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在惊涛骇浪的文革中长大》(29)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2日 转载)

《我在惊涛骇浪的文革中长大》连载二十九/卜荣华
    
    
《我在惊涛骇浪的文革中长大》(29)

    
    我见到了这位统领几万武装人员的“酒泉地区3.12红色革命造反派联合司令部”的总司令,他姓康,是个中年人,人称“康司令”,他原本是一个酒泉县砖瓦厂的临时工,小学文化程度,乱世出英雄,他时来运转,居然靠造反起家,指点江山,在群众集会上能连续3个多小时不带喝水的倒背着手口若悬河的大肆宣讲马列主义毛思想以及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而当上了“3.12红色革命造反派”联合司令部的总司令,他掌握着全酒泉地区50%以上人民的命运,当时,我看到他的腰里别着一把手枪,显得威风凛凛的样子---
    
    他把我安顿到了一个油墨气味特别浓烈的办公室,这儿是“3.12”司令部下属的“宣传部”所管辖的全称叫做“宣传印刷组”的地方,这里一共有包括我在内的12个人,其中有6个是从酒泉地区行政公署、民政局、粮食局等各单位抽调上来的年轻漂亮的女打字员,她们操纵着6台老式打字机和3台油印机,在她们每天忙忙碌碌、通宵达旦的工作中,各种秘密文件和鼓舞士气的《3.12司令部战报》以及几千份造谣或者不造谣的传单就从这里出笼了,我,作为“3.12红色革命造反派司令部”的通讯员,在这里每天的主要任务是油印这些文件以及传单,然后经过全体人员通宵达旦的整理装订,第二天早晨,再由我送到各大口的造反派组织,需要送到外地的再送到邮电局,忙完这些,然后再把那些多达几千份的造谣或者不造谣的传单,就像“天女散花”一样撒到大街上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由于每天有大量的文件以及传单需要出笼,因此,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员,整天通宵达旦、忙忙碌碌,根本没时间睡眠,也不容许私自回家,饿了就啃点自带的干粮,渴了就喝点暖气管道的漏水,困了就爬在办公桌上打个盹,其他人都有工资,而我,一个未成年小孩,才14岁,因为是从孤儿院来的,在没有任何经济报酬的情况下,就在这种极其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和大人们一起整天的忙碌着----
    
    我进了办公室,见到了我的上司,没想到领导我的这个上司正好是我小学时期的语文老师马敏中,此事令我感到有点滑稽幽默,过去我们是一个教室里的互相尊敬的师生关系,现在因为文化大革命,我们是战斗在一个战壕里的生死与共、密不可分的亲密战友---
    
    我和正直善良的马老师一见如故,两个人师生之间滔滔不绝,有许多说不完的话题,他问了我近两年“停课闹革命”以来的个人经历,我说,自从父亲被无辜打成“反革命保皇派”,丢下我们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自杀身亡以后,我们就进了孤儿院,他的心情显得十分沉重,当说到近年来学校的近况时,他无可奈何地显出一脸的苦笑,他说,全校的老师都随着整个社会的潮流,分裂成为了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一派参加了“红三司”,一派参加了“3.12”,都放下了笔杆子操起了刀枪,参加了两大派之间的激战,他参加的这个造反派组织叫做“小教造反团”,即“小学教师造反团”,他说,前一段时期发生了一场武斗,在激烈的战斗中,有的老师负了伤,有的老师得了精神分裂症,有的老师则饮弹身亡,壮烈牺牲了,那个叫做“王兰英”的中年独身女教师,自从学生贴出“王男人,你罪责难逃!”的大字报以后,就离开学校,消声灭迹,再也未见踪影----
    
    马老师实际上在这个“3.12司令部”里充当着一个文书的角色,保管着“3.12司令部”的公章和介绍信----
    
    在这个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生死决斗的极其危险的时期,死人的事情每天都在经常不断的发生着,而他就像老马识途一样,指导着我在这里的一切工作,他指导我如何去送信和到大街上怎样去撒传单伪装而不被人发现,每天我能安全的完成任务回来,就是他最大的欣慰---
    
    到这里来,尽管我是个未成年人,但是,也和其他人一样,不但有专门供我使用的办公桌,而且我也被配发了一件防身的武器: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还有就是在万一发生激战时必须使用的25颗自制手榴弹,这些都是配发给我的武器 ---
    
    这种自制手榴弹是用在文革中市面上常见的一种特有的半斤酒瓶子制造的,酒瓶子口部露出豆大的一点导火索,我被一再告知:这种手榴弹使用时要用火柴点燃,迅速点燃后就扔,千钧一刻!!!从点燃到扔出去,只有短短的三秒钟,否则,就会在自己手中发生爆炸----
    
    啊!只有三秒钟的一瞬间!!!
    
