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6日 来稿)
     看守所的死囚牢——安全所
     我从1994年6月1日下午4点左右,被东城公安分局预审处那一胖一瘦两个预审员送进了东城公安分局看守所以后,一直关押在看守所的安全所,直到1995年3月26日下午5点左右我被送进看守所A筒2号监室为止,我在安全所关押长达299天之多,应当说也是不多见的。
     这期间安四所(即安全所第四监室)、安三所(即安全所第三监室)和安一所(安全所第一监室)都关押过我,其中安四所关押我的时间最长;其实安全所只有4个监室,我就有幸呆过3个监室。

      据我所知,东城公安分局看守所大概有4类监室:1类A筒监室;2类B筒监室;3类C筒监室;4类安全所监室。
      据我了解:1类A筒监室和2类B筒监室用来关押一般男性刑事犯罪嫌疑人;3类C筒监室用来关押女性刑事犯罪嫌疑人;4类安全所监室用来关押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期的或危险的或特殊的刑事犯罪嫌疑人,男女分别关押。
      因为4类安全所监室常常用来关押可能判处死刑的犯罪嫌疑人,所以A、B、C筒监室的在押犯罪嫌疑人都管安全所监室叫做死囚牢或叫做死号。
      我个人管中窥豹:绝大多数人没有坐过监狱,绝大多数坐过监狱的人没有坐过安全所,绝大多数坐过安全所的人没有详细披露过安全所的状况;因此,我有责任向善良的人们把自己对安全所的亲身体验公诸于众。
      由于安全所监室是用来关押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期的或危险的或特殊的刑事犯罪嫌疑人的,所以它的监室构造既独特又非常。下面一一介绍之:
      安全所监室的牢门:牢门远一点儿看黑洞洞的,近看黑漆宽条实木门,门板横腰上下两道大约1寸宽的和门板宽一样长的铁箍固定着;当牢门开关的时候,可以看到牢门的门板至少有5厘米厚;牢门上方一人高处有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一块黑色的人造革掩盖着什么;牢门下方成人蹲下那么高的地方有一块小孩脑袋大小的一块黑色的人造革掩盖着什么;门中部左侧安装着一把长长的坚固的铁门栓牢牢地插进钢筋水泥门框的铁扣环里,铁门栓钌铞下部的长孔紧紧扣在门鼻儿上,门鼻儿上锁着一把大号的铁锁;安全所监室的牢门给人一种下马威,让人望而生畏,让人望而却步,让人顿生进得来出不去的绝望感。
      安全所监室的吊灯:抬头看吊灯,而不是抬眼看吊灯,因为吊灯高高地孤苦伶仃地悬挂在大约有4米多高的监室房顶上;有一根细细的电线死死地抓住它,生怕它掉到地上,摔得粉碎;吊灯只是一个普通的大概有40瓦的白炽灯泡,它没有灯罩,所以它那昏黄的灯光弥漫在整个监室里,让监室的上下四方,每一个角落都浸泡在昏暗的意境里;它让人的眼睛可以睁开但不可以睁大,眼睛可以闭上但不可以沉睡;它让人的自我意识消磨殆尽,让人的精神萎靡不振,让人的身体衰弱不堪;总之,它让人总是昏沉沉的,总是让人不成为人。
      安全所监室的地床:地床是名副其实的,它低低的,反正没有普通居民楼的一级台阶高;坐在地床上,硬得很,硌屁股,让人坐不住;坐在地床床沿上,稍微好受点儿,但久坐屁股骨头疼得很;地床不大,大概有250厘米×180厘米的样子,3、4个人睡觉还勉强;地床据说是玻璃钢的,不辨真假;地床硬得让人坐不住,人只好躺着,躺久了人的身体更虚弱;地床狭窄,让人无法散步,导致下肢无力,久而久之让人站着也感觉头重脚轻,于是乎人还是躺着的时间多;反正地床硬得让人受不了,但地床硬是让人离不了;反正地床让人迷迷糊糊地躺着,让人四肢腰板无力,让人头昏脑涨,让人成了床虫,让人不成为人。
