的意见冲突。一方赞成把墓地炸掉,以“清除‘文革’遗迹与‘文革’记忆”,而一方,则希望把它保留下来以警示后人。
    
    据沙平坝区文保部门介绍,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廖博康到墓园走了一圈,并未直接表态。随后,他批示了“三不原则”:不拆除、不宣传、不开放。
    
    随后,由民政局拨款修建了更高更结实的围墙。后来,沙坪公园修建了一条从公园通往墓园的石板路,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墓园的再一次拆除危机,则与房地产开发时代的到来密切相关。
    
    据传,1993年曾有某港商的一个建设项目,把墓园划入了拆除范围,但后来此规划不了了之。
    
    传言引发了文保关注度
    
    2005年,因开发地产要拆红卫兵墓园的消息广为传播,人们也从此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墓地
    
    围绕墓园的“拆除”风波并未就此平息。
    
    沙坪公园管理处主任钱立全介绍,到2005年,重庆再度传出有房地产开发商要将红卫兵墓园拆除,对这一地段进行商品房开发的消息。
    
    此消息一出,引发强烈关注。重庆众多人士积极奔走,呼吁保护墓园。
    
    而许多人通过互联网了解到了重庆有一处红卫兵墓园。
    
    “这个传言刚出来时,我很高兴,这是好事。”钱立全认为,正是这一消息,使更多人关注了墓园,而这对墓地的保护是有好处的。
    
    沙坪坝区原文物局书记吴波介绍,沙坪公园附近地理位置好,商业价值高,2005年前后商业开发正如火如荼。不过,当年开发商的意见一提出,即遭到众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强烈反对。
    
    他说,当年高校、民主党派反对拆墓的声音尤其强烈,他们希望此事得到慎重对待。不过,也有一些人认可拆除,认为铲除承载着痛苦记忆的物质,可消灭精神上的伤痕。
    
    吴波回忆,此提议原本不在政府规划中,最终也未被列入土地开发议事日程。
    
    钱立全说,对于墓地的“威胁”除了商业开发之外,还有家属提出要迁移尸骨。
    
    他回忆,2003年或2004年,有个家在贵阳的死者家属提出,希望把死者的尸骨迁出,以便进入其家族墓地。
    
    钱立全说,那是个合葬墓,虽然公园方清楚死者埋在哪个角,但只要迁出一个,就会造成墓地的严重破坏。
    
    于是,钱立全接连两次给那家人写信,希望从文物、从历史的角度,不要迁移。“我还说,他在这里有战友陪着,不孤独。”
    
    最终,家属方放弃了。
    
    “假如他要迁,你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人之常情。但如果这个例子一开,其他家属知道了要迁。又怎么办?这墓地就完了。”钱立全介绍,正是接踵而来的“危机”,使沙坪坝文物保护部门及公园管理处产生了一些想法。
    
    他们认为,只有使红卫兵墓园成为文物,才能从法律上避免类似情况一再发生。
    艰难的证人调查
    
    研究者李中华说,有的人不愿提及往事,有的人已老去,甚至有的人约好了,等要见面时却中风或去世
    
    还在2004年末的时候,沙坪坝区文物局联合沙坪公园管理处,便开始了为红卫兵墓园申报文物的前期准备工作。
    
    吴波说,文物并非是一个东西摆在那里,有一些年头及与什么事情有关,就能成为文物,它还需要见证者提供相关史料进行支撑。
    
    史料的搜集整理工作,落在了沙坪公园管理处的头上。
    
    钱立全介绍,因管理处无资金、无政策支持,此项工作一直处于“半休眠”状态。一直到2007年,转机出现。
    
    这年的4月4日,国务院下发了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的通知。此时有人建议,沙坪公园应抓住机会。
    
    之后,公园管理处聘请了李中华、王友群、秦本志三人组成调查组,开始半公开地对墓园的史料及当年的经历者、死者亲朋等进行调查。
    
    三人调查小组从2007年9月开始运作。李中华介绍,此后连着两个春节,他们都在墓园中度过。因为死者的家属、同事、同学、朋友等,春节期间会到墓园吊唁。此外就是清明节时来人多。
    
