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学习时报刊登《胡耀邦关于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8日 转载)
     来源: 新华网
    
     原编者按:1977年9月3日,胡耀邦在中央党校整风会议上作了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同年12月2日,又在中央党校党委会上作了关于以实践标准检验总结十年“文革”的讲话。胡耀邦的这两次讲话,是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历史文献。为了让读者准确地了解这两段历史,本报特约请了这两次会议的亲历者沈宝祥教授再现了这两大历史场景。分两次刊出。

    
    (1977年9月3日)
    
    康生是个野心家和阴谋家,善于投机钻营,长期以来,他利用党内政治生活的不正常,纵横捭阖,作恶多端,是有名的迫害狂。在十年“文革”中,他由中央“文革”顾问爬到党中央副主席的高位。1975年12月,康生因病而死。悼词的评价很高,说他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家”“光荣的反修战士”。
    
    在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康生仍然是正面人物,碰不得,因而许多重大问题无法揭开揭透。康生成了揭、批、查的大障碍。中央党校更是如此。
    
    康生长期代表党中央分管中央高级党校。中央高级党校实际上成了他的领地。“文革”中,中央党校成为重灾区,康生和他的老婆曹轶欧是罪魁。康生和曹轶欧指使中央高级党校的造反派,迫害了许多人,包括从校长到广大干部群众,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干了大量坏事。
    
    1977年3月,党中央决定恢复中央党校,定名为中共中央党校,任命胡耀邦为副校长,主持工作。
    
    胡耀邦采取召开党的骨干分子整风会议的方式,揭批“四人帮”,揭发中央党校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和事。参加这个整风会议的成员,包括三部分,一是“中央党校五七学校领导小组”的成员,包括中央党校各单位的负责人;二是“文革”前由党中央任命的校级和处室级的领导干部;三是全校25个党支部各选一名党员代表(本人作为文史教研室的党员代表参加会议),共70人。粉碎“四人帮”以后,各单位的造反派都靠边站,成为被审查的对象了,唯独中央党校的造反派还站在台上,仍然担任领导职务。因为他们是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家康生一手扶持起来的。胡耀邦召开的整风会议还得让他们作为正面人物参加。
    
    在整风会议上,大家在揭露一些问题时,造反派就说,这是康老指示的。他们检讨的口径是,没有很好听康老的招呼。整风会议的与会者越来越意识到,不揭露康生的问题,中央党校的问题就无法深入,无法搞清楚。
    
    1977年9月3日下午,胡耀邦召开整风会议全体会议。王富长第一个发言(这时,参加整风会议的人数已经增加到 180多人)。他发言的题目是:《揭露康曹在党校干的坏事》。他从十个方面进行了揭露。
    
    在这样的会议上点名揭露康生,大家都意识到其严重性。会场的气氛很严肃。大家都等待和注视着胡耀邦的表态。
    
    王富长发言以后,胡耀邦讲话。他的讲话不紧不慢,字斟句酌。我认真地作了记录,记得很完整。我记录的全文如下:
    
    刚才王富长同志(中央党校行政工作人员)提出了一个事关重大的问题,就是他在发言中间提到了,过去主持中央党校工作的康生同志和曹轶欧同志在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提出了批评。
    
    一个党员对现在的领导,对过去的领导有意见可不可以提呢?我看,有意见是可以提的。这是符合我们党的组织原则的,是符合我们党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一贯教导的,也是和这一次华主席亲自主持的党的十一大一再提倡的要发扬我们党的民主,健全我们党的政治生活,恢复和发扬我们党的优良传统相符合的。我要着重说明的是,希望我们整风会议上,对现在的领导,也就是说,对我来了以后工作上的缺点错误提意见。
    
    我们下一步要总结近半年的工作。对过去的领导有意见也可以说,可以提,如果确实是有缺点错误的话。但为什么说,对过去的领导提意见是事关重大呢?因为康生同志是我们党的副主席,现在去世了。曹大姐又被选为十一大的中央委员,现在又离开了党校。所以,第一是可以提的,但是,提意见必须遵守下面几条,第一,必须实事求是,为什么要提意见,主要是为了分清是非,要摆事实,讲道理,防止不实之辞,诬蔑更不允许,是要把颠倒了的是非颠倒过来。第二,只在我们党的会议上提。没有参加会议的同志怎么办?每个党员如有意见,可找组织谈,或者写材料交给组织。这一条我提议作为这个会议的纪律,不搞小广播,搞小广播,性质就变了,是自由主义了。第三条,只在会上讲,或写书面材料,不贴大字报。第四,意见提了后怎么落实,怎么办?如实向华主席,向几位副主席反映。请华主席、党中央去决定。比如,刚才王富长同志讲的,会议简报组可以作为这一轮会议的第一个简报增刊,不下发,送华主席。简报发出前可以由发言同志再三审查。我们对会议负责,对同志们的发言负责。这四条行不行?这是我的意见。郑宏璋(新任命的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主任)问:除了这个会,支部可不可以谈?我的意见是可以笼统地讲,对现在的领导和过去的领导有意见可以提。
    
