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武斗亲历记实/李小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30日 转载)
    摄影作品《遗忘》
    文革武斗亲历记实/李小瑛


     1966年,“文革”开始还没多久,学校不仅停了课,学生们还分成了两大派,双方都认为自己才是捍卫毛泽东路线的真正革命派,而对方是反动派,从对骂到打架,一切来得那样突然,那样莫名其妙。
      我当时所在的红卫兵派别内,有宣传队、战斗队,我是战斗队里的救生员,我们那代人只是从电影里看过打仗,《上甘岭》、《地雷战》、《地道战》、《董存瑞》……对战火中的青春有着深深的迷恋,老是盼着第三次世界大战赶快打起来,让我们赶上这场“盛宴”。
      一天,战斗队头儿发话,准备晚上攻打某工厂,那里是最顽固的堡垒,一定要攻下来,眼看真的有得打了,大家摩拳擦掌,我赶紧回家准备衣服,顺便告诉妈妈,要去“打仗”了,如果回不来,别为我担心,妈妈连忙阻止:“不要去,外面乱,在家里待着吧”,我最看不起逍遥派,便对妈妈说:“你有五个孩子,死了我一个,还有四个,担心什么”,妈妈没做声,轻轻地摇头。
      在学校卫生室的指导下,女同学学会了一些包扎,急救知识是似懂非懂,“开打”之前,我们跑到一所大学卫生室里偷急救用品,消毒水、纱布、绷带、棉签、碘酒……都装进书包里,大件的一概不要,那些个日子,不少男生自学成材开上了大卡车,一次去开誓师大会,半路翻车,幸好没有出人命,有两个同学压伤了腿脚。
      头儿通知去部队抢枪和子弹,大家二话不说,争先恐后爬上大卡车,生怕没份去参加这么够刺激的事情,车开到瘦狗岭某军营处,只见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手握红宝书,喊着口号唱着歌,满以为列队欢迎我们的到来,战士们拼命劝我们,我们却肆无忌惮,十分顺利地在武器库抢到枪和整箱的子弹,我看到一些苏式匕首,刀锋呈棱形,防身最好,很想拿一把,但早已被抢光,士兵们对我们始终劝说要文斗不要武斗,但后来才听说上级有命令,对抢枪的群众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把武器抬上车,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开走,士兵们无奈地看着这些红小兵,毫无办法,我还看到有些战士竟然哭出了声。
      对抢回来的武器倒是看管得很严,谁也不能乱动,晚上我们排着队出发了,作为救护队成员,我肩上挂着救护包,腰扎皮带像个女民兵,走过上下九路时,马路两边樘笼门内站满了静静地看热闹的群众,看到我们这些小女兵,听到有旁观者说:“要死就是死这些人”,这是对年轻生命的惋惜,对这些不知天高地厚、幼稚无知女孩的悲叹,我那时可不相信我会死,正雄赳赳地走向目的地———一座被我们占据了的四层楼民房。
      数百米外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也占据了一座高楼,两军对垒勇者胜,我们坚信自己会赢,为什么要攻打对方,却完全不知道,我们互喊口号,要对方投降,从天黑一直坚持到天亮,长久不开战的无聊终于被打破,对方猛烈地开火了,街上群众惊慌失措,整条大街突然空无一人,一阵枪声过后,街上出现了短时的静寂,有人喊了起来,这里有人中弹了,往街上一看,只见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头部从前额到后脑被子弹穿过,鲜血不断涌出来,我们几个女同学赶快把他抬到楼梯间,手忙脚乱地拿出棉垫、绷带在他头上缠了一圈又一圈,他已不能说话,全身颤抖,我们的裤子很快被他头上涌出来的血染红了,草草包扎完后,两名男同学自告奋勇背他到附近的医院,枪声再次响起,我躲在屋柱后突然问自己:“如果中枪死了算不算烈士?如果不算烈士,我为什么要去死”?突然觉得生命宝贵起来了,这时,前面马路上又有一个看热闹的小男孩腿部中弹,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我勇敢地向他冲去,把小男孩抱到安全的地方,他不停地喊着:“妈妈,我要妈妈”,我卷起他的裤腿,用绷带不轻不重地扎住他流血的伤口,又有一个勇敢的男同学无惧暴露在枪口下,把小男孩背到了医院,战斗是在傍晚结束,此战也不知谁胜谁负。
      第二天来到医院,打听昨天两名伤员,得知头部中弹的年轻人当时没多久就死了,腿部受伤的小男孩还在治疗,不知哪个组织在医院临时把一间病房设为停尸房,专门摆放武斗中死去的红卫兵,让人吊唁,我怀着悲怆的心情来到停尸房,里面摆着三具尸体,都是十多岁的男红卫兵,墙上挂满“唯为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等对联,不知道他们配不配得上这些对联,但我知道,他们是为了实践领袖的教诲,义无反顾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作者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稿件来源2011年10月15日 广州“羊城晚报” )
     (博讯 boxun.com)
40011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连云港,1968文革武斗(节选)/fraserview
·广西文革武斗实录 惨景仍历历在目
·青春墓地埋葬重庆文革武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11.7.現代民主憲政制度的基石和核心,是《聖經》文明上帝
  • 胡志伟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谢选骏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胡志伟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陈泱潮11.6.國人應當深入認真研讀《东聖神州民主中國新文化運動
  • 谢选骏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生命禅院【禅院问答】人真有来世吗?
  • 谢选骏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曾节明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陈泱潮11.5.中國長期在無神論文化之中沉淪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李芳敏144000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
  • 三鞠请安定位失联车辆,需要用到一个星期和近90台地质探测设备吗?
  • 谢选骏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国大选在即 各政党竭力造势拉票
  • 退休改革僵持不下 法国大罢工进入第五天 交通继续严重受阻
  • 国际人权日80万人游行 惊曝港高法与终审法遭纵火 事态不明
  • 甘肃镇原图书馆焚书 引来怒声指责
  • 爱国港星台北演唱遭轰 传防弹衣登台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政治局会议定保经济 推基建追6
  • 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大 连续4月负增长
  • 广州或变维稳危城 “世界律师大会”遭抗议
  • 世界人权日港人或百万上街争诉求 多处爆港警举枪警告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