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揭秘民国时代中南海 5分钱可游览掏房租可住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4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揭秘民国时代中南海 5分钱可游览掏房租可住

    中南海内的瀛台(资料图)
    
    由于中南海内空闲房屋较多,公园特向市民招租,房屋分为五等,租价每间两元至六元不等。于是,不到两个月,20余租户前来中南海安了家。
    
    本文节选自《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19期
    
    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后,北京改名为北平,失去了昔日政治中心的地位,这也给神秘的中南海一个还权于民的机会。时任北平市公务局局长的华南圭要求保护中南海的函电引起国民政府的注意,经过一番努力,1928年12月13日,正在酝酿成立的中南海董事会给北平市公务局致函,邀请其参加该会筹备工作。在邀请函中说:“中南两海系自远至清帝王苑囿之一部,其风景清嘉,宫室壮丽,为国内有名建筑。但其经费所出,无非我民众先代之脂膏,乃以供少数人之娱乐,实为我民众所不甘。民国成立以来,又为十数军阀所把持,藏垢纳污,罪恶丛集。”“而此历史上之园林不为民有,坐视荒废,殊为可惜。同人等谨遵先总理天下为公之意,佥以中南海应归市民直接管理,以绝罪恶之根株,以供游人之玩赏。” 与此同时,中央政治会议北平分会亦函请北平特别市政府、平津卫戍部司令部、北平警备司令部和宪兵司令部,共同成立“接收中南海办事处”,并准备让中南海“从速正式开放”。有关方面还希望“中南海为北平市民共同游憩之公园,永远开放,不收门费”。1929年4月,中南海董事会推举熊希龄为主席委员,李光汉为事务主任。不久,北平市政府也成立“整理中南海公园临时委员会”,负责中南海的有关事宜。
    

  海子里也有合租房
    
    1929年5月,北平特别市政府仿照当时的中山公园、北海公园的成例,将这里命名为三海公园,正式开放。1930年12月,又将公园名称改为中南海公园。在新华门楼底层门内,悬挂着由满清遗老张海若写的魏碑体“中南海公园”的横匾。
    
    开放之初的中南海于新旧政权交迭之际也遭不同程度的破坏,华南圭曾在一封信函中痛陈中南海“牲畜践踏、污秽不堪,于古物不无可惜”。北平市政府专门成立了“整理中南海公园临时委员会”,负责整修。此外,公园里有许多房屋被园外的一些单位、机关使用或商人租用。据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的哈恩忠先生统计:园内的居仁堂、喜福堂、欢喜庄、增福堂、来福堂、果园等处100余间房屋,1928年秋起就被国立北平图书馆筹备委员会长期借用,一直到1929年临时委员会成立后,几经交涉,才因其文津街新馆建成而陆续迁出;园内的锡福堂、永福堂、颐园,则被中国大辞典编纂处使用;静谷的50余间房屋,被民国政府交通部北平短波无线电台占用;运料门及园内营房149间房屋,早先经北平府院特派员办公处同意,借给了北平美术学院作为校园。在当时市政府的干预下,房产的收回也有了一些眉目。随着房产的陆续收回,又接连开始了清理房租的工作。据中南海临时委员会调查,园内“各商欠租约二千二百余元”,园外房租欠一百二十余元。有些商人欠租多年,反复协商周折,公园最后勒令以水产商人徐璋为首的欠租商户于“六月十三日下午五时之前”交清欠款,否则请警察局清理出园。
    
    为改善公园的环境,维修破损建筑,公园还开发了一些创收的项目。公园的收入主要有以下几项:
    
    门票收入:公园门票与北海公园一样,均为五分。除正常购票入园外,公园还根据旺季和淡季门票的销售情况,设置了优惠门票——优字券,券分两种,“甲种券每本六十张,售洋二元;乙种券每本二十五张,售洋一元”。
    
    设停车场:当时公园规定,普通市民可以乘交通工具入园,按“坐骑”的不同收费,脚踏车每辆收大洋一角,人力车大洋两角,汽车大洋五角。园内的商户也可以购买长期车辆通行证,收费更高一些。
    
    出租房屋的收入:由于中南海内空闲房屋较多,公园特向市民招租,房屋分为五等,租价每间两元至六元不等。于是,不到两个月,20余租户前来中南海安了家。如商人刚鹤峰租用听鸿楼楼下房间开设茶点社,韩汝甲租用听鸿楼楼上办理中西书画社,中国画学研究会、东方绘画会租用流水音房屋。当时就读于大学的共产党员谢和赓和十几个同学合租在中南海流水音的一间大房内,每月租金五角。据他后来回忆,那个时候经常在中南海的游艇上举行秘密会议,从事地下工作。他在反右运动中因提了“中南海应向老百姓开放”的意见,被打为右派,后在“文革”中一度精神失常。此外,由于公园里水面浩大,还有水产商人租用水面从事养殖业。
    
