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期间广州第一场大型武斗的历史还原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30日 来稿)
    7•23中山纪念堂事件的起因/阿陀
    
     神秘人物插伤主义兵

    
     广州八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潘晓瑜 (现场当事人),2008年在广州曾向笔者表示:那天她亲眼看见冲突是怎样开始的——两派队伍接近,还没有要打的意思,路旁突然冲出一个不知是什么人,往一个主义兵屁股插了一刀就跑了。随后双方互扔石头......
    
    两派中学生因标语摩擦
    
     广州八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吴均培(现场当事人),2011年1月18日,在洛杉矶向笔者表示:当天中午因为有旗派(可能是16中)学生在纪念堂贴标语,主义兵过去撕掉,因而发生摩擦,导致武斗。
    
    主义兵无辜被木棍砖头打昏
    
     广州华师附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黎服兵(现场当事人),2009年5月,在广州两派座谈会上提到:
    
    “XX去了美国,他是第一个被打倒(下)的,当时还没进纪念堂,正列队从东风路过来,在省人委和纪念堂之间,被砖头和木棍打昏,如果讲有预谋,旗派伏击?军区有意造成?......不过我倾向没有预谋,这是因为下乡后,同连队的知青告诉我,他当时去纪念堂演出,没有任何武器,只带了三弦,进去就被包围了,人数可能旗派多”。
    
    年少气盛主义兵和红旗工人摩擦
    
     广雅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王穗生(现场当事人),2010年10月在广州两派座谈会上提到:
    
    听说中午纪念堂开主义兵成立大会,我们省府子弟约了一起走过去,未到纪念堂,在莲新路,见到因为小摩擦,双方打起来......(插话:旗派去越秀山运动场开会,主义兵在纪念堂开会,这样就截了他们的路)......本来不是截,是摩擦。那班细路崽见旗派过来了,贪得意,一块砖头扔过去,就打起来啰。(旗派)“哇,那边有主义兵打我们”,就围上去打啰。就是这样打起来的啦......,事后我都想怎么会碰撞起来?你说那帮细路崽,他不扔两块砖头他手痒。特别初中生,捣蛋仔嘛。
    
    军管会场地安排造成恶果
    
     中大八三一黄意坚(现场当事人),最强烈地公开质疑7-23事件有背后原因,2006年曾对笔者表示:“7-19华侨糖厂武斗事件”,旗派死了几个工人,于是申请游行和开追悼会,提出的地点是“东校场”,但军管会不批,另批了越秀山,而同一天,主义兵偏偏又是在山下的必经之地纪念堂开成立大会,自然就打起来了,黄意坚觉得这事如此巧合,心里很奇怪。
    
     黄意坚的质疑在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薛声欣《十年人生梦》一书中,有更详细的记载:首先是双方开会地点问题,为广州糖厂“红旗工人”死者开的追悼会,原通知是在东较场省体育场开的,7月23日上午突然改为越秀山体育场,1967年底,黄与“主义兵”头头们在黄华路省委党校“省军管会学习班”上,曾交换过意见,他们都对此事也有怀疑,据他们说,原定“主义兵”成立大会是在军区后勤礼堂开的,且已布置好会场,但后军管会劝他们,说“红旗派”要在东较场开会,叫他们去中山纪念堂,并负责为他们布置会场,谁知7月23日“红旗派”的会场又改到越秀山,使他们大惑不解。
    
    主义兵预谋破坏旗派追悼会
    
     广州工联刘GK 在香港出版的《红旗派的兴亡》一书中有下面一段:旗派开追悼会的公告于二十二日广为张贴于街头,“主义兵”获此讯后,决定予以阻挠......,在召开总部成立大会,人员集中的有利条件下,给旗派一点颜色看看,二十二日夜间,“主义兵”已运进大量砖头、贮放在纪念堂内草地上,二十三日上午,数千“主义兵”陆续集结在纪念堂围墙内并携带有匕首、长矛(锯尖了的水喉管)、木棍、小口径步枪、军用步枪。
    
     中午参加追悼会的旗派队伍陆续到达。他们大多在纪念堂东侧的道路上稍事停留,整理好花圈,再集队进场,而这时早有预谋和准备的“主义兵”便上去寻衅,并大打出手。旗派自卫还击......。
    
