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毛泽东:为什么倾其所有不计后果搞外援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2日 转载)

来源: 《革命贰》 作者:杨奎松

不可否认,毛泽东对斯大林和苏联的诸多不满,确有相当一部分是同民族利益联系在一起的。只不过,他对民族和国家的概念的理解是与我们一般意义上的说法不同的。毛泽东通常更喜欢用“人民”这个字眼儿来说明他的利益所在和追求的本质,比如说他的军队是“人民军队”,说他的政权是“人民政权”,说他的国家是“人民共和国”,等等。而他在这里所讲的“人民”,其实仍是建立在阶级概念基础上的,即是指“下等劳动人民”。因此,“人民军队”、“人民政权”通常又可以称之为“革命军队”和“革命政权”。同样,在与苏联的关系问题上,毛泽东除了同样使用带有阶级色彩的“人民”概念界定他的民族和国家以外,极大地影响着毛泽东感情的“强”与“弱”、“大”与“小”、“穷”与“富”这样一些上等与下等、贫贱与高贵的尊卑观念,显然也同这种深入脑髓的阶级观念一起,成为他判断国家关系以及党的关系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只有了解了这种情况,我们才比较容易理解毛泽东的世界观和民族观。

毛泽东与俄国人最早的摩擦,发生在1940年秋。当时正值欧洲大陆沦陷不久,国际形势对抗战不利,国共关系亦高度紧张之时,他对形势做了过分严重的估计,判断蒋介石有与日军联合夹击中共的阴谋,因而设想过派十五万精兵先发制人,由西北打入国民党西南基地,抄其老窝此电自然受到莫斯科的坚决反对,双方为此争执甚久。1941年皖南事变发生之后,毛泽东一度准备对蒋予以报复,而无论是莫斯科还是重庆的苏联大使及苏方军事顾问都明确反对。为此,毛泽东再度与俄国人发生争执,他直截了当地要求苏联务必立即“停止接济重庆武器”,立即准备“公开接济我们”,特别是“援助我们夺取兰州”,接通苏联,取得飞机大炮,占领甘肃河西走廊,进而夺取西南、西北几个重要省份同年5月,日本军队大举进攻山西中条山一带的国民党军队,由于国共关系还未能从皖南事变沉重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同时八路军也因1940年底的百团大战而伤了元气,因此,中共中央没有按照国民政府的命令部署靠近这一地区的部队采取直接的救援行动。苏联顾问对此颇为不满,以致说三道四。对此,毛泽东十分恼怒,专门去电重庆,强硬地警告苏联顾问“不要随便乱说在这里,毛泽东一切策略考虑的出发点,都是要保存和巩固中国共产党的军队与政权。在形式上,毛泽东这里的一些做法似乎不利于当时中国的民族利益,但在他的观念里民族也是有阶级的,他相信要保护和争取的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而它才是中国人民的最大利益。

把中共的军队与政权视为中国人民乃至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之所在,这就使得毛泽东对1941年《苏日中立条约》、1945年《雅尔塔协定》、《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等等,承认起来并无困难。在他们看来,这些条约的产生恰恰是国民党无能的表现。他们相信,一旦轮到他们掌权之日,所有中国曾经失去的权益都会很容易地被收回,只有到那时中国才会有真正的独立与尊严。但是,涉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的时候,毛泽东几乎是寸步不让的。

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的做法自然与苏联极其不同。至少在整个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政府为援助亚、非、拉美各国革命运动,不仅倾其所能,甚至可以不计后果。尤其是在与苏联关系破裂后的1960年代,这种援助更是无所不尽其极。就是在1960年代初,中国经济严重困难的几年里,其援外金额仍超过其偿还苏联债务十几亿美元的总额。光是中国援助越南的金额,就超出抗美援朝战争费用两倍还多。在这方面,毛泽东从不主张讲中国国家民族之“利”,甚至也不念中国百姓之益。他的原则是:“不论是共产党,还是民族主义者,只要真正反帝,我们就支持。”即使因此会损害中国的某些外交关系,也在所不惜;中国的建设、老百姓的生活要受影响,也无所顾忌。他为此再三向外国党的领导人说:援助就是无偿的,“要买、要还账,这没有道理,不是国际主义。

