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本·拉登被击毙前的隐居生活:喝壮阳药 看色情电影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4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作者:张乐
    
    核心提示:除此之外,美军还在药物名单中发现了野燕麦糖浆,据了解,这是一种有壮阳功效的草药,号称“植物伟哥”。此外,尽管不知道拉登是否看过,美军在其住所搜到大量色情电影片断。
    
    2001年11月10日,巴基斯坦媒体公布了一张本·拉登接受采访时所拍照片。(来源:人民网)
    本·拉登被击毙前的隐居生活:喝壮阳药 看色情电影


    本文来源:人民网,作者:张乐,原题:《外媒:本·拉登潜伏大宅院 曾被当地人误认为毒贩》
    
    在“9·11”恐怖袭击之前,美国人就开始追捕恐怖分子本·拉登。2001年起的将近十年中,美国人把部队开进阿富汗、伊拉克,把无人机派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山区,在全世界,包括线人在内,为美国收集情报的人逐渐增加到20万人。然后,直到几个月前,美国人才知道,本·拉登已经在一个人口比较密集、离一座军事学院只有几百米的大宅子里,安静地生活了5年。
    
    在这个看似危险的地区如隐形人一般生活着,但本·拉登继续操控着“基地”组织。一个被重点防控的人,如何做到“人不知鬼不觉”?运用资料还原后我们发现,拉登“隐身”的秘密是:“漂移法”秘密转移,“障眼法”定居小镇,“绝缘法”隐居豪宅。

田野里的大宅院
    
    2004年,信使卡汗为“舅舅”买了一块地,并建了一座坚实的宅院。5月2日后,这座拉登藏身多年的房子成了景点。
    
    刚入5月,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镇一下变得热闹。镇上的居民这几天特别忙,不仅要忙着地里的农活,还要从一大早就开始应付世界各地来的记者和他们的“长枪短炮”。
    
    通常,他们都会直接把记者引向不远处田野里的一座深宅大院,那就是本·拉登曾经居住,并且最终被击毙的地方。
    
    院子自5月2日就被封锁,巴基斯坦军队加了双层岗哨予以保护,不论记者,还是当地人,现在都只能远远地看着它。但从卫星地图上看,这座宅子在2004年时还不存在。
    
    2004年底,一个操着普什图语,自称叫阿沙德·卡汗的30多岁年轻人和他的弟弟阿克巴尔,来到了阿伯塔巴德镇,花了4.8万美元,从当地医生卡齐·马福兹·乌尔·哈克手里买下了一片土地,并表示地是给“自己的舅舅”买的。
    
    随后,卡汗就开始招人盖房子。有人回忆说,卡汗兄弟出手阔绰,盖房子工人每天可拿到比别处多一倍的工资。据说,卡汗要求房子建得安全可靠,多用水泥,还建了多个地下室和地窖。
    
    最终建成的房子也和周边有些“格格不入”。房子四周是大片草地和农田,和其他住宅离得比较远。加上院子整栋房子占地大约3500多平方米。院子里主要有两座建筑,一间两层小楼和一座三层小楼,院墙高达3米多,有的地方甚至高达6米,上边还拉了铁丝网。
    
    对于这样另类的住户,阿伯塔巴德人为何见怪不怪?
    
    这个镇子距离首都只有60公里,这座宅院与有巴基斯坦“西点军校”之称的卡库尔军事学院咫尺之遥。拉登藏身敏感地区5年多,美国人称是巴国内有某种“网络”在支持、保护他。
    
    但在这里的居民看来,正是因为有军校在此,人们才觉得安全,到这里躲避战乱,他们也因此见惯了外来人,对卡汗兄弟和那座大宅的出现,并没有给予太多关注。即使有人问起,卡汗只是说,“我们是商人,西北边境省那边战乱太多,没法做生意,我们希望过平静的生活。”
    
    距离拉登宅院100多米的杂货店里,老板安库姆·卡伊萨尔感叹近日生意不错。“最近这里成旅游景点了,我从来没见过阿伯塔巴德镇有这么多人。”由于所处位置“得天独厚”,27岁的安库姆是小镇第一批被西方记者采访的人。
    
    安库姆和卡汗兄弟的接触比较多,因为两人时常光顾他的小店。他回忆,这两人出门时,从来不走路,都是开着红色的帕杰罗轿车或者白色的铃木小型货车。
    
    5月1日美国“海豹”突击队袭击这所住宅后,安库姆再也没见到卡汗兄弟从紧闭的大门中走出来。
    
    《纽约时报》引述美军消息源的说法报道说,阿沙德·卡汗和他的弟弟阿克巴尔·卡汗都是化名。阿沙德的真名叫作谢赫·阿布·艾哈迈德,他就是被媒体热炒的拉登的信使,那个庇护拉登数年的科威特裔巴基斯坦人。兄弟二人在美军队行动中被击毙。