    疑为冒牌主义兵挑起事端
    
     中山纪念堂负责保卫工作的主义兵白晓刚(现场当事人)怀疑:“一时左右,突然从莲新路方向走来十几个‘主义兵’打扮的人,他们以为是自己人来开会的。,但这些人行径很怪,先到科学馆那边,后又往东走到纪念堂西门,白派人去和他们打招呼,他们见了‘主义兵’似乎很害怕,即向‘红旗工人’休息的人那边去了,刹时间,就听见树荫吓得人慌张乱了,说是主义兵杀了乘凉的工人,要抓主义兵,白晓刚还以为自己人被‘红旗工人’打了,刚想派人去支援,谁知那十几个向西边走了,当时,他问了在场的‘主义兵’,都说不认识这些人。,肯定不是他们‘主义兵’的人,白晓刚认为是有人冒充他们‘主义兵’,派人跟踪他们,这批人到解放路乘一部大卡车走了”。
    
    (这是广州工联薛声欣在《十年人生梦》中转述黄意坚的回忆,未经核实)
    
    旗派好事者“送花圈”引发冲突
    
     蒙泰尼里神父博客网站曾有一文《广州“7•23”中山纪念堂武斗》,( 2006年“星岛环球网”转载)作者不详,材料可能是引用当时两派的小报:
    
    中午12时许,“红旗派”扛着花圈沿着中山纪念堂侧的马路上越秀山体育场,旁边一队队“主义兵”列队等候进入纪念堂,双方圆眼相视,红旗派中有好事者忽发奇想,把花圈送到“主义兵”队伍中,恭祝“主义兵”“万臭无香”,并口颂“主义兵罪该万死”,“主义兵”乃“自来红”,个个都是“老子英雄”的“好汉”,何时受过这种污辱?不禁勃然大怒,三下五除二把花圈砸个稀巴烂,并追打红旗派,一场“全武行”就此开衅。
    
    “主义兵”的描述:
    
      ——(对方)东边开来事先准备好的四辆卡车,停在省人委门口,跳下一、二百人,手持铁棍、木棒、长矛、大刀、石头、砖块展开散兵阵,杀气腾腾地向中山纪念堂的主义兵冲去,赤手空拳的主义兵只能从地下拾起他们扔过来的石头、砖块还击……。
    
    “红旗派”的描述:
    
    ——下午12时45分,当华农红旗工人汽车经过中山纪念堂东侧时,受到早已充分准备、手持长矛利匕的“联动”式的主义兵突然截击,见人则刺、及敲打,口念“今天你们来陪葬,死得抵”!当场刺伤数名红旗战士,一场预谋已久的大屠杀便开始了。
    
    2011年1月22日初稿于洛杉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9011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武斗亲历记实/李小瑛 (图)
·忆重庆武斗:我亲眼见造反派毙掉女俘虏 (图)
·文革中四川省泸州市武斗事件!
·连云港,1968文革武斗(节选)/fraserview
·文革巅峰期广东武斗双方的协议书
·“文攻武卫”,大规模武斗的导火索/梅桑榆
·文革期间的天津钢厂“7.28武斗”/李建华
·广西文革武斗实录 惨景仍历历在目
·林彪为何划定“武斗”底线 望红卫兵不要打死人 (图)
·亲历清华大学1968年“百日大武斗”
·青春墓地埋葬重庆文革武斗
·我亲历过的武斗(节选)
·三一与中联再爆冲突:员工武斗 车辆被砸 (图)
·重庆红卫兵墓园清明节开放 埋葬数百武斗遇难者 (图)
·陕地电武斗国家电网:职工手持凶器特警协助
·大陆媒体忧薄熙来参观某集团军引发武斗
·大陆媒体忧:薄熙来参观某集团军引发武斗
·习近平聂卫平是发小:武斗时险些丧命(图)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亲历文革:京郊的一次武斗事件/林晰
·闲话:如果武斗开始后,毛死了,形势会怎样发展?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中国异见人士要求欧洲给予更多的支持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脱欧协议关键时刻:英国下院明投票表决
  • 耿爽:中国政府从来没要求NBA开除莫雷
  • 被责支持香港示威者 苹果下架软件 总裁赴北京晤高官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出现九段线招致亚洲多国不满
  • 中俄支持马杜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称是笑话
  • 赵紫阳辞世14年后被安葬北京民间公墓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