那么,毛泽东是否不讲民族之“利”呢?当然不是。问题是,他在许多场合更多地还是从“义”上来看这个“利”的问题。比如,新中国建立前后,毛泽东几度与苏联讨论过归还抗战结束后被苏联占去的诸如中长铁路、旅顺港等问题。他提出这些问题的一个基本的观念就是:当年你们占去这些权益是对的,因为它们当时是国民党的,而现在天下已经是我们的了,共产党当然不能占共产党的东西,否则别人会说闲话,说你叫什么共产党?毛泽东曾明确讲,苏联当年控制中国东北中长铁路和旅顺、大连是对的,“因为当时是国民党的中国”。而中共夺权后则应该归还了,“因为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了”。这里所表现的思维特点仍是强调一个“义”字。因此,当他在莫斯科同斯大林和莫洛托夫为归还苏联占去的中国权益问题不得不三番五次地讨价还价时,其内心极感困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作为一个兄弟党,马列主义的党,却想方设法去占有一些不“义”之财,“实在不光彩”。

不难想象,毛泽东1949年底到莫斯科去,原本是希望斯大林能够痛痛快快地从兄弟之情和国际主义的大义出发,主动废除中苏两国间以往的一切不平等协定,想不到斯大林不仅不是他希望的“谦谦君子”,而且有时表现得就像是中国人眼中那种斤斤计较的“小人”特别是围绕着苏方非要在中国的东北和新疆要两块“势力范围”,坚持苏联技术援助必须采取合办合营公司的形式,苏联的股份必须占到51%,苏联有权利用中长路运兵等明显地不平等的要求,毛泽东事后明白过来,更是极其不满。

在1950年代中国与苏联的交往中充满了相互不信任的例子。在中国方面,最多的批评就是俄国人对中国人态度傲慢并颇多戒备,事事向中国方面保密毛泽东在1960年代多次说他对一件事不理解,说我们和苏联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俄国人卖给我们设备时常要留一手,一些关键性的技术就是不告诉我们?还在1954年,毛泽东其实就向刚刚上台的赫鲁晓夫抱怨过,说在中苏合营的公司中,苏联方面不仅在技术上对中国严密封锁,在人员使用上对中国技术人员加以排斥,就是在公司的利润问题上也总是搞小动作,让中国方面大吃其亏。赫鲁晓夫确实也承认苏方的这种行为有些过分,很快将有关合营的协定废止了事。

但类似的事件是禁绝不了的,因为中苏两国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利益需要和文化背景。不要说当年苏联对所谓“兄弟国家”的政策要首先为自己考虑,而且大多数苏共领导人还把独立色彩甚浓的中国看成是一种威胁,至少也是一匹无法驾驭的野马因此,像赫鲁晓夫那样不顾苏联自身能力地提供援助的情况毕竟是不可能长久的,大多数苏共领导人主张对中国“留一手”是难免的。然而毛泽东对这种情况却颇难理解。当1958年的“联合舰队”问题之所以会被提到主权问题的高度上来,引起毛泽东那么大的火气,就典型地反映出双方认识上存在的这种差距。