    我们这一轮会议很重要,必须首先要发扬实事求是的作风,对以前领导的意见要提,但着重要总结这一段工作,讨论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怎么搞。不要以为我们不会犯错误。如果我们犯了错误,同志们提出来,我保证改正。我只能保证这一点。真正不辜负华主席党中央对我们的委托,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胡耀邦首先肯定,批评揭露康生,这是一个“事关重大的问题”,接着,他坚定地表态,对康生这样的领导人“有意见是可以提的”,他进一步从党章的高度指出,“在党的会议上可以批评任何人。在党的会议上提意见,是合法的,是党员的权利,是不可侵犯的,不可剥夺的”。胡耀邦的讲话有理有据,铿锵有力,显示了他的政治勇气和原则性,是对与会者的有力鼓舞和支持。这是本人作为参会者的亲身感受。
    
    自此以后,在整风会议上,就不断有人发言批评揭露康生,问题越揭越深。
    
     整风会议揭露康生的事,很快传到全校工作人员,大家反响热烈,并积极响应。发展到12月8日,哲学教研室一些同志就在十六楼的楼道里贴了揭露康生的小字报,其他同志陆续跟上,小字报很快从一楼贴到三楼,来看的人络绎不绝。中央党校揭露了康生的问题,成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不胫而走,广为传播,影响很大,胡耀邦也出了名。当时的舆论赞佩地说,胡耀邦到中央党校刚几天,就把康生揪出来了。
    
    198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开除康生的党籍,撤销对他的悼词。粉碎“四人帮”以后,从揭露康生到最后处理,经历了一个过程。1977年9月3日,胡耀邦在中央党校整风会议发表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康生不能碰的禁区从此被突破。
     (博讯 boxun.com)
2041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康生如何爬到中共副主席高位:充当高级打手有功 (图)
·康生:把男女演员请到家里演床戏 临死还告了邓小平一状 (图)
·康生有才学但害人成性 才德反差巨大震惊毛岸英 (图)
·林彪康生在打倒刘少奇过程中为何不积极:难忘高岗 (图)
·文革初期的激烈斗争:刘少奇与康生互相拍桌子 (图)
·康生:不同意林彪要求把《党章》草案中他那段删去 (图)
·中央文革小组王力:毛主席不是书法家 康生才是 (图)
·康生将哪些人打成坏人:朱德叶剑英周恩来 (图)
·77年胡耀邦如何巧妙揭发四人帮外逍遥的康生?
·毛泽东女儿保姆被奸杀案曝光:康生列为“绝密” (图)
·康生污蔑陈独秀是日本特务:每月领三百日元津贴
·康生:让演员表演模仿男女床上戏 (图)
·刘少奇为何批示“康生神经不正常 别理他”? (图)
·丁玲忆康生的城府:知我将遭批斗 还和我闲话家常 (图)
·康生和小姨子苏枚
·康生在北京的豪宅(图)
·朱德与康生/海三洲 (图)
·康生亲问柯庆施:半年找不到你,你究竟到那去了?(图)
·康生:一个知识十分广博几乎无所不通的害人狂(图)
·全国爱国卫生运动60年 卫生部谈构建健康生活环境
·新疆伊宁开展“淡化宗教意识 崇尚文明健康生活”活动
·康生的糜烂生活:让演员表演模仿男女床上戏 (图)
·王力:康生收藏的文物到哪儿去了
·康生死后,他收藏的文物到哪儿去了/王力
·丛林法则的中国/胡康生
·海南日报为康生爪牙布鲁唱赞歌/辛闻仁
·帝制之中 康生难免/张天语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张成觉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张成觉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张成觉
·刘晓波:毛泽东的打手和替罪羊康生
·康生死后,他收藏的文物到哪里去了?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花蓮很遠、美國很近
  • 谢选骏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台湾小小妮農家院
  • 谢选骏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台湾小小妮遙橋古堡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黑警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倪玉兰的博客这个问题绝对能挑战你的高智商
  • 谢选骏共产党里的好人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求就会得到。要是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
  • 穿越精神的戈壁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 谢选骏港督就是共产党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相思维
  • 陈泱潮大兵壓境,香港人民2019與神同行英雄樂章三部曲
  • 高洪明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