      安全所监室牢门上方的小窗口:牢门上方一人高处那个让有小孩巴掌大小的黑色人造革掩盖着的就是这个窗口,窗口上安装着钢化玻璃;这是筒道值班警察巡视筒道时用来观察安全所每一个监室内犯罪嫌疑人有什么动静的窗口;它的作用是警察可以随时地清楚地观察监室里的情况,但监室里的人却无法看看牢门外面的动静;因为,警察往里看时,他掀起那块小孩巴掌大小的黑色人造革(看守所术语叫做瞅帘儿),不看时他放下这块小孩巴掌大小的黑色人造革;反正警察可以看你,但你不可能看警察;这样警察就可以居高临下地观察着你,就可以趾高气扬地监督着你,就可以颐指气使地看耍猴的你;这时你就成了动物,你就成了玩物,你就成了不是人的人;在这个窗口下,你没有任何个人隐私可言,你的裸体就让警察一览无余了;此时,你还有什么羞耻之心?你还有什么人格尊严?此时,你什么都没有了,你有的只剩下麻木不仁。
    安全所监室牢门下方的大窗口:牢门下方成人蹲下那么高的那个有小孩脑袋大小的黑色人造革掩盖着的就是这个窗口;窗口作用是看守所那些劳动号(即判处刑期较短的在看
    
      守所服刑的犯人)用来给监室里的犯罪嫌疑人送水送饭用的;劳动号送水送饭时就掀起那块有小孩脑袋大小的黑色人造革,完事了就放下那块有小孩脑袋大小的黑色人造革;这块小小的黑色人造革把光明与黑暗分割开来,把流动的新鲜空气与静止的污浊气味分割开来,把劳动号与坐牢的分割开来,把是犯人的人与坐牢不是人的人分割开来,把给人送水送饭与给猪狗喂水喂食分割开来;在这里,你就是猪狗,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在此时,你只是为了生存才接受这嗟来之食,劳动号都把你看成猪狗,何况是警察呢?劳动号送水送饭时,用大铁勺敲打着装水装饭的半个放倒的大汽油桶,招呼监室里的人打水打饭,完全与饲养员饲养猪狗一模一样,一般无二。
      安全所监室里的长流水池子:这个长流水池子是监室里所有人的命根子;它建在紧贴监室西北角,距离地床有一脚远的一块大小大约有不足1米长不足半米宽的水泥台面上(这个水泥台面也用来摆放洗漱用具饭碗水杯等),它大概有一扎宽两扎长;池子左手边中间靠下一点儿露出一寸自来水管子,没有开关,水是长流水,昼夜不息,哗哗流淌;池子右手边中间靠下一点儿留有一个1分钱大小的孔道,多余的自来水就通过这个孔道源源不断地流进池子右边的连着的搪瓷蹲便坑里;因此,尽管水池是长流水,也永远不会溢出来;之所以说长流水水池是监室所有人的命根子,是因为监室里人的饮用水一年四季基本靠它,是因为监室里人的洗洗涮涮每一天都靠它,是因为监室里人的卫生洗浴都靠它,尤其是炎热的夏天,离了它人无法生存;所以,水池里的长流水是值得监室里的人歌颂的,尽管这种歌颂是无奈的,是灰色的。
      安全所监室里的蹲便坑:这个搪瓷蹲便坑紧靠着它左边的长流水池子,池子多余的自来水不舍昼夜,逝者如斯夫地流进搪瓷蹲便坑里,不辞辛苦地义务冲洗着监室里的人体内排出的残渣余孽,腌臜之物;在这个蹲便坑里排出大小便,是要有些真功夫的,是要经过一些实习的,否则谁弄脏了蹲便坑谁就得把它清洗干净,这是监室每一个人都要必须遵守的规矩;换句话说,就是不论是谁都要把大小便排出在搪瓷蹲便坑里的那个下水孔道里;这需要必须做到站稳或蹲稳,必须做到看准和排准,必须做到一气呵成,百步穿杨,如同卖油翁一般准确无误,才能把大小便直接排入搪瓷蹲便坑里的那个下水孔道;当然,这般功夫也不是一次两次练成的,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天是能练成的;如果有人闹肚子有人小便不畅,那就监室里乌烟瘴气,令人作呕了;那就搪瓷蹲便坑里外斑驳陆离,污染遍地了;那就这个人做几天清洁工,自认倒霉了;如果监室里的人正在吃饭,某人闹肚子大便怎么办?那就只有各行其道,并行不悖了。