    李中华等人的任务之一,就是与他们进行对话,搜集原始资料,“这是非常艰难的过程”。
    
    通常,对方都不愿提往事,“不想谈,不愿谈”,而一旦旧事重提,伤疤带来的痛苦可能“殃及”李中华他们,有人会骂人,“他们很大一股怨气,40年来无处发泄”。
    
    此外,时间太久远了,很多人记忆模糊。李中华说,另一方面,当事人纷纷老去,有时约好了见面,要见面时却发现人死了,或者中风了,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十几次。
    
    还有一种情况,公园可以确定某人埋在墓园里,但找不到一个人证。例如当时在此求学死亡的学生,而他的同学后来又都在四面八方。
    
    为了让家属提供相应帮助,公园管理方想过很多办法,李中华甚至以家属的立场写了很多文章,他们才慢慢吐露情况。“你仅仅说‘这是历史,我们应当承担责任,我们要保存历史’,他们听不进去。”
    
    李中华介绍,工作组共走访了2000多人,其中1200人提供了有价值的材料。最终,形成了30万字的文本。目前,已了解了100多人的生平、死亡日期和原因,但仍有300多没有搜到。
    
    钱立全说,工作组的目标是争取把每个死者的生平都调查清楚。他认为目前资料搜集已进入非常困难时期,并且越往后越困难,因为很多人都去世了。
    
    获得机会的文物申报
    
    直到国家文物局长单霁翔提出,要对“文革”期间代表性建筑物保护,墓园的申报才得以公开
    
    没有“合法地位”就没有文保经费,沙坪坝区文物局吴波说,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做到“保存”,离“保护”还有距离。
    
    为防盗墓及游人翻越铁门进入墓园,沙坪公园管理处聘请了3名保安全天进行监控。
    
    李中华回忆,他们刚开始调查墓园资料时,连沙坪公园内部员工都不理解:这一个坟墓有啥好搞的?而公园和区领导有压力也不敢说,大家都闷着。
    
    直到2008年4月10日,国家文物局在无锡召开中国文化遗产保护论坛。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提出,应对“公社运动、大跃进运动、文化大革命运动等时期的代表性、典型性的建筑物、构筑物采用正确的方法进行合理保护”。
    
    此后,重庆红卫兵墓园的调查组,和申报文物,才处在了公开状态。
    
    钱立全回忆,沙坪坝区市人大、政协领导也敢说这个事了,区和市文物局才高度重视这个墓地,多次到现场查看,反复组织专家论证。
    
    按照文物申请的流程,先由沙坪公园管理处向沙坪坝区申请成为区级文物,再由沙坪坝区文物局向重庆市文物局提交申请,方能成为市级文物。
    
    李中华说,向沙坪坝区提交申请很顺利,2008年七八月填申报,很快获得通过。之后,2009年年初,沙坪公园专门组织了人,重新整理资料递交申请到重庆市。
    
    论证会专家无一异议
    
    专家吴涛认为,红卫兵墓园成文保单位,说明国人看待历史的态度更加成熟和理性
    
    钱立全回忆,重庆市领导内部曾有不同意见,不过到了专家论证阶段时,已毫无悬念。
    
    就红卫兵墓园评文物的申请,重庆市文物局副总工程师吴涛等20名文史、党史、建筑史、规划专家等,开了两次讨论会。
    
    吴涛介绍,参与论证的专家是从国家文物局专家库选出的,大多经历过“文革”。第一次会是2009年八九月份,第二次会则在10月。两次会上,他都提出:“我们要面向未来,不要忘记沉痛的历史。”
    
    吴涛回忆,两次论证会,无一专家有异议,都认为该申报文物。会上还有专家指出,这个承载着历史的墓园,由于风吹雨打,正自然损毁,必须提到法律高度进行保护与抢救。
    
    2009年12月15日,重庆市公布了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共193处,红卫兵墓园名列其中。
    
    据介绍,申报文物时,有关方面对墓园名称作过斟酌,考虑过武斗墓、文革墓等,民间研究者曾钟还曾建议恢复原名“复元寺公墓”。最终,定名为红卫兵墓园。
    
    墓园成为文物后,钱立全认为公园管理处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避免“建设性破坏”。
    
    红卫兵墓地在阳光雨露下已经很久,钱立全认为,操之过急反而容易损害文物。文物修整还需要请专家讨论、规划、出方案,园内目前暂时什么都不动。
    
    沙坪坝区文物局局长李波也表示,文物审批刚下来,暂时还没有修复的时间表。
    
    据悉,目前重庆红卫兵墓园在做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前期准备工作。不过,吴涛接受采访时说,目前申报时机还不成熟。
    