    也就是说,这种手榴弹点燃后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扔出去就可能在自己的手中爆炸了?自己岂不是“壮志未酬身先死”,提前充当了毛《炮打司令部》的炮灰?
    
    我当时听得浑身毛骨悚然----
    
    除此之外,我的办公桌下面还有一大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和砖头、瓦片之类,这些东西都是在以后保卫大楼的激战中,在手榴弹扔完以后再使用的武器,我当时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一种画面:两大派突然发生了激战,在激战中拼完了手榴弹再拼鹅卵石,那是一种何等激烈的场面啊!在激战中我就是英勇的牺牲了,几十年以后,我的战斗英雄的光辉形象一定会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一样,再现在银幕上----
    
    我的交通工具是一辆十分破烂的自行车,这是整个司令部里仅有的一辆交通工具。
    
    那时候,骑一辆自行车走在大街上,就像现在开“宝马”车一样,是一件令人仰慕的事情,除了国家工作人员,任何私人是不可能拥有一辆自行车的。
    
    这辆自行车原先是酒泉县委书记,被老百姓誉为“常青天”常昆的自行车,自从常昆成为“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被揪出来打倒以后,这辆自行车自然也跟着常昆受牵连,常昆挨批斗的时候,这辆自行车也被称为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证而跟着他陪斗,最终被造反派没收了,经过文革几年风风雨雨的洗劫以后,到了我的手里以后,已经是一辆锈迹斑斑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可供遮挡零件的自行车,即:没有前瓦后瓦,没有前闸后闸,也没有车铃,走在大街上就像是一个浑身上下没有穿衣服的全裸体人一样,行走时还发出一种十分难听的“吱---吱---吱---”的老鼠式的尖叫声---
    
    我把这辆自行车戏称为:瘸腿子老驴老马式的自行车---
    
    有一天,我骑着这辆酒泉县委书记骑过的“瘸腿子老驴老马式的自行车”去送文件,前轱辘突然出了故障,突然,“啪”的一声,把我重重的一个“前空翻”然后一个倒栽葱摔在了地上。于是,我就这样亲自体验了一次“马失前蹄”的感觉----
    
    对酒泉县委书记常昆的批斗会是在酒泉两大派造反派组织之间轮番进行的,在对他的批斗会最密集的时期,他,一个60多岁的老人,差不多每天要被人轮番批斗至少5、6个小时---
    
    我参加过几次对酒泉县委书记常昆的批斗会,我看到批斗他的时候并不拿他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事情说事,而总是拿他哥哥的事情说事,他的哥哥参加的是国军,是一位国民党高级将领,在抗日战争中荣立战功,被蒋介石亲自授予一把“中正剑”,并且给他家门上悬了一个“光荣之家”的匾额,还有“委任状”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当时都摆在批斗会上的桌子上,成了批斗常昆的主要罪证---
    
    我生活在这支乱哄哄的由大量的工人、农民、国家干部、学生、教师、演员、运动员以及社会上的三教九流、劳改释放人员、地痞流氓等人所组成的、差不多操着长矛大刀等各种18般兵器的、没有统一服装的、如陈胜、吴广起义式的杂牌子武装队伍里面,我在这场祸国殃民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扮演着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每天的工作日程安排,除了吃饭回孤儿院以外,其余时间都在这里度过而且没有任何经济报酬的生活----
    
    在酒泉地区两大派的激战中,我就像是一名战争年代的地下工作者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我每天都秘密的撺动于人头攒动的大街上,我的手里每天都有许许多多来自中共中央无产阶级司令部里的林彪、江青、叶群、张春桥、姚文元、康生、陈伯达、王力、关锋、戚本禹之流的具有巨大煽动性的秘密文件和秘密指示,这些指示的最终目的都是煽动人民怎样进行自相残杀的----
    