      安全所监室里的墙围子:这里的墙围子是特殊的墙围子,它不是油漆刷的,也不是木板的,更不是石材的,它是用非常厚实非常结实的淡绿色帆布包裹着厚厚的棕榈垫子制成的;它的高度不是家庭装修的1米1高,而是有一人多高;监室内四面墙壁除了牢门没有铺装外,铺装四壁;这种特制的墙围子给人视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简直使人透不过气来;这种特制的墙围子是看守所为了关押在安全所的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犯罪嫌疑人准备的,其中也包括他们认为是危险的或特殊的犯罪嫌疑人;铺装这种特制的墙围子主要目的是为了预防或防止犯罪嫌疑人自杀行为或自杀念头;这里的墙围子肮脏不堪入目,到处血迹斑斑,那是男人和女人的血迹,据说有的是女人的月经血;这里的墙围子到处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窟窿,露出一缕一缕的或一团一团的散发着发霉味道的棕榈丝丝;这里的墙围子上也有一些文字,那是关押在这里的才子或才女的作品,有的抒情,有的眷恋,有的诀别,有的梦幻,有的下流,有的看了也让人感慨;这里墙围子上也有一些图画,那也是关押在这里的色男或浪女的作品,多是男女性器官和男女性交的画面,构图原始,线条粗糙,图形扭曲,大概是脑淫意淫之作;后来看守所把安全所监室的墙围子都重新进行了铺装,换成了黑色人造革的墙围子,这些文字和图画就不复存在了;人关押在这种环境里,想死的心都有,但想死也死不了,只能在这里肉体受折磨,心灵受煎熬,直到走出这死囚牢。
      安全所监室的鼓风扇:这个鼓风扇安装在监室的西南角有两人多高的地方,在圆圆的铁圈里有5片扇叶,偶尔随着筒道空气流动在稍微左右摆动着,但筒道值班警察也不会把它在监室外面的开关打开;闷热的夏天,监室就像一个大蒸笼,热得让人坐立不安;某日有个穿着半截袖衬衣的领导来视察,跟着十几个肩扛一、二、三督警衔的警察,视察了安四所;他走到打开牢门的监室门口,连说两句“里边快热死人了,还不把风扇打开!”,就离开了;他刚走,筒道值班警察就把鼓风扇打开了;这个鼓风扇,送的凉风不大,送的噪音特别大,互相说话都要提高声音才行;过了几天,监室里的人才适应;这个鼓风扇自从打开那天起,就一直呼呼吹着,分不清它是送凉风还是送噪音,也分不清它是送凉风多还是送噪音多,反正它陪伴监室里的人一直到10月1日以后;在监室里的人多次恳请下,筒道值班警察才高抬贵手把鼓风扇关了,否则人真的受不了,这时监室里已经冷飕飕的了。
      安全所监室里的唯一空地:监室面积大约是250厘米×250厘米的样子,除了地床、水泥台面之外,还剩监室西南角到牢门前至地床前一块南北长约150厘米,东西宽约70厘米的水泥空地,它是监室打饭人下蹲的地方,或者用来下蹲通过打饭窗口观察筒道情况的地方;当然这要冒一些风险,如果被筒道值班警察发现,轻则让警察臭骂几句,重则让警察把打饭窗口从外面把打饭窗口的小门关上插死,让人与世隔绝;平时这块空地监室里的人可以你来我往地在这里锻炼锻炼,也可以掀帘儿通过打饭窗口看看筒道里的风景;这叫做无可奈何,自寻其乐,又叫做迫不得已,苦中作乐,反正关押在这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有让人无所事事的时间;时间在自由人那里是金钱,时间在监室人那里是煎熬,时间有时真的压迫人挤兑人,让人讨厌它。
     安全所监室即死囚牢,我一共呆了10个月,度过了299个日日夜夜,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甜酸苦辣备尝矣!喜怒哀乐难忘矣!