大宅院里的隐身人
    
    镇上人回忆说,这家人的门不会多开一秒钟,偶尔有人去敲门,还被“训斥”,还有人说这家在贩毒。
    
    卡汗兄弟死了,但阿伯塔巴德镇沸腾了。“我们从没见过拉登,不熟悉,但是卡汗是我们的熟人。”有村民说。
    
    于是,镇上的男女老幼聚在一起,努力回忆最近6年来卡汗兄弟的举动,试图找到他们作为拉登信使身份的“证据”,人群中不时发出一阵恍然大悟的惊呼。
    
    在邻居们眼中,那片宅院的主人就是卡汗兄弟。他们看起来很有礼貌,但并不主动接触村民,曾参加过当地人的葬礼,也会到清真寺去祈祷,最常去的地方是市场。
    
    但事后回想,卡汗兄弟未必是商人,大宅里的人也并不简单。
    
    邻居们说,除了卡汗兄弟,偶尔有女人曾单独从宅院里出来过。她们一身黑纱,外人完全看不到她们的脸。
    
    35岁的邻居阿尔塔芙·卡汗回忆说,那里面肯定还住着阿拉伯人。“我的孩子有一天曾经从这家门口经过,听到了里面有女人在用阿拉伯语交谈。”
    
    拉登被击毙后,美国官员曾分析,出身于沙特的拉登,更愿意和阿拉伯人接触,那样更有安全感。现有报道显示,拉登的妻子都来自阿拉伯国家。
    
    大概在2009年初的时候,邻居们看到卡汗兄弟用车接回来一些人,但直接进入大宅的车库。“大宅的门不会多开放哪怕一秒钟。”
    
    据报道,这年1月,“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的头目和副手在阿巴边境的普什图部落地区被打死。“基地”组织在当地的网络被破坏,美军大举搜捕其成员。
    
    当时没有人想到这和他们的镇子有何联系。但拉登行踪被曝光后,大家猜测,卡汗兄弟接来的“客人”,很可能就来自普什图部落。现有资料显示,拉登上世纪80年代在阿富汗抗苏斗争中,和普什图人建立了“战斗友谊”,后来在躲避美国人追捕时,多次借助普什图部落的掩护和帮助。
    
    然而,卡汗兄弟从来没有邀请当地人到他们的大宅中做客,甚至都不允许人们接近。人们还发现,这家人的垃圾从来不让外人收,都自己烧掉。因此,流言传来,说这家人在走私毒品。
    
    离拉登家最近的邻居阿明说,一到晚上,那大宅就会亮起非常刺眼的灯光。拉登被打死前一个月,他曾主动去敲门,告诉这家人应该把灯关上几盏,因为这里的电费很贵。
    
    “好一会儿,门才打开。而开门的人对我的做法非常愤怒,还问我:‘谁让你来这儿的?”阿明回忆说。
    
    70多岁的老婆婆卡素·比比说,她孙子曾和豪宅里的小孩们玩过。那里大人还送给他小兔子当礼物。这是迄今为止,媒体报道过的,唯一一次外人进入宅子。
    
    但多数孩子的说法是,他们不小心把球踢进了那道高墙时,卡汗出来告诉他们不能进去捡球,而是给了100卢比(约合1美元)作为赔偿。这个价钱可以买两个皮球。现在他们知道了卡汗的大方是为了保护院子的人。

拉登的宅男生活
    
    美军发现拉登家里种菜、养奶牛,虽然没有治疗肾病的药,但是有大批色情电影。
    
    虽然没进过那幢大宅,但杂货店老板安库姆可以说是镇子里最了解里面的人。他知道,卡汗兄弟每回买的东西足够10人吃,他知道卡汗很喜欢“名牌货”,比如雀巢奶粉、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还有高品质的香皂和香波等,他还知道,“他们都付现金,从不赊账。”
    
    但镇上的小商贩穆罕默德·乌斯曼发现,卡汗兄弟买烟从来不买一整包,只是偶尔买一两根。买了烟之后,他们就在乌斯曼小店外站着抽完。此前早有报道说,拉登是个不喜欢烟草的人。
    
    但拉登一家,并非完全依靠从外面买来的食物。
    
    美军突入拉登的住所后发现,院子里开辟了一大块菜园,一些作为仆人的阿拉伯女性和小孩,还在院子里养着一群兔子和几只鸡。为了给一家人提供牛奶,院子里养着牛。
    
    除了食物,美军高官向媒体透露,从拉登豪宅内搜出了一份“常用药物名单”,主要是一些治疗高血压、胃溃疡、带状疱疹、神经痛和普通儿童疾病的药物。
    
    除此之外,美军还在药物名单中发现了野燕麦糖浆,据了解,这是一种有壮阳功效的草药,号称“植物伟哥”。此外,尽管不知道拉登是否看过,美军在其住所搜到大量色情电影片断。
    
