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王洪文党羽文革腐败:强占花园洋房 最大一套230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王洪文党羽文革腐败:强占花园洋房 最大一套230平


    
    在上海“调查研究”的一百多天,朝朝夕夕,王洪文和“小兄弟”们“酒肉穿肠过”,喜相聚,庆高升。
    
    鸟枪换炮。今日的“小兄弟”们,来来去去,轿车进,轿车出,个个都成了“领导干部”。
    
    当年,在“安亭事件”“胜利”之际,王洪文已夸下海口:“我当上市长,你们也弄个‘长’当当!”如今,王洪文成了党的副主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的“小兄弟”们怎不攀着高枝儿向上爬!
    
    就在王洪文成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之后,在四届人大召开之前,王洪文就叮嘱过王秀珍、金祖敏:“选拔一批工人出身的新干部。”
    
    1973年10月,根据王洪文、张春桥的“指示”,“上海市委工农兵干部学习班”开办了。这个“学习班”,是为了向中央“输送”干部而准备的。
    
    1974年3月,王秀珍去北京,王洪文叮嘱她:“上海要尽快物色二十名年轻干部,分别担任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公安部、商业部、建材部、邮电部、中组部、卫生部以及《人民日报》的领导工作。”
    
    哦,“造反司令”成了副主席,他的“小兄弟”们都要弄个部长当当了。
    
    “小兄弟”们当然很起劲。王洪文说是要二十名,而上海市委组织部在1974年4月底上报给王洪文的中央各部长备选名单上,开列着八十八名!
    
    1974年10月,王洪文明确地告诉上海:“要准备把上海的中委都调出来!”
    
    于是,一张由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拟定的名单,终于在1974年12月31日上报王洪文了。
    
    在这张名单中,内定了“上海牌”的部长或副部长的人员:万桂红去中组部,杨佩莲去团中央,冯品德去全国海员工会,陈佩珍去商业部,秦宝芝去建材部,王东亭去邮电部,沈鸿、张秀清去文化部,吕广杰、姚福根去六机部,陈杏全去冶金部,张国富去水电部,汤凯臣去轻工部,周宏宝去《人民日报》社,朱栋去交通部,王桂珍去卫生部。
    
    那个陈阿大,不仅成了中共九大代表、十大代表,而且成了四届人大代表,以至成为四届人大常委。不过,陈阿大讲究“实惠”,他伸手夺走了上海全市的房屋调配大权,当上“房总统”。
    
    自从陈阿大当上“房总统”,“小兄弟”们要房子,那就方便多了。这位“房总统”不断地批条子,把上海一幢幢花园洋房批给“小兄弟”们。那些花园洋房的原主,大都是资本家,也有的是“走资派”或者高级知识分子,反正都是“文革”的对象。赶走了他们,“小兄弟”们便成了花园洋房的新主人。
    
    关于“房总统”本人,那就甭说了:他原住上海安福路的小房子,后来迁入瑞华公园,又调到新康花园,霸占了二百三十多平方米的花园洋房。
    
    他跟纺织局的某人打了个招呼,他的妻子便入党了,成为上海一家棉纺针织厂的革委会副主任、厂党委副书记。
    
    王洪文也不忘拉那些摔了跟斗的“小兄弟”一把。当年,他的“副司令”潘国平,能言善辩,冲杀在前,在上海的“知名度”曾远远超过王洪文。一度,人们只知“工总司”有个“潘司令”,不知有个“王司令”。
    
    潘国平曾出尽风头:带头冲上北站列车;在安亭出面与张春桥谈判;在“上海人民公社”成立之际,担任百万群众参加的“庆祝大会”的执行主席……
    
    用当年的习惯用语来形容,潘国平属于“昙花一现”的人物。他寻花问柳,蹂躏妇女;他成为打、砸、抢的先锋;在经济上,他也不干不净…… (博讯 boxun.com)
202294816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中部分农村蔓延对下乡女知青进行逼婚风气
·高岗自杀身后事:儿子文革被打成间谍 反革命集团头子 (图)
·揭秘:毛泽东发动“文革”为何要拿吴晗开刀?
·文革江青为何将毛岸英遗孀夫妻投入监狱 王洪文亲审问 (图)
·哪位开国少将的两公子文革期间强奸近百女性? (图)
·北京大兴文革屠杀:婴儿被劈成两半 (图)
·文革中薄一波:虽然已无自由 我依然崇拜毛主席 (图)
·“文革”忏悔者的困顿:被家人斥之为“鞭尸”
·文革时期被挖坟的历史名人:从孔夫子到李鸿章 (图)
·网曝文革旧照片 (图)
·《我在惊涛骇浪的文革中长大》(29) (图)
·周恩来茫然对文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 (图)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图)
·文革旧事:毛泽东赔了老本,林彪全家灭门 (图)
·某将军文革强奸聂帅家服务员 主席震怒:烂泥扶不上墙
·周恩来茫然对文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 (图)
·人民日报主任编辑:文革最多是专制操纵下的民主 (图)
·文革时被抄家者为保护财产将金条藏女儿私处
·彭真文革后复出首件事:修改条例不许随便抓人
·李家法律顾问:百分之百喊打喊杀的声音只在文革风靡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陈小鲁不能让文革回潮
·文革式悲剧:薄熙来夫妻法庭上杀红眼
·痛批薄熙来 官媒文章“颇有文革之风” (图)
·陈毅之子“文革”批斗校领导 网上道歉 (图)
·陈毅之子陈小鲁就文革期间批斗校领导道歉 (图)
·新式文革?批王林搞黑大字报 王林反击习近平
·一夜回到文革 “共产党好”标语亮相北京街头 (图)
·教师就文革中参与批斗致歉 称不道歉就来不及了 (图)
·景山公园议政毛左占上风“文革”语气回潮
·清华学者:计划生育危害性比大跃进和文革更大 (图)
·红卫兵为文革劣行登报道歉 宋永毅肯定刘伯勤良知未泯
·红卫兵登广告悔文革恶行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中国梦光芒不再 恐陷文革式癫狂漩涡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图)
·文革后首批高考生活跃政坛,演绎"中国梦"
·文革红卫兵报纸登道歉启事 “沉痛反思”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危险的越权倒退 抓秦火火是文革公安六条/汉评
·张朴:审判薄熙来的过程就是文革的重演
·因滥用权力而落马的薄熙来再证文革模式是死路 (图)
·公方彬:对中国危害最大的是左右之争和二次文革威胁
·类似文革的群众路线未必不是习的选项 /大宗师
·曾经最痛恨”文革”薄熙来为何又热衷于复制“文革”?/高新
·詹万承:文革个体忏悔难起警戒之效
·警惕“新两报一刊”散布文革阴魂/王思想
·邓小平的六四,毛泽东的文革/ 穆岸
·铁流:再说清除“文革”三大“垃圾”
·评“文革学生斗老师道歉”的闹剧
·文革死难同胞,45年祭/彭祖龙
·孟非追忆爷爷:文革时被迫烧掉金条存单
·反腐不靠“文革”靠什么?/杨恒均
·昨日重现,中国文革回潮 (图)
·“文革”四十周年祭/ 傅国涌
·北京上演的一齣“文革”死灰复燃丑剧/淳于雁
·中共从未真正走出文革/佚名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