    开辟钓鱼区域,售票钓鱼。规定每张钓鱼票售大洋一元,限一人当日使用,进公园需另购门票。居仁堂、万字廊、听鸿楼、船坞划船码头等处不得钓鱼。每张垂钓券只能钓鱼二斤,超过重量要补票。
    
    利用这些增加的经费,公园内道路得以维修,还增加了路灯和园内坐椅,修建了厕所。如园内原有坐椅二十余张,又另增加二十张;增加路灯六十盏。还分轻重缓急,对园内建筑进行了维修,如损坏严重的新华门、蜈蚣桥等。为改善公园的环境,设置了清扫夫,清理园内垃圾;招募花匠,种植花草树木;请警察局派人驻园,保护园内公共安全等。皇家园林逐渐焕发了昔日的光彩。与北海公园、中山公园一样,中南海这座昔日的皇家园林成了举行活动和普通民众休闲娱乐的场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2286307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南海秘闻:毛泽东为何钟情红色泳裤
·中南海的“不倒翁” 李先念密谋打倒赵紫阳
·“授课”中南海,温家宝尊许崇德
·谁在中南海给中央首长们上课?都讲些什么?
·猜猜看 中南海陪毛泽东就寝的夫人是谁? (图)
·原中南海保健处干部马晓先谈江青被捕细节等内幕
·1986年胡耀邦为何说“中南海只能产生鱼”? (图)
·罗瑞卿女儿忆中南海:开国上将陈锡联奸污亲侄女 (图)
·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子回忆中南海生活 (图)
·毛泽东入住中南海后拒睡弹簧床 木匠连夜赶做木板床 (图)
·陈毅女儿忆中南海打麻雀:男孩赖房顶 有人敲破盆 (图)
·解密中南海调研政治:朱镕基也曾被骗了一次 (图)
·人民网:“四人帮”被粉碎后中南海纷争再起 (图)
·中南海演习抓四人帮:有人开枪就往死里打
·严家祺: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 (图)
·“皇甫平事件”:朱镕基中南海之路的背后推手 (图)
·邻居回忆张玉凤来家借电话:致电中南海仅俩内容 (图)
·亲历者忆中南海舞会:江青舞姿高贵 风范高雅 (图)
·陈云夫人:第一个在中南海贴大字报揭发江青
·中南海西门 赵云侠 初东芳铁链锁树上抗议司法腐败 (图)
·媒体称蒋洁敏曾放豪言:生进中南海 死入八宝山
·黑龙江四访民在中南海正门撒传单
·薄熙来强悍翻供 中南海阵脚大乱
·薄案庭审添变数 中南海预留后手
·刀早已架上薄熙来脖子 中南海三招逼其就范
·中南海竭尽全力火拚 薄熙来案终于开审
·牟傳珩:薄熙來根連中南海──習近平煮豆燃豆萁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香港王艳成功通关:我没把鞭炮扔进中南海 (图)
·徐明为薄瓜瓜买楼 中南海已经内部传达
·中南海清理楼堂馆所,一个25年未解的难题
·我家房屋属”违建”?请先拆除”中南海”/视频
·如何给领导人上课 揭密中南海讲堂
·余敬、汤素芳从马家楼出来,再去中南海 (图)
·高校教授中南海授课 温家宝自称学生喊"老师好"
·贺国强中南海当面宣布双规薄熙来
·揭秘国务院“领导小组”:办公地点不在中南海
·北京市民韩颖:我家房屋属”违建”?请先拆除”中南海” (图)
·政策放宽,上海访民谈兰英,闯中南海,天安门撒传单.均释放/视频 (图)
·田青山:闯中南海 被抓到马家楼
·是邮政不作为还是中南海红墙没有门
·中南海灯火辉煌 创党者女儿晚景凄凉 /林保华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聚焦中南海派系冲突与意识形态斗争
·中南海枪声,机场爆炸惊扰了习酋的白日梦/杜阳明
·中南海异常划“政权安全”高压线/牟传珩
·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牟传衍
·周彦武:中南海说科技,地球人都笑了
·中南海分裂:两喉舌刊文反“宪政”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
·中南海撒娇糊涂极端茅于轼谈“最近的骂声”
·牟傳珩:中國特色「三自信」的矮子心態──人民不給中南海「甜檸檬」背書
·胡一帆:污染是笼罩中南海上空的乌云
·西诺新唱:李克强中南海发话,官员不准《放空炮》/视频
·“中南海智囊”透露出的中国政改思路/徐静波
·习总之烦:政令出中南海多远
·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牟传珩
·张鸣:辛亥革命的仓促和莽动警示中南海
·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中日打不起来/袁剑 (图)
·牟传珩:险象环生 政治风暴正向中南海逼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