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6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1968年清明节,李振盛在刑场拍摄了一些照片。那次行刑一共枪毙了8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是哈尔滨电表仪器厂的技术员,他们因为散发了一张油印的小报《向北方》,被打成“反革命集团主犯”,因为他们“一心向着北方的苏修”。
      
    两人中名叫巫炳源的死刑犯,听到判决时仰天长叹:“这个世道太黑暗了。”便闭上了眼睛,再没有睁开。
      
    没有人要求李振盛近距离拍摄尸体,但他还是拍了一些特写镜头。由于当时他的“莱卡M3”相机上只有35毫米的广角镜头,必须靠得很近,“我都能闻到剌鼻的血腥味和脑浆的气味。”其后半年,他仍无法忘却这些人的脸。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92286409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个屁引发的“反革命”冤案 折磨致死37人 (图)
·张思之解密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内幕 (图)
·1972年毛泽东:“左”派就是反革命 总后台叫林彪 (图)
·1966年毛泽东批知识分子:没学问 只会反共反革命 (图)
·1952年胡耀邦哥哥为何被定为“反革命”被判刑5年 (图)
·卧底英雄侦破特务案却被打成反革命 2002年才平反 (图)
·文革中如何将三岁孩子打成“反革命分子”?
·陈希同: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
·审判江青林彪集团为何不依据《惩治反革命条例》
·文革中一份“反革命”判决书 (图)
·姚监复:林彪集团不能定为“反革命集团”
·文革中枪毙的“反革命” (图)
·毛蒋公认的民族英雄文革打成反革命 遗孤无奈接受
·党史《二卷》可以隐瞒第二次镇压反革命 (图)
·梅兆赞:48小时内从毛粉变反革命 (图)
·文革女工举着反革命牌子上班
·我的哥哥庄彦斌——一个至今没有平反的现行反革命/庄晓斌
·抗日英雄官定反革命外祖父的老照片/白永辉(图)
·铁流:六十年重说“汉阳一中‘反革命’”事件
·揭秘:习近平13岁成反革命 习仲勋痛哭不止
·我要平反:无罪戴上反革命帽子报复坐牢18年1
·我要平反:无罪戴上反革命帽子报复坐牢18年
·孔庆东:罢免薄熙来是反革命政变 (图)
·【视频】孔庆东挑战胡温:撤薄是〝反革命政变〞
·舞钢市的反革命乔振甲/视频 (图)
·当局指黄琦反革命威吓访民与其断交 (图)
·铁流:盛产“反革命”的“新中国”《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两个未成年的“反革命”
·中央传达引用胡锦涛的用词“茉莉花反革命集团”
·四川豆腐渣还要震出多少反革命?
·媒体痛斥:四川大地震还要震出多少反革命
·视频:地下通道小访民、老反革命、访民乞讨 (图)
·实拍:北京主干道二环路张贴“反革命”标语(图)
·抗日老兵赵振英“文革”时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图)
·57年!中国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出狱不到2个月去世(图)
·57年!中国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犯77岁获释
·靳海科和徐伟——从优秀共产党员到反革命囚徒
·史上最牛的一顶“反革命”帽子!/马传汉
·身为国家正式干部还是反革命?/上海王晓平 (图)
·父亲王岳:已故冤魂还是“反革命”?!/王晓平 (图)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陈子明:一个世纪的中国革命与反革命
· 董恂来:论“革命”、“反革命”及“告别革命”
·李英浩被金正恩打成反革命的三大原因
·看“历史反革命”习近平如何处理“历史反革命”/雷鸣
·杜光:1957年的革命与反革命——写在《反右运动55周年留言集》的前面
·啥叫反动?啥叫反革命?
·反右时期的“反革命”剧团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其人类的起源/巩胜利
·我以一个老“反革命”的身份向世界媒体发出紧急呼吁、求助/赵振甲 关维双
·不是笑話:五花八門的“反革命”罪
·字字珠玑的“反革命传单”----兼论“勃起来”是不是“薄熙来”/林保华
·字字珠玑的“反革命传单”/林保华
·文革时期的“反革命。。。罪”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张三一言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一個豆腐渣 三個反革命/李平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说一句“我吃过芒果”竟成了反革命分子/高洪明
·外祖父被饿死,父亲被定为“反革命组织头子”/刘德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