    比如,江青说:“当阶级敌人向我们进攻,我们怎么办?我们只有拿起武器进行自卫反击!”---
    
    张春桥煽动说:“这场文攻武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创举!”----
    
    在林彪的题词,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发表以后,他的老婆叶群立即不公开的发表了一个长达几十页的长篇秘密讲话,题目:《毛主席为什么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为了以尽快速度传达这个秘密讲话,六个打字员操纵着六台打字机,整天“啪啪啪”不停的打字,再加上校对、油印机印好再装订等等,整整耗去了我们这个“3,12司令部”宣传印刷组全体人员半个月的通宵达旦,在这些令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日日夜夜里,搞得我,一个14岁的孩子实在太疲惫了,我大病了一场----
    
    酒泉地区“3.12”和“红三司”两大派武装组织占据着整个酒泉县城,互相之间壁垒森严、剑拔弩张,两大派互相骂战的高音喇叭是几十个喇叭捆绑在一起的,整天不断的播放着毛的语录歌曲: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两大派各自的高音喇叭通宵达旦播放的声音,震撼着整个酒泉县城,使得县城里的无产阶级睡不着觉,资产阶级也睡不着觉----
    
    文化大革命的武斗形势已经到了最危险、最紧张、最激烈的时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62231415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恩来茫然对文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 (图)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图)
·文革旧事:毛泽东赔了老本,林彪全家灭门 (图)
·某将军文革强奸聂帅家服务员 主席震怒:烂泥扶不上墙
·周恩来茫然对文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 (图)
·人民日报主任编辑:文革最多是专制操纵下的民主 (图)
·文革时被抄家者为保护财产将金条藏女儿私处
·彭真文革后复出首件事:修改条例不许随便抓人
·傅靖生:文革中我斗了我爸
·文革习仲勋狱中见家人 分不清两女儿认不出习近平
·文革广州杀人事件:6天死325人杀绝22户 (图)
·初三随笔:父亲的文革,儿子的文革
·揭秘:蒋经国曾计划 趁文革反攻大陆
· 单田芳文革被批判 像逃犯一样“流窜”许多城市 (图)
· 刘少奇之女文革被关少管所 遭污蔑欲劫父投苏
·文革期间十大中央高层人事谜案内幕
·文革到底死了多少人? (图)
·“怪不得毛主席说文革需要七八年再来一次” (图)
·文革后胡耀邦曾阻止又一次“反右”运动发生? (图)
·红卫兵为文革劣行登报道歉 宋永毅肯定刘伯勤良知未泯
·红卫兵登广告悔文革恶行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中国梦光芒不再 恐陷文革式癫狂漩涡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图)
·文革后首批高考生活跃政坛,演绎"中国梦"
·文革红卫兵报纸登道歉启事 “沉痛反思”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鉄流:清除“文革”三堆“垃圾”,中共才有可能“依法治国”
·薄案将启?党媒称薄下场证文革是死路 (图)
·华尔街日报:中国知名学者遭遇文革式攻击 (图)
·崇拜毛泽东的京剧大师,文革难挡迫害 (图)
·上海文革造反派司令潘国平病逝
·郝斌:老来忆文革时期的“牛棚”
·澳媒:维基解密文革期间的毛泽东
·王沪宁:着手政改,必须对“文革”有深刻反思
·文革博物馆离奇失窃 断了财路 (图)
·“文革”期间杀人八旬老翁获刑三年半 (图)
·文革时期杀人凶手被判刑引发争议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昨日重现,中国文革回潮 (图)
·“文革”四十周年祭/ 傅国涌
·北京上演的一齣“文革”死灰复燃丑剧/淳于雁
·中共从未真正走出文革/佚名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
·余秋雨咒骂沙叶新是文革老左
·民主政改必须摒弃文革思想/任照
·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陈子明 (图)
·文革中高干子弟与北岛打赌:20年后谁家天下
·章诒和:中国文人的别样文字——张伯驹的文革交代 (图)
·文革的潜意识/何岸泉
·琴台书院:对追诉文革遗案的慎思
·胡温10年经济文革/李苏滨
·太子党要“文革”重来吗/吴金圣
·何清涟: “文革”杀人案开审与追索国家之罪
·我们该如何反思文革?/孙立平 (图)
·文革去插队时习近平不哭,反而笑/彭小明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