     安全所,我不会忘记!安全所,我永远不会忘记!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3年2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72285509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青在秦城监狱的生活:偷拿两个肉包当夜宵 (图)
·“四人帮”中唯一活着走出秦城监狱的人是谁? (图)
·张志新:七年监狱折磨成疯 死前被割喉管 (图)
·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在秦城监狱12年遭遇 (图)
·鲁讯:中国人一向注重生存乃至苟活 最合适的居所是监狱
·「人民民主专政」的滋味——嚴慰冰憶中共监狱黑幕/孙冰
·老照片:美国人拍摄的民国初年北京新式监狱 (图)
·老照片:1954年台湾监狱女政治犯和解放军战俘(图)
·西藏共产党创办人,被毛泽东关进监狱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十六章 中国转型的难产/方觉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十五章 蒙住眼睛/方觉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十四章 桃子与桃树/方觉
·《龙会转型吗?- 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十三章 乌鸦与垃圾/方觉
·《龙会转型吗?- 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 第十二章 跨世纪/方觉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十一章 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方觉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十章 渤海岸边的“古拉格(Gulag)”/方觉
·第九章 法西斯(Fascism)《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方觉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八章 人权外交/方觉
·《龙会转型吗?- 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 第七章 雪崩与孤岛/方觉
·图片 吴桂娥等250受害者到省公安庭控告武汉黑监狱 (图)
·四川雅安:地震灾区水库现裂缝,监狱疏散80000犯人
·维权人士秦永敏与武汉访民共同谴责黑监狱/视频 (图)
·辽宁铁岭监狱2名监狱长因监狱冰毒交易案被免职
·辽宁:铁岭监狱犯人曾参与贩毒,狱长被免 (图)
·湖北20访民因祭奠习仲勋老人遭关黑监狱
·湖北20访民因祭奠习仲勋遭关黑监狱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广东监狱:1管理局委员在办公室坠楼身亡
·辽宁官方:铁岭监狱只查获冰毒2.23克
·无锡党校黑监狱关无数访民,孙静芳报案 (图)
·四川:绵阳一访民上访被拘留后关黑监狱
·无锡:政府拒公开黑监狱信息,被市民起诉 (图)
·武汉被关黑监狱受害者詹三桂到市政府门前讨说法 (图)
·刘正有:勇闯黑监狱内成功营救胡明镜老师历险记
·河北:古稀访民谢玉花已被关黑监狱85天
·詹三桂说武汉黑监狱有砍头剥皮
·倪文华等将无锡李梅芳救出党校黑监狱
·党校原是黑监狱,江苏无锡维权人士成功营救被囚禁的李梅芳
·余敬在武公安局长接待日,控诉武汉伯泉黑监狱逼疯詹三桂 (图)
·依法上访被判坐黑监狱劳教两年,人权何在?/王淑英
·揭露武汉市江汉区的黑监狱“法教班”罪恶/视频 (图)
·武汉市民热烈欢迎周新宝先生深入政府黑监狱考察取证公权犯罪归来!
·安徽石新红上访13年,两会截回当地关黑监狱至今未放 (图)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政府设黑监狱非法拘禁镇压上访人
·武汉访民到青北湖法教班黑监狱看访友遭暴打/余全红 (图)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不是监狱的黑监狱/陈庆霞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廖亦武监狱生活纪实书著《证词》法文版问世 (图)
·武汉青山区“黑监狱”简介
·维稳难道就是关黑监狱、拘留、教养?/彭静梅
·无锡黑监狱残酷关押上访人 (图)
·先关黑监狱,再进拘留所/上海顾海翠 (图)
·76岁老人被关黑监狱/上海顾海翠 (图)
·武汉黑监狱惨绝人寰——复转军人毛礼红的55小时 (图)
·实录黑监狱的悲惨遭遇/无锡拆迁户华惠清 (图)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高洪明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刘逸明: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从被捕到监狱:孙林(孑木)案酷吏一览 (图)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孙宝强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刘水
·监狱比老人院的条件更好?/杨恒均
·牟传珩:来自“中国特色”监狱里的内幕
·黑监狱遍布全国,陈光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刘铁
·牟传珩:回望山东省监狱里的春天
·中共为什么不送张国堂进监狱/凌黎
·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牟传珩
·谈国内各地专为贪官修建的多座豪华监狱/刘青
· 吉林省吉林监狱长的奇怪表现点击 (图)
·公开的“绑匪”、“黑监狱”谁来治理/马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