    钱立全认为,红卫兵墓园成为文物,体现了重庆市政府的开明。
    
    吴涛认为,红卫兵墓园成为文物保护单位,说明国人以史为鉴意识、在对历史的认识上更加成熟,看待历史更加理性。
    
    重庆红卫兵墓园:墓碑都是“文革”耻辱柱


    重庆红卫兵墓园:墓碑都是“文革”耻辱柱

(博讯 boxun.com)
92286906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故宫“保护”文物:3000御林军铠甲拆做绵被 (图)
·韦国清和广西422,文革鲜为人知的屠杀
·中南海纪事:文革期间的机要室改组
·文革中老帅的下场 (图)
·对话陈小鲁:"文革"不可能再现 (图)
·薄一波文革惨遭撕下皮肤 薄家珍藏至今 (图)
·文革周恩来:一个被掩盖了的形象
·多维历史:文革后期江青失宠真实原因
·揭秘:邓小平文革保命,全靠一封告密信
·陈毅之子陈小鲁文革后婉拒杨尚昆的关照 (图)
·文革中遇刺身亡的将军后人:长子成将军 (图)
·彭真谈文革:不能毛主席去世了就把错事都推在他身上 (图)
·文革中偶遇“国民党特务”不敢送交公安机关 (图)
·“气功大师”王林:文革曾越狱 自称与刘志军为友
·文革四人帮疯狂迫害习近平 未满16岁就遭批斗关押 (图)
·老外红卫兵忆"文革":父母获周恩来道歉
·文革中“第十一大元帅”光膀制止红卫兵武斗
·文革林彪判王光美死刑 毛泽东亲批“刀下留人” (图)
·文革中的谣言:陈毅之子被污杀人携款潜逃 (图)
·陈小鲁为文革道歉引“红二代”不满 被批不像话
·陈毅之子:消弭文革戾气树立宪法权威刻不容缓 (图)
·对话陈小鲁:“文革”不可能再现 (图)
·陈毅之子:文革的基因从来就没有彻底肃清 (图)
·陈小鲁相信人性本恶 文革基因从未肃清过
·英媒评薄案:文革以来中国最大的政治丑闻画上句号 (图)
·傅雷夫妇骨灰回到上海安葬 文革中受迫害自杀 (图)
·被包装的“苦难”?傅苹在美国讲“文革”故事 (图)
·专家称近20年文物破坏程度比“文革”时严重 (图)
·王岐山文革经历:曾被扣“恶毒攻击雷锋”罪名
·陈毅之子组织文革道歉会
·陈毅之子回母校组织文革道歉会 向老师鞠躬道歉 (图)
·李开复被批斗,文革影子重现
·老人文革时曾写大字报批老师 45年后上电视道歉
·“文革”回潮?毛泽东挥手铜像在北京铸成
·毛时代返潮?文革红宝书掀乌托邦之怒
·习近平坐镇“批斗会”网民:文革又来了 (图)
·习近平坐镇“批斗会”网民调侃文革再现
·薄熙来不会复辟文革 中国正全面重演重庆模式
·武汉”文革“受害者夏幼华给武汉中院院长的信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从两个“刘亚洲”看文革了犹未了/张二枝
·没头苍蝇习永贵背个文革大包袱/杨子 (图)
·今天为什么仍有人怀念“文革”?
·景山议政:谈文革最高权力的政治争夺/视频 (图)
·三中全会前习近平为文革涂脂抹粉失败 周小川须下台 /吉歌 (图)
·还文革真相,中国才能进步
·唯色:拉萨“红卫兵墓地”与西藏文革疑案
·亲历当年文革的广州红卫兵反省之二/真史诤言
·危险的越权倒退 抓秦火火是文革公安六条/汉评
·张朴:审判薄熙来的过程就是文革的重演
·因滥用权力而落马的薄熙来再证文革模式是死路 (图)
·公方彬:对中国危害最大的是左右之争和二次文革威胁
·类似文革的群众路线未必不是习的选项 /大宗师
·曾经最痛恨”文革”薄熙来为何又热衷于复制“文革”?/高新
·詹万承:文革个体忏悔难起警戒之效
·警惕“新两报一刊”散布文革阴魂/王思想
·邓小平的六四,毛泽东的文革/ 穆岸
·铁流:再说清除“文革”三大“垃圾”
·评“文革学生斗老师道歉”的闹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