在毛泽东看来,核潜艇也好,原子弹也好,不过都是从地球上挖出一些东西把它变成某种物质的东西而已,只能算是“利”的范畴,而国家主权、意识形态却是属于更高层次的“义”的范畴。只要是基于“义”,苏联完全应该主动把自己的东西送给朋友。可惜,苏联却总是恃强凌弱,不仅对自己的东西待价而沽,还总是对人家的家务事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他之所以认为苏联搞“老子党”,搞“大国主义”和“民族沙文主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看不惯俄国人重利轻义,总是企图指挥兄弟党和兄弟国家,甚至占这些兄弟国家的便宜。毛泽东对“联合舰队”问题的激烈反应,就是因为他痛恨苏联重“利”(潜艇)而忘“义”(中国的主权),不仅不能主动帮助中国发展核潜艇,而且还想要借机占中国的便宜。(Modified on 2013/2/22) (博讯 boxun.com)
382288318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思之解密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内幕 (图)
·林彪五员悍将帮凶:吴法宪自认是条狗
·史学:究竟是谁放走了林彪?
·揭秘:当年林彪最想除掉的将领 (图)
·林彪坠机周恩来斥吴法宪:都是因为你两条心
·林彪重用林立果给毛泽东刺激最大 (图)
·毛泽东为何认为林彪相比彭德怀是“忠臣”? (图)
·三論真有平型关伏击战吗?二、从林彪的行程来看/陈守中
·中共九大毛泽东推举林彪做主席自己为副 (图)
·在林彪“家族”中有没有毛泽东的“内线”? (图)
·林彪卫士长:张宁没照顾过林彪 写的东西是编造 (图)
·周恩来亲述:我没下令让导弹部队打下林彪座机 (图)
·1975年人民日报:林彪一伙喊“民富”用心何在 (图)
·林彪摔死后周恩来:坏人没好下场 我们胜利了 (图)
·林彪事件后张春桥约谈梁兴初 梁蓬头赤足相见 (图)
·邓小平忆:文革初毛泽东曾要他与林彪搞好关系 (图)
·林彪与彭德怀有何不同:勇林不如彭 谋彭不如林 (图)
·1972年毛泽东:“左”派就是反革命 总后台叫林彪 (图)
·参谋忆林彪:对工作人员很宽容 常与人唠家常 (图)
·林彪女儿林豆豆 依然像公主
·林彪集团后代:仍然属于这个党 不是黑二代 (图)
·林彪三个子女今何在?林豆豆开湖北餐馆 (图)
·实拍林彪蒙古墓地:茫茫草原一个石堆 (图)
·原公安部副部长王文同逝世 曾参与审判林彪江青
·林彪忌日刚刚过 媒体网民话语多 (图)
·凤凰网清明节隆重悼念林彪排除毛泽东
·林彪与薄熙来两个都是强人,两人都试图打翻平衡
·北京媒体人:薄熙来问题远比林彪严重
·迟泽厚:关光烈谈林彪 (图)
·凤凰网在周恩来忌日重提毛泽东枪杀田家英和林彪 (图)
·草色烟光祭林彪 (图)
·毛新宇:爷爷发动文革是为了消灭四人帮和林彪 (图)
·北京“9.13”研讨会为林彪翻案 (图)
·万伯翱:没有说林彪事件黑匣子回来了
·中共功罪评说之十:林彪案有哪些疑点?
·著名法学家马克昌逝世 曾为林彪集团主犯辩护 (图)
·宋永毅:为林彪翻案和一些值得注意的倾向
·中共秘而不宣:林彪的黑匣子已经拿回来了!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发现林彪体:A、B、C、D是正确的/网络游戏
·刘自立: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毛泽东、林彪本是一家人诗证/刘自立
·林彪出事后的民间心态
·袁新民:莎翁《麦克白斯》与林彪之死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郭知熠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李扬
·谁是林彪案中的007?!有人将“571纪要”放现场?/史学
·无产者林彪正传/陈行之
·刘梦溪:林彪和叶廷同样死于“飞行暗杀行动”
·论为“林彪翻案”
·清理林彪派系:张廷发、许世友公报私仇的丑恶面目/潘涌
·张宁作证:毛泽东设计陷害林彪
· 罗瑞卿要与林彪当面对质 周恩来:太天真
·刘自立:林彪富歇异同论
·再谈林彪研究——是给政治结论下注脚还是研究历史?/寒竹
·寒竹:为林彪翻案是一种变态的“文革病”
·林彪是中共内最无耻的趋炎附势之徒/亦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