    此前曾有传言,拉登得了肾病,四处逃命都要带着透析机器。但美军在药单中,没有发现治疗肾病的。而他的妻子萨达赫在被抓后透露,拉登的肾病早在2007年就已经治愈,而他治疗肾病主要是靠吃西瓜。
    
    萨达赫今年27岁,是拉登的第五位妻子,也是他最为宠爱的妻子。拉登被击毙后她被关押,有关拉登藏匿在住所里5年的生活,很多是由萨达赫讲述的。
    
    豪宅有两座楼,那幢两层的小楼据说是拉登儿子居住的,还有一座最显眼的三层楼是拉登和妻子以及信使兄弟的住所。
    
    拉登和妻子通常住在三楼,二楼还有个比较宽敞的客厅,这里一般是一家人吃饭的地方。一楼归卡汗兄弟使用,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两人都有俄制的大火力机枪,守门是为了以防不测。
    
    由于拉登是虔诚的穆斯林,每天5遍的祈祷功课应该是必不可少的,由此推断拉登应该有早起的习惯。
    
    据拉登妻子透露,白天拉登也几乎不会走出房间,偶尔会在院子里溜达。美国无人机的照片中,有几次拍下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据称,这就是拉登。

“基地”的隐身领袖
    
    拉登不用手机、互联网,通过信使用U盘传递电邮,依然操控着各地的“基地”组织。
    
    美国媒体曾评价说,生活在宅子里的拉登就像一个孤独的“囚徒”,但美国情报人员却不这么想。拉登虽然宅在家里5年之久,但是这幢房子,依然是“基地”组织的指挥中枢,拉登从没放松对恐怖袭击的掌控。
    
    美军从拉登的住所里缴获了有史以来最多的恐怖主义资料。这些“含金量”极高的资料,帮助美国人分析拉登如何操控“基地”。
    
    在他们公开的一段录像中,胡须花白、身披毛毯的拉登,手拿遥控器看着一部老旧的电视机。而与之相对比的另一个场面是,拉登染黑了胡须,身穿金色长袍,精神矍铄地发表讲话,据悉这段讲话录制于去年下半年,内容是抨击美国。
    
    情报人员称,“这是拉登的宣传技巧,假象也是他制造袭击的一个手段。
    
    美军还在突袭中“收获”了拉登的日记本,拉登在日记中会对各次恐怖袭击进行点评。比如他认为“基地”组织也门分支的恐怖袭击“收效甚微”;应该在美国发起和“9·11”同等规模的袭击,造成更多人员伤亡。他还试图通过数学演算应该杀死多少人,才会逼美国撤军。
    
    拉登没有手机,他的住所里没有连通互联网和电话,只有几台电脑,他如何与外界联系?
    
    美军在他的住所里发现上百个U盘这样的闪存设备,从里面存储的内容可以推断,一般卡汗会在别处上网接受各地“基地”成员发来的电子邮件,并拷贝到U盘中带回来给拉登看。拉登的回信也存在U盘里,由信使卡汗带到别处发送。从大量的电子邮箱地址和电话号码中,情报人员确信,拉登的“触角”依然伸得很广。
    
    虽然这种通讯办法很低效,但他可以保证拉登的安全,这也充分显示了拉登对信使的信任。
    
    但拉登还是会防患于未然的。美国军方透露,拉登也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他把电话号码和500欧元现金缝进了衣服里,以应不时之需,他的身边还一直放着一把AK47步枪。但这些都没有用上,信使行踪的暴露,最终把美军引到这座“豪宅”。美军突袭的当晚,还没来得及拿枪,拉登就被击毙。

前传

从山洞到“豪宅”的日子
    
    如今,拉登在阿伯塔巴德的生活正在一点点的披露出来,但是,人们依旧会问,来到这里之前他在哪里?在美军的步步紧逼下,他如何来到这里?

结束流亡落脚阿富汗
    
    1996年底,39岁的拉登来到阿富汗的时候,他是一个已被沙特开除国籍,后又在苏丹和也门各地逃亡过一阵的原教旨主义者,但还不是恐怖大亨。
    
    选择来到阿富汗,是因为当年曾在这里和塔利班一起与苏联作战。如今塔利班获得了政权,无家可归的拉登带着3个妻儿来阿富汗落脚。
    
    拉登在阿富汗的第一个落脚点,位于喀布尔郊外,是一间并不大的房子。
    
    当时的拉登还是使用手机和互联网的,他的资产还算丰厚,他通过“基地”组织在沙特、也门和北非的一些追随者,出资并直接掌控这个恐怖主义网络。

山区里的逃窜生活
    
    2001年,拉登策划“9·11”恐怖袭击案前,他开始带着家小转移到东北部托拉博拉山区。在山区,拉登时不时会在严密的安保下,到重要城市坎大哈去会客,还深入恐怖训练营,挑选“人弹”。
    
    拉登在山区的亲历亲为,为“9·11”恐怖袭击最终实现奠定了基础。
    
    尽管拉登自认为隐藏很深,但美国还是追踪到了他的足迹。当年冬天在一次对北部山区的猛烈扫荡时,拉登差点毙命。此后有情报显示,拉登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界普什图部族的掩护下,带着一家人秘密转移到了巴基斯坦北部的开伯尔-普赫图赫瓦地区查克·沙·穆罕默德村。
    
    这是个很穷的山村,没有互联网和有线电视。拉登最年轻的妻子阿马尔·萨达赫透露,一家人在这里生活了2年半。
    
    查克·沙·穆罕默德村附近有不少山洞,拉登就隐藏于此,通过信使,将自己的信息传达给外界。2003年3月,制造“9·11”嫌疑犯落网,据他交待,拉登每两个月通过信使向外界传达信息。
    
    2004年3月11日发生了马德里恐怖爆炸案,“基地”组织“认领”了这次袭击。西方情报显示,拉登就是在当地的山洞里录制了嘲笑西方的录音带,托信使带到伊斯兰堡,在互联网上公布。

搬进最后归宿
    
    然而,当地2005年10月曾发生了大地震,巴军队和美军派大量兵力前来救灾;2006年开始,美军动用无人机轰炸了查克·沙·穆罕默德村附近的地区,主要是打击普什图部落的活动,这都让拉登十分不安。
    
    于是,信使卡汗在30公里外的阿伯塔巴德镇选址建起“豪宅”。2006年初拉登神不知鬼不觉地搬到这里,一住就是5年,直到被美军打死在里面。
    
    本文来源: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8191960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90后男孩受拉登影响自制炸弹搞恐怖事件"敲钱"
·江苏灌云人血刃九命大案动力源于“本拉登”官员? (图)
·喀什,“非得搞出个中国的本拉登”/王宁 (图)
·中央民族大学教师梁波系狱一年 北京女子监狱公然为本拉登招魂
·景山公园红歌会上有人同时高举拉登、毛泽东像
·达赖喇嘛对美军击毙拉登感到悲哀
·拉登家锁大门的锁惊现中国制造! (图)
·茉莉花埋葬拉登 中国政改难成真
·凤凰观察:中国低调谨慎处理拉登被毙事件
·中国赞美国击毙本.拉登 为巴基斯坦辩护
·拉登作恶有人管,河北祸国殃民恶魔“李刚”谁来治 (图)
·方政谈部分中国人对击毙本•拉登的异常反应
·央视总监张欣称拉登是伟大民族英雄! (图)
·中国称本·拉登之死是积极的发展
·击毙拉登后 中国媒体审查部门出现分歧
·中国称本拉登之死是积极进展
·“零八宪章”论坛:热烈祝贺本•拉登被击毙!
·拉登死了,胡锦涛致电奥巴马,向遇难者表示哀悼/羊城晚报 (图)
·为维吾尔人出头,拉登党羽:要斩汉人头
·从本拉登之死看《韩非子》的“备内”思想/谢选骏
·中共与恐怖大亨本·拉登是同一货色/孟子鸣
·杨恒均:反思911,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毛主席”最新最高指示:本拉登同志死得其所/王宁 (图)
·新西兰财政预算、贾甲和本拉登/王宁 (图)
·从马克思说到本拉登/淳于雁
·宾拉登呜呼,中国恸失反美同志/林保华
·北京官媒担心:中共步本·拉登后尘/陈破空
·本·拉登绝对不是这次死的/水镜
·美媒盘点本·拉登之死的十大赢家和五大输家 (图)
·拉登死了,美中利益关系也会变/何频
·本拉登这次真的“膈儿屁”了/淳于雁
·看拉登12岁女儿的新闻,就知道恐怖分子是怎样练成的了/林云海
·成也中东、败也中东--本拉登之死对中国的影响/郭保胜
·谁会是拉登的接班人/陶短房
·沉痛哀悼拉登同志(喉舌版 /老黑
·解龙将军:猎杀宾·拉登像一场精心排练的节目
·卡扎菲和本拉登/秦晋
·拉登之死仅仅是反恐